闺蜜怀了我老公的孩子,我一脸懵:老公死精症啊,这孩子谁的?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丁克三年,老公出轨了,回家告诉我,他太想做爸爸了,我们离婚吧!我——好,赶紧离!对了,拿完离婚证送你一个礼物——你的不育检测报告……

1

“周溪!我不过是想要一个孩子,为什么你就不能成全我呢?”

民政局门前,我前夫一手挽着我前闺蜜林宁,一手甩着手里不能生育的化验单,脸色阴沉。

我笑了。

“张超!当初为了照顾你面子,我说是我不能生。其实,真正不能生的是你!恭喜你啊!喜当爹!”

“超哥别听她胡说,你那方面的本事我还不知道吗?回头我们去医院再做个检查,证明给这恶毒女人看!”

林宁一副贴心为张超着想的模样。

男人怎么能被说不行呢?

林宁的话,张超明显信了,他将化验单揉成一团砸向我。

纸团被斜刺里蹦出来的李星河接住,他抬手对着张超就是两拳。李星河是我小时候的邻居弟弟,在我和张超谈恋爱后远走国外。

得知我要离婚,特意回国陪我一起来民政局。

张超举起胳膊还击,奈何李星河比他年轻,又常年健身,他根本不是对手,两个回合便被李星河按住摩擦。

林宁尖叫:“救命啊,打人啦!”

周围很快围了一圈人,有人摩拳擦掌,想要拔刀相助。

李星河抬头环顾众人:“怎么,没见过打渣男小三吗?!”

“要帮忙吗?”

“小三在哪儿?”

舆论的风向总是转变很快。

我喊李星河:“走了!别脏了你的手,让渣男贱女锁死!”

我跨上李星河新买的跑车,扬长而去。

后视镜里,张超和林宁被路人围住指指点点,掩面逃窜。

我冷眼看着他们的窝囊样,这才刚开始呢,接下来,请好好享受你们的报应吧!

2

隔天去上班,我并不想把生活情绪带到办公室,林宁却处处无意间露出她手上的大钻戒。

终于被同事们发现问她是不是要有喜事,她娇羞一笑,故意恶心我说:“我们周组长的婚戒也是这个品牌,更漂亮。”

我大方伸出空荡荡的左手,给同事们看:“狗男人出轨一只鸡,我嫌恶心,扔了!开工吧!”

林宁吃了个哑巴亏,不再作声。

大家都埋头赶设计稿,做标书。

林宁拿着设计图纸左瞧右看。

以前她搞不定的活儿,都是我直接揽过来给她做了,她嘴上说几句溪溪对我最好了,就在座位上玩手机。

但现在,我可不会帮她。

我扔了一叠资料给她,说:“林宁你不会做设计,就先去给苏经理做季度工作汇报吧。”

她委屈巴巴的说:“我哪会——”

“那你会什么?当初空降进组的时候,hr可是说,你是冯总亲自招的高材生!”

我把“冯总”二字咬得稍重,目光盯着林宁还未显怀的肚子不放。

林宁脸一白,握住了那叠资料没再吭声。

恶狠狠瞪了我一眼,扭身去往苏经理办公室了。

我联想到这阵子调查的资料,对她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心知肚明。

等到中午,李星河约我吃饭。

他贴心的点了一桌子我爱吃的菜。

我吃了几口,看着手机笑出了声。

李星河伸手摸摸我的额头,说:“你没事吧?老公出轨你伤心坏了,心理出毛病了?”

我一把拍掉他的猪蹄,白了他一眼,说:“伤心个屁!嘿嘿,我终于查到林宁肚子里那个孩子的爹是谁了,可以搞事了。”

李星河了然,凑近我问道,“要不要我帮你对付那对渣男贱女?”

我摇头,“不用,我自己可以!”

猎物要自己耍着玩儿,才有意思。

“那,溪溪,你都离婚了,考不考虑再找一个......”

李星河没有因为我的拒绝伤心,反而凑得更近。

我心口猛地一跳,被这凑近的俊脸给惊艳了。

呼吸交错间,我甚至还能嗅到他身上淡淡的古龙香。

高鼻薄唇,微微敞开的衣领里,隐约可见胸肌磊落,我情不自禁的咽了口口水。

被我当成弟弟的男孩,竟然不知不觉间,成长为一个男人。

我忍不住抬手给了自己一巴掌,“怎么能对弟弟涩涩!”

那是你能涩涩的人吗?

李星河脸上的笑意更深,“你看我如何?”

“我......”

张超的电话打断了我的话,接听后,是他得意猖狂的嗓音。

3

“周溪我告诉你,我去做了检查,什么毛病都没有!你再往我和林宁身上泼脏水,别怪我不顾念从前的情分!”

我问他:“你是不是在爱康医院林医生那里做的检查?”

“你怎么知道的?你跟踪我们?”

我被恶心到了,说:“你脸真大!林医生和林宁是亲戚你不知道吗?多去几次,说不定也能治好你三分钟的毛病!”

说完我“啪”的一下挂掉电话。

李星河凑了过来,贱兮兮:“三分钟?周嘻嘻,你放着我这么优秀的竹马不要,去找三分钟男扶贫!”

“重点是三分钟吗?重点是你家医院的林医生,伙同林宁造假病历,你的医院,确定要有这样造假病例的医生?”

我受不了李星河的八卦脸,先给他找了点事情做。

李星河家中产业很多,爱康医院是他回国后新接手的产业,他自然有能力处理一个犯了错的医生。

饭后回到办公室,林宁一脸愤恨的瞪着我。

我不明所以,有同事小声跟我说,“林宁给苏经理做季度工作汇报,一问三不知,被骂惨了!”

“苏经理还说,让她好好做设计工作,如果设计不出来什么东西,就走人!”

我笑了下,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林宁的心思都用在勾引男人上了,能做好工作才怪。

不过,汇报工作只是最开始罢了。

接下来,还有更厉害的事情等着她。

毕竟我的目标,不是简单恶心一下林宁。

4

这天下班时,我故意将自己没署名的设计图稿落在办公室,虚掩着门,就回家了。

第二天上班,图纸果然如我所料的那样,不见了。

我故意装作很惊慌的样子,四处问同事们:“你们谁捡了我的废稿吗?这是我照着别家公司样稿,画着玩儿的,流落出去会被说抄袭,那就完蛋了!”

林宁脸色明显一白,捂着肚子借口要去厕所。

我拦住她,“林宁,我们大家在找稿子的时候你出去,是不是你偷了稿子?”

“我没有......”

林宁刚想否认,苏经理听到动静,甩着手里的图稿质问林宁。

“这就是你交给我的原创设计??”

我接过苏经理手中的稿子一看,正是我故意落在办公室的稿子。

林宁将那份图纸当作她的设计,交给了苏经理。

同事们也都围了过来,对着林宁指指点点。

林宁摇头,“不是,我,我只是......”

我看着林宁拼命找借口,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的样子,觉得她又可笑又可悲。

“你只是什么??你只是见我老公对我不错,所以就勾引他上床拾掇他跟我离婚。”

“你只是见我放在桌子上的设计图稿,以为是我设计的,就偷走交给苏姐!”

“林宁!你是不是还以为,你偷了我的设计稿,我还会把你当闺蜜不会追究?”

林宁瞬间意识到,那图纸是我故意放的。

朝我扑了过来,“周溪!你故意设计我!!”

结果,却被苏经理和同事们拦住,“林宁!你偷拿同事的设计图稿还打人,谁给你的狗蛋?!”

“马上滚出我们部门,成天拖后腿!”

“你,你不能开除我!我怀孕了!”

林宁说出自己怀孕的事情,苏经理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把林宁偷设计稿的事情告知整个行业内的同时,也把怀孕的结果告诉给公司领导。

虽然林宁的处罚结果还需要公司决定,但林宁算是在这个行业内社死了。

最后,公司处罚结果,因为怀孕,林宁被调去了保洁组。

虽然工作受挫,但林宁却仍然时不时的跑到我们办公室来秀恩爱,尤其是在我面前炫耀张超对她的好。

我丝毫没有放在心上,暗地里加快了报复的动作。

这天中午,林宁正端着她的孕妇点心在我们办公室吃,一位气质不凡的女士带着一群人进来,找到了林宁。

她被几人挟持着去了休息室,几个穿白大褂医生模样的人,压住她,给她抽了几管静脉血。

林宁挣扎尖叫,喊道:“你们要干什么?你们知不知道我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