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沙一打捞船遭遇巨型章鱼袭击,致多人遇难,幸存者称像看灾难片

分享至

钟子铭祖上靠走私黑货起家,后来改行做正当生意。不知道什么缘故,他的爷爷钟鼎梁居然又冒险干了一个“老本行”。那次是经南沙走海路,结果触礁翻船,连钟鼎梁唯一的儿子也不幸遇难,只有陆家昌拼命护着他,最终逃了出来。
这件事对钟鼎梁打击很大,他郁郁寡欢,余生都守着钟子铭这一根独苗。爷爷去世后,所有的亲信里只剩下陆家昌了,钟子铭一直对他敬重有加。
最近陆家昌对钟子铭说:“我最近总是做梦,梦到你爸爸说在水里冷,那艘沉船或许还能找到,我想带人去打捞试试,或许能把你爸爸的尸骨找回来。”
“陆叔叔有这份心,我还能有什么说的?只是海上和陆地上不一样,要找一个几年前经过的小岛,怕是不容易。”钟子铭说。
陆家昌说他一直在想办法,最近托人在琼海市潭门找到一个人称海爷的老人。海爷绰号“老海鬼”,不仅懂得古代南海渔民航海要诀《更路薄》,还天生一双鱼眼,遇水精光四射,暗夜里看水底如同白昼。有他帮忙,一定事半功倍。
“那太好了,这本来就是我当儿子应该干的,我跟你一起去!”钟子铭当即答应下来。
陆家昌很快做了安排,安排亲信石胖子联系好打捞船、潜水服、射鱼枪等装备,一行人来到了琼海市潭门,找到老海鬼家里。
钟子铭跟着众人辗转找到他家时,只见悬挂的灯泡随风摇晃,除了一个五六十岁的干瘦老人正在清洗海参,还有一个叫海葵的年轻女孩。
海爷担心无法胜任,问:“你们当年触礁的那个岛,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陆家昌连忙回答:“我们当时是遇到大风暴偏离航线的,触礁之前看到很多章鱼游过,一群一群的,数量非常大。”
海爷凝神思索,说:“我记得《更路薄》里提到过,有个珊瑚岛叫做八带岛,八带鱼就是章鱼,难道这个章鱼岛就是你们要找的地方?”
钟子铭一听激动起来:“是不是哪里,我们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海爷摇头说:“章鱼岛周围环绕着一片珊瑚礁,地势复杂,稍有不慎就会触礁。这片暗礁丛绕不过去,只有在每个月的上半月趁着涨大潮才能进去。章鱼一直是抹香鲸的解馋小菜,为了躲避天敌才会藏在那里。但一涨潮,海平面拔高后就会有成群的抹香鲸游过珊瑚暗礁,来吞食章鱼,更是凶险。”
钟子铭一听,心里凉了半截,难怪当年爷爷他们会出事,章鱼岛哪里是什么岛?根本就是阎罗殿。
“不行,我不同意!我爷爷身体不好,这钱我们挣不了!”海葵得知爷爷要去章鱼岛,立刻阻止,还把定金还给了他们。
海爷看得出很怕这个小孙女,没敢吭声。
钟子铭和陆家昌对望一眼,两人心里都很清楚,要想进章鱼岛,海爷是个不可或缺的重要人物。
陆家昌把酬金提到四万,海爷犹豫一下,明显动心了。
“五万吧,如果开五万,我就再下一次海!”海爷下了决心,应承下来。海葵生气地叫:“爷爷!”见海爷不理,气得一跺脚,拧身进屋去了。
海爷加入后,准备了不少稀奇古怪的东西。其中有几只竹筒,里面装满了一种红色的粉末,挂在腰间。
万事俱备之后,海爷算准了时间起航,赶在涨潮前一天抵达章鱼岛外的珊瑚礁丛。这里偏远荒僻,有一种天地洪荒的感觉。


陆家昌呆在休息舱里,石胖子和几名雇来的帮手在各自忙碌。钟子铭趁人不注意,闲逛一般下到底舱,笑笑地说:“出来吧!”
海葵从一个大箱子里钻出来,有点不好意思地说:“你知道我藏在这里?谢谢你没有揭穿我……”
深色紧身衣勾勒出海葵的玲珑曲线,她赤足踩在船板上,皮短裤下露出两条匀称白嫩的玉腿,让钟子铭一时失神。
“我知道,你是担心你爷爷,我爷爷活着的时候也很疼爱我,我能感同身受……”
海葵一听,眼睛中多了一些感动的神色。钟子铭说这里空气太差,要带她出去透透气,两人穿过尾尖舱,来到船尾的栏杆边。这里一般很少有人过来,海风迎面吹来,舒适宜人。
海葵翻过栏杆,惬意地坐在船沿上,两只脚伸进海水里踢腾。钟子铭犹豫一下,跟着翻过去,坐在她旁边。
钟子铭微笑说:“你爷爷发现你来了,会不会揍你?”
海葵扭头看他,嘟起嘴说:“揍我,我也得跟来!我爷爷最近老是胸口痛,我不来,爷爷出了事怎么办?”
两人正在闲聊,海葵忽然脸色一变。钟子铭还没反应过来,面前就腾起水花,一条粗大的水蟒探出来,卷住他的脚腕。
钟子铭一惊,下意识抓住栏杆,身体已经被拖了下去。海葵几乎同时跃起,钟子铭大叫:“快躲开,有水蟒!”
钟子铭的话音刚落,忽然水花四溅,一个骇人的怪物冒了出来。只见巨大的圆球一般的脑袋,上面突兀地长着两只眼睛,几条触角如蟒蛇挥舞,缠住他脚腕的就是其中一只触角。
钟子铭惊愕地瞪大眼睛,这到底是什么怪物?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