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79年张闻天追悼会,刘英提议让陈云致悼词,陈云摇头:让邓小平来

0
分享至

图|张闻天

1975年8月底,张闻天一家人抵达无锡,被安排在太湖饭店的小山2号招待所,后来又搬到了城里汤巷45号,张闻天一家人在无锡的生活,充满了宁静和温馨。

没过多久,张维英和张引娣就赶去探望父母,在见到父亲后,张维英有些难过:“爸,你显得老多了。”

“是啊,这是自然规律嘛!”张闻天知道女儿心疼自己,随即转移了话题,向女儿询问了家庭情况。

张闻天的两个女儿十分能干,争着帮父亲做家务,她们每天起得很早,洗衣服、做饭、劈柴、擦窗、拖地、翻被子等样样都干,父女离多聚少,能够在父亲年老时服侍尽孝,她们的内心是极为满足的。

但张闻天见两个女儿每天忙忙碌碌的,担心累坏她们,一天午饭后,张文英见女儿张维英正在纳鞋底,他走过去说道:“不要纳了,你劳动了一辈子了,休息休息吧!子女们的穿着让他们去考虑。”

1976年,张闻天身体十分虚弱,心绞痛多次发作,几经抢救,方才脱险。

略微恢复后,张闻天想请医务工作人员吃饭,以此感谢他们对自己的照顾。为此,江苏省委常委韩培信对他说:“张老,这个客我们来请,绝不能要你的钱。”

随即,韩培信吩咐厨房大师傅到招待所拉菜,想吃什么就拉什么,做了一桌子丰盛的饭菜。

当看到散发着甜香味的红烧肘子时,张闻天也很想吃,但妻子刘英并不同意:“你血压高,医生嘱咐不让吃的。”

图|张闻天与刘英

见张闻天想吃,韩培信便夹了一块放到他碗中,然后对刘英说:“让张老吃吧!不要限制他,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偶尔吃一次没关系的。”

这是张闻天生前最后一次开荤了,此后他的胃已无法容纳这些食物了......

1976年1月9日,撕心裂肺的哀乐送来了周总理逝世的消息,张闻天得知这一噩耗后,心如刀绞,潸然泪下,此后,他多次从梦中惊醒,心脏深感不适。

对待死亡,张闻天看得十分坦然,他曾在1月19日给外甥的信中这样写道:“我年纪已75,突然事变的发生,也不是不可能,对人的生死,只有根据自然规律办事,过分操心或担心,也无用。”

1976年4月,张闻天连续几次发病,情况十分危急,他意识到自己将不久于人世,便把自己最大的心愿嘱咐给妻子刘英:“我不行了......别的倒没什么,只是这十几年没能为党工作,深表遗憾。”

说完,张闻天轻叹一声,停顿了一会儿,又郑重地对妻子嘱咐道:“我死后替我把工资和存款全部交给党,作为我最后一笔党费。”

面对丈夫的嘱咐,刘英强忍泪水,默默地点了点头。

见妻子默不作声,张闻天便要她拿纸过来,写下保证,签上名字。这下,刘英的泪水夺眶而出:“难道你还信不过我?”张闻天安然地笑了。

图丨张闻天和刘英合影

关于这件事,张闻天和刘英的确写下了合约:

“二人生前商定:二人的存款,死后交给党,作为二人最后所交党费。张、刘1976年4月”

在张闻天生命的最后时刻,无论是一直陪伴着他的妻子刘英,还是其他工作人员,从没听到张闻天为自己抱怨叫屈,而他和妻子刘英念叨最多的是:“我这么多年都没有为党工作了。”

每每听到丈夫说这句话,刘英只得轻声安慰他。

1976年7月1日,在党的生日这天,张闻天这位有着51年党龄的老革命家,迎来了生命的最后时刻。

这天早晨,张闻天默默地打开收音机,听完广播,喝了几口米汤,什么话也没说,只是静静地躺着。下午时,他让工作人员给他念《参考消息》,当时,张闻天的眼病已很严重,只能听广播,不能看东西,有时也会让别人给他念报纸。

工作人员读到快傍晚时,张闻天轻声说道:“你去做饭吧。”

可让人没想到的是饭还没做熟,张闻天心脏病猝发,与世长辞了,享年76岁,在得知丈夫逝世后,刘英悲痛欲绝,失声痛哭,昏厥了过去......

1979年,中央派人通知张闻天遗孀刘英:中央决定为张闻天开追悼会,听到这个消息后,刘英喜出望外。

与此同时,中央领导同志给当时在杭州的陈云打去电话问道:“张闻天的追悼会你参加不参加?”

“我一定参加,无论如何要等我回来以后再开。”陈云激动地说道。

图|陈云

在挂断电话后,陈云不禁想起自己与挚友张闻天的过往......

陈云和张闻天都是上海一带的人,谈话投机,关系也比较好,陈云十分喜欢打乒乓球,在中共苏区时,基本每天晚饭后,他常常会叫着张闻天、潘汉年一起打乒乓球。

东北解放后,陈云十分看重张闻天在经济方面的真知灼见,便调任张闻天任东北财经委员会副主任,此后的一段日子里,陈云与张闻天直接合作共事,直到1949年5月张闻天到安东(今丹东)担任辽东省委书记。

据后来张闻天的妻子刘英回忆:“陈云和闻天意气投合,非常要好,东北解放后,陈云任财经委员会主任,闻天是副主任,他们配合得很好,都主张按经济规律办事。”

1951年,毛主席派张闻天驻苏联,陈云去苏联访问时,特意前去看望了张闻天夫妇,在闲谈过程中,张闻天对陈云说道:“我不想搞外交,想搞经济工作。”

陈云闻言,笑着安慰道:“我赞成呵,可毛主席不同意啊!”

这样倾心的交谈,足以见得陈云与张云天的互相信任和理解......

当中央领导同志征求刘英是否等陈云时,刘云点了点头:“等,迟一点又有什么关系呀。”

对于张闻天的追悼会,刘英考虑到丈夫张闻天与陈云的友谊,便提议道:追悼会由邓小平主持,陈云致悼词。

图|陈云和邓公

陈云得知后却摇头拒绝了,随即提议道:“还是让邓小平来致悼词吧,这样规格高一些。”

对此,邓小平表示同意。

1979年8月25日,张闻天的追悼会在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陈云主持追悼会,邓小平致悼词,充分肯定了张闻天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是忠于党、忠于人民的一生。”

当天,几乎所有的中央领导都到场了,在看到邓小平到来后,刘英快步迎了上去,邓小平操着他那浓重的四川口音感慨地对刘英说:“好多年不见喽!”

刘英紧紧握着邓公的手,笑着点了点头,那一刻,她不禁想起了1973年邓小平重新出来工作时,丈夫张闻天激动地模样,当时丈夫在得知这一消息后,高兴地对她说:“小平同志很精干,肯动脑子,办事果断,实事求是,他出来工作,我们国家就有希望了,周总理也不会再那样忙了。”

当时刘英也点了点头说:“小平同志身体好,有魄力。”

就在刘英紧握着邓公的手时,陈云也走到了刘英面前,亲切地说道:“你头发还是那么黑,没有老啊!”

许多领导同志也前来向刘英致以慰问,看着同志们对张闻天的深切怀念和敬佩之情,刘英心中百感交集......

图|张闻天追悼会

根据张闻天的遗嘱,刘英为张闻天一次性上交党费40000元,1981年6月29日,刘英向少年儿童福利基金会捐献储蓄40169.6元,这是两位老革命家对党和人民做的最后奉献。

追悼会结束后,中央批准成立《张闻天选集》编辑组,编辑出版张闻天遗著。

当刘英在整理出版张闻天文稿过程中,在回忆她和张闻天的生活经历的过程中,刘英仿佛沿着丈夫生前的路又重新走了一遍,重温了他伟大的人格和深刻的思想。

看着丈夫的文稿变成了铅字,成了许许多多人传颂的精神,刘英感到欣慰:终于可以告慰闻天的英灵了。

1997年8月,刘英回忆录《我和张闻天命运与共的历程》出版,时年92岁的刘英,在这本书中,回顾了她的革命历程,并着重回忆了她和张闻天40多年相濡以沫、命运与共的历程。

张闻天和刘英,一生奉献无所求,戎马倥偬,呕心沥血,忧国忧民,无怨无悔。在他们同甘共苦的生命中,他们把一切都献给了党,献给了人民,党和人民也将永远记住他们。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历史详说官
历史详说官
欢迎大家关注历史详说官
256文章数 10010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专题推荐

永远跟党走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