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性欲的我,被用强奸来医治”,被矫正性强奸的无性恋患者

分享至

我躺在一张粉色的床上,穿着透视的睡裙,双眼被薄薄眼罩蒙住,只能隐约看到几个模模糊糊的身影,接着,一个又一个的男人走向我,有的温柔的吻我的双唇,有的激动的抚摸我的身体,有的粗暴的把我薄裙撕扯掉,直接用身体粗鲁莽撞的占有我,我极力的忍受着身体和心理的不适,当我准备想反抗想逃的时候,突然门传来一声音巨响,接着一群警察破门而入:“不许动,全部蹲下,双手抱头。”

这是一场特殊的治疗,一种叫“强奸式矫正法”的心理治疗方式,只因为我是无性恋患者,就被男友带来了这家所谓的高级心理治疗室。

我在这里经历了一个月的一对一强奸式治疗,现在正在接受下一个疗程,也就是多人式强奸疗程法,要不是突然冲进来警察,我这一辈子也不可能相信,对我这么好的男友,给我设计了一个天衣无缝的骗局。

1

男人有些气馁的站起身,捡起地上属于他的衣服裤子默默的穿上,然后叹了口气有些不舍又有些无奈地说:“我们分手吧!”接着转身头也不回的就走了,看着男人离开的背影,我麻木的躺在床上,已经记不起,这是第几个在床边跟我提出分手的男人了。

这么多年来,我依然无法克服对男人身体的排斥和对亲密关系的恶心,每次一到了关键时刻,我都会不顾一切的把对方给推开。

一开始的时候,我以为我是性取向有问题,对男人不感性趣,可是我内心对帅气的男人还是有所倾慕,对浪漫的恋爱还是很期待的,就是偏偏对性无冲动和欲望,甚至十分的抵触。

记得我20岁那年,认识了初恋,那时候我们爱的如胶似漆,当时大家都是情窍初开,对爱情懵懵懂懂和向往,我们在同一家工厂上班,每天晚上下班之后,初恋都会拉着我的手,在河边散步聊天,热恋期免不了拥抱和接吻。

有一次,情到深处之时,初恋提出去开房,我羞涩的点点头,他开了一个临时房,里面只有一张床和一台老电视,他凑到我身边,小心的把我抱在怀里,轻轻的吻我,当他慢慢脱去我所有衣服准备进入下一步时,一个恶心的画面出现在我的脑海,我忍不住的想吐,一把推开他,发疯似的逃出了旅馆。

初恋以为我是因为第一次害怕,还不停的跟我道歉,说会耐心等待,后来我们在一起3年,我很努力的尝试过无数,每次到了最后一步,那挥之不去的恶心画面让我一次又一次的把男友推开,我也无颜告诉他我脑海里的事件,那是我埋在心里最深处的秘密,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

经过一次又一次的打击,他说:“女人的身体是最老实的,你那么的抗拒我,是因为你根本就不爱我?还是你心里还有别的男人,为什么你就是不肯给我?为什么给我一次次希望,又让我在一身欲火中失望?”

我无言以对,我不能告诉他我心底无耻的秘密,只能哑巴吃黄莲。最后,我在锥心的疼痛中和他分手了。

接下来的日子,因为我长得好看,少不了有男人以各种各样的方式追求我,我也跟一些觉得有感觉的男人交往尝试,结果最后的结局都是以同样的分手结局收场。

2

经过了那么多的悲惨结局,由开始对感情的向往变成了麻木和远离,我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工作和学习上,我报了夜校,学习会计,因为我的努力和勤奋,很快就学业有成,在我们这一批人当中,我成了最优秀的,老师亲自为我推荐了去一家大公司做会计,从此我便成为了办公室里光鲜亮丽的白领。

我们公司很大,对外有着许多的客户和商家,我负责商家每个月的结帐和打款工作。

一个月底,有一张12万元的单,欠缺一些手续,我按照公司的规定,拒绝打款,我打电话给商家,让他们把欠缺的手续给补过来,对方求了我很久,我都没有放水,还说要给我回扣,我也毅然决然的拒绝了。就在第二天的中午,突然收到一个电话,说是这个商家的老板,请我吃个饭,聊聊欠缺手续的问题。

商家送礼请吃饭在我们这是常事,没有想太多,我便爽快的答应了。

当我按照对方给的具体地址来到了一个比较高档的餐厅时,看到对方的第一眼,我有些呆了,坐在指定牌号的餐桌上,一个高大帅气的男人,浑身上下散发出雄性的魅力,我莫名的就被吸引了,是真的很帅。

“你好,我是会计部的小曾。”我强压住自己对男人的好感,假装自然地走过去跟对方打招呼,显然对方也有一些愣了一下,接着很有绅士风度的过来帮我把椅子摆开,露出了一个十分温和迷人的笑容。

“你好啊,我叫张小杰,早就听说了你们会计部有一个大美女叫曾小姐,没想到竟然长得如此漂亮。”张小杰上来就对我一阵夸,而且夸得很自然。

“在我印象中,会计不都是带着一个厚厚镜框的老大姐吗?”对方轻松又幽默的口气让我和他拉近了距离。

“我记得你们老板是姓杜的?”是的,这个商家的老板是姓杜的,我一手拿起杯子很优雅的喝水,一边提出了这个心里的疑问。

“我们是合股的,很多事情都是他在外面处理,所以大家只知道有个姓杜的老板 。”

张老板十分耐心的跟我解释,然后把餐牌双手递给我,让我点菜。

那顿饭难得的吃得十分的愉悦轻松,而我被封锁的心也随着怦然心动,我甚至心里暗暗期待着能够跟他再见一面。

本着这个私心,12万的款我破格的就给他们公司打过去了。

接下来的日子,我经常会想到张小杰的模样和笑容,没想到意外又接到他的电话,为了感谢我把钱这么快打到他们的账户,他想再次邀请我共进晚餐,以表感谢。

我按捺住内心的喜悦,假装半推半就地答应了 。

就这样一来二往,我们逐渐的熟悉,张小杰对我展开了强烈的追求。

他和其他男人不一样,张小杰十分的懂女人,而且他每做一件事情都会让我舒服无比,他会到我的房间替我把房间打扫好,做好我爱吃的菜,默默的在家里等候我。

他会在公司的门口,买好我爱吃的零食和奶茶,坐在那里等着我下班,然后开车送我回家。

每次生理期他都会提前提醒我不要吃冷的,要注意保暖,还会买好红糖姜茶放在我的抽屉里。

每天晚上不厌其烦的跟我说晚安。

我长这么大,从来没有人对我这么好过,从小就缺爱的我,内心的铜墙铁壁被他一点一点的敲碎,加上我自己本来就对他有着深厚的好感,在他那温柔又强烈的追击下,我同意做了他的女朋友。

在交往的过程中,他总是会十分适宜的感顾及我的感受,在亲热的时候,只要我稍微有一点排诉,他就不会再继续进行,而是温柔的抱着我,什么也不问,哪怕我们相恋了快一年了,最多的就是相拥和接吻,他的手只要伸向我的身体,我就忍不住的抗拒,他以为是害羞,便停了下来说会耐心的等候,直到我心甘情愿的给他。

张小杰平时有点忙,经常会到外地出差,一去就一个多月,出差的时候,他常常会像消失一样,连信息都没有,只是偶尔半夜会发个信息问候我,说他想我了,因为他是一个公司的老板,男人当然以事业为重,所以我也十分的能够体谅,可是我却完全忽略了,我从来没有去过他的住处,也不知道他住在哪里。

就在情人节那天,他准备了九百九十九朵玫瑰花出现在我眼前,随着周围所有人羡慕的眼光,我扑在他的怀里,那天晚上他极其温柔的想要索取更多,当他把我的衣服一件一件脱下时,那一副一副恶心的面孔又出现了在我的脑海里,张小杰的温柔和爱抚都无法平息曾经的恶心画面,就在关键时刻,我最终还是把张小杰给推开了。

我用被子裹住自己的身体,躲在被子里面忍不住的放声大哭,把所有的委屈和难过都哭了出来,张小杰不但没有生气,他轻轻的走过来,坐在床边很温柔的拍了拍被子,一句话也没有说。

那天晚上,他把我抱在怀里,耐心又极其温柔的抚摸着我的头发,任由我的泪水落在他的胸前,我再也忍不住跟他倾诉了过往的一切,这个藏在我内心里10多年的秘密,回忆就像决堤的洪水一拥而上。

3

我叫曾来娣,在家里排行老二,我还有个姐姐叫曾全娣,我出生在一个十分偏远又贫穷的小山区,我的爷爷奶奶爸爸妈妈都是十分重男轻女的人,姐姐6岁,我三岁的时候,爸妈就把我们丢给了爷爷奶奶,带着刚出世的弟弟到广东去打工,一去就是两年都没回来,父母缺席了我们的整个童年,我们甚至不懂得父爱和母爱的滋味。

在农村里面,爷爷奶奶都顾着干农活,我和姐姐都是自生自灭,哪怕我和姐姐跑出去一天都不回来,爷爷奶奶也不带找一下。

那个时候看到村长家的二胖经常手里拿着在小卖部买来的零食,在我们面前晃来晃去的炫耀,我和姐姐就无比的羡慕和流口水。求了爷爷奶奶好多好多次,都不曾给我们买过。每一次我们都是流着口水看着村里的小伙伴们在我们面前得意的诱惑。

有一天姐姐高兴的在我面前晃了晃她手里面我们渴望已久的零食,还有口袋里面一小把的瓜子,津津有味的吃着,我追着要姐姐给点我吃,姐姐却不舍得,在我一再纠缠追问下,姐姐才告诉我一个她的秘密和零食的来源,还天真的问我想不想吃,我吞了吞口水点点头。

原来姐姐的零食是隔壁李大爷给钱买的,李大爷儿女都在外面打工,老伴走了很多年,他一个人住着。

姐姐说只要给李大爷摸一摸自己的身体,李大爷就会给她一毛钱,尝过美食的滋味之后,姐姐每次想吃东西就主动去找李大爷。

姐姐兴奋得拉着我去找李大爷,李大爷看到我之后,那一副猥琐并且恶心的样子,从此在我的脑海里一辈子消除不去,特别是他那跟像茄子打了霜一样的作案工具,现在想起来让我恶心的想吐。

李大爷要我发誓一定要守住这个秘密,要不然的话不但不给钱买零食,还会打死我。

就这样,我和姐姐在不谙人事的年纪,一次又一次的为了能够吃上小卖部的零食,为了那一毛两毛钱,持续的被李大爷诱惑了好些年,直到爷爷奶奶去世了,父母只能把我们送到镇上的寄宿学校,才停止了那些年无知的行为。

当我和姐姐逐渐长大,从懵懂到知道人世之后,内心无比的悔恨和挣扎,我和姐姐内心同时出现了心理上的障碍和问题,在父母的眼里只有弟弟和工作,完全不管寄宿学校的我和姐姐。

就这样,在学校我和姐姐都不合群,和同学之间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感觉自身无比的肮脏,那些天真无邪的笑容和我们似乎毫无关系。

直到高一的时候,姐姐遇到了一个对她无比好的男孩,男孩越是对她好,姐姐就越愧疚,她感觉自己配不上男孩对自己的好,她好后悔那些年被李大爷猥琐的事。

姐姐很爱那个男孩,却又感觉自己配不上,不该玷污男孩对自己的爱,在悔恨自卑想爱又不敢爱的纠结中,她毫不犹豫的站到了学校的最高层,终身一跳,只留下了几个字给那个男孩:“如果有下辈子,我愿意干干净净的和你相爱。〞

父母赶到学校的时候,没有心疼自己的女儿失去生命,姐姐遗物也没收拾,只是骂骂咧咧的说,为什么好端端的去跳楼,白养了十几年,然后跟学校闹,还打起了官司要赔偿 。母亲甚至很不要脸的在背后跟爸爸说,如果要得一笔赔偿费的话,也算姐姐死得值得,好让弟弟到时有钱上大学。

我的心寒到极点。

那个男孩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爱会导致姐姐自杀。

只有我一个人蹲在角落哭得双手抽筋,只有我理解姐姐为什么会选择从高处跳下来结束自己的生命,只有我知道姐姐承受了什么。

为了同样的事情不要再次发生,为了让我留着一条狗命,以后能够打工挣钱给弟弟买房子娶媳妇,爸妈强制性让我辍学,不顾老师的阻拦和劝解从学校把我接了回来。

当我回村再次看到那个恶魔的时候,他已经病得不成人样,连行走都不便,生活不能自理, 而我的内心在看到他那一刻产生了强烈的心理反应,那种恶心和难受瞬间涌上心头,胃在翻滚。

我恨不得拿着一把刀直接冲向前,准确的插入他的心脏再拔出来,让他的鲜血往外流,用这些鲜血去祭拜我从高楼跳下来的姐姐。

可是我最终什么也没做, 只是静静的简单打包,随着逐流,来到广东进厂打工,然后在厂里遇到了初恋,然后就再也没有然后。

男友静静的听完我一路走来的坎坷情感,十分心疼的为我擦去眼泪,他不但不嫌弃,也没有转身就走,而是很坚定的看着我的眼睛说:“你放心,我会等你,等到你心甘情愿的把自己交给我,我带你去找最好的心理医生,一定会有办法治好你这种心理障碍,然后我们两个人会很幸福的在一起。”

交往过那么多的男人,都是狼狈收场,而这是我听到最好的情话,我感动的点了点头,我一定不能负了这个男人。

接下来的日子,因为跟张小杰坦白了这件事, 我的内心无比的轻松和坦然,我们之间的距离又拉近了,我觉得我遇对了人,所以我特别珍惜他,张小杰也四处的为我寻找可靠的心理治疗机构 。

有一天他兴致冲冲的跑过来说,他有一个朋友介绍了一个十分有名的心理治疗机构,主治我这种无性恋患者,效果显著,为了保证病患的隐私和治疗的效果,整个治疗过程都是封闭式的,是一家具有高度保密性的机构,并且会跟患者签署一份隐私协议,以此来保护患者的权益,让患都完全无后顾之忧。

我听了十分开心,我有救了。

机构的治疗患者太多,一般预约都要排队好长时间,张小杰说利用了自己的人际关系,好不容易才预约到一个专家,就是费用有些贵,治疗费用一个月都要3万多,而且是全款一次性的交清。

虽然这些年来我的工作收入不低,但是父母的无情压榨之下也所剩无几,3万元对于我来说的确是一个不小的数目,可是想到如果治疗效果好的话,以后我跟张小杰就能够拥有正常的夫妻生活,我就能够摆脱心理的阴影和黑暗,过上正常人的日子,我不能辜负张小杰对我的爱和好,我咬咬牙答应了,并且很快的就把我仅剩不多的存款3万多元,转给张小杰,让他为我代交费用。

张小杰第一次带我来到这家治疗室的时候,和我以前去看的心理咨询的地方完全不一样,这个治疗机构,就像张小杰所说的,隐秘措施做的十分的好,每个医生都有自己独立的医疗室,患者与患者之间不可能相碰,来来往往的人不少,大多数是男人,那些男人瞄我的眼神好像别有用意,我安慰自己说,来到这里的无非都是治疗的,别人用这种眼神看自己也应该是正常的。

我紧张的手心都冒汗,张小杰用他那有力强大的手掌紧紧的握着我的手,给予我无比的力量。每次抬头看到他温柔的眼神,我就更加坚定,这个决定是对的。

坐在我对面的是一个穿着白大褂,戴着眼镜,斯斯文文的中年男人。他询问了我一些问题后,就给我做了一个催眠,让我完完整整的讲出了小时候被李大爷玷污的种种和过程,还有这些年来自己承受的压力后悔和黑暗,催眠结束之后,醒来过后,我发现眼角流着泪水,男友在一边紧紧的握着我的手。

这让我感觉到了专业。

医生说我的情况特别特别的严重,可能需要一些特殊的治理方式才能够起到解决的作用。而且治理过程得几个疗程。

我问他什么特殊治疗方式,医生说出了一个让我无法接受的治疗方式 ,的确是很特殊。

就是让治疗者利用强奸式的治疗方式和不同男人发生关系,刺激内心对欲望的渴望,从中慢慢的找出解决心理阴影的方式,去适应不同男人发生关系的快感,以便准确的找出哪一种方式能够彻底的让我摆脱黑暗。

听了之后简直是颠覆我的三观,我立马站起来拉着张小杰要走。

医生站起来说,我很能够理解你的情绪,因为来这里治疗的很多女性第一次,都是这个反应,但是我们要清楚自己来做治疗的目的是什么,只要结果是自己想要的,不就行了吗?

医生再一次表示,比我还严重的无性恋者都被他治好了。说完让我们自己考虑,他不强求,然后站起来就走开了,说到另外一个治疗室给下一个患者治疗,让我和张小杰再商量商量,过多20分钟他会再过来。

张小杰尽力的安抚我反感的情绪。“钱已经交了,如果你不治疗的话,3万块钱打水漂了,已经签了合同是退不回来的,让我自己的女人跟不同的男人发生关系,难道我不难受吗?我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以后我们能够正常的夫妻生活,为了我们以后能够拥有自己的孩子,为了我们以后能够更好的做一对正常的情侣,难道你不想跟我天长地久吗?”

张小杰说得动之以情,情之以理,我深深地吸了口气,对呀,这些年来我遇到的人哪一个不是,穿上衣服转身就走,好不容易遇到张小杰,一个不嫌弃我过去,还执意陪伴我面对和治疗,为了他我也得忍啊。

最后我强压住内心的抗拒,同意了一个月封闭式的治疗,听到我同意治疗,张小杰脸上露出笑容,我以为他是太想和我在一起了。

在那主题式的酒店治疗室,我被蒙着双眼,接受着一个又一个不同体型不同身高不同肥胖的男人对我身体的一次又一次的冲击。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