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我在非洲当黑人酋长的可怕经历,那么多的女人一起来找我!

分享至

我叫赖明德,今年三十岁,在一家建筑公司的工程师,三年前,我被公司派到尼日利亚工作,就在上个月,我开车去工地时,接到中介老王的电话,说有一个非洲母系部落要招募酋长,没有任何条件,只要去就能当上,当上酋长,就能天天入洞房了,机会难得,让我不要错过,还把位置发给了我。

  还有这种好事?

  我心里奇痒难耐,长期打光棍,早已让我难耐,反正顺路,就去看看吧。  

  结果开到地方,是一片大草原,前不着村,后不挨店,车也快没油了,正发愁呢,空然一堆毫不遮掩的土著女人围了上来,说是要选我当酋长,把我带到一处村落,我以为迎来了人生巅峰,谁知道坠入了无量地狱。

  那是一个不知名的村子,地处尼日利亚北部边境,只有几十间茅草屋,周围都是荒漠,偶尔能见到几只豹子出没,只要来到这里,就不可能活着跑出去。

  那些游荡的野兽,就像自然屏障一样,让这里成了与世隔绝之地。

  而我则因为老王的介绍开车到了这里。

我被那群女人押到了一个肥得像母猪一样的中年黑人妇女面前,那女人一口黄牙,强烈的口臭差点把我熏翻。

  她说她是这里的土王,这个土著部落叫玛塔,在尼日利亚语中是女人的意思,这里是母系社会,每个来到这里的男人都有当酋长的机会。

  说完就让那些女人把一套名贵的衣服套在了我身上。

  “你叫什么?”那个胖女人问我。

  “赖明德。”我道。

  “我是土王艾玛,我将授予你成为我们玛塔部落的酋长,你将享受无上的权力。”那个母猪般的女人笑道。

  “酋长?”我大喜过望,当了半辈子的社畜,连个组长都没当过,更别说酋长了!

  我激动道:“请、请问艾玛土王,我有什么权力?”

  “你将享有交配的权力,准确地说,是跟初女交配的权力。”艾玛笑道。

  我兴奋地跳了起来,说出来不怕人笑话,都三十岁的人了,还是个初哥,平时忙工作,连恋爱都没谈过,做梦都想有一个女朋友,没想到这里还能开后宫?

  而且还是初女!

  有比这更好的事吗?

  我环顾四周,这里的女的虽然黑了点,但有的身材确实不错,正在这时,艾玛笑盈盈地走向我。

  我想逃跑,但是被人追回来,艾玛带我去了一间屋子,里面关的都是断了腿的男人,外面还有一些断腿的男人在休息,她指着他们:“这些都是想逃跑的男人,下场就是腿被打断。你想像他们一样吗?”

  我吓得拼命摇头。

  “我们部落缺人,你要是能帮我们生五个男孩,就可以走了,现在躺下。”艾玛命令道。

  我被人按在地上,感到她像母猪一样乱动。

  我拼命呼喊,却没有用,没有一个人理我。

  反而挨了艾玛两记耳光,弄得我头晕目眩。

  我则咬破了她的手,换来一顿暴打。

  那时我真想就这么死了算了,反正以后的生活也是生不如死。

  我看到那些断了腿的人,有的被绳子绑着,有的一瘸一跛,彻底沦为了借人种的工具。

  2

  我不想像他们一样,即便苦点累点,至少也有尊严。

跟我关在一起的男人也在反抗,但艾玛的反击更狠。

  非洲气候炎热干燥,艾玛动不动就不让他们喝水上厕所。

  简直像地狱一样。

  那些男人也想过要跑,但已经瘸了腿,跑也跑不快,即便跑出去了,也会沦为豹子的美餐。

  我其实也想过逃跑,但总需要等一个恰当的机会。

  否则一旦被抓回来,第一次被打折一条腿,第二次就是两条腿全废,甚至还有被打死的风险。

  有个男的受不了,想跑,结果被部落的女人抓回来,直接绑到火堆上烧死了。

  还把我们押到他面前,看着他死时的场景。

  那场面很骇人。

  自此我也明白,要逃跑也要讲究策略。

  不能一味反抗,也要适应地迎合对方。

  因为我的顺从,终于不用被关在小黑屋里,可以出来到处走。

  部落里随处可见断腿的男人,他们也像我一样顺从,才有了出来走动的机会。

  而他们的脸上全是皱纹,表情冷漠,甚至可以说是麻木。

  见到我也只是远远地离开。

  其实我也不算好,即便四肢健全,双手也被绑着绳索,每到晚上,我就沦为那帮女人工具。

  经过打听,我才知道这里的男人多数是被黑中介骗来的。

  那些黑中介为了拿好处,无一例外宣称来到这里能当酋长,可以娶很多老婆,这无疑满足了一些男人的欲望与虚荣心,然而过来后才发现与想象的是天差地别。

  打听了当地的情况,我脑海中渐渐有了一个逃跑计划。

  我听村口的艾亚大妈说,玛塔部落受到了某个萨满的诅咒,生的都是女孩子,连这里的狗也都是母狗。

  除非某一天一名男子闯入这里,才能打破这个诅咒。而那名男人,将成为酋长。

  玛塔部落一直在等那个人的到来,却迟迟没有等到。为了让部落延续下去,这一代土王艾玛才跟黑中介联手,由黑中介介绍人过来,部落给中介好处费。

  那些瘸腿的男人就是这么过来的,而我,则是误打误撞闯进来的,也就误打误撞成了酋长,享受与艾玛共度良宵的高贵待遇!

  我听了就想哭,我的第一次啊,就被一头母猪夺走了!

  而且这算什么高贵的待遇?

  说白了我就是个借人种工具而已。

  而艾亚是艾玛的大姐,她以前跟一个男人生了个女儿,名叫琳达,今年十八岁,在城里上大学,偶尔会回来看望她。

  “我跟妹妹艾玛说了,你平时就采采果子,打打猎,等琳达回来,你让她生下五个男孩,艾玛就放你走。”

  十八岁的女生,怎么也比那个肥婆好吧。

  3

  干活时,我跟周围人套近乎,也了解了部落的事。

  玛塔部落很穷,周围又有猛兽出没,村里以采果打猎为生,年轻人都进了城,留下妇女和儿童守在部落。

  当地政府也对这里进行了扶持,玛塔部落也能有自来水饮用,但这里仍然保留着原始的习俗,想要多添后代,于是不断有外国男人因为各种宣传被骗到这里。

  甚至在当地形成一个产业链。

  而那些到这里的男人,随着年月日久,渐渐也就不再想家了。

  他们变得麻木不仁,他们变成了干苦活的奴隶,只为了一口吃食而活。

  我似乎还很幸运,毕竟不用被关在小黑屋里,而且有艾亚罩着,别的女人也不敢找我麻烦,晚上我们也睡在一起。

  而我听说她女儿琳达长得漂亮,人也不错。

  听着听着,我渐渐开始期待她的到来。

  时间过得很快,不知过了多少个炎热的下午,一个苗条可爱的,浑身透着青春气息的黑人女孩来到了玛塔部落。

  她就是琳达!

  “你好,你是我妈新找的后爸吗?”

  琳达似乎习以为常,见面就问。

  我尴尬地笑了笑。

  “什么后爸?那是我给你找的男朋友,你是玛塔部落的女人,有义务为部落繁衍后代,生男孩。”

  艾亚一本正经地教育她。

  她听了皱紧眉头。

  “妈,我说过,我自己的事情自己会处理。”

  然后进入屋内,她妈叹了口气,也跟着进去了。

  我在外面都能听见她们的争执,琳达不同意这件事,说这违反了法律。

  她妈艾亚却振振有词:“这里只有部落的规矩,你必须为部落生下五个男孩,之后你就可以去追求自己的生活了。”

  晚上我躺在琳达的榻上,辗转反侧。

  内心既担心,又期待,觉得自己有希望逃出这里,又怕被抓回来打断腿。

  既想跟琳达一度春宵,又怕琳达不同意。

  复杂的心情,让我彻夜难眠。

  我想到琳达,她是个好女孩,虽然皮肤黑了点,但浑身透着青春的活力,而且身上有一种气质,那是没有被社会所污染过的东西。

  让我怦然心动。

  就在这时,琳达回来了。

  她坐在床边,看着我。

  “你也是被黑中介的广告骗来的吧。”

  “是的,那个该死的老王,我恨不得把他千刀万剐。”

  “你来自哪里?”

  “中国。”

  “你想不想回去?”

  我一个骨碌翻起来,看着她。

  “当然想。”

  她沉默了。

  之后一个月,琳达都和我呆在一起。

4

  她妈让我跟她一起玩,慢慢培养感情,等有了感情,就更好下手。

  而我满脑子想的是离开这里。

  琳达是部落里唯一的大学生,没有被社会上肮脏的东西污染过,部落里的人都很喜欢她,包括土王艾玛,如果她肯为我求情,那我就有希望逃离这里了。

  于是她走到哪儿我都跟着。

  她在一片空地上划了几条线,就当成了足球场,带着一群小孩踢足球。

  我上学的时候也喜欢踢足球,于是主动要求加入。

  我和她配合默契,很快跟对方打成了三比零。

  这是在梦里才有的回忆,没想到在这个荒僻的土著部落变成了现实。

  球还没踢完,琳达就拉着我回家。

  “你几岁了?”她问。

  聊着天,我们慢慢拉近了关系。

  有时我说喜欢吃什么,她都会做给我吃。

  她妈艾亚看到后很高兴。

  很快部落里都在传我和琳达的事。

  琳达一点也不在乎,走到哪里都拉着我的手。

  某天夜里,她说她好像喜欢我了。

  虽然我没有谈过女朋友,但多少也懂一点男女的事。

  她对我应该是有好感的。

  这时我也没再纠结,直接吻在她的脸颊上。

  琳达愣了愣,很快就拿嘴贴在我的嘴上。

  吻了一会儿,她依恋般地躺在我怀里。

  “我很喜欢中国,有机会真想去看一看。”

  我点点头,内心又涌起了希望。

  只要她真心实意当我是她男友,那逃出这里的概率就变大了。

  我们整天黏在一起,白天一起去打猎,晚上一起看星星。

  然而没过几天,就有人说起了闲话。

  “艾亚家那个男的真厉害!先跟她妈睡,又跟她睡,母女共侍一夫!”

  我听了心里不是滋味,但愿琳达别听见。

  我整天盼着琳达能带我逃出这里,她从小在这里长大,一定知道怎么逃出去。

  没想到有一天琳达把我拽进了她的房间,关上门。

  “你告诉我,那些人说的是不是真的?”

  琳达生气地看着我。

  我低着头,默不作声。

  “赖明德,我问你她们说的是不是真的?我妈跟你办过事了吗?”

  我赶紧摇摇头。

  琳达生气地打了我一巴掌!

  这一巴掌打得我晕头转向。

  她咬着牙,眼里含泪:“说,跟我妈睡过没有?”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