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亲途中,我上了个厕所,车队丢下我走了,新郎以为我逃婚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接亲途中,我上个厕所出来,车队就不见了。
陆允电话打来,有些慌神:“你在哪儿?”
“在逃婚啊。”我漫不经心回。
“你就这么不想嫁给我?”听筒对面的声音瞬间夹杂了些委屈。
我一下哽住,不是他一直不想娶我吗?


1
今天要参加一个婚礼,我的身份还挺重要。
可是在接亲途中,就上个厕所的功夫,出来后就只剩我一个人了。
“陆允啊陆允,可真有你的。”
我咬牙切齿地盯着手机,等着看某个二货什么时候给我打电话。
虽说我们俩是父母之命,奉命联姻,但既然他敢娶,我也嫁了,那他就别想反悔。
可我万万没想到,有人能够在大婚的时候把新娘子给忘了。
大概只有陆允这个猪脑子才能干出来。
我都怀疑是不是小时候我揍他揍太多了,导致他这么二。
“喂,老婆,你在哪儿?”
陆允总算是记起我了。
我心中冷笑一声,淡淡应道:“在逃婚路上呢,勿cue。”
“你说的是真的吗?”陆允的声音低低的,听着情绪很不好。
我兀自翻了个白眼,他竟然还相信了这鬼话。
正想骂人,听筒对面的人好像已经纠结完毕。
陆允用近乎耍赖的幼稚语气说:“那不行,证都领了,这婚结定了,我看你能跑哪儿去。”
见我没有说话,他又换了个方式,委屈巴巴问:“你到底在哪儿?”
嚯,这还有两副面孔呢。
还学别人演霸道总裁。
“陆允,用你的猪脑子想想,半个小时前,坐在你身边的我在哪里下过车,你又是怎么开心地一脚油门绝尘而去。”
对面彻底噤声。
我直接挂了电话,下单同城配送。
搓衣板预备好。
他给我一个惊喜的婚礼,我还他一个特别的新婚夜。
2
晚上,我正喜滋滋地坐在床上数钱。
一抬头就看到陆允从热气氤氲的浴室出来,睡袍不好好穿着。
额前的头发沾染了水汽,湿漉漉的又带有别样的性感。
看着他一步一步近似诱惑地靠近,我下意识咽了咽口水:“你干什么?”
“该睡觉了。”
陆允故意整了整领口,然后开得更大了。
都这么明显地暗示了,人都是我的了,我还在犹豫什么?
“行,搓衣板在那里,你去吧。”
我指了指角落里道。
陆允的笑容瞬间凝固,瞪着眼睛难以置信问:“今晚可是新婚夜。”
我哼笑一声:“今天还是婚礼呢,你又干了啥。”
眼前人自知理亏,小心翼翼挪到了床上:“下次再加倍跪回来。”
我还没来得及动手就被陆允一把抱住。
剩下的话全都被他堵在嘴里。
后半夜都是我哼哼唧唧地骂骂咧咧。
第二天我用好不容易恢复过来的体力,一脚将身边的人踹下去,心里的气才稍微顺了点。
陆允竟也不生气,反倒是一脸餍足,心情甚好。
结果一个电话打来,他像是被霜打的茄子一样。
我有些稀奇地看着陆允的表情,心里还是有些难以置信。
他和以前相比,真的变化很大。
3
我和陆允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
小的时候我比较皮,一个女孩子成了孩子王。
打架掏鸟窝什么都干。
相反陆允更像是一个不染凡尘的小仙女,不仅洁癖严重,更是不想与我们为伍。
我倒是不怎么介意,反正兄弟多,也不少他一个。
直到有天陆允因为长得太秀气被高年级的人欺负了。
我直接带着人去把欺负陆允的那人揍得道了歉,这事才算完。
后来陆允就慢慢地和我关系好起来了。
他经常会给我带零食,帮我整理乱糟糟的桌子。
一脸嫌弃,但是最后又会很耐心地给我讲错题。
可是高三那年,班上转来一个漂亮的转学生,一切都变了。
原本全部给我的零食会被那个转学生分走一部分。
陆允以前只会对着我说说笑笑,这独一份的特别也给了那个转学生。
我忽然开始烦躁,不想让自己那么小心眼,又不想让自己难受。
于是我答应了家里留学的建议,偷偷准备各种考试,把自己的空闲时间填满,让自己能够不去想陆允。
高三那年,我都没有等到拍毕业照,就离开了学校。
我不擅长离别,走的时候谁都没有说。
等我下了飞机,就收到了陆允的十几个未接电话以及满屏的未读信息。
我想了想,回了个“求学,安全,勿念。”
然后马上关机,去换了手机号。
我承认我这样做是有些懦弱。
但我做不到在喜欢的人面前,看着他和别的女生卿卿我我,而我在一旁表演毫不在意。
眼不见心不烦,这是我那时能想到的最好方式。
我不想因为我和陆允的事把两家的关系变得尴尬。
国外求学的日子很累但是充实。
临近快要回国那段时间,我爸妈开始频繁联系我。
支支吾吾扯半天其他的事,然后说想让我和陆允联姻。
我和陆允其实有一个娃娃亲,但那是两家大人在小的时候开玩笑订的。
大家都没怎么当真,可没想到有一天会被旧事重提。
我压下心里的诧异,陆允不是喜欢转学生白洛洛吗?
最后我含糊应了几句糊弄过去,没想到回国的吃的第一顿饭就是自己的订婚宴。
4
或许我该感谢他们,本人的订婚宴当天还记得通知我。
总之,我风尘仆仆回家还没来得及歇口气就被一阵捯饬,最后饿得我只想炫饭。
晕乎乎的跟着流程走,让做什么做什么,其他的什么都没听进去。
我爸妈坑女儿还是有两手的,婚礼直接定在了一个月后。
投胎都没他们这么赶的。
我实在忍不住问:“我是什么洪水猛兽吗?这么着急把我嫁出去。”
“你是不急,有人急啊。”
我妈半晌才幽幽开口,看我的眼神意味深长。
我被这一眼看得心里有些毛毛的,颇有一种心事被家长撞破的心虚感。
也不再问了。
稀里糊涂地和陆允结了婚,先把人拐回家再说。
谁让他自己送上门来了。
我支着下颌,看眼前闷闷不乐穿衣服的人,失笑问道:“怎么了?”
“公司出了点问题,我不得不去一趟,”
陆允薄唇紧抿,只差把“不高兴”三个字写在脸上了。
他扭过头看我:“你想去公司看看吗?”
5
我跟着陆允去了公司,倒不是为了参观,只是想多多了解陆允。
这些年,我都刻意不去了解他的任何信息。
可是现在既然有了这么一个机会摆在面前,我还放弃,那我真就是傻了。
陆允牵着我的手往总裁办走,一路上接受众人的目光洗礼。
我有些别扭,想甩开他的手却被他更加用力的握紧了手。
无名指上的婚戒在灯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
我抬眼看他,面露诧异。
毕竟一起长大,我所知道的陆允高冷又傲娇,更重要的是死要面子。
像这样大庭广众牵手的事,从前的他是绝不会做的。
“怎么了?”
陆允见我盯着他瞧,为了照顾我的身高,微微倾下身子,柔声发问。
我愣神间,一道陌生又熟悉的声音传来:“陆总,这是设计部交上来的新方案,需要您马上过目。”
来人竟是多年未见的老同学白洛洛,那个高三来的转学生。
她着一身职业短裙,烫着大波浪,妆容成熟了很多,风情万种,且比以前更多了一丝女人味。
白洛洛见我看过去,露出一个大方的笑容。
我瞥了一眼她的铭牌,原来是陆允的秘书。
所以这些年两个人一直在一起共事。
那为什么陆允最后选择娶我,难道是迫于家族原因?
6
我还没想明白,陆允就将白洛洛打发了出去。
陆允很忙,但是不忘给我准备好小零食。
我看着他从办公室的各个角落里扒拉出一堆零食,有些感慨他投喂我的习惯还是和以前一样。
可是下一秒我就不自觉地想,陆允自己不喜欢吃零食。
那么在我没回国之前,他又是为谁细心准备了这些小零食。
这个人,我想我都不用猜了。
嘴里的零食突然不香了,我一个人靠在沙发上胡思乱想。
没有注意到什么时候陆允坐了过来。
我被他吓得一激灵,忘了嘴里还叼着半根pocky,下意识要开口说话。
陆允眼疾手快,直接伸出右手按住我的后脑勺,用唇叼走了那半根pocky。
甚至在我还没来得及反应之前,偷偷在我唇角亲了亲。
不是,谁教他这么亲的?
以前纯情得拉个小手都脸红的陆允怎么突然和打通了任督二脉一样,这么会撩。
我的第一反应不是他开窍的惊喜,而是他到底在谁身上学的这些。
明明是自己主动放弃,可是现在又忍不住心里酸涩。
我都开始唾弃我自己。
“明天回家一趟吧。”他的眼神仍然在我的唇上流连,显得有些意犹未尽。
我吓得捂紧了嘴。
待会还得出门,要是被那群员工看到我的唇红艳艳的,我的名声还能不能要了。
“你爸妈不是出差去了吗?”我脱口而出。
陆允挑了挑眉,没有说话。
我忽然福至心灵,他说的是我爸妈。
这喊得可真够顺嘴的。
第二天回家,我才知道陆允不仅是喊人喊的顺嘴。
在我家熟悉得仿佛我才是那个局促的上门女婿。
陆允一边熟练地挽起衣袖择菜,一边陪着我妈看电视,还能和我爸聊几句工作上的事。
我只能在一旁看着这诡异又和谐的场景默默喝水。
合着,我才是那个多余的?
饭后,陆允被我爸叫去书房下棋。
我懒洋洋地躺在沙发上和我妈话家常。
直到这时,我才感受到原来我还是沈家的女儿。
“可算是把你嫁出去了。”我妈万分感慨。
我不解地抬眼,又问了一遍:“这话到底什么意思?”
谁知道我妈像是忽然找到了宣泄口,话匣子一下子打开了就合不上,对着我大吐苦水。
“你和陆允的关系,一开始我们看你没什么想法,就一直这样拖着,不太想同意你们当时的娃娃亲。谁知道陆允天天往我们家跑,每天除了上班就是给我们做这做那的,你爸都快要看不下去了。”
我茫然又迷惑地“啊”了一声。
我妈点了点我的额头:“你可知足吧,陆允这人是个实心眼,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认准了你,见我们不同意就可劲表现,最后你爸被烦得天天加班出差,我也不得不找借口躲在麻友那里。”
“现在好了,你终于回来收了他。”说到最后,我妈赞赏地点了点头。
好似在感谢我为这个家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我的脑子晕乎乎地,有些发愣。
这怎么和我预想的不一样。
陆允不是因为那个娃娃亲被迫娶我的吗?
我原以为我才是占便宜的那个,现在告诉我,我是那个瓮中的鳖?自投罗网的鱼?
7
我原想找陆允问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又忽然改变了主意。
一步一步去探寻背后的真相,或许更加有趣。
我期待着能得到更多的惊喜。
陆允握着方向盘的手骤然收紧了力道,他目不斜视,话出口却能听出有几分强装镇定。
“怎么了?一直盯着我看?”
我坐在副驾驶,扫过他耳根处不明显的薄红,嘴角止不住的上扬。
原以为几年过去,他已经是修炼成精的老狐狸了,没想到还是只害羞的狐狸崽。
想到这里,我漫不经心聊了一句:“怎么?我的老公我不能看吗?”
汽车轮胎狠擦过路面的刺耳声传来,陆允握着方向盘稳稳将车停在路边。
“你刚刚说什么?”
我也不看他,自顾自想打开车门,丢下一句:“没听清就算了。”
咔哒——
车门锁住了。
我有些无奈眼前人的幼稚手段,但他成功地让我转过头去。
下一秒,炙热的吻袭来。
我被这突袭搞得猝不及防,下意识惊呼了一声,却正好给了陆允可乘之机。
直到我差点以为自己会窒息了,他才意犹未尽地放开我。
眼神晦暗不明,极具侵略性。
我下意识地往下瞥了一眼,没好气开口:“不想上新闻头条的话,你最好冷静下。”
陆允顺着我的目光也往他身下看了看,再开口时,委屈巴巴:“怪你,给撩不给灭。”
自己定力不够还怪我,也不知道是谁先亲过来的。
我气笑了。
陆允眼见我脸色不对,赶忙转移话题。
“这周末高中校庆 ,我们一起去参加吧。”
8
雾山市一中百年校庆,邀请了多位杰出的毕业生回校重聚。
除此之外,还有中外合作校的若干老师、教授出席。
陆允作为优秀毕业生,被邀请做一个演讲。
我当年虽说不是学渣,但也好不到哪里去。
现在只能作为优秀毕业生的家属,被陆允拉过来看他演讲。
一路上碰到不少熟人,大家都用揶揄的眼神看着我们。
我这个厚脸皮都快被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了,陆允却一反常态,一路上就没松过我的手。
仿若在宣示主权。
尽管从我妈口中得知,我们的结婚是陆允主动求来的,可我还是没有太多的真实感。
我几次想开口询问,又忍了下来。
陆允将我带到了大厅他的位置上入座,他则去后台做准备。
我想坐到后面去,被他委屈的眼神一瞪,立马不动了。
真是没出息。
在心里唾弃了自己一句。
我坐在座位上,正想划开手机打发下时间,没想到旁边落座了一个人。
听到动静,我下意识转头看过去,竟然是白洛洛。
我都差点忘记了,在成绩上来说,陆允的旁边站着的一定是白洛洛。
不管大考还是小考,两个人总是不相上下,只是谁排第一的问题。
所以当初,他们两个人的名字总是同时出现在众人口中。
今天白洛洛的身份不是陆允的秘书,而是被一中邀请的优秀毕业生。
我压下心中的涩意,朝她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陆夫人,谈个交易好吗?”旁边的人陡然开口。
我划动手机的手指顿住,眯了眯眼睛,灿然一笑:“不知道是......”
“关于陆总的。”白洛洛见我有兴趣,眼神瞬间放光。
她也没管我沉默,继续道:“据我所知,你们虽然结婚了,但是中间还有隔阂吧?”
想到一个人的眼神是藏不住的。
我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没有说话。
一瞬间,各种可能性都在我脑海中演绎了个遍。
甚至白洛洛此时掏出孕检单要我让位这样的剧情都脑补过了。
我咬了咬唇,将所有的情绪压下去,语气淡了几分:“你直说吧。”
“我可以帮你。”
此时的我连离婚后分哪处房产都想好了,结果情敌说她要帮我?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