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金牌月嫂,做完家务,还要讨好男主人,今晚他又来找我!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我是个月嫂,工作时要住在雇主的家里,半夜时我做了个梦,雇主一边摸我一边说着离谱话,当我醒来发现梦竟然是真的!

我是公司里最年轻的金牌月嫂。

  为了工作,我已经半年没有回家了。

  本以为做完这单能够回家休息,和老公好好的亲热一下,可还没等我从雇主家里离开,就接到了公司发来的消息,让我立刻去往下一家任职。

  我当即拒绝。

  可公司那边却更强势,说是对方家里只有一个男人带着刚出生的婴儿,孩子母亲因为身体原因,产后虚弱离不开医院。

  因为没有女主人,对方还特意点了金牌月嫂,这单情况实在紧急,没办法,我只能放弃休息,直接去了雇主的家。

  婴儿的哭声透过门穿透了出来,可好半天才有人来开门。

  “你好,我叫李晴,是安心月嫂中心安排的月嫂,请问您是杜峰先生吗?”

  我开口介绍,低头拿工作证时瞥到了对方的裤子有些不正常,仿佛还湿了一块。

  我一愣,联想到他这么久才来开门,随即便反应了过来。

  大白天的,他该不会是在做那种事吧?

  我有些尴尬,移开了视线。

  杜峰的家是最简单的两室一厅,为了方便,我便和宝宝住在次卧。

  这一单有些特殊,因为不用照顾女主人产后护理,我只需要负责照顾小宝宝便足够。

  杜峰和我简单讲述了一下要求,又带着我熟悉了一下房间和婴儿用品。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杜峰有意无意的,总是会碰到我。

  但每次刚刚碰到,他便立刻弹开。

  好在房间不大,杜峰很快便带我走了一圈。

  房门关闭,我坐在床上,看着熟睡着的婴儿,叹着气给老公发微信,告诉他我暂时没办法回家。

  老公曾经也月薪上万,养家绰绰有余,可三年前他突然大病一场,失去了劳动能力。

  为了给老公赚医药费,我这才从家里面出来,并且选择了月嫂这个看上去并不怎么体面,但是高薪的工作。

  这三年来,我虽然辛苦,但看着老公病情稳定,也觉得开心。

  唯一的美中不足,便是和老公的生活越来越少了,白天忙的时候还好,可一到了晚上,孤单一人躺在床上,寂寞感实在是太过难熬——

  我在杜峰家里适应的很快。

  因为不用照顾女主人,我的工作还轻松了不少。

  每天除了照顾宝宝,我有了超多时间可以和老公聊天煲电话粥。

  这会,宝宝刚刚睡下,我握着电话,低着头直接进入洗手间。

  下意识的要脱裤子,猛地发现有些不对。

  杜峰也在。

  他刚刚上完厕所,还没来得及提裤子,

  不小心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我慌忙别开头。

  “不好意思,我这就出去。”

  我想着快点离开,不料却又撞到了门框,被狠狠地弹了过来,直接撞到了杜峰的身上。

  身体失衡,我下意识抓住面前的东西。

“啊!”

  杜峰痛苦吼叫,拼命的向后挣扎,一屁股坐回了马桶上。

  而我只感觉手里抓住的东西被抻长了一些,然后猛地弹了出去。

  我终于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

  “对,对不起……”

  我从来没遇到这种状况,抓伤雇主,我磕磕巴巴的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这边的动静太大,宝宝也被吵醒,哭了起来,我如获特赦,赶忙跑回房间。

  实在是太尴尬了。

  我抱着宝宝,脑子里回想起刚刚发生的一切,既愧疚又面红耳赤。

  2.

  整整一下午,我才勉强平复下来。

  人一冷静,我也感觉到这里实在是留不住了。

  虽说没有女主人会让我的工作轻松一些,可孤男寡女的住在一起实在不合适。

  而到了现在,也终于明白为什么月嫂普遍都是年龄较大的女性了。

  我给公司主管发去消息,希望对方能换个月嫂过来。

  可得到的结果却是其他的金牌月嫂都在户上,没办法调换,而且除非是雇主提出更换月嫂,否则没有特殊情况不允许月嫂自己退工。

  哎!

  看来只能去找杜峰,让他去跟公司提出更换月嫂了。

  我出了次卧,直奔杜峰的主卧。

  房门敞开着,我站在门口叫了声:

  “杜哥?”

  约莫过了一秒,里面才传来杜峰虚弱的声音:“进来吧。”

  房间里,杜峰躺在床上,呼吸微弱,面色苍白的没有丁点血色。

  我被吓了一跳,赶紧问:

  “杜哥,你这是怎么了?”

  杜峰的声音更小了,像是哀求一样:

  “小李啊,我疼的要命,你能帮帮我吗?”

  “杜哥,你哪里疼啊?”

  “我……”

  杜峰欲言又止,低头看了看。

  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我一下子便反应了过来,脸一红,我连连摆手:

  “这……这不行,杜哥,这我没办法帮你。”

  “小李,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你弄的,现在你撒手不管,你是想让我活活疼死啊!”

  杜峰这样一说,我又想起了刚刚在洗手间发生的事。

  杜峰的话也算不假。

  刚刚的确是我冒冒失失闯了进去,还把杜峰给抓伤了。

  我心里涌起一阵愧疚,“那我帮你叫救护车。”

  “别,别!”

  杜峰摆手,“这里的伤医院也没办法治的,送过去医生也就是让我注意休息,根本没什么用的。”

  对于这种事我不了解,但杜峰说的也有些道理,我只好打消叫救护车的想法。

  “可是……那怎么办?”

  杜峰也沉默,好一会,他才试探着对我说:

  “要不,小李你来帮我揉揉吧。”

  “啊?”

  我面漏难色,看着杜峰,进退两难。

  杜峰也看出了我的犹豫。

  “小李,都这种时候了,难道你还害怕我还能对你做什么吗?我实在是疼的不行了,你就当做是行行好,救我一次吧。”

  “那……好吧……”

  眼见杜峰越来越痛苦,我咬了咬牙,答应下来。

  他说的也对,这件事本来就是我有错。

  我不敢看,胡乱的伸手过去。

  “嘶!”

  杜峰抽了一口冷气,脑袋上全是冷汗:“小李,你别这么使劲,轻点啊。”

  “啊?好……”

  杜峰的表情逐渐放松,似乎是真的有效。

  看来应该是没什么事了。

  我松了口气,感觉差不多了,正要离开,却忽然被杜峰拉了一下。

  突然受力,我身体一歪,便撞到了杜峰的怀里。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