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男子整理母亲遗物发现600万存单,银行:假的需要销毁

分享至

2013年,悲剧降临在刘海斌的生活之中。他的母亲被一场无情的疾病攻击,情况危急,无奈被紧急送入医院接受治疗。这个时候,他选择暂停了自己在银行的职业生涯,把全部心神都投入到了母亲的康复之中。

然而,生活并没有留给他太多的希望,疾病如同黑夜的阴影,毫不留情地侵蚀着他母亲的生命。在医生们无能为力的宣告下,疾病的步伐已到了终点。

在面临死亡的压力下,刘海斌感到内心撕裂般的痛苦,然而他的母亲却平静的安抚他,让他不要过于伤心。母亲的话语中,透出的是对他的深深关爱和担忧。

刘海斌坚定地向母亲保证,他会保护好自己,让母亲的心安。母亲听后释然,叮嘱他,她的时光已经所剩无几,有些话必须要说出来。

刘海斌在强压下心中的悲伤,保证会用心去听母亲的话,并记住每一句。在生命的最后时刻,母亲告诉他,家中的阁楼有一个铁盒子,里面的内容,是她留给他的。

刘海斌虽然心痛,但他深深地点了点头,保证会按照母亲的话去做。他深知母亲的一生都在默默为他付出,而他唯一能做的,就是遵循她的最后期望,成为她心中想象的那个孝顺和坚强的儿子。

母亲离世后,刘海斌虽然充满悲痛,但依然为母亲妥善安排了丧事。然而,繁重的工作又将他卷入,使他忘记了母亲的话。

不过,他知道母亲在世时只是一个小工厂的会计,所以他没有太多期待,这件事就这样被搁置了两年。

直到2015年,刘海斌才接到单位的调动令。

由于这是一项外派职务,单位领导特别给他放了几天假,让他有足够的时间做准备。

因此,刘海斌回到他的老家,为母亲再次扫一次墓,陪陪她。。

刘海斌向母亲道:“母亲,我要去成都工作了,可能要很久才能回来看你,你一定要原谅我。”

当晚,刘海斌回到了他们的老宅子里休息,突然想起了母亲临终前对他的嘱咐,于是他拿着手电筒爬上了阁楼。

阁楼里的灰尘让他不由自主地咳嗽起来,刘海斌扇动着手,缓缓地进了进去。经过一番搜寻,他找到了母亲说的铁盒子。

盒子十分紧闭,刘海斌将手电筒放在一旁,两只手用力扭动,终于将铁盒子打开,里面是一张纸张。

扫过手电光,刘海斌的视线定格在铁盒里的那张存款单,一个零又一个零,凝聚成一个惊人的数目——整整六百万。

他试图平复自己的心跳,再度检视那张已略显陈旧的单子,数字再清楚不过——600万。

他如同处理至宝般轻轻将存单放回铁盒,退出了阁楼。整个夜晚,他无法入睡,不断地回想母亲临终前的嘱托,那严肃而认真的面容,让他相信,这张存单绝不会是假的,然而,这个天文数字究竟从何而来?

之后,他将这件事情告诉了妻子。妻子表示:“你妈妈绝对不会欺骗你,但是,她也可能成为了别人的受害者。我们应该去银行,让他们确认下存款单的真实性。”

刘海斌赞同妻子的看法,但是他马上就要赴成都就职,无暇处理这个问题,于是他委托妻子去银行核实。

银行的员工看完复印件后,告诉刘海斌的妻子:“因为时间间隔太久,如今复印件实在无法确认真伪,所以还是需要一份原件才行。”

妻子与正在成都的刘海斌通电话,向他转达了银行员工的建议。刘海斌同意将原件带到银行,并要求妻子小心保存这份存单。

次日,妻子带着原件再次走进了银行,银行员工接过存单,告诉她:“我们需要进一步鉴定。”

妻子信任银行的专业,于是答应了他们:“好的,鉴定结束后请记得告诉我。”

然而,银行的回复却迟迟未到。刘海斌曾在江阴农商银行工作,于是决定亲自打电话询问。

农商银行的行长任素惠冷淡地告诉他:“你的存单是假的,银行将予以没收和销毁。”

这不仅是关于600万元的问题,更是母亲遗物的问题。银行怎能自说自话?

刘海斌愤怒地反驳:“你们没有这个权限。”

任素惠却反驳:“这是我们银行的存单,我们当然有权。”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