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岁出租司机报复出轨妻,内裤上涂药:让你有多爽就有多痛!

分享至

01

郑丹丹和丈夫李欢经营一家早点铺,每日需要起早贪黑,所以她把早上要准备的东西准备好,简单洗漱一番就睡了。

郑丹丹正睡得迷迷糊糊,只觉身上一沉,是李欢回来了。



李欢在黑暗中摸索着解她衣服,她嘟囔句“困死了”也就随他了。

李欢疯狂地耕耘着,也不知道他们俩到底谁有问题,两人结婚好多年,郑丹丹也没怀上一儿半女,各自去医院检查过,就是查不出原因。

李欢在外鬼混,平常不管店里的事情,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是郑丹丹做,李欢也就负责收收钱,自从有了微信支付宝收款以后,他就把收款码设成自己的,连店里也不去了。

郑丹丹在李欢的动作中也来了 感觉,她配合地发出呻吟。她已经很多年没有像现在这样和谐,李欢已经很久没碰过她了。

不过今天的李欢似乎格外卖力,恶狠狠的,似乎要把一腔怒火发泄出来。

郑丹丹心想,他肯定又在外面输钱了。李欢喜欢打麻将,有时候打得兴起,能奋战到天亮,有时候输钱就会早早回来。郑丹丹防止他随时要回家,平时都给他留着门。

他们住的房子是民宅带院子的那种,地方很大,干什么都很方便。

床吱吱 嘎嘎响起来,郑丹丹下腹胀得厉害,她想上厕所,李欢没结束她想忍忍吧,可是李欢就像疯了一样,横冲直撞,迟迟不结束,她憋得实在受不了了,于是她拧了一下李欢的胳膊,告诉他自己要去方便。

可是李欢就像没听见一样,不管不顾继续耕 耘着,郑丹丹有些生气,这男人怎么这么自私!

这么想着她就不配合起来,伸手准备按床头的开关,可是李欢不等她伸手,就牢牢地控制 她的手。

郑丹丹的心一惊,这手怎么这么粗糙?不对,身上的这个男人绝不是自己的丈夫李欢?

李欢虽然勇猛,但是时间没这么久,还有尺寸也不大对,她越想越害怕,她照着男人的肩膀就狠狠来了一口。

“哎呦。”男人给她咬得痛叫一声。

郑丹丹趁对方发愣,连忙踹开他,迅速开了灯。

男人被突如其来的光线闪了眼,他用手背挡住自己的眼睛。

郑丹丹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男人,看上去似乎30来岁,有一身结实的腱子肉,看上去孔武有力。

“你是谁?”郑丹丹惊慌地问道,声音都是颤抖的。

男人见被揭穿,并没有落荒而逃。

他慢悠悠地从床上坐起来,给自己点燃一根烟,给郑丹丹讲了一个故事。

02

男人说他叫王亮,今年31岁,靠开出租为生。

他有个老婆,叫陈兰,是个家庭主妇,平时喜欢打麻将。

陈兰打麻将有瘾,一天不打浑身难受。所以王亮不在家的日子,她基本都是在麻将场度过。

“那和我有什么关系?”郑丹丹不解地问。

“别急,我一会儿会说。”王亮不紧不慢,又抽了一根烟,房间里顿时烟雾袅袅。

郑丹丹嫌恶地挥了一下空气。不过她也不敢表现得太明显,怕惹毛了这个男人。

“有一天,我有个东西落家里了,回家去取,结果她见我回来慌得不行。我心里猜她有事瞒着我,就在家偷偷装了监控,结果没二天我就在视频看见她在床上和一个男人滚在一块儿。”

郑丹丹浑身几不可查地哆嗦了一下。

“我气得当时就冲回家,她没想到我会忽然回来,趁我要拿东西打那男人,掩护那男人跑了。我死活问她那男人是谁,她就是不说,向我下跪保证和那男人断干净,以后永再不犯。”

郑丹丹有些同情这个男人了。

“可是我身为一个男人,怎么咽得下这口气?通过我多方打听跟踪,我才知道,她外面的男人到底是谁!”王亮说完这句话是恶狠狠的。

“是谁?”郑丹丹心里隐隐有个不好的猜测。

果然,下一秒王亮就说出了那个名字:李欢。

郑丹丹浑身一僵,她虽然已经猜到,但是这话从一个陌生人嘴里说出,她还是忍不住瑟缩一下。

王亮接着说,“我自从知道我老婆和你老公的事后,没一天睡得着,我睁眼闭眼都是他们偷情的画面,我咽不下这口气,凭啥只能他睡我的老婆,还逍遥快活!”

说着,目光又盯着郑丹丹的胸前。

郑丹丹吓得赶忙拉过被子挡住自己的身体,“王大哥,我求求你,不是我害的你,求你放过我!”

“不行!你是他老婆,他睡了我老婆,我肯定要睡回来。”

郑丹丹欲哭无泪。

趁着她愣神的功夫,王亮再次向她扑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王亮心满意足地从床上爬起来。

郑丹丹看着眼前的男人,只求他赶快离开自己的家,她听人说过,有的人怕事情暴露,还会杀人灭口。

她也怕得要死,尤其是一个人在家,就算她喊破喉咙外面也未必有人听见。

郑丹丹一面稳住王亮,目光一边搜寻眼前可以自卫的工具。

谁知王亮根本没打算这么做,他一把掀开郑丹丹的被子,对着她的身体,“咔嚓咔嚓”拍了数十张裸 照。

“我也不想和你过不去,现在我们两清。但是今天的事你要是想说出去,你知道后果。”王亮说着,扬了扬手里的手机。

王亮走后,郑丹丹仍心有余悸。她想着刚刚的一切,心里一阵绝望。

她既恨李欢在外胡来引来灾祸,又担心以后王亮再上门来纠缠。

郑丹丹思来想去,决定不报警。街坊邻居要是都知道她被人给强jian了,以后她怎么在顾客里抬得起头来。而且镇上就这么大,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王亮出了门,郑丹丹怕他去而复返,赶紧把大门插销锁上。

正锁着,外面响起了叫骂声:死婆娘锁什么门!

郑丹丹心一慌,她喉咙发紧,隔着大门问:谁!

大铁门被用力踹了一脚,在黑夜里发出巨大的响声。

“你耳朵聋了,你男人声音都听不出来!”

听出是李欢的声音,郑丹丹慌忙跑进屋里找来了钥匙。

李欢进了门,骂骂咧咧。

“好好的,锁什么门!”

“这不是怕小偷来嘛。”郑丹丹有些心虚,不敢看李欢的眼睛,生怕他看出些什么。

“这屋里哪来的烟味?”李欢眉头一皱。

郑丹丹慌忙解释,是自己弟弟晚上过来抽的,说再过一周就是父亲六十大寿。

李欢冷哼一声,不置可否。

郑丹丹知道,他今晚肯定又输了钱。

让郑丹丹没想到的是,李欢每次回来倒头就睡,这次竟向自己求欢。

03

看着他伸过来的手,郑丹丹下意识地拒绝。

王亮的体 液还留在她体内,她还没来得及清洗,她答应的话,李欢一定会发现端倪。

于是郑丹丹装出为难的样子说:改天吧,今天我那个来了。

“我说今天运气怎么这么背,赶快,离我远点!”李欢抓起枕头,就去了另外一个房间。



郑丹丹终于松了一口气。

让郑丹丹没想到的是,一星期后,王亮又来了。

自从王亮来过以后,她几乎每晚都要锁门,锁了几次,被李欢骂了,她就索性不锁了。

害怕有人再进来,她还特意养了条狗。

可是没想到,这一不锁,王亮就来了。

他依然熟门熟路进屋,进屋后就脱了衣服,往郑丹丹身上扑去。

郑丹丹被惊醒了,她意识到是王亮,她苦苦哀求:王哥,我求你了,放过我吧。

王亮却不管不顾,死命扒她衣服。

“本来我也想算了,你老公太不是人,睡了我老婆那么多次,我肯定要捞回来。”

说着一把扯下郑丹丹的短裤。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