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金正恩携“尊敬的女儿”庆祝建军节,朝鲜导弹总局首亮相

0
分享至

按照朝中社报道中的说法,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又同“尊敬的女儿”一起亮相。

在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密集访问韩国,韩美举行联合军事演习的背景下,金正恩2月7日携妻子李雪主及女儿访问人民军将领宿舍并出席纪念宴会,高规格纪念朝鲜人民军建军75周年。

一身黑色礼服的女儿仍然牵着父亲金正恩的手,服饰、发型、表情都和李雪主更加接近。在朝中社配发的多张照片中,小女孩端坐中央,金正恩、李雪主坐在两旁,挂满勋章的人民军将领们则列于他们身后。

金正恩携妻女出席建军75周年宴会。图片来源/朝中社

此前一天,金正恩在劳动党中央总部大楼出席了劳动党中央军事委员会扩大会议,讨论2023年度“主要军事政治任务和有关军队建设方向的前景问题”。除中央军事委员会成员集体出席外,人民军各军种司令、军团及主要部队指挥员、国防省和其他武力机关指挥员、国防科研部门领导干部和军需工业部等党中央委员会有关部门干部都列席了会议。

值得注意的是,本次会议的主题之一,是“采取从根本上改进和加强军事工作的机构编制措施”。而在朝中社次日刊发的现场照片中,金正恩座位后方挂着的一面旗帜上,印有“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导弹总局”字样及徽标。

金正恩出席劳动党中央军事委员会扩大会议,其身后右侧第一面旗帜即导弹总局旗帜。图片来源/朝中社

韩联社指出,朝鲜导弹总局从未见诸朝媒报端,这是第一次通过旗帜进入公众视野。在朝鲜于今年1月初刚刚提出新核战略,强调核武器“几何级扩容”及战术核武器“批量生产”之后,明显“与核有关”的导弹总局全新亮相,让国际社会更加担忧:半岛局势是否会在新的一年走向“核试验重现”?

导弹总局为何地位特殊?

从朝方披露的图片看,导弹总局旗帜出现在劳动党中央军事委员会扩大会议的背景中。会议室背景的正中是劳动党党旗,其前面是金正恩落座的位置。党旗两侧分别是新出现的导弹总局旗帜及人民军陆军军旗。陆军旗帜之后,可见人民军海军、空军等军兵种军旗;导弹总局旗帜之后,则能分辨出劳动党军事部所属工农赤卫军旗帜等。从排列顺序及其他并列旗帜的内容,可以看出新组建的导弹总局在朝鲜军事体系中的特殊且重要的位置。

导弹总局的具体职能,则要从其徽标图案判断。图案中心是一枚垂直升天的导弹,韩联社称“貌似火星-17型洲际弹道导弹”,其背景是原子符号与群星闪烁的太空。

韩国国防安全论坛秘书长申钟宇称,该徽标体现新机构统筹指挥核导研发项目的职能。韩国统一研究院朝鲜研究室主任洪珉认为,徽标意味着导弹总局致力于开发和生产能够携带战略和战术核武器的导弹。《韩国先驱报》则援引分析人士的话说,该机构可能是效法俄罗斯体系,组建了一个负责有关核导的国防采购、武器开发、生产、储存和维护的统一机构。

这些观点各不相同,但都强调徽标透露出导弹总局是围绕“能搭载核武器的导弹”而设立。梳理朝鲜官方媒体此前披露过的信息,负责此类弹道导弹及运载火箭相关工作的机构,主要有:负责统筹指导及生产的部门,即原“第二经济委员会”及劳动党军工部门;负责研发环节的国防科学院;负责航天太空科研的部门,即国家宇宙开发局;以及负责维护、运作的军队,有时被称为远程炮兵部队等。

韩国媒体报道“导弹总局成立”

该体系在朝鲜研发核武器及载具的过程中多有调整,如今往往会同时出现在有关核武器载具的新闻稿中。如2022年3月,金正恩视察西海卫星发射场,就发射场改扩建、火箭实验设备升级、火箭燃料注入、火箭运输等一系列载具问题做出指示,陪同他的主要是“军需工业部门和国防科研部门领导干部以及国家宇宙开发局有关人员”。

一个值得注意的细节是,导弹总局旗帜上能依稀分辨出“016”的数字,韩联社称这可能是明确其建立时间在2016年。观察与其并列的人民军陆海空军旗帜,上面也绣有疑似成军时间的日期。

2016年到2017年正是朝鲜密集进行核试验及载具试验的周期。据洪珉介绍,朝鲜于2016年“扩大和改组第二经济委员会下处理导弹开发计划的总局”,成立了隶属于劳动党军工部的火箭工业部。

联合国安理会2017年6月通过对朝制裁的2356号决议时,其附件如此介绍朝鲜第二经济委员会:该委员会负责监督朝鲜弹道导弹生产并指导朝鲜矿业发展公司,该公司是“朝鲜主要军火商以及弹道导弹和常规武器相关物品和装备的主要出口商”。而美国政府财政部2022年对朝鲜火箭工业部进行单边制裁,其文件介绍称,该部门“隶属于朝鲜军需工业部,负责监督朝鲜的弹道导弹计划”。

据此,洪珉推测,导弹总局很可能是由军工部所属、2016年组建的火箭工业部升级而来,其源头则是第二经济委员会时期负责指导、保障导弹生产的部门。如果这种推论可信,则导弹总局至少承接了原军工部门有关导弹规划、生产等主要职能,但是否也负责研发乃至维护、运作等工作,尚不清楚。

值得注意的是,在2022年12月召开的劳动党中央八届六次全体扩大会议上,被美国财政部以参与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和弹道导弹研发为由列入单边制裁名单的新任平壤市责任书记金秀吉、前军需工业部长俞镇分别晋级政治局候补委员和中央委员。当时有分析认为,这意味着朝鲜核武器及军工发展进入新阶段。但目前尚不清楚谁被任命为导弹总局的负责人。

核试验将近?

朝鲜为何在此时建立导弹总局?此前的其他官方信息已经显示出,朝鲜正需要更多的核武器载具。

2009年到2017年,朝鲜曾六次进行核试验。2018年后,随着朝韩、朝美对话展开,朝鲜暂停核武器发展计划,关闭丰溪里核试验场。2019年朝美对话陷入僵局后,2020年1月发布的劳动党中央七届五中全会公报指出,因为无论采取“发展核武器和发展经济并举”的路线还是“集中一切力量进行经济建设”的路线,外部环境都未有改变,因此朝鲜将“蓬勃推进战略武器开发工作”。

2022年1月,劳动党八大正式提出制造超大型核弹头、升级洲际弹道导弹的固体燃料火箭、研制潜射核武器等五大核心课题。2022年的最后一天,金正恩出席军工部门向八届六中全会“奉送超大型火箭炮”的仪式,赞扬军工部门一次性交付30门“至关重要的攻击型武器”,并指出这些火箭炮“射程覆盖整个南朝鲜,可搭载战术核武器”。2023年新年伊始,金正恩同女儿一起视察弹道导弹武器库,朝鲜媒体的照片中出现10多枚弹头。

也是在2023年伊始,朝鲜新一年度的核战略提出将核武库“几何倍”扩容,这意味着弹道导弹、运载火箭等核武器载具数量亦要大量增加。此外,去年下半年以来,随着半岛局势日趋紧张,朝鲜的导弹试射愈加频繁,韩联社统计称朝方全年试射约70枚弹道导弹,达到2017年最后一次核试验以来的峰值。在此背景下,梨花女子大学朝鲜研究系教授朴元坤认为,建立导弹总局,是朝鲜将核武器载具生产研发制度化的一步。

朝鲜此前多次试射导弹

美国亚太和平研究所前所长马克·巴里则对《中国新闻周刊》指出,朝鲜新核战略的惊人发展,既表明朝鲜目前的军力建设周期尚未结束,也体现出2022年以来不断恶化的国际地区局势对朝鲜的影响。

2023年1月底,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访问韩国,明确表示将向韩国部署更多战略装备,包括F-22、F-35战斗机,以“威慑朝鲜”。同期,韩美又一次进行空中对抗演习。这显然是韩国总统尹锡悦去年5月上台以来对朝“最大施压”政策的延续。

对此,朝鲜外务省发言人2月2日表示,美方的做法会把半岛变成“一个巨大的战争火药库、岌岌可危的战争地区”。该发言人还说,针对美国任何“军事企图”,朝鲜的政策都是“以核制核,以正面对抗回答正面对抗”。

外界担忧,在朝鲜进一步加强核武器及载具生产研发的背景下,如果半岛局势短期内不能控温降温,2023年可能会出现更多的弹道导弹试射活动。韩美媒体更一直强调,朝鲜五年多以来的第一次核试验“已非常接近发生”。

2月初,韩国统一部长官权永世请求佛教界支持,以帮助改善紧张的朝韩关系并恢复与朝鲜的非政治领域交流。他表示,交流“是为了恢复南北之间的民族同质性”。

记者:曹然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中国新闻周刊
中国新闻周刊
有料、有聊、有趣的周刊君
27895文章数 2033728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专题推荐

永远跟党走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