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老婆和她闺蜜自驾游,当晚,入住的客栈只剩最后一间情侣房

分享至

我和老婆约好与她闺蜜夫妻俩一起自驾游,出发的时候却只来了她闺蜜一人,我只能带着两个女人出发。
没想当天晚上,我们入住的客栈就只剩了一间房,是个大床房。

1

我开着车跑在318国道上,蓝天白云还有草原上不时掠过的羊群让人心旷神怡。

不过,更让我觉得带劲的是车上的两个大美女,老婆叶箐和她的闺蜜欧娜。

这次,我们三人同行,前往稻城亚丁,探索蓝色星球上的最后一片净土。

我不时从内视镜里瞄欧娜,心底的欢喜藏都藏不住。

这女人和老婆完全就是两种风格,老婆是小家碧玉乖乖女,她则是性感冷傲的冰山美人,有两大美女陪着旅行,哪个男人不喜欢。

我一边窃喜,一边又为欧娜打抱不平。

“你说那陈斌真是钻钱眼里了,到底有赚几个亿的生意嘛,非得让你一个人出来,他也放心,就不怕你这样的大美人被人拐跑了?”

欧娜的脸色明显黯淡了下去,老婆叶箐捶我,说我情商低,哪壶不开提哪壶,不会说话就别说,当好司机就行。

我们边走边玩,午饭后,叶箐就嚷着困得很,要在后排睡觉。

欧娜自然就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没一会,后排的叶箐发出了均匀的呼吸声。

一坐上来,欧娜就直勾勾盯着我看,还回头看看后排睡着了的叶箐,抿着嘴偷笑,冷不丁地冒一句。

“昨天晚上你们是不是又干坏事了,看把箐箐累得,她命真好,嫁了个好老公。”

不知为何,我见老婆睡着了,在美女面前,嘴上一下没了把门的,一脸坏笑。

“好不好你又没用过,你怎么知道。”

欧娜一记粉拳捶在我身上,一点没生气,满脸娇嗔,哪里还有平日冰山美人的冷傲。

“讨厌,给你机会,你敢吗?”

我还真不敢,欣赏下就得了,朋友妻不可欺。

没走多久天上就开始下雨,而且越来越大,夹杂着冰雹,路上开始堵车,路况越来越差。

到了晚上七点多,眼看着天色就要黑下来,今天要想赶到预订的酒店已经不可能了。

为了安全起见,我们决定在附近的镇子入住。

只是万万没想到,到镇上的时候,因为太多滞留的游客,问了好几家客栈都已经客满了。

大家都疲惫不堪,眼看着就只有最后一家,前台说,还有一间大床房,到底订不订。

身后,有几辆车的人在那虎视眈眈,我犹豫,看向了叶箐,一旁的欧娜已经不由分说抓过了房卡。

“定,就定这间了。”

2

一进屋,欧娜就给我们道歉,说她不想当灯泡,睡地铺就行,让我们两口子随意,她什么都看不见。

叶箐被她说了个大红脸,一脚就把我踹在了地板上。

虽然有百般不乐意,我也只能忍着,在这之前我可和老婆说好了,好不容易出来旅行一趟,必须得好好放松放松的啊。

半夜里,我被一泡尿憋醒,迷迷糊糊间去了趟卫生间,再返回来的时候,发现老婆的一条腿从被子里伸了出来,若隐若现。

原本只是想给她盖被子,但一旁的欧娜把自己捂在被子里睡得正香呢,想象着被子里她的模样,我一下浮想联翩。

突然就冒出来一个大胆的想法。

趁着欧娜睡着了,偷偷和自己老婆恩爱一番,也是件这辈子都没做过的事吧。

我摸黑把手伸了进去。

老婆在睡梦中本能地把我的手推开,可她越抗拒我反倒更想得寸进尺,一点点地从下而上。

能感觉到她已经醒了,因为身体有了轻微的回应,我的动作幅度更大了一些,最后轻车熟路就扯掉了她穿在睡衣里边的衣服。

这女人在自家老公面前还不好意思了,睡觉都穿着这玩意儿。

但是,在我一手掌控下去的时候,却一下意识到不对,这不是叶箐的尺寸。

我吓得连忙缩回了手,黑暗中,“叶箐”翻了个身,把被子卷了起来,整个后背都在外边。

这次我看得真切了,这人真的不是老婆,而是欧娜。

该死,可是睡觉前,我明明记得欧娜睡的靠窗户的位置,叶箐靠的地铺啊。

但那后背曲线实在是太美了,即使知道她是欧娜,我也挪不开眼睛,看得肆无忌惮。

更要命的是,没过一会,睡梦中的她又翻身了过来。

好几次,我都抬起手来想要再次触碰那迷人的风光,可终究还是不敢。

真的是眼睛的天堂,身体的地狱。

最后,我什么时候睡着的都不知道,第二天早上醒来,老婆和欧娜都已经收拾好准备出发了,而我还在睡。

掀开被子一看,床单上被画了地图,一件黑色蕾丝压在身下,吓得我大气都不敢出。

一旁的欧娜就像是没事人一般,还冲着我狡黠一笑,拉着叶箐出门,说去停车场等我。

心下顿时忐忑得厉害。

一整天里,我都心虚到不敢正眼看欧娜,也不知道昨天晚上那件乌龙事,她到底是知道还是不知道?

但她什么都没说,路上,还像昨天一样时不时和我开几句荤玩笑。

直到这天晚上我们在小县城的宾馆住下,在进房间之前,她突然把我拦住,笑得可意会不可言传。

“装傻,把东西还给我。”

3

我吓得够呛,生怕屋子内的叶箐听到,压低了声音。

“姑奶奶,这就是个误会,千万别生气,要打要罚等回去后再说,成不,还有那东西,我,我晚点给你?”

我弄脏了,真不敢这个时候给她。

没想欧娜唇角勾着一抹魅笑,转身扭着腰肢进了隔壁自己的房间,在门口,还回头送了我个飞吻。

“算了,送给你了吧,当留个纪念。”

我一下魂都快被勾没了,逃回屋子里整颗心还扑通乱跳,这女人到底是什么意思,要干嘛,难道真的不生气?

到最后,想不明白我索性不想了,理智告诉我,不能有太多的非分之想。

屋子内,叶箐都没洗漱,躺在床上又睡着了。

我抱着她求欢,好不容易她才醒过来,睡眼朦胧的样子,就那样死鱼般躺着,丝毫不给我点回应。

“老公,困,头疼死了,睡觉吧。”

我叹了口气松开了她,顿觉索然无趣,她这高反也忒严重了些,今天在景区也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可是躺在床上,我翻来覆去都睡不着,一下觉得上下都饿得慌,不想再亏待自己,索性跑楼下烧烤摊烤了一堆烧烤回来,怎么都要满足一处吧。

顺带,我还拧了一瓶酒。

谁知刚走到门口,欧娜的门开了,她穿着性感的吊带睡裙站在那。

“怎么,想一个人吃独食呢,我也饿了。”

我犹豫了下,想着叶箐睡得沉,再加上自己心头也有蠢蠢欲动的想法,鬼使神差地拧着烧烤进了欧娜的房间。

欧娜的情绪看起来并不太好,眼框红红的,喝了几口酒就开始哭,然后数落陈斌的总总不是。

“妈的,他一个软脚虾的男人还不懂浪漫,我真不知道留着还有什么用。”

我真没想到,这样的大美女陈斌竟然晾在一旁不珍惜,真是暴殄天物了。

我试着安慰了几句,没想欧娜哭得更厉害了,梨花带雨的模样看得人心动不已,哭着哭着她就扑在了我的怀里。

呼吸的热气萦绕在脖颈之间,让人想推开又舍不得推,勾得心头的小火山顿时熊熊燃烧。

手足无措间,竟触碰到一片让人甘之若饴的柔软。

和昨天晚上的感觉一模一样。

我的手不受控制地变得粗鲁起来。

欧娜啊地一声,满脸都是娇羞,却靠得我更紧了一些,主动吻了上来……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