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求婚后失踪,再次重逢,却牵着别的女孩的手

分享至

我跟陈屿爱情长跑八年,终于要结婚了。

那天在商场众多人的见证下,他向我求婚,为我戴上戒指,当即决定去民政局领证结婚。

可第二天,他却消失得干干净净,我再也没有看到过他。

没想到三年后,陈屿不仅回来了,身边还站着一个跟我十分相像的女孩,他看向女孩的眼神温柔遣眷。

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早上醒来的时候,他竟然出现在了我的床上。

陈屿刚消失的时候,我报过警,也把他所有可能出现的地方,翻了个底朝天,却始终没有他的一点痕迹。

后来听别人说,他好像是出国了。

我一直想不通,为什么他要出国却不告诉我。

再后来想想也许是因为我们要结婚的计划导致了他不能出国,可他如果告诉我,我肯定会跟他好好商量的。

我一直认为自己不是个恋爱脑。

在得知他出国了,我拉黑了所有关于他的一切,又回到了从前一个人的时候,该做什么就做什么。

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他为我做饭,吹头发,讲故事哄我睡觉,甚至连我的内衣内裤也愿意帮我洗,晚上要抱着我睡觉,说很多遍我爱你。

而我在他的温柔宠溺下,从来都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现在突然一个人了,真的很不习惯。

不习惯晚上冷的时候不能滚到他的怀里,不习惯一个人坐在餐桌上吃饭,更不习惯偌大的房间从两个人变成一个人。

我有一段时间特别萎靡,在闺蜜的陪伴下又重新振作了起来。

周三,闺蜜升职加薪,拉着我一起出去庆祝。

这个地方有些熟悉,好像是我以前跟陈屿约会时经常来的地方。

玩的正嗨的时候,我被人撞到踉跄了一下,我抬眼看了过去,那人的背影熟悉又陌生,他转过来的那一刹那,我怔愣住了。

好久没见,我已经快忘记他长什么样了,瞪大着眼睛反复确认,好像真的是他。

我看着眼前消失好久的男人,有些恍惚,不敢相信的扯了扯闺蜜的衣角,“陈屿回来了。”

闺蜜循着我的目光看了过去,她也愣了一下,又回过眼神看了看我,然后跨步挡在了我前面,拉我坐回位置上,小心翼翼的安抚我。

我控制不住的抬眼看他,好巧不巧目光与他在半空中相撞,下一秒,我立刻挪回了视线,装作无事发生。

再次看到他时,之前以为的我放下了在此刻完全崩溃瓦解,我的心像是被刀绞一样,疼的快要死掉了。

我脑子里控制不住的胡思乱想,还是想不通他为什么要一声不响的消失不见。

我吸了吸鼻子,眼角涩得发疼,接受不了他突然出现在我面前的事实,我好像要哭了。

不,我不能哭,我迫使自己抬起脑袋,却看到陈屿的对面坐过去一个女孩,那女孩上身穿着白衬衫扎在牛仔裤里,时不时的看向陈屿,眼里带明媚的笑。

陈屿看向她的眼神温柔遣眷,女孩笑起来侧影动容。

我嫉妒的发疯,心狠狠地揪了下,握着玻璃杯的手越捏越紧。

那女孩不知道说了什么,陈屿很宠溺的摸了摸她的脑袋。

我鼻子募的发酸,嘴角牵出了一个极难看的笑,“他身边那女孩好像还挺好看的。”

2

闺蜜惊诧的看过去,呸了一声,“死渣男,亏我当时还觉得他是个好男人。”

她撸了把袖子,抡起酒瓶子,就要上去手撕渣男。

我伸手把冲动的闺蜜拦了回来,安抚着她的怒火,“算了,他和我已经没什么关系了。”

闺蜜怔愣的点了点头。

我实在忍不住,眼神不自觉的瞟向他们,却看到桌子底下,那女孩穿着黑色高跟鞋的脚时不时在陈屿的小腿上摩擦,陈屿脸上依然是温柔宠溺的笑。我胃里泛酸,捂着嘴跑进洗手间一阵干呕。

打开水龙头,捧起水浇在自己的脸上,抬眼,镜子里的我,脸色苍白,双眼猩红带着水雾,浑身都在颤抖。

原来过了这么久我还是没放下他,也真的接受不了他身边有了别的女人的事实。

我撑在洗手台上待了许久,崩溃的情绪逐渐缓了下来,起身准备离开。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的旁边来了一个人,她的穿着打扮一下子吸走了我所有的目光,好像是刚刚陈屿身边的那个女孩。

她正在低着头洗手,当女孩抬起头,看清她面容的那一刻,我惊得瞳孔骤缩。

镜子里的我们,除了身上的衣服,其他地方就好像是复刻了一样。

我诧异的看向她,而她好像没有丝毫惊讶,嘴角始终扬着一抹不明笑意,而后抽了张纸巾擦干手上的水珠,朝我诡异的笑了一下,便转身离开。

看着她离去背影,我不可置信的顿在了原地,我们竟然会长的如此相像,而我也知道我绝对没有双胞胎姐妹。

难道这世界上真的有两个长的很相像的陌生人,回想起刚陈屿对她宠溺的模样就像当初他对我一样。

脑子里瞬间上演了一场替身文学,或许他以前跟我在一起是因为我像她,结婚前他的突然消失只是因为那个她回来了,便不需要我了,我不敢再往下想了。

走出洗手间,闺蜜急切的声音拉回了我的思绪,她瞥见我,跑了过来紧紧握着我的手,长呼了一口气,嘴里好像在呢喃着,“还好找到你了。”

我眼睛看向前方,下意识的跟闺蜜诉说,“你有没有看到刚刚出来的那个女孩,她跟我长的好像。”

“没有啊,”闺蜜皱了皱眉头,顿了下又说,“可能我来的时候她已经走了。”

3

回到家,躺在偌大的床上无论如何我也睡不着,脑海里全部都是陈屿对那个女孩亲昵的模样,让我想起我跟他在一起的时候。

我跟陈屿高中是同班同学,那个时候我们并没有什么交集,但很巧的是,大学我们被录取到了同一个学校。

一次偶然相遇,是我在篮球场上被撞倒擦伤,他直接背着我去了医务室。

从这天后,他就对我开始了猛烈追求。

整整三个月他对我是无微不至的照顾,大到生病住院,小到早餐占座,只有我想不到,没有他做不到。

他这个人长得帅又温柔,而且特别努力上进,是学校的风云人物,从高中开始就有不少女生芳心暗许。

虽然我也不是很差劲,但跟陈屿比起来还是略微不足。

我特别犹豫,陈屿这样的怎么就偏偏在我这一颗树上吊死了。

这一次我又拒绝了他。

就连我的闺蜜都觉的我是个十足十的脑残加蠢蛋,对于陈屿这样的男人我是怎么狠的下心拒绝他这么多次的。

我不好意思的吐吐舌头,“下次同意。”

虽然我不属于见色起意的人,但其实经过这几个月我对他是有些心动的。

就在我想着他下次要是再跟我表白的话,我就答应他,可后来那些天我却始终没有能再见到他。

直到那天晚上,我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告诉我说陈屿生病住院了,让我去看看。

于是我腾的一下从床上下来,打了辆车直奔陈屿所在的医院。

跨进病房的那一刻,我看见陈屿病怏怏的躺在靠在墙头,挂着吊瓶,整个人的脸上没有一点血色。

我紧抿着唇,心疼极了。

陈屿看到我的那一刻,瞳孔微缩,显然有些惊讶,“怎么来了?”

我轻声应他:“来看看你。”

他要靠起身来,我拉过床边的枕头垫在了陈屿的后背,倒了一杯水递给他。

我坐在床边目光落在他的身上,抿了抿唇问他,“你为什么住院?”

陈屿笑了笑,好像不甚在意,“急性阑尾炎。”

我们远离异乡求学,生个大病什么的还真的是挺麻烦的。

此时,我心里说不上来的感觉,脑子里生出了一股想陪在他身边的念头。

于是,我当即拍了拍胸脯,决定当个老妈子,先照顾他几天,也算是还了他之前对我的各种照顾的人情。

陈屿出院的那天,我还特意买了一束花,来庆祝他出院。

我抱着花,站在医院门口等他。

结果陈屿看到我,弯起唇角就问,“你这是准备跟我表白吗?”

我的脸一瞬间爆红。

经过这些天的朝夕相处,我能肯定我的确是喜欢上他了。

本来是没想到这一茬的,但被他这么一撩拨,我的心一动,下了个决心,把花递了过去,顺着他的话接了下去,“是啊。”

我跟陈屿就这样在一起了,后来我才知道陈屿就是那个打电话让我来看他的人,但我没有生气,反而心中欢喜有这么一件事能让我们在一起。

陈屿告诉我他从高中的时候就已经喜欢上我了,那次年级运动会,别的班级使下三滥手段,裁判也本是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只有我肯冲上去跟裁判理论,那个时候他就开始注意我。

没想到我们居然考在了同一所大学,他很欣喜,我也是。

他对我非常的耐心温柔,就算我偶尔耍耍小脾气他也从来不舍得凶我。

就这样,我们成为了全校最羡慕的情侣,都说毕业季是分手季,在别人都在吵架分手的时候,我们却腻在一起规划未来。

父母也对他很放心,同意我和他在一起。

我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他会突然在我们决定结婚的那天,消失得无影无踪。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