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第一“鬼站”漕宝路地铁站:殡仪馆停尸房围在四周,诡事频出

分享至

注:本文非现实新闻,含部分传闻,请感性阅读,理性看待,前1/2免费阅读

上海1号线地铁漕宝路站台一直以来备受争议。

这个站台是上海大动脉交通站,从建造到运营至今,这里的灵异事件就没有断过,当地人称它为“鬼站”。

从地理位置上说,漕宝路地铁站位于龙华殡仪馆附近,漕宝路地铁站女厕隔壁就是医院的停尸房,当地人称此很不吉利。

1979年,漕宝路地铁站在试挖阶段,就发生过怪事。

先是工人在这里出现事故,接着地铁运行又连出怪事,每次地铁经过此站,就发生故障。等拖车把地铁拖离此站又运营正常,检修员前前后后查过很多遍也没发现哪里零件有问题。

之后这里又发生几起伤亡事故,有人跳站自杀;高峰期,有乘客在站台被挤下隧道遭碾压。

各种各样的事故让人看了毛骨悚然。

有一次,一个乘客称在地铁隧道里看见有人,出于好奇心就把头探进去查看,结果一个猛子就扎进了地铁底下,场面相当血腥。

有目击者称:当时他的身体前倾有些厉害,一般人弯不到那个程度,紧接着地铁来了,周围保安怎么也拉不住他,仿佛有个人在下面拽他一样,很恐怖。

这事过去没几天,有个乘务员也称某天晚上看见昏暗的隧道里有人,还冲着他笑,他吓得第二天就辞职不干了,也算保住一命。

但是另一名乘务员就没逃脱掉,他就不信鬼。

有次他也在隧道里面看见一个人影,也不知道当时出于什么心理,趴在玻璃上,非要看个究竟,结果回家后就高烧不退,没多久就去世了。

里面员工也是捏了一把汗,把此事上报后,上面派人找了风水师来查看,最后在1号出口(八院方向)贴了一些符咒,这里才安静过一段时间。

可是偏偏有人不信邪,硬要往枪口上撞,想要一探漕宝路灵异事件的虚实。

当地大学有两对学生情侣,平时经常玩密室逃脱,胆子练得都很大,他们约定好在深夜十二点悄悄探入漕宝路地铁站,顺着隧道走到下一站。

其中一对提议:“我们可以直播,带着观众一起探探漕宝路,说不定我们还成网红了呢?”

想想就兴奋不已。

于是四个人,两男两女,王安琪跟曹瑞是一对,袁莉跟左安泽是一对,在当晚地铁最后一班走后,四个人悄悄的翻进了站内。

站内没有一点声音,灯光也很明亮,电子显示屏上只有时间在变动。

左安泽跟袁莉两人拿出手机就开始直播,当时信号还不错,只是直播间没什么人。

左安泽对着镜头解说,“我看大家都是鬼故事看多了,这里哪有什么异常的?”

有人提议:“你们下隧道去看看吗?”

“去就去,大家不要走开,我会从漕宝路一路直播到体育馆站,让大家看个究竟。”

此时王安琪要上厕所,就让其他三人等她一下。

其他两人直播忙的不亦乐乎,根本没理会王安琪,只有曹瑞站在站台上等她。

王安琪自己一个人速速的进了女厕,这不进去还好。

进去后,她就看见隔壁坑蹲着一个人,影子反射到白色的瓷砖上,王安琪看出来是个长头发。

那一瞬间王安琪也没感到害怕,甚至有一瞬间她觉得自己是在赶地铁。

上完厕所出来后,王安琪看着电子显示屏上突然显示列车即将进站。

王安琪还没反应过来,接着听到地铁轰隆隆进站的声音,飞一般地跑到男友面前。

几个人看见王安琪这么跑出来,以为她看见什么害怕的东西了。

曹瑞忙着问她“你怎么了,跑那么急干嘛?”

王安琪就奇怪,“地铁来了啊,不跑怎么赶得上?”

几个人听到王安琪的话,觉得她像是失忆了一样,有点慎得慌。

曹瑞反应的比较快,迅速在她身上拍打一下,“你胡说什么?现在这个点早停运了,哪里来的地铁?”

王安琪才恍然大悟,她回想刚刚发生的一切,感觉背后凉飕飕的,“曹瑞我有点害怕,我刚刚感觉自己突然就迷迷糊糊的状态,完全忘记了我们要来干什么,还以为赶地铁呢?要不我们回头吧,下次再来?”

“来都来了,还打什么退堂鼓,我看你就是没睡好,你看我直播间人越来越多了,都陪着咱呢?没什么好怕的”袁莉见她要打退堂鼓,连忙给她打气。

也许几个人的声音太大,吵到了地铁值班人员。

大喇叭突然叫了,应该是值班的保安在监控发现了他们,“地铁已经停运了,里面的人赶紧出来。”

这不叫还好,一叫,王安琪跟曹瑞一个机灵,跳入隧道,跟着袁莉与左安泽往隧道深处跑去。

“里面不能去,不能去……”

身后监控一直响着值班人员的声音。

跑离了站台,四人才发现,里面黑漆漆的,一点灯光也没有,一缕一缕的冷风往身上吹。

于是四人都把手机照明打开,此时左安泽发现信号时好时坏,这好不容易直播间涨了点人气,信号又断断续续的。

他只能打开手机录像,想着事后再传到平台上。

“这隧道也太黑了,跟进了黑洞一样。”袁莉与左安泽走在前面。

左安泽胆子很大,一边录视频,一边制造恐怖的气氛,吓唬王安琪。

王安琪属四个人胆子最小的,加上她在厕所看到的那一幕,一直不敢跟男友说,这一路上就死死地拽着曹瑞。

“左安泽你少说两句。”曹瑞护着王安琪安慰她,“别怕,我们到下个站台就出去了。”

王安琪小时候也听到老人说过,如果自己看见不该看的,只要烂在心里不说出来就没事,要是说出来自己很可能就会出事。

于是她一路闭口,整个人都要贴到曹瑞身上去了。

他们走了一会,里面又黑又潮,还闻到一股腐臭味儿。

左安泽还在录视频解说:“这腐臭味儿应该是死耗子的味道。”

几个人大概走了十分钟,什么奇怪的事也没发生,至于贴吧里面说隧道有人,他们也没发现。

就在此时,袁莉突然大叫一声,她的手电照到一双绣花鞋。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