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体彩绘师的自述:女模特都很放得开,她们的身体是最美的画布

分享至

“妻子看着我和她闺蜜的视频,情绪激动得无以复加。“这就是你所说的艺术?”我一把搂住她,沾染着另外一个女人气息的大手轻轻摸进她的衣服里面“加上你,艺术才完整……””

我醒来的时候,身旁还躺着浑身涂着彩绘的女人。

她的彩绘是我给她上的,而她是我妻子的闺蜜!

那时的她一丝不挂,紧闭着眼睛,睫毛微颤。

“痒吗?”

她忽然睁开了自己的眼,澄澈的眼睛一下子就把我的魂抓住了。

我忍不住吞了一下口水,又怕被她看见。

我赶紧低下头,假装调着手中的色盘。

她看了看自己的下半身,轻声对我笑道:“还差一点点,是吗?”

我盯着她下边看,扯了个笑,干咳了两声,企图让自己的声音正常些。

“嗯,那个不用,但是背面的还有一部分。”

她看我的眼睛没有闪躲,想到下午我画到一半时,她提出要休息一下,我不由得有些担心。

说实话,这样的实验,自我毕业以来,我已经在梦里想象了无数次。

但是每次和我交往过的女人提起这事儿,她们无一例外都拒绝了。

为什么?

我看着一旁摆好了的镜头发呆。我不明白这样的行为艺术真的不能为人所理解吗?

“来吧。我准备好了。”



听到她的回答,我整个人僵住了,我的眼泪忍不住从眼角掉下来。

她赤着,带着我刚画好的牡丹朝我走来。

这个女人擦掉了我的眼泪,用清澈的眼睛看着我,问我怎么哭了?

她的声音和孩子一样干净,我感觉这个世界上,似乎有人能够感同身受我的想法了。

我用手背胡乱擦掉咸咸的东西,对她说道:“我这是幸福的眼泪。”

“哦,那来吧。”

她朝我笑了之后,整个人躺在沙发上,背对着我。

看着我下午刚完成的作品,我盯着发呆。

她转身看我的时候,我有些不好意思地别过头。

“再不来天就要黑了。”

我用笔在她臀部勾勒、上色的时候,忍不住想象花开花落的样子。

如果我俩此起彼伏,那花应该会开得很美吧?

她常年没有裸露在外边的身体,细腻白皙。

这和她闺蜜,也就是我妻子的不一样。

想起常年在外养家赚钱的妻子,我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怎么?”

感觉到我手上的动作停了,她扭过头来看我。

“没事儿,你转过去,就当享受spa就好了。”

她听我说话,发出了银铃般的笑声,这一笑把我的心牵走了。

我开始想,如果她今晚能够留下来就好了。

完工时已经到了晚上九点,结束的一瞬间,我感觉自己简直要被掏空了。

她正对着我,背对镜子,扭头看向镜子里的自己,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

好久,我从镜子里看到她的表情,她问我:“好看吗?”

“好看。”

我几乎是下意识脱口而出。

这幅作品在我脑子里存在太久了,可一直以来我只能够在脑海里想象,从没想过,有一天它能成真。

她的短发到肩,完全没有遮盖掉身上的彩绘。

这是我最满意的地方,以前交往的那些女人,就算愿意接受我的彩绘,她们也绝对不愿意把自己的头发给剪短。

那样的话,我根本就没法完成这部伟大的作品。

“所以,这样就行了吗?”

“你能躺到沙发上去吗?”

张灵二话没说就躺上去了,我忍不住吞咽了口水,用略微颤抖的手给她拍了几张照片,但因为手总忍不住颤抖,拍出来的照片有点差强人意。

我最后决定把它架在支架上,定时拍摄。

拍了几张照片后,我感觉还是有些怪怪的。

这时候她提出拍几张近照。

“近照?”



“凑近拍。”

“这样吗?”

我小心翼翼地把镜头对到她的胸前,眼睛却不敢看着那高耸的地方。

可能是夜晚太静,心跳声过于强烈,我感觉自己的耳膜都要被震聋了。

“是。”

按她的要求,我拍了几张近照。

看她闭眼放松,没有再看我,我开始放开自己,对着她完美的三角形、胸部和腰间的花拍了起来。

好一会儿,她清晰的声音钻进我的耳朵:“后面要吗?”

“可以吗?如果......”

没等我多解释,她已经整个人翻过来给我了,任我摆布。

在她丰腴的臀部,我找到了像蜻蜓一样的胎记。

对着这胎记,我拍了个近照。

下午为了找到和这胎记相嵌合的花,我费了好大的力气。

看着这个完美的人体彩绘,我感觉此刻的自己是世界上幸福的人。不过,还不够。

我知道要达到自己幸福的高潮,我必须做那样的尝试。

看着一动不动的她,我的手心开始冒汗。

万一她不能答应我的要求,那我下午做的这些都是功亏一篑。

我搓了搓手,心想怎样解释,对方才能够理解我的想法。

不知道为什么,可能真的是我太急切了,太害怕她在最后一刻拒绝我。

我整个人扑通一下,跪在了她面前。

她看我的时候,虽然有些惊讶,但表情还是一如既往地淡然。

“怎么?”

“有件事能不能拜托你?”

“是像上次那样?”

我愣了一下,想起上次自己要求她和我的合作人一起创作的样子,我沉了沉自己的声音。

“嗯,对。”

“可以。”

听到她肯定的回答,我感觉心脏都要崩裂了,成败在此一举

我求她的时候,不敢睁开眼睛。

“但这次是真做。”

上次邀她来的时候,我好不容易才请来了我的合作人。

但请来之前,我没和他说要一起做。

他抱张灵在腿上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很难看。

后来我提了个要求,他当场就要和我决裂。

因为这件事,我头痛了好几个星期。

之后我重新鼓起勇气,邀请张灵来工作室。



幸亏她没计较我浪费她的时间,答应我愿意完成这次创作。

可是来之前,她并不知道,这次我想要的,是真枪实刀地来一场。

出乎我意料的是,她没有像我之前交往的那些女的一样,听到我这个要求,就对我大吼大叫,乱发脾气。

她的表情依旧是那么淡然。

她指着镜头,问我:“它也会记录下来吗?”

我点头。

“那做吧。”

“你有吗?”

我知道她问的是我身上的彩绘,把我身上的衣服脱下后,我听到了她的惊呼。

“真好看。”

镜头搭建好,我突然有些紧张,想到了妻子,想到了女儿,也想到了这可是妻子最好的闺蜜朋友张灵!

不过就在这时,她摇曳着身姿,淡然平静的面庞上突的多了几分红润与灵动。

她俯身而下,把我压在沙发上。

温热的气息喷在我的耳边,带着几分独属于女人的芳香。

“现在这个姿势,摄像机可以拍得清楚吗?”

“我……想要!”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