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只因闺蜜直言丈夫厉害,好奇的我竟看上了闺蜜老公,我还是已婚

0
分享至

就因为我跟我闺蜜多嘴自己的丈夫很厉害,于是我的闺蜜竟然看上了我的丈夫,而且我的闺蜜还是已婚,如果这样的故事用第三人称的视角来描述的话,是不是会有很多人都抨击这个闺蜜呢!

如果不是一场突发的意外,我可能不会拿老公和别人作比较。

事情是这样的。

那天晚上10点左右,我将客户送上高铁后,决定顺道去一趟闺蜜小多家,把她上次落在我车里的外套送过去。

小多住在一个新开发的小区,基础建设还在施工,一路上坑坑洼洼的,路灯也很昏暗。

我一边放缓车速,一边拨通了她的手机,告诉她,我快到了,十分钟后在楼下等我。

正说着,突然一声闷响,车震动了一下,似乎撞到了什么东西。

我尖叫一声,一个急刹车,惊出了一身冷汗。

小多听到我这边的动静,连声问我:“晓冰,你怎么了?”

我死死踩住刹车,抖抖索索地说:“我,我,我好像撞到人了。”

小多一声惊呼。

这时,电话里传来她老公范封的声音:“你先不要慌,告诉我,现在车停好没有?”

我刹那间被冻住的大脑总算开始活动,强压住剧烈的心跳,停好车。

范封又说:“现在情况不明,你最好不要开车门,先报警,另外,共享你的位置,我们马上过来。”

挂断电话,我的心稍稍安定。

共享完位置后,我正准备报警,突然,车窗被拍得“啪啪”作响。

一个男人粗声大气地说:“撞人了撞人了,你都不出来看一下吗?”

我一时心慌意乱,又觉得是自己理亏,便再也坐不住,忐忑不安地下了车。

外面有两个男人,一站一坐,坐着的那个正抱住腿痛苦地哀嚎。

我见状,连忙拿起手机准备报警,还没拨通,手机就被站着的那个男人抢了过去。

他怒气冲冲地说:“人都伤成这样了,你还有心思打电话?”

我说:“我打电话报警,让警察来处理。”

他说:“等警察来,只怕都疼死了,现在重要的不是报警,是治伤!”

我说:“那我赶紧打120叫救护车。”

他说:“等不了救护车了,附近就有医院,你把医药费给我,我直接带他去。”

我的心顿了一下,猛然意识到,可能是遇到碰瓷的了。

这样一想,我的心反而安定下来,这说明,我至少没有伤到人,现在,只要拖到小多他们赶来就好了。

我装作已经入套的样子,跟他们讨价还价。

僵持了十来分钟,终于,一道雪亮的灯光照过来,我知道,援军到了。

来的是范封。

他下车扫视了一眼,又看了看那个男人的脚,似乎已经明白了,说:“我已经报警了,等警察来了再处理吧。”

接着,他又打了一个电话,高声道:“陈哥,是我啊,遇到点小麻烦,碰瓷这种事,归你们大队管吧。”

他正说着,那个坐在地上的“伤者”已经骨碌爬了起来,另一个人也改了口风,说:“算了算了,没时间跟你扯了。”

说完,两人就要走。

我赶紧说了一声:“哎呀,我的手机”,他又折回来,将手机还给我。

我呆呆地看着两人离去,仍不敢相信,这样棘手的事,范封一个电话就解决了。

反应过来后,我连声道谢。

范封摆摆手说:“这种小混混多半有案底,不敢进去的,你下次开车一定要小心,儿子今天有点发烧,小多在家照顾,就跟没过来。”

我连连点头表示理解,又钻进车里,将小多的外套找出来交给他。

跟范封分手后,我赶紧回家。

这时,手机又响了,是老公刘耀打来的。

我这才想起,刚才从高铁站出发时,给他发了微信,说半个小时后到家,此刻,他肯定在担心我。

我靠边停车,接通了电话,刚听到我撞了人,刘耀就炸了:“哎呀,这可怎么办?对方伤得重不重?你有没有事啊?人送医院了吗……”

对这个开口就问我怎么办的男人,我真是气不打一处来。

不待他说完,我狠狠挂断了电话。

这个男人就是这样,无论大小事,遇事就慌,根本指望不上。

就说生娃那会,我从产房出来,医生要求多喝水排尿,结果我从卫生间出来时,低血糖发作,晕了过去。

等我醒来时,他哭得脸都变形了。

“老婆,你要是死了,我和孩子怎么办?”“你真的醒了吗?”“你掐我一下,我不是在做梦吧。”

我不想掐他,只想揍他,每次有大事降临,自乱阵脚的人,永远是他。

后来,我明白了,无能的人才会前怕狼后怕虎,外加怕老婆,像范封这种有能耐的男人,才会不慌不忙、气定神闲。

回家的路上,看着刘耀一个接一个的电话,我再懒得接。

当初,追我的人不少,范封就是其中的一个。

而我在这些人之中,选择了高帅不富的刘耀,完全是被他的外表和孝心打动了。

那一年,他代表单位参加市直机关的运动会,获得了百米短跑的冠军,而我作为工作人员负责给运动员颁发奖品。

领奖台离百米冲刺的终点很近,我目睹了刘耀冲刺的帅气瞬间,更令人惊奇的是,率先撞线后,他没有停下来,而是跑到场外,推起轮椅上的爸爸,绕着操场又跑了一圈。

一年一度的运动会没啥新意,可是,刘耀和轮椅上的爸爸,他们的笑容,成了那天最温暖的亮点。

我也迎来了人生中的第一次怦然心动。

之后,我托人牵线搭桥,辗转认识了刘耀,在他无心谈恋爱的时候,倒追了他。

是的,我倒追的他。

确定关系后,我才知道,刘耀大学毕业,本已和广州一家500强签约,但因爸爸突发脑梗、半身不遂,这才回大连考了公务员。

难得的是,刘爸爸乐观开朗,每天买菜、做饭、画画,以及给刘耀母子俩讲各种笑话。

这个家虽然有病人,但从不缺少笑声。

第一次跟刘耀回家,我就喜欢上了他家的欢乐氛围:一家人包饺子,刘妈妈会顽皮地往刘爸爸的脸上抹面粉,刘耀会用面团捏朵玫瑰送给我。

我觉得,相比自己那对只爱说教的教师父母,这二老太有爱了。

因此,恋爱两年后,我不顾家人的反对,嫁给了刘耀,一个如假包换的暖男。

而范封呢,是我的小学同学,他家庭条件不错,我也知道他喜欢我,可我对他不感冒,我们就像朋友一样相处,一直保持着联系。

在我结婚不久,他开始追求小多,据说,两人是在我婚礼上对上眼的。

相比倔强刚烈的我,温柔体贴的小多,显然更适合大男子主义的范封。

一切似乎都是最好的安排。

可是,自从那次碰瓷事件后,我的内心悄然发生了变化。

我对刘耀各种看不顺眼,连带着对目前的生活,以及工作都不满意。

有一次, 我找女上司谈工作的事,她却拉着我讲了半天娱乐圈的八卦。

这让我对人生产生了疑问:我要一直这么碌碌无为下去吗?

可是,我能怎么办呢?辞职吗?

且不说辞职后做什么,单我和刘耀的那点工资,每一角、每一分,提前几个月都有了去处:女儿的培优课,一家三口的大病商业保险,房贷、车贷,人情往来……

每次有朋友来大连旅游,招待完毕,我们的日子都接近“吃土”。

晚上,我跟刘耀提到工作中的不如意,为自己这一生可能像复印机般度过而焦虑。

他的态度特别开明:“如果你觉得干的不开心,也没有成长空间,就辞职吧。”

其实,这句话还有最重要的下文,那就是:我养你。

刘耀说不出来,因为他的实力不允许。

而范封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

小多婚后不久就怀孕了,然后,做起了全职妈妈。

当我每天拿面包对付女儿时,小多的朋友圈里,儿子的早餐、晚餐天天不重样。

当我带着女儿在地图上认识地名时,小多已经带着她儿子万水千山走遍。

当我每天见缝插针地跑步,艰难地减掉怀孕增加的体重时,小多早请了私人教练,身材恢复得比产前还热辣。

儿子上学后,小多想创业,开过书店、花店、美容院,但都赔了,最后发现,还是全职最适合自己。

是啊,有范封,她输得起。

而我呢,只能花500块买了个烤箱,把生活诸多的不如意放进面团,浮生偷得那么一点点小时光,做点花式面包、桂花糕等小玩意,拼拼盘,拍拍照,分给身边的吃货朋友,以此来抵抗生活的无趣和无奈。

所以,人们才说,人比人气死人吧?

正当我为自己的人生感到迷茫时,家里又出了大事。

公公终是没有如愿活到他为自己定下的60岁小目标,脑梗第三次复发后,老人家再也没有醒过来。

按照他生前遗嘱,举行了海葬。

我们没有打扰更多人,来参加葬礼的,都是至亲好友。

回来的船上,范封把手搭在刘耀肩上,劝他节哀顺变,并且说:“其实,还是应该给老人家买块墓地,不然,逢年过节,你上哪儿去祭奠?”

尽管我知道范封是好心,但依然听出了这句话里的居高临下。

我了解刘耀和公公。

如果公公想要土葬,刘耀倾家荡产也会买墓地。

但公公生前最大的愿望,是退休后带着婆婆去旅游,可是,他早早地就坐在了轮椅上,他渴望像水一样,云游四方。

单纯的刘耀永远听不出话外音,他说:“这是我爸的遗愿。”

“你傻啊,你爸就是在替你们省钱!”范封坚定地给出他心中的答案。

听着他们的对话,我心里五味杂陈。

下船后,我和刘耀开车送爸妈回家。

下车时,我妈说:“这个周末,你和刘耀陪我们去看看墓地,我和你爸可不想像你公公这样,人一走,就往大海里那么一扬。”

“妈,你能不能改天再说这事。”我本能地维护刘耀,不希望在这样一个日子里,让他听到更多的画外音。

回到家后,我和刘耀疲惫地躺在沙发上,各怀心事。

我不知刘耀在想什么,但我的脑海里,一直回放着妈妈和范封的话。

我拿出手机查看我们的银行存款,里面只有不到八万元的积蓄,顿生悲凉:如果公公不是海葬,我们真的买不起墓地。

也就是说,我们连让老人家入土为安的能力都没有。

面对这样的日子,我第一次产生那么强烈的无助、失望,也第一次开始怀疑,我是不是选错了人生伴侣?

公公去世不久,刘耀要去北京出个长差。

正值暑假,我也有年假,我们决定带着女儿和婆婆一起去。

小多知道后,也想跟我们一起去玩。

于是,小多一家三口和我们一家四口一起去了北京。

因为刘耀每天只能报销180元的住宿费,所以,我们只能选择那种房间很小的快捷酒店,就这,还要自己贴钱。

范封和小多自然不肯住这种小酒店,于是,自作主张地帮我们订了四星酒店。

女儿开心坏了,我和刘耀的心里却很过意不去。

之后,吃饭出行,范封总抢着买单,还频频“安慰”我们:“你们公务员两袖清风,那点死工资,就别跟我抢啦。”

虽然是人家请客,但每次吃饭,刘耀还是习惯性地给婆婆、我还有女儿夹菜:带鱼要把两边的刺都剔出来放在我们的盘子里,烤鸭抹上酱,加上葱,一一包好,递到眼前。

等到所有人都吃饱了,他才开始风扫残云,吃嘛嘛香。

怎么说呢,我觉得他,有点丢人。

唉,这真是,有能力的男人,靠挣;没能力的男人,靠省。

一天晚上,女儿闹着要吃蛋糕,刘耀应酬还没回来,我便下楼去给她买。

结果,在离酒店不远的一家蛋糕店,我看到了小多。

我正要上前跟她打招呼,却不料,听到小多对收银员说:“不好意思啊,出来的有点急,手头没带现金,我能不能刷两千,你给我现金?你可以收手续费的。”

小多居然在套现,我一下惊呆了。

进退两难间,小多看到了我,顿时涨红了脸。

那天晚上,坐在蛋糕店里,小多向我揭开了她幸福婚姻的另一面。

做了全职太太后,她每一分钱都跟范封要的日子并不好过,家里超过500元的开销要留收据。

说来心酸,小多已经很久没见到现金了,支付宝和微信钱包更是被范封管的死死的。

“同学群里逢年过节发红包,我也觉得好玩,但我从来都不敢抢,因为我没钱给别人发,范封连手机支付密码都给我改了。”

“到了不能刷卡的地方,我就跟乞丐没什么两样,这次出来玩也是,在景区,我连给孩子买个玩具的自由都没有。”

小多为了手里有点现钱,这才想出到实体店刷信用卡,然后套现的办法。

我又一次惊呆了。

之前,我从没想过,她婚后的生活会如此狼狈。

小多告诉我,她之所以开店,就是想自己赚钱,可是,钱并没有那么好赚,先后赔了几次后,范封让她死了这条心,并接管了家里的所有财权。

小多含着眼泪说:“知道吗,我真羡慕你,刘耀肯把你放在心尖上,哪怕你掉根头发,他都心疼,可是我呢?”

小多说,有一次,她肠胃炎,几乎两天没吃东西,整个人一点力气都没了,她想让范封帮她煮一碗小米粥,结果,范封来了一句:你自己不会叫外卖?

“我还记得,你公公去世,你撒骨灰时,说:爸,我爱你,下辈子,我们还做一家人,当时,我就哭了,你嫁给刘耀,是多了几个家人,可我呢,对范封他们一家来说,我就是一个来抢他们家钱的保姆。”

说到这里,小多呜呜地哭出来。

我一时无语,不知该如何安慰她。

原来,当我们羡慕别人的时候,也被别人羡慕着。

第二天,我们去爬长城,小多一直在咳嗽,一看就是感冒了。

刘耀从包里拿出早上装好的热水,让我递给小多。

没想到,小多会在这个时候爆发。

她径直走到范封面前,说:“你没注意到我感冒了吗?”

范封先是一愣,随口答道:“那多喝点热水啊。”

“这荒郊野外,哪里有热水?你带了吗?你跟我说话能不能走点心!”小多怒了。

只有我知道,这愤怒积攒了许久,但在范封看来,似乎是小多无理取闹:“你发什么神经?昨晚没睡好啊,脾气这么大。”

“我能睡好吗?你把空调打到22度,睡得跟猪一样,结果你半夜冷了,把我的被子卷走,我被冻醒了,叫醒你,你还记得自己说了什么吗?”

范封根本不记得。

“你说我神经病,不该把你叫醒。”小多哭得涕泪纵横,显然伤透了心。

“姜小多,不就是抢了你被子嘛,你至于吗?这些年,给你花的钱,够买多少床被子的。”范封也怒了。

“看见我咳嗽,连刘耀都知道给我倒杯热水,你呢,不闻不问!跟你过日子,太让人心寒了。”小多捏了一下鼻子。

“你看人家老公好,就跟人家过去,我就是这种钢铁直男,永远不可能为你咳嗽一声就大惊小怪,能过就过,不能过拉倒!”范封说话很难听。

显然,这两口子的矛盾不是一天两天了。

说这话时,范封的目光瞟向刘耀,里面的内容很复杂,但那份看不起,刺疼了我。

“范封,你们两口子吵归吵,别捎带别人。”

我继续反唇相讥:“你也好意思说自己是钢铁直男,连为你生儿育女的女人,你都不疼,太过分了!还有,这次你多花的钱,我回头全部还给你!”

说完,我拉着小多下了山。

临走时,我嘱咐刘耀带着所有人把长城爬完:“不能因为某人,咱就不做好汉,我们在山下等你们哈。”

从北京回来后,日子还和从前一样。

我不时被单位的事烦一烦,每隔一段时间,就要为家里的开支愁一愁,再被生活里的小温暖,治愈一下。

我没有辞职。

毕竟,我也是养家糊口责无旁贷的一份子,说走就走的韧性、底气与能力,我都没有。

但我做了小小的调整,主动申请到窗口部门,接待各种求助。

是啊,既然不能收获好多好多的工资,那就每天收获好多好多的谢谢吧。

我过生日那天,刘耀花重金置办了一套烘焙工具。

每个周五晚上,他带娃去婆婆家小住,留下我一个人跟各种面团独处,音乐、美食、红茶,我忽然很知足。

是啊,作为责任感满满的成年人,这是我能想到的,给自己最好的奢侈品。

就在前天晚上,我新学了一款面包的做法,用老面烘焙。

只是,如果要保持老面的活性,每隔一小时,就得给放老面的盆里加一次温水。

睡觉前,我给手机定了闹钟,让自己一个小时起来一次。

可是,等到我睁开眼睛,发现已经凌晨五点。

我慌忙跑进厨房,去看那些老面,醒得特别好,水还是温的。

再看客厅,刘耀睡在沙发上。

原来,他替我关了闹钟,自己定了闹钟,每隔一个小时就去帮我加温水。

看着沙发上,睡得正熟的刘耀,我心里阳光满满。

辗转多年,他依然是那个百米冲刺后,推着爸爸绕场一周的阳光少年。

在他微微的鼾声中,我又触摸到了当年的初心,这样的男人,过日子足够了。

他的确没有太大本事,但他有本事把自己能做到的事情,全心全意地做好。

他没钱,但对我的小欢喜,他愿意力所能及。

这样的富养,也是一种用情至深的爱吧。

那天早晨,我做好了面包,刘耀还在酣睡。

我蹑手蹑脚地带着女儿出门。

在餐桌上,我给他留了言:面包在烘箱里保温,请享用,我们爱你!

洁白的餐巾纸上,我和女儿分别留下一个红红的嘴唇印。

刘耀这一觉醒来,上班肯定要迟到,挨批也是一定的,但那又怎样?

我们依然不富裕,但这点小任性的代价,还是付得起的。

好了,就记录到这里吧。

此后余生,与亲爱的他,过着有情有趣的日子。

她嫁给了二婚的丈夫,结婚之后才发现原来自己是抢了他前妻的位置。

小香不是第一次参加拍卖会,但是今天这一次,遇到了老公的前妻与她较劲,她的肺都快气炸了。

小香是采购部经理,拿着老总的授权委托书来参加竞拍。

临走前老总交代,务必拿下第三标段。

当然,也是有上限的,超过那个价格,就没有夺标的必要了。

生意人,总是以利益为重,只有傻瓜才会做亏本的买卖。

小香才当上经理三个多月,正是挣业绩苦表现的时候。她早就打探过参加竞标的几家公司,她心中有数,志在必得。

可她没想到会遇到章凰,刘岷山的前妻,今天也是负责为另一个公司争夺标的物。

她想到一句话,前妻是老天派来与现妻终身撕逼的。

章凰就是。

小香想起当年自己是如何从小三转正的,那些不光彩的过往其实早已烟消云雾散,日子也似车轮滚滚般过了起来。

但这个世界上,前妻却是神一样的存在,更何况,这个前妻就像整天托着白净瓶的观音,她手上有一个屡试不爽的法宝——刘岷山的6岁女儿。

小香曾经后悔过,为何要跟一个已婚男勾搭成奸,可爱情跟命运一样,由不得任何人做主,不是你说不该爱就可以分分钟按住情绪潇洒来去的。

时过境迁,木早已成舟,她常常安慰自己,三年多了,章凰也应该早已放下芥蒂扑向新生活了,一个普通的市井的刘岷山,还没有优秀到让一个现实中的女人牵肠挂肚的程度。

可她真的小看了对手,女人是世界上最敏感最记仇心眼最小的物种,更何况是天塌地陷的夺夫之恨。

章凰拿着2号竞标牌,一路紧追她的3号牌。

小香举一次牌,加价1元,一个标段就是加价10万。

这不是买一捆白菜好吗,你一元我一元的。可今天的章凰盛气凌人,小香加10万,她也必加10万。

当年输老公已成败局,今日旧恨新仇一起涌上来,不咬死小香才怪。

整个拍卖会的上空飘荡着浓烈的火药味,两个女人,横眉冷对,轮番举牌,拍卖师只恨自己的语速和反应太慢,嘴里都捋不清到底加到了多少钱。

最后,她俩创造了拍卖会当天加价次数最高的记录。

价格已到达老总交待的上限,小香不甘心地放下手。

尘埃落定,拍卖师连喊了三次也无人应价,把锤敲得巨响:“成交!”。

小香看着距离她三米的章凰对她扬起胜利的微笑。

在金钱的规则面前,一切意气用事都形同脑残。

小香在心里恨,要是老娘有实力,今天甘愿当一回任性的脑残,优雅地用钱K O你!

晚上回了家,小香没有向刘岷山提起遇到章凰的事。

现实让女人学会了聪明,在自家男人面前不断提起前任,就像在自己饭里放苍蝇,小香不能那么自讨没趣。

再则,小香早已没有跟刘岷山提章凰的那种醋劲和冲动了,抢夺而来的婚姻,本以为来之不易肯定视若珍宝,可日子过来过去,终将过成日常。

柴米油盐,吃喝拉撒,每天为了生存疲于奔命,人近中年,身心的疲惫又被现实挤兑着,所有的激情都落满灰尘,被生活噬咬成一个僵硬的模子。

小香差不多都快忘了,当年刘岷山和她的那种迫不及待,曾像晴天的响雷,惊诧地贯穿血肉,让他们着急地在婚姻的束缚里解体、补偿、重组人生。

小香不提章凰,可章凰却在一周后的凌晨给刘岷山打来了电话。

往常抚养费没有按时打,她会来电话;女儿报不上公立幼儿园,她会来电话。就像一只明晃晃的虱子横陈于小香的新生活里。

打断骨头毕竟也是连着筋的,每次刘岷山都有求必应。

难道现在中了标,她也要在刘岷山面前耀武扬威宣扬胜利吗?

接完电话的刘岷山慌里慌张地起身穿衣,三更半夜的大冷天,他的惊慌在卧室扬起了一股冷意。

“溪秀住院了!”刘岷山叫道。

小香坐起身:“什么病?”

“白血病!”刘岷山的声音几乎是从胸腔迸出来的。

小香被吓到了,慌忙起床穿衣服。

刘岷山把床底下的箱子拿出来,里面是他们放的一些现金,三万块,他全部装进袋子里。

小香心里有点不爽,他连商量都不屑,那里面也有她的钱啊。

可在这种情形下,女人再自私也不能不识大体,小香咽下埋怨,和刘岷山一起冲向医院。

章凰不再是那天拍卖会上神采飞扬的女人。

她的眼袋垂下来,卷发胡乱绑住,身上还穿着棉布花睡衣,眼泪一个劲地喷溅,像水帘洞,淋漓不绝。

前两天溪秀幼儿园体检时被验出贫血,带到医院检查医生说可能是白血病。

章凰根本不相信,又带到省医院等复检结果。

没想到今天孩子发烧不退,身上还有一些毛细血管出血的淤斑,送到最近的市医院里,医生说这样的症状就是白血病无疑。

章凰见了刘岷山,哭得更是肝肠寸断。

刘岷山看着还穿着睡衣的章凰,脱下外衣熟练地给她披起来。

他们一起进病房看溪秀,那个章凰和刘岷山之间的桥梁,共同的骨血,使他们的心迅速连成一体。

此时的小香站在一旁,尴尬得像一个局外人。

小香说我去给你们买点吃的吧,她走出了病房,回过头去,他们一家三口在桔色的灯光下,女的哽咽抽泣,男的轻声安慰,小的楚楚可怜,如果不是孩子生病,那将是多么和谐的画面。

小香叹了一口气,心里想怨却无从怨起。怪孩子生这样的病吗?还是怪前妻无休无止的牵连?

或者,怪自己为何要找一个有孩子的二婚男更确切一些。

接下来医院又是各种类目繁多的检查和化验,刘岷山几天都守在医院里,寸步不离,家都没有回。

小香的心里泛起酸楚,她坐在空荡荡的家里,屋子的阴冷更胜往日,寒气直达肺腑。

过了几天刘岷山终于回来了,两眼深陷,头发油腻地粘在一起,一瞬间苍老了十岁。

他一进门就跟小香说:“估计得卖房了,医生说白血病有80%的机会可以治愈,就是钱得准备三四十万。”

小香一惊,怒意升腾:“要卖也要卖章凰的房子啊,你离婚时那套房子不是都留给她了?”

“小凤的房子卖了以后她和孩子怎么生活?”

“那我就可以生活么?!”

小香哭起来,心里悔得要死。

小凤,三年多了,这个习惯性称呼还能从刘岷山的口中听见,可见男人是多么容易拾起旧情。

她一边哭诉一边扯纸巾抹眼泪,从当年刘岷山如何勾搭她开始说起,她如何受千夫所指忍辱负重,如何披荆斩棘牺牲奉献,如何不顾亲友反对义无反顾与他永结连理。

刘岷山坐在沙发上抽烟,一根又一根,沉默不语。

她哭累了,噤了声,眼泪干挂在脸上。

刘岷山像下了很大的决心把烟头一掐,房子必须得卖,你看着办!

小香尖叫起来,好!要卖房就离婚!

刘岷山抬起眼皮看她,半晌,说,好,房子卖了把剩下的贷款还完,然后咱俩对半分。

小香呆住了。

她当年真的不该和这个已婚男人有交集,更何况,他还有着父亲这个无私又伟大的身份。

于是,在这个寻常的冬天,小香忙着找中介卖房,刘岷山忙着到处打听治疗白血病最好的医院和医生。

一种病痛,轻易就把他们虽平淡但还算祥和的日子打破。

半个月之前,她还和他坐在暖洋洋的家里涮火锅。

刘岷山是肉食动物,毛肚、肥肠、羊肉卷,小香用筷子夹起它们递进他的碗里,然后又夹了一筷绿油油的荠菜给他,肉和菜在锅里翻腾,咕嘟咕嘟地冒着欢快的气泡。

而现在看来,这一切都是生活给予的假象,在与个人抉择不冲突的情况下,和谐才会四处漫延。

人在灰心的时候就容易分析因果。当初自己抢了人家的老公,早晚都有报应的,一切都很正常,谁也逃脱不了命运。

房子卖得急,价格又低,一周后有买家接手。学区房还占了些优势,卖了102万,给中介2万,40万还贷款,一人各分得30万。

刘岷山拖着行李在离开前轻轻抱了抱小香,这个曾经让他魂飞魄散丢弃婚姻的女人,在现实的撞击下撕开了人性的自私。

其实即使小香愿意做一个圣母大大方方地急刘岷山所急,他也不愿意拖着人家砸进与病魔抗争的漩涡里。

他能理解她的,这是一个无底洞,治到哪一天治到哪种程度谁也说不清楚。

溪秀又不是她的孩子,她也没有义务去帮助他的前妻化险为夷。

小香也能理解他,换作自己,在骨肉与爱人之间,她也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前者。

于是,他们挥手作别,在这个死气沉沉的冬天,一切都变化得悄无声息。

恢复单身的小香开始了新生活。

三年多的婚姻,让一个女人心灰意冷,再没有当初亡命天涯的勇气。

她一个人上班下班,一个人做简单的晚饭,对着电视剧细嚼慢咽。阳光好的时候,她把被子拿出去晒,拍打棉被上的灰尘,看尘埃的颗粒在空气中飘浮萦绕。她的心,豁然安静成一个密不透风的洞。

小香喜欢极了现在的生活状态,以至于她从来没有想过,她与刘岷山在半年后还会再见面。

她是在超市里与他相遇的。

他推着满满一车的东西,小香瞟了一眼,大部分是溪秀喜欢的。

可以换装的芭比公主、费列罗巧克力、饼干,还有提子和苹果。

小香和他打招呼,刘岷山的眼神有些闪烁和不自然。

小香笑了:“怎么,离了婚就不能和我说话了?”

刘岷山因她的笑而放松:“还好吗?”

“我很好。溪秀的病......现在怎么样了?”

刘岷山嗫嚅起来,好像打了几遍腹稿才说话:“其实,在我们卖房前,小凤就拿到了省医院的复检结果,溪秀不是白血病,只是过敏性紫癜,所以皮下会出血。虚惊一场,后来我卖了房她才告诉我的。”

小香听完,笑了起来,刻意地抚了抚耳后的头发。

刘岷山又补充了一下:“不过,过敏性紫癜虽然无大碍,但也蛮难治的,避免过敏也很麻烦。”

小香的目光淡下来:“那就好,希望你们幸福。”

她推着车与他擦肩而过,好像云淡风轻,好像事不关己。

走到无人处,泪水还是被内心的情绪怂恿着掉了下来。但是心却丝毫不痛,她早就在自我调整中释然了。

刘岷山明知道章凰的欺骗,他还是与她重修了旧好。

虚惊一场的事故,就足以让人借机纠正错误的道路。

溪秀的爸爸妈妈,其实本来就应该在一起的,一家人,明正言顺地在阳光下其乐融融心无芥蒂过着平凡人生。

而她才是一只明晃晃的虱子,莫名其妙地在他们的生命里嗝应了几年,现在物归原主,拨乱反正,才是最好的结局。

其实夫妻之间既然已经离婚了,那就一定有过不下去的原因,何必一直纠结一些虚无缥缈的东西呢,很多时候我们能做的就是彼此关心对方,好聚好散,在一起是缘分不在一起了也是缘分。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外籍群演自曝《流浪地球2》拍戏经历,日薪近3000,待遇堪比皇室

外籍群演自曝《流浪地球2》拍戏经历,日薪近3000,待遇堪比皇室

阳光八卦君
2023-02-04 20:39:22
大瓜来了!张兰要将张颖颖送进去,曝出网友群里大量的私密信息

大瓜来了!张兰要将张颖颖送进去,曝出网友群里大量的私密信息

青瓜娱评
2023-02-05 09:53:04
第一批阳的人,已经出现了5个可怕“后遗症”,看看你占了几个?

第一批阳的人,已经出现了5个可怕“后遗症”,看看你占了几个?

深夜故事会
2023-01-16 09:53:14
双色球井喷32注大奖,再现“顺子尾号”?彩民质疑:真是靠运气?

双色球井喷32注大奖,再现“顺子尾号”?彩民质疑:真是靠运气?

8点财经社
2023-02-04 20:50:42
自从母亲嫁给了继父我那张小床上就没有干净过

自从母亲嫁给了继父我那张小床上就没有干净过

牛奶秋刀鱼
2023-02-05 13:13:43
黄绮珊亮相《时光音乐会》,55岁梳齐刘海,变化大到不敢认!

黄绮珊亮相《时光音乐会》,55岁梳齐刘海,变化大到不敢认!

董一宁说娱
2023-02-04 19:55:39
大会一锤定音!延迟退休2023年启动!1963-1983年出生,3类人笑了

大会一锤定音!延迟退休2023年启动!1963-1983年出生,3类人笑了

财经万子婳
2023-01-26 16:19:39
广州为何给自己整个这么难受的“版图”?合并佛山还来得及吗

广州为何给自己整个这么难受的“版图”?合并佛山还来得及吗

全景历史地理
2023-02-04 20:15:24
张文宏预测新冠第二波感染高峰时间出炉,老年人如何平安度峰?

张文宏预测新冠第二波感染高峰时间出炉,老年人如何平安度峰?

红姐青春故事
2023-02-05 17:00:01
山东全省“春雨如注”,局部大雨!气温迎来大转折

山东全省“春雨如注”,局部大雨!气温迎来大转折

笑笑谈天气
2023-02-05 17:13:38
日本一36岁太太,常年坚持“不消费”,122㎡的家,一尘不染超治愈

日本一36岁太太,常年坚持“不消费”,122㎡的家,一尘不染超治愈

你的开心由我承包
2023-02-02 07:31:21
64岁的广东主持人区志航,已回归家庭多年,前妻陈旭然也是主持人

64岁的广东主持人区志航,已回归家庭多年,前妻陈旭然也是主持人

粤一箫
2023-02-04 23:49:35
浙江深山河边出现大量黄金,村民捡都捡不完,专家:有无底冒金洞

浙江深山河边出现大量黄金,村民捡都捡不完,专家:有无底冒金洞

探古使者
2023-02-03 17:55:02
人类体温37℃已成为历史:体温越低,免疫力越差,意味着什么?

人类体温37℃已成为历史:体温越低,免疫力越差,意味着什么?

奇妙的本草
2023-02-02 17:59:43
“老干妈”直播三个月只卖出80万,创始人陶华碧:傻儿子毁我事业

“老干妈”直播三个月只卖出80万,创始人陶华碧:傻儿子毁我事业

无量渡口
2022-10-28 20:07:53
西方各国惨被打脸!波兰呼吁40国联合反俄,被国际组织一语驳回!

西方各国惨被打脸!波兰呼吁40国联合反俄,被国际组织一语驳回!

海峡军志
2023-02-05 14:24:16
张颂文:13岁丧母,支持父亲再婚,现在与妻儿依然住出租屋

张颂文:13岁丧母,支持父亲再婚,现在与妻儿依然住出租屋

细品名人
2023-02-04 22:37:18
记者:切尔西有意麦卡利斯特,布莱顿为其标价7000万欧元

记者:切尔西有意麦卡利斯特,布莱顿为其标价7000万欧元

直播吧
2023-02-05 19:24:58
麦卡锡改口了

麦卡锡改口了

浮世绘end
2023-02-04 22:53:18
双色球23012期开奖:头奖14注,江苏独揽5注头奖

双色球23012期开奖:头奖14注,江苏独揽5注头奖

钱多多买彩票
2023-02-05 23:04:14
2023-02-06 01:40:49
始终回不去
始终回不去
励志写满9999+个故事
821文章数 3451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健康要闻

6种常见病,其实都是“癌前病变”

头条要闻

学者:战局出现向俄倾斜趋势乌或先撑不住 西方坐不住了

头条要闻

学者:战局出现向俄倾斜趋势乌或先撑不住 西方坐不住了

体育要闻

图卢兹主帅:梅西进球时,马尔基尼奥斯越位位置阻挡了门将视线

娱乐要闻

郭晶晶做灯笼 母女对话英文粤语并用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曝华为车BU重大人事调整 :王军停职 余承东独揽大权

汽车要闻

全新路虎卫士130亮点大全 即将2月7日上市

态度原创

教育
房产
本地
家居
公开课

教育要闻

这一“铁饭碗”大量扩招,月薪上万博士生直接免笔试,很难不心动

房产要闻

“集中供地取消了”?自然资源部:系误读

本地新闻

刷完《狂飙》大结局,有多少飙友只想飞去江门

家居要闻

以简单的白灰为底,彩色点缀其间,高级大气

公开课

河南神童14岁满分考清华,赴美留学拒回国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