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按摩技师自述:我们丢失了人格,客人让干什么都不能反抗

分享至

我是一名按摩技师。

经常被人误解为从事不正当工作。

但实际上老板开的工资很高。

虽然客人有时会揩点小油,但我还可以忍耐。

然而,有一位客人却跨过了我的底线。

01

他们都说我是个不吉利的人。

家里亲戚无一喜欢我,就连卖包子的婶子也不例外。

亲戚们总是竭尽所能地躲避我,好像我是污秽不堪的东西。

每当我去买包子时,卖包子的婶子总是说卖完了,但我一走便看到她对其他人笑眯眯地服务着。

明明蒸笼里摆满了白胖的包子,她只是不想卖给我。

为什么他们这么讨厌我呢?

是因为我在出生时,母亲就难产去世了吗?

还是因为当我五岁时,父亲从山上滑落摔断了两条腿?

我无从得知。

似乎从母亲去世的那一刻开始,父亲就将我视为敌人。

而在这个家庭摇摇欲坠之际,亲戚们则认为我带来了不吉利的气氛。

上帝说,人生来就带有原罪。

因为亚当偷吃了伊甸园的苹果,并被蛇引诱堕落。

而我的原罪,则是克死了母亲。

我的父亲一直对我冷眼相待,漠视我的成长。

当我十四岁时,他也离开了我。

虽然我心里一直恨他,但在他的葬礼上,我却心痛得仿佛自己就要死去。

02

为了生存,我开始努力工作。

尽管我无法上学,但我不能束手待毙。

然而,很多地方都不会雇用未成年人,而女孩更加难以得到苦力工作的机会。

我曾在一些小餐馆里当服务员。

老板是一个刻薄毒舌的女人,整天盯着我,生怕我偷店里的物品。

只要我稍微休息一下,她就开始斥责。

或许是因为老板的脾气太差,顾客很少。

这家小餐馆最终倒闭了,我得开始找其他工作。

我去了理发店打杂。

许多小的理发店都是一些男托尼,染着各种颜色的头发,取了一些奇奇怪怪的名字。

他们总是拿我开玩笑,以为我会喜欢他们,但我只感到恶心。

由于理发店常常拖欠薪水,我没有待很长时间便离开了。

这是我在社会上接触到的不同的经历。

03

后来,我遇到了一个按摩师傅,花费了一千块钱,学会了一门技术。

从此,我成为了一名足疗技师,供职于当地著名的洗浴城。

在那里,各种技师提供各种服务,而我只负责足疗这一领域。

某日,服务员小陈告诉我有客人点了我,需要前往一间价值几千元的高级包间。

我只好赶忙洗手、提起工作箱,前往目的地。

小心推开房门,里面已躺着三位客人,另外两个技师则准备好了所有按摩工具。

我低着头,尽量避免与客人看对视,做好自己的足疗工作。

我快速走到最内层的客人旁边,敏捷地取出所需工具。

当我为一位男客人按摩时,突然听到了一声低沉的问话:

“你多大了?”

我迅速反应,小声地回答:“我二十多岁。”

我有点担心他会因为我年纪小而挑剔我的服务质量。

之前,因为有个客人认为我太年轻而投诉我,导致我被扣了半个月的工资。

幸运的是,这位男客人没有再说什么,而是问了一些其他的问题,我都一一回答了。

突然在旁边,有一位客人弄出了一声甜腻的咕哝声。

我立即抬起头,看向那名叫出声的女人。

她是我的同事小廖。

小廖身材丰腴性感,皮肤白皙,脸蛋儿红润娇嫩,双眸水灵,嘴唇饱满而丰盈,像极了刚成熟的水蜜桃。

就因为这个色相,她没少被顾客揩油占便宜。

这次也一样,她不知道又招惹了哪位男客人。

那位男客人正伸出手捏住小廖的臀部,小廖忍受着身体的疼痛,却不小心发出了呻吟。

我心中暗骂:这些男人真够无耻的!

但我却只能装聋作哑,继续给我的客人做足疗。

不知是不是隔壁那位胆大的客人太过分,小廖的叫声越来越高昂,甚至还发出阵阵的喘息。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