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丫鬟是天选女主,相貌好京都上下都说她像瘦主子,我像胖丫鬟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我的丫鬟是天选女主,相貌好,才情好。
京都上下都说她像瘦主子,我像胖丫鬟。
前两世她偷穿我的衣裙,背着我和太子偷偷相爱。
我嫉妒她,一次一次陷害她。
最后家族覆灭,我亦惨死。
第三次重活,时间重回定亲宴上。
我坚定地说:「我不嫁太子,我要嫁裴玄肆。」
我要嫁这世间最纨绔的子弟。
我倒是要看看,他能不能镇得住女主。
四月七,春光大好,万物复苏。
相府的西厢暖阁里,云桃匆忙回来禀报:
「姑娘,我亲眼看见春朝偷穿了你的衣裙!」
她的脸气得发红,从我醒来那刻,发现时间节点恰好又卡在了此处。
云桃也照往常般气鼓鼓地准备叫小厮去教训她。
换作之前,我定然愤怒地将手中的茶杯砸碎,然后打她二十板子,从此让她在府中艰难度日,受尽欺凌,生不如死……


可此刻,我拿茶杯的手都在颤抖。
天杀的,没想到我沈京姝有朝一日,竟会对一个丫鬟感到冷冽的惧意。
她大概就是话本里的天选女主。
我也是在死了两次才明白,她是生来的凤凰,注定九天翱翔,涅槃重生。
算算时辰,大概不过半刻,爹爹肯定会带着太子裴鹤行登门。
我霎时满头大汗,急忙喊春桃:
「快,快将春朝寻来!」
若是再得罪她,恐怕不仅是我,乃至整个相府,都会成为她和裴鹤行执手天下的陪葬品。
现在春朝和裴鹤行怕是早碰了面,他们俩已经一见钟情了。
上一世,上上一世,我都未能克制愤怒,当众将春朝打了板子羞辱她,使太子对我厌恶至极,却不得不装模作样与我相欢,背地里却偷偷和春朝许下山盟。
难怪前世我多次想要将她赶走,使了无数的绊子,反而弄巧成拙,名声败坏,惹人厌恶,到最后人走茶凉,满门落败……
也罢,也罢,终究是我不争气,贪恋裴鹤行的美貌,又无才无貌不懂收敛,得罪了春朝。
2
太阳正烈,相府依旧人声鼎沸,热闹非凡。
老爹为了谈成这门亲事,特趁我及笄摆宴,专门从杭州为我买一套翠烟锦琢薄衣裙。
听说穿上后走起路来轻纱摇摆,如莲花点缀,随风而抚。
可历经两世,我都未来得及穿上这条裙子。
前两世的过去,老爹带着裴鹤行来寻我时,我正让小厮将春朝按压在地上狠狠地羞辱她。
现在想想错的是多离谱。
还好重生的不晚,春朝彼时刚被云桃压来跪在地上。
第三世了,我学聪明了一点,并未出声处置,只是看着她解释,听她说不是故意的。
茶逐渐转凉,太阳斜射在日晷上,光阴寸寸逝。
春朝的确很美,她的眼里升起清冷的倔强,在云桃一声声质问她为何要偷穿我的衣服中,依旧不愿求饶,就像一朵柔弱清冷的小白花,灿若春华。
年少怀春,我曾读过许多话本子,也正是无知和莽撞使我根本没有脑子去考量裴鹤行为何会爱上我,而是天真地觉得只要除掉春朝,他就一定会对我好。
太傻了,也太蠢了。
云桃还等着我一声令下狠狠责打她,可令在场的人都吃惊的是,我温柔地将她扶起,并将那套锦服送给了她,
「想是春朝贴心,知道这尺寸不合身,想替我试试。」
院外传来了小厮的通报,太子和爹爹也来了。
我掐准了时机,让裴鹤行看到我对他心上人如此体贴的画面。
只不过爹爹傻了眼,他那一向骄纵漫蛮横,不把所有人放在眼里的女儿,有朝一日竟然对一个丫鬟这么好,还真是蒙在鼓里听打雷,弄不清东南西北。
我精准地捕捉到站在一旁的裴鹤行眼里的失望和怅然,可他心机深沉,片刻便将情绪遮掩得干干净净。
明明不喜欢我,还要装作欣赏我,压着极低的声音道:
「姝妹妹……的确天真善良。」
随后,眼神还是不经意地扫向跪着的春朝。
前世在宴席之前,我曾求爹爹一定要让裴鹤行第一个看到我穿盛装的样子。
我想给他惊喜,给他,我所有的雀跃和澎湃。
故而,爹爹特意将裴鹤行带入暖阁,留我们单独相处。
可现如今,宴席快开了,衣裙也被别人穿了。
原来命运颠覆早就开始了,我所求皆为空,所得尽是痴也很早就注定了。
3
没了盛装,我便让云桃为我准备了一件普通得体的衣裙。
铜镜内,我身材臃肿,妆容艳丽,相府的佳肴早喂胖了我的腰身,此前听着众人的奉承只觉得这是可爱丰盈,如今回味,这可不就是捧杀的迷魂汤吗?
我忍不住偷看了一眼春朝,「你觉得我美吗?」
问此一句,她浅浅一笑,眼里尽是隐忍和克制,
「美人在心不在皮,姑娘心慈,定然貌美。」
她顿了一下,掷地有声,
「奴婢是穿了姑娘的衣裙,奴婢没什么好辩解的,多谢姑娘心慈。」
她的回答天衣无缝,既是夸赞我漂亮,又暗含劝解,比起她来,我的确是无知又任性。
以前我对春朝总是呼来喝去,大抵是因为嫉妒。
嫉妒她神态轻盈,长相貌美,就算是穿着丫鬟服,可同我一道站着时,总比我耀眼许多。
每每看到她,我就忘记了娘亲嘱咐我要内外兼修,反而一股脑地追求华丽的服饰和冰凉的珠翠。
今日我头次拉起她的手,温柔又关切:
「春朝,那件衣裙的确配得上你的美。」
屋外风吹阵阵,生机盎然,她那双极美的眼里浮光流动,滋生了几分野心。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