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汪道涵墓碑掩藏的真相:儿子汪雨身世遭质疑,二任妻子产子时41岁

0
分享至

中共上海市委书记、上海市市长、海峡两岸关系协会会长、中顾委委员、“汪辜会谈”佳话的成就者,这一切的荣誉,都属于汪道涵。

这位老党员少时曾因父亲的引导而对伟大的革命事业心向往之,在193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之后,便用尽了自己的一生奔波于全中国人民的幸福。

为了能够让海峡两岸的人民骨肉团聚,晚年的他又临危受命肩负起了与台湾海峡交流基金会的领导人辜振甫的谈判会议,登上前往新加坡的飞机,自此“汪辜会谈”举世闻名。

俗话常说,“成功人士没有秘密”。

因为像汪道涵这样的伟大人物,必定自己的一言一行,身边的一草一木都会被人们搬到最显眼的地方细细分析、慢慢品味的。

然而就是这样堪称“完美”的汪老,在他逝去多年后,居然有一条关于他感情史以及儿子身世的神秘流言慢慢传出,

甚至连以严谨著称的百度百科,都在这件事情上模棱两可。

不少别有用心之人以此大做文章,而真相,却藏在汪老的墓碑之下。

一、错综复杂的身世之谜

谣言的源头来自于人们戏称的上海的地产一哥——汪雨。

作为“京城四少”的他年少风光,是多家影视娱乐公司的幕后股东,更在上海拥有不少的公司产业,性格大大咧咧、从不掩饰,曾经和张敏、黄奕等多个女明星都传出过绯闻,自然也就引起了无数狗仔记者的关注。

深挖之下,人们惊讶地发现,汪雨的父亲居然就是大名鼎鼎的汪道涵!

消息传开,无数网友立刻搜集资料,开始寻找起这对夫子之间能够关联上的蛛丝马迹。

然而在看遍汪道涵的百科资料后,不少人也细心地发现:汪雨的出身,恐怕另有蹊跷!

原因无他,汪雨出生于1975年,其也大方承认过,自己的父亲为汪道涵,母亲则名为孙维聪。

孙维聪一向低调,对比自己世人皆知的丈夫来说,几乎从未抛头露面过,网友们翻遍了百科,也只在汪道涵的资料中发现了孙维聪的出生年月:1918年。

原本只是一串简单的数字,可是对比汪雨的生年后,事情就变得扑朔迷离了起来。

毕竟,如果事情真如汪雨所说,那么孙维聪生下汪雨时,恐怕就是57岁的高龄了。

且不说当时的孙维聪是否还有生育能力,就算真的怀上了汪雨,恐怕也会因为大龄产妇的原因生不下来。

一时间,关于汪雨的身份也就成为了众人的议论对象,其势头久禁不止,最后竟还讨论到了汪老的个人生活上去。

而面对纷纷谣言,汪雨也终于忍无可忍做了澄清:是母亲百度百科上的生日有误,而那个生日,则是汪老第一任妻子戴锡可的!

而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失误,还要从汪老与这两任妻子多年来的感情说起。

二、年少时期的英雄气概

1915年,汪道涵出生于安徽省嘉山县的明光镇的一户书香世家。

作为同盟会的早期创始人之一,汪道涵的父亲汪雨相早年留学日本,回国后便开始专心向身边的人传播进步开明的新思想,并建立了明光小学和初中,成立新学堂供孩子们学习。

汪道涵被父亲给予众望,从小便深知救亡图存的重要性,在1931年上海工人运动时便参与了示威游行。

第二年又以优秀的成绩考入了上海交通大学物理系,在大学期间秘密成为了党的一员。

在毕业之后,汪道涵原本打算在家人的资助下继续读书,并且在1937年时也已经考入了当时的上海光华大学,然而卢沟桥事变的爆发,却成为了他命运的转折。

得知日寇的卑鄙行径,当时还在故乡避暑的汪道涵立刻怒从心头起,和当地的有志青年们一起,成立了“明光抗日救亡青年战时读服务团”,决定一切活动都为抗日服务。

父亲汪雨相得知儿子投笔从戎后虽然担心,但是在家国大义面前果断选择了支持儿子,随后便变卖了家中的田宅,全家人跟着汪道涵一起奔赴延安加入红军队伍。

经过短暂的公学学习后,汪道涵加入了当时的新四军第四支队,成为了战地服务团的副团长。

1940年,汪道涵所在的新四军第四支队回到了自己的故乡明光市执行任务,借住在了戴巷村首富戴嘉树的家中。

当时的汪道涵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此行任务完成了,然而心却丢在了戴巷村。

原因无他,因为在这里他遇到了自己的发妻,也就是未来的妻子戴锡可。

三、战乱时期的感人爱情

戴锡可比汪道涵小三岁,是1918年生人。

父亲戴嘉树格外开明,从小便尊重自己女儿的愿望,支持她看书写字,并且送她进当时最好的凤阳师范读书。

在家中,当戴锡可第一眼见到汪道涵时,便被他身上的书香气质以及一派正气所吸引,得知他是来自己的家中执行抗日活动后更加佩服,说什么也要跟着汪道涵一起参加革命。

心疼女儿的母亲以死相逼,可奈何戴锡可的态度实在坚决,在一阵轰轰烈烈的绝食抗议后,戴母终于点头。

而戴锡可也算是得偿所愿,跟随着汪道涵一起走向了革命之路,同年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这段战乱时期的动人爱情虽然羡煞旁人,可也格外凄楚。

两人都还年轻,当时所在的皖东抗日革命根据地又正处在最艰难的时期,敌人的飞机频频呼啸着掠过村庄,听得人胆战心惊。

每当汪道涵跟随部队外出作战,戴锡可总会留在根据地里保护妇女儿童,在昏暗的灯光下,这位曾经的“大小姐”衣着简朴,手上的针线活不停,还能在众人担心害怕时唱歌、宣誓来安抚大家。

作为根据地里为数不多读过书的女性,她还在空闲时间积极普及当时红军的减税政策,为妇女们宣传平等解放的思想,可以说是真正的女中豪杰。

她与汪道涵两人恩爱非常,戴锡可很快便怀了孕。

彼时情况紧急,汪道涵在外执行任务,戴锡可生产时还是组织做主,将她转移到了涧溪,这才能让孩子顺利出生。

等到孩子出生第三天,汪道涵才在执行任务路过时看上妻子和孩子一眼,送来两斤红糖。

看着憔悴瘦弱的妻子,汪道涵的眼光湿润了。然而戴锡可却毫无怨言,抱过孩子轻声说:“你看看孩子睡得多香。还没名字呢!”

汪道涵这才擦去眼角泪花,语气坚定道:“抗战,这仗还有的打!赶走了日本鬼子,还有顽军,就算是仗打完了,还要建设国家,革命,任重而道远啊!……孩子就叫致远吧!”

这第一个孩子的名字,也就因此而来。

在生完孩子十几天后,戴锡可便将孩子托付给了村里的人家,在孩子的啼哭声中,毅然决然地前往战争的最前沿。

1942年,戴锡可被任命为了嘉山县的妇抗会主任,第二年又与七十多位妇女代表主持参加了县里的第一届妇女代表大会,在前线作战时,后方群众的动员工作都是戴锡可在做。

这时她虽然已经怀上了第二个孩子,但依旧每天东奔西跑,由于长时间辛劳,再加上营养不足,这第二个孩子却没能保住,在出生七天后就离开了人世,戴锡可也因此大病一场。

尽管在抗战胜利后,戴锡可被调到了苏皖边区的人民政府工作,再也不必过那样四处奔波、提心吊胆的日子。

但因为早年间身体的亏损,她还是因为积劳成疾,在1965年时因病不治身亡,离开了人世,时年47岁。

四、相濡以沫的夫妻之情

在发妻离世后的十多年间,汪老一直沉浸在悲伤之中,也从来没有与另外的女人交往过,一直都在忙碌新中国的建设工作。

组织见其意志消沉,担心汪老身边无人照顾,便介绍了当时党内的另一位成员孙维聪与他相处。

孙维聪并非政坛人士,只是安徽的一个普通教师,不知道其真名的人也就都叫她“孙老师”,孙维聪听了也不生气,反而十分喜欢这个称呼。

孙维聪的温柔体贴,正是汪老感情脆弱时最需要的,在相处中,两人也逐渐暗生情愫,最终走到了一起。

孙维聪是妻子的楷模,是汪老最信任的人。平时在汪老外出工作时,家中的一切事务都是经过她打理。

然而你孙维聪却从来没有向汪老求过什么东西,更没有凭借汪老在外的名声为自行方便,可以说是一心一意为汪道涵着想。

在汪老年近九十之时,孙维聪突染恶疾,变成了植物人,全身僵直在床上无法动弹,只能做出一点细微的表情。

医护人员看不懂她的意思,只有日夜陪护的汪道涵知道,妻子这是想听音乐了。

“只有我能够根据她的表情,判断她想听什么。”

孩子们想要承担陪护工作,但是汪老都拒绝了,一定要坚持自己亲自在床头陪伴妻子。

直到孙维聪人生的最后一刻,汪老都是陪伴在其左右,不离不弃的。

夫妻二人感情之深令听者无不感慨,在孙维聪去世之后,汪老更是忧思过度,一病不起。两年之后,汪老便跟随妻子离去,撒手人寰。

汪道涵与妻子孙维聪感情深厚,志趣也相投,两人结婚后时常一同出入书店,交换随笔和心得。导致附近书店的员工都认识了这两位老人。

孙维聪为汪老生下过三个儿子,在这其中,人们最熟悉的还是汪雨。

也多亏了汪雨,这位低调奉献的女性才能出现在人们的视野当中,而在这之前,不明真相的人们还以为汪老的妻子是戴,也正是这个原因,才闹出了百度百科的笑话。

五、墓碑上掩藏的真相

真相大白,然而还是有人不依不饶,非要汪雨拿出证据来。

然而汪雨面对这些刁难却并不头痛,因为他知道,最好的证据,正在父亲汪道涵的墓碑之下!

汪道涵2005年离开人世,去世后,汪家人将老人葬在了上海的福寿园,并取用了一块天然的原石雕刻了汪老的生辰八字。

在原石之上,则树立着一尊汪老的青铜坐像,坐像坐北朝南,面对着的正是汪老晚年心心念念的台湾。

对于自己深爱过的两位夫人,汪老也选择将她们雕刻在自己的坐像下的原石板上,一位是戴锡可,1918年出生;一位是孙维聪,1934年出生。

字迹清楚明白,没有半点虚假。

也正是汪老的墓碑,解开了外界关于汪雨身世的猜测。人们经过一番计算这才知道了:原来孙维聪生下汪雨时是41岁。

由此一来,谣言也就不攻自破了。

如今,汪道涵下葬的福寿园已经成为了一座人文文化公园。

这位将上海一手打造成今天这般国际化名城的汪老就静静地沉睡在这里。

当年汪老接手上海时,邓小平曾经直言“不知上海的出路在哪里”,然而自从汪老担任上海市长,一座国际化都市便有了雏形。

1993年的汪辜会谈时,汪老的身体已经明显不如往常硬朗,但为了融化这块40年来不解的坚冰,他还是提前无数个日夜做了准备,对辜老的喜好和性格都进行了了解。

谈话过程自然流畅,两人的“再一次握手”,也成为了流传至今的美谈。

对待这样一位付出颇多的老前辈,我们本不应该用八卦和猎奇的心态对他的经历进行无端揣测。

而互联网虽然包罗万象,信息众多,但作为一个人人都能编辑利用的公共平台,必然会有无数心思叵测之人散布不实消息,哗众取宠。

如今,百度百科的资料也已经将汪老两位夫人的资料都改回了正确的时间,相信经此一事,也算还了汪老一个“清白”,也足够令人警醒。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锵锵文史局
锵锵文史局
欲穷千里目,锵锵文史局
5541文章数 69309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专题推荐

永远跟党走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