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烈士用遗体顶住红旗不倒,有人质疑摆拍,为何一保安说那是他

0
分享至

在老山战役中,战地记者拍下一张名叫《无名烈士老山插旗》的照片。这张照片表现的是在老山的主峰顶上,一个战士已经牺牲,但依然紧紧握住手中的红旗,以冰冷的身躯支撑着红旗屹立不倒。然而随着后来网络越来越发达,有个叫何天华的保安却说,那个旗手就是他,他并没有死。那么,这是怎么回事呢?

《无名烈士老山插旗》这张照片非常有名,它常常用来与美军士兵在硫磺岛竖起国旗相提并论,震撼并感动了无数人。它不光是老山战役最具标志性的照片,而且还悬挂在云南麻栗坡老山作战纪念馆的正面。不过,随着网络的发达,又有人怀疑这张照片是摆拍。也就在这时候,一个叫何天华的保安出现了,他说那张照片其实是他,而他并没有死。烈士突然活起来了,这是怎么回事呢?这张照片究竟是不是摆拍呢?

当时,记者闻讯找到了何天华,准备一探究竟。何天华拿着那张《无名烈士老山插旗》的照片,激动地说:“这就是我。当时我的左臂负伤了,没法抬起来,身上也被弹片伤到了好几处,因此我只能用右手握住旗杆,用全力把它撑起来,所以才会呈现出这样的姿势。

何天华眼含热泪,向记者讲述了当时的情形。

1984年4月28日凌晨,一场收复老山主峰的战役即将打响。

早在那场战役之前,何天华就由于作战勇猛,被选入了突击队。那天,他和战友们已经在山脚下的灌木丛中潜伏多时,一直在等待进攻命令下达的那一刻。

何天华说,老山是热带雨林气候,它不光山高坡陡,地形复杂,而且还潮湿闷热,地上又多毒虫爬蛇等。而他们往往就在这样恶劣的环境里,一趴就是好几个小时,甚至十几个小时。不过,由于他们怀着为国立功的强烈愿望,因此一切困难都能克服。

在我军向越军占据的高地发起炮火攻击后,何天华和战友们跟着副连长张大权一跃而起,迅速冲向主峰。

在这之前,张大权已经向战士们布置了作战计划,他们将采取隐蔽接敌、秘密穿插、侧后攻击、速战速决的手段,抢先夺取主峰,再配合主力部队歼灭守敌。作为旗手,何天华必须尽快把红旗插在主峰的山头上,以鼓舞战士们的斗志。

在隆隆的炮火声中,何天华和战友们很快就拿下了越军的前哨阵沿21号高地,随后他们又一鼓作气攻下了52号高地。

当时,在张大权的指挥下,何天华等人一边对越军进行火力压制,为其他部队争取进攻的机会,一边继续向主峰靠拢。

然而,就在他们将要冲上主峰时,却发现实际的地形,和地图上显示的有差别。原来,在地图上主峰只有一个山头,但当他们攻下山头后,却发现老山的主峰居然是由两个山头组成,中间还有一段100米宽的凹地。并且他们占据南边山头低于越军占据的北边山头。也就是说,越军完全占据了地理优势,可以居高临下,用火力压制他们。

显然,要攻下主峰,还得再把北边山头拿下来!

尽管面临的困难很大,但在张大权的率领下,何天华和战友们仍然毫不犹豫地冲向凹地,准备向北边的山头发起进攻。然而,在越军疯狂的射击之下,冲锋在前的7名战士全部阵亡。这时,南边山头没有被剿灭的残余越军,也从暗堡和掩体里钻了出来,对他们发起了火力攻击。很快,又有4名战友壮烈牺牲。

处在凹地的我军,前进非常困难,但回撤也一样非常艰难。此时,何天华和战友们已经杀红了眼,大家一边高喊着“死也要死在主峰上”,一边继续向北边山头冲锋。

为了阻止何天华和战友们的进攻,越军都把机枪对准了这支队伍,一时子弹和炮弹像下雨一样落了下来。由于没有掩体隐蔽,何天华和战友们都有不同程度地伤亡。比如副连长张大权就被一颗子弹击穿了左手腕,但他顾不得包扎手腕,就用右手夹着机枪,把机枪架在左手臂弯,继续向北边山头冲去。何天华的左手臂也被一块弹片击中,鲜血直流,但他顾不得多想,就跟着张大权向前冲。

好在这时候,4连和7连已经顺利地从两翼向北边山头包抄过来,加入到争夺主峰的战斗中。眼看着一道道防线被我军击溃,惊惶失措的越军,一边收缩防御阵地,一边利用明碉暗堡和坑道继续负隅顽抗,火力也更加凶猛。尽管突击队伤亡惨重,但眼看着就要攻下北边山头,不少战友身负重伤,却仍然在顽强作战。

这时,何天华不仅左臂受伤,身上也多处受伤。当时,他的战友2排5班副班长罗仕忠和他距离最近。看到他受伤严重,罗仕忠在抗击越军的间隙,劝他下去,别继续作战了。但何天华想到自己的任务,怎么也不肯在最关键的时候离开炮火隆隆的战场。

何天华说,那场战斗非常惨烈。他看到张大权在冲锋的过程中,先是被子弹打穿了左手腕,接着腹部也被子弹打了一个窟窿,肠子随着鲜血涌了出来。张大权只用三角巾作了简单的包扎,就继续往前冲。可惜的是,就在张大权将要登上山头的那一刻,因头部中弹,最终壮烈牺牲。

除了张大权,还有许多战友都在那场战斗中阵亡了。看到鲜活的战友们一批一批地倒在战场上,悲愤成了何天华和其他活着的战友们前进的力量。大家高喊着“为战友们报仇”,奋不顾身冲向敌人的明碉暗堡,把手中的手榴弹扔进洞中……

何天华说,罗仕忠是第一个冲上山头的。紧接着,他也冲上了山头。然而,由于左手臂受伤严重,只得用右手把旗杆插在山头上,但由于山头上的土很薄,根本插不稳,所以他只能用受伤的身体作为红旗的支撑,把红旗插稳。

战斗结束后,突击队的英雄事迹被广为宣传,何天华也因此被评为战斗英雄,被授予了二等功。

经过手术,何天华身体里的弹片,大部分都被取了出来。可是,他胸口的弹片却因为手术风险过大,所以就没有取出来。这样一来,何天华因身体原因,就无法继续在部队服役了。因此,在同年11月,他只得申请转业,告别了他最爱的军营生活。

起初,何天华被安排在贵州松桃乌罗镇供销社上班。上个世纪80年代,供销社还算是个好单位,能在那里工作相当体面。可惜随着改革开放的进程加快,供销社面临着转制改革,这样一来,何天华就沦为了下岗工人。

由于没有一技之长,学历也不高,何天华在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没能找到合适的工作,只能靠给人打零工糊口。由于妻子也没有工作,因此一家人生活非常艰难。

当时有人建议何天华以“战斗英雄”的身份去找当地政府要救助,但何天华表示,他有手有脚,不能给政府添麻烦。再说了,和那些再也回不来的战友们比起来,他已经很幸福了。正是因为何天华不愿意张扬,因此他才不知道照片的事。

后来,在朋友的介绍下,何天华在贵州铜仁中级人民法院做了一名保安。在那之后,何天华又辗转到了一家物流公司做保安。

其实,何天华也有他的忧虑,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身体里的弹片给他带来的疼痛感越来越明显。不过,他是个乐观的人,他常说儿子已经长大成人,不用他操心了,他只要再干几年也该退休了。

在接受记者采访的过程中,何天华还拿出了他珍藏多年的立功证书和军功章。何天华说,他从部队转业后,很少和旁人提起当年参加老山战役的事情。但夜里睡觉,却常常梦到那些战死的战友们。如今日子不像从前那么拮据了,他决定找个时间去一趟麻栗坡烈士陵园,去看望一下那些长眠在地下的老战友们,以了却自己多年来的心愿。

何天华讲到,本来他也不想多说,但是因为网上有人说,这是一张摆拍的照片,因此他才非常生气,发帖澄清。确实,那些人之所以怀疑,根本的原因是因为他们生活在和平年代,根本不知道战场上打仗有多残酷,也不知道为国拼杀的战士们,为了胜利,为了把旗帜永远高高竖起,心中装着怎样坚韧不拔的信念。所以才会自作聪明地对何天华产生怀疑。英雄不容侮辱,希望英雄何天华能够保持身体健康,他的精神能够一代一代传下去!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张生全精彩历史
张生全精彩历史
有小说《最后的士绅家族》等
7139文章数 105506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专题推荐

永远跟党走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