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检察官陆续邀21名好友家中做客,饭后将21人丢进焚化炉

分享至

“你不识好歹,就别怪我心狠手辣。”

蒋英库狞笑着,眼神中充满杀意。

散发出一种毫不留情的凶狠气息。

而他这次要下手的对象竟然是自己的检察官同事。

是什么让一名检察官对同事下此毒手。

当谜底揭开,人们看到的却是更加毛骨悚然的真相。

01

2000年11月9日夜,一场大雪淹没了黑龙江的街道。

都说瑞雪兆丰年,可是在这皑皑白雪下,隐藏的却是吃人的罪恶。

“什么?袁朗和果良娟都失踪了?”

听到同事反映的情况,王检察长惊愕地从椅子上站起来。

在哈尔滨,还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袁朗的老婆来单位找袁朗,说他已经3天没回家。而同事们以为他有事请假了,也3天没看到他人。正巧,果良娟的丈夫也来问情况...”

“两个大活人怎么就消失了呢?”

还没等同事的话说完,王检察长就踱步走出了办公室。

迎面正碰上前来调查的南岗分局刑警队长项中华。

随即将人请到自己的办公室。

落座后,项中华便开诚布公地与王检察长谈论起案件。

“相信您已经听说了,当事人家属也到我们分局报了案,根据他们反映的情况,咱们这两名检察官是在南岗区中宣街一带,上了一辆紫红色桑塔纳轿车之后失踪的,可我们的人在走访后没有任何收获。他们最近有在跟进什么案子吗?”

项中华认为检察官的失踪或许与他们侦办的案件有关。

“他们俩都是农林处的,最近也是在归档之前的案件。”

王检察长思索着回答项中华的问题。

然而,2名检察官一起神秘消失,这件事可是非同小可的。

02

随着公安和检察院的共同介入,他们也的确获得了一些线索。

“我看电脑没关还提醒她来着,她说她一会儿就回来。”

果良娟的同事跟警方反映。

果良娟临走时很匆忙,连电脑都没关。

袁朗的妻子再次被请到检察院后,也提供了一条更有价值的线索。

“袁朗临走的前一天,他跟我说要去肇东帮蒋英库办点事,他还说果良娟会和他一起,不过两人要先去蒋英库那里取点钱。第二天他还问我穿什么衣服.”

说着,她就止不住地哭起来。

“蒋英库是谁?”

项中华目光犀利地问。

“是他们检察院的同事,听说是从肇东借调过来的。”

袁朗的妻子啜泣地回答。

“又是一个检察官?”

项中华的心里隐隐约约有了一种感觉。

03

“我最了解老袁了,他其实早就和果良娟好上了,他俩那不是失踪,一准是私奔了。”

面对项中华的询问,蒋英库面不改色,神态自若。

“那你找他办什么事?”

项中华目光犀利地盯着他,继续问。

“我可从来没有找过他办事,那一定是他骗他媳妇出来的借口。”

蒋英库矢口否认他找过袁朗“办事”。

线索一下子就断了。

“调查一下两人的背景。”

针对蒋英库提出来的私奔说,项中华根本一个字都不相信。

而侦查员的反馈也证实了他的想法。

“果良娟家庭条件不错,和丈夫的感情也很好,在失踪前也没有任何出走的迹象,她的老公表示两人正计划要去四川旅游,而且她的同事之前也反映过,她离开时很匆忙,办公电脑都没来得及关。”

“那袁朗呢?”

项中华用笔敲打着记事本,抬头看向侦查员。

“袁朗的社会交往比较复杂,但是夫妻感情也不错,同样在失踪前没有任何出走迹象,而且他们的其他同事都表示,两人就是普通的同事关系,没发现任何私情。”

听完侦查员的汇报。

项中华便在笔记本上写出了三个字,并用圆圈圈住。

“给我盯住蒋英库。”

可还没等到他们进一步行动,蒋英库也神秘消失了。

04

由于案件重大,南岗区公安分局正式立案后,逐级上报至黑龙江省公安厅。

厅长祁丰在听完案件的汇报后,立刻派项中华前往肇东了解与案件有关的情况。

同时派出另一组人搜索蒋英库的行踪。

肇东市公安局刑警大队中队长何文山在得知项中华调查的检察官失踪案竟然和蒋英库有关后。

表情突然变得奇怪起来。

“你有什么线索吗?”

敏锐地捕捉到何文山的怪异表情,项中华就迫不及待地问道。

“没有。”

何文山敷衍地回答,但是脑海里却联想起一系列的怪事。

多年来,围绕蒋英库身边出现过多起神秘失踪事件。

如今又有两名检察官卷入其中。

何文山认定这件事并不简单,他不确定蒋英库背后有什么力量。

所以没有对项中华言明,而是选择冒险越级上报。

省厅在听完何文山的汇报后,深感震惊。

厅长祁丰更下令将此案与肇东失踪人员并案侦查。

肇东市公安局立即成立专案组。

很快,一份肇东失踪人员的初步统计名单就递到了专案组的手上。

看着这份名单,让专案组成员全都目瞪口呆。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