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1943年,关向应垂泪对彭德怀说:不要闹了,我们都要听毛主席的话

0
分享至

老覃在上个月写了《1931年,红军横扫七百里,彭德怀由衷称赞说:还是拿鹅毛扇的厉害》《1933年,彭德怀身陷敌军堡垒群,毛主席忧心如焚,先后寄了两本书》等一系列文章,讲述的是毛主席和彭德怀这两个伟大的革命家在革命的道路上惺惺相惜,结下深厚的革命情谊的事迹。

也正是因为他们之间有这深厚的革命情谊,毛主席在张国焘搞分裂、闹独立时,把彭德怀看作自己最可倚仗的力量,有底气和张国焘展开反复的较量。

老覃在另一篇题为《红二、四方面军北上,张国焘频耍小心机,彭德怀被惹得怒从心头起》的文章中也详细讲述了彭德怀不负毛主席的厚望,对毛主席忠心耿耿,生死相依。

抗日战争时期,彭德怀担任了八路军副总指挥(第18集团军副总司令),长期在前线指挥部队对敌斗争,与毛主席接触少了,又加上军务繁忙,学习和研究的时间不够,对中央的工作方针有时候领悟得不那么充分,在看待问题上会出现一些偏差。

比如,前几天老覃写的《毛主席没料到战斗规模会这么大,彭德怀:80多个团没打招呼就来了》一文中提到的百团大战。这场战役虽说战果辉煌,但是,从战役的规模上说,并不符合毛主席在洛川会议上提出的“独立自主的山地游击战争”的战略思想,过早地暴露了我军的实力。

毛主席后来在延安整风期间就直言不讳地说:你宣传100个团参战,日本侵略者就会集中力量来搞我们,也使得蒋介石增加了对我们的警惕。

不过,毛主席也主动承担了责任,说,“百团大战若讲缺点,则责任先在我……”

百团大战发生在1940年,在1943年,彭德怀又出事了。

话说,1943年4月7日,彭德怀在太行山区发表了《关于民主教育的谈话》一文,里面的言论和观点并不是很切合当时的抗日环境和抗日背景。

毛主席在该年6月6日才读到这篇文章。

他第一眼看到这篇文章,便感到“不合时宜”,迅速给彭德怀写了一封信。

信中,指出了里面的种种错误。

比如“不强调民主是为着抗日的,而强调是为着反封建的”,“只笼统说人民自由不应受任何干涉,没有说汉奸与破坏抗日团结分子应剥夺其居住、迁徙、通讯及其它任何政治权利自由”等等。

毛主席在信的末尾,非常诚恳地要求:“以后代表中央公开发文要与中央的指示精神相一致。”

彭德怀戎马倥偬,对毛主席的这封信一阅而过,很不以为然地说:“老毛太过多虑了,这是在咬文嚼字,吹毛求疵。我没发觉有什么错误。”

他指示《新华日报》把党中央机关报《解放日报》社论中指出他的错误的段落删去,再予于转载。

邓小平目光锐利,在太行分局会议上帮彭德怀指出错误,说:“你的错误就是中央所指责的闹独立性和党性不纯的主要表现,必须纠正。”

彭德怀嘴上不说,心里却仍是不服。

1943年9月初,彭德怀从华北前线回到了延安。他不顾征衣满风尘,风风火火地去找毛主席,要就《关于民主教育的谈话》的批评意见理论一番。

毛主席考虑到他正在气头上,不想两人一见面就起争执,采取了迂回策略,避而不见,让江青出面作为缓冲,帮自己向彭德怀解释。

江青的讲话非常得体,她说:“主席在6月读了你的文章,两天没有睡好觉。你代表中央发表这类意见,应该事先请示中央嘛,主席说了,以后再不要出现这样的情况就可以了。”

彭德怀找不到毛主席,又无从和江青辩驳,气呼呼地走了。

老覃在多年前写过《关向应:满清贵族后裔,可评元帅,44岁去世,毛主席亲写挽联盛赞播报文章》一文,讲的是关向应参加革命后长期肩负繁重的秘密工作,精神上的高度紧张和身体上的超负荷工作,身体健康受到了严重的损害。长征期间曾多次复发在上海时患下的肺病,但他一直以惊人的毅力强撑着。抗日战争期间,他参与指挥了齐会、陈庄等战斗,还组织部队和群众亲密合作,多次粉碎了日伪军的“围攻”。但到了1940年秋,病情加剧,不得不在毛主席的命令下返回延安治疗。但1941年初又不顾病痛和医生劝阻返回前线。最终,病魔肆虐,再也起不来了。

彭德怀这次回到延安,与刘少奇相约去看望久病不起的关向应。

关向应看见彭德怀来了,挣扎着要起来,垂着眼泪说:“彭总,你不要闹了,中央目前一定要团结,我是快死的人了,你听我一句劝,我们都要听毛主席的话……”

彭德怀连连点头,说:“我听你的,我听你的。”

9月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扩大会议,史称第二次“九月会议”。

彭德怀在会上详细报告了华北的斗争情况,还深刻地检讨和反思了自己在工作中的缺点和错误,还当众吐露出自己在革命道路上对毛主席认识的三部曲:大哥——先生——领袖。

在九月会议结束后,毛主席和彭德怀和好如初,两人邀上任弼时,各自带领自己的家属:江青、浦安修、陈宗英,一起前去视察南泥湾。

毛主席的贴身勤务员齐吉树后来回忆:彭德怀虽然在九月会议上受到了批评,但他的神情坦然,和毛主席有说有笑,尽显无产阶级革命家的气度和风范。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覃仕勇说史
覃仕勇说史
覃仕勇,作协成员,文史作家
5407文章数 61784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专题推荐

永远跟党走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