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吴蔚:欧洲对华政策,究竟听谁的?

0
分享至

资料图

直新闻:一段时间以来欧洲方向多位领导人到访中国,发出了推动中欧合作保持共同繁荣的理性之声。但另一方面,在台湾问题上欧洲国家又采取了某种令中国不悦的干涉姿态。你如何看待欧洲的这种政策取态?

特约评论员 吴蔚:法国大文豪雨果在1849年时曾预言:迟早有一天,欧洲大陆上的所有国家将会更加紧密地团结在一起,建立起情同手足的兄弟关系;迟早有一天,除了思想斗争,欧洲不会有任何其他战场,子弹和炸弹会被选票所代替。

百年之后,欧盟这个“国家形态的更高体现方式”终于从空想变为现实,只是,子弹、炸弹、选票都在以各自的方式长期存在。人们一边感佩欧洲人将理想付诸实现的魄力,又一边感慨维系这样一个区域共同体所要付出的艰辛。是的,团结的欧洲并不团结。尤其在对外政策上,他们一边基于本能地寻找于己有利的合作伙伴,又得寻找一根意识形态准绳将大家聚拢在一起,妄图达成最基础的共识。我想,欧洲对中国的政策取态之所以展现出某种“自我矛盾”,正是由于他们的貌合神离。

几天前,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访问中国,欧洲媒体使用“秘而不宣、单独访问”的标题,充分体现了欧洲的政治生态。十多年来,欧盟领导人访问中国往往是“两人偕行”:一位是欧洲理事会主席,另一位则是欧盟委员会主席。“两人偕行”的意义在于,它遵循了欧盟最高决策机构与行政机构之间的统一步调。但这一次,米歇尔并未与冯德莱恩共同访华,它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欧洲对外政策上的分歧。

资料图

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最近在忙些什么呢?自俄乌冲突爆发以来,这位德国的前国防部长一直奔走在乌克兰与美国之间。从这个意义上看,欧洲的对外政策有着两个绕不开的大方向:一个是中国,另一个是美国。尤其在全球经济危机一触即发的当下,国际贸易正在朝着保护主义与零和博弈滑坡。欧盟两大政治轴心德国与法国也都以实际行动捍卫本国利益、欧洲利益。德国总理朔尔茨访问中国延续友谊,法国总统马克龙到访美国讨回公道,都是对欧洲两大外交对象的主动塑造。

当前,世界之变、时代之变、历史之变加速演进,各国都在思考未来之路,欧洲也不例外。俄乌冲突影响外溢,欧洲开始反思在美国的主导下,欧洲的和平究竟是美国人说的算还是欧洲人说的算;欧洲能源危机加剧,欧洲开始反思与俄罗斯的共生关系是否过于脆弱;“一带一路”通达,欧洲开始警惕中国的影响力外溢是否裹挟了意识形态输出。但无论欧洲如何反思警醒,他们所面临的都是客观而现实的环境:欧洲各国军备废弛,安全议题被迫看美国脸色;欧洲能源结构失衡,远水解不了近渴,俄罗斯是躺家门口的答案;作为单一市场主体,中国这个贸易伙伴实在是太香了,欧洲足额享受了中国的改革开放红利。

是的,欧洲的政策取态很大程度上基于他们自身的禀赋,受限于前人的历史抉择,在拨开意识形态之争的纷纷扰扰后,我们看到的矛盾欧洲,实则也是务实的欧洲。忠于利益,难道不正是老欧洲的底色吗?

资料图

直新闻:另一方面,六名澳大利亚议员组成的“跨党派团体”周日窜访台湾,为此,澳大利亚总理阿尔巴尼斯明确表示这不代表政府。吴先生,澳大利亚的对华政策是否也在展现某种“两面性”呢?

特约评论员 吴蔚:澳总理阿尔巴尼斯尝试打了一下圆场,说此行并非“政府访问”,六位议员都是“后座议员”。什么是“后座议员”呢?在英国式议会制语境下,执政党内阁、影子内阁成员与反对党领袖在下议院议事厅前排就坐,被称为“前座议员”,与之相对,“后座议员”的政治影响力就相对有限了。但我们不能忽视代议制民主里每一位民意代表的议程设置能力,也不能将这种看似“个人行为”与国家行为泾渭分明地割裂开来。

但仅就此次澳大利亚议员窜访台湾一事,我发现了一个有意思的细节。

领头窜访的是澳大利亚前副总理、前国家党领袖乔伊斯。在澳大利亚政党政治语境下,国家党与自由党长期结盟。澳大利亚现任总理阿尔巴尼斯率领的工党在今年5月的议会选举中击败的正是自由党与国家党联盟领袖莫里森,实现澳大利亚政局变天。澳大利亚工党一度经历了9年在野,它的上一任领袖正是主张与中国交好的时任澳大利亚总理陆克文。从这个角度去看,你会回过神来,为什么在前不久的G20巴厘岛峰会上,习近平主席繁忙的双多边会晤行程里会有澳大利亚总理阿尔巴尼斯这一站。因为中澳关系确实迎来了一个重回正轨的政治契机,澳大利亚国内的政治条件逐渐成熟。

一言以蔽之,我们可以初步研判,澳议员此次窜访台湾更像是一次由澳国内反对党策动的“搅局行动”。因此,我们不能忽略的一种情况是,一些国家因为国内政治的因素对中国的内政以及一些敏感议题进行干涉。对此我们要以冷静的心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但是另一方面,我们同样不能忽略的是,一些国家将府院分治的政治体制,化为国家间博弈的工具,在台湾问题上玩起了“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的游戏。正如我刚刚谈到的,我们不能允许议员用所谓“个人行为”为国家行为开脱。此次窜访台湾的六位澳方议员里,就有两位来自执政的工党。

澳大利亚过去很长一段时间的国家行为极大伤害了中澳两国关系,G20巴厘岛峰会期间的两国领导人双边会晤是一次止跌回升的好契机。但更重要的是,澳方应该抓住这个契机,以令人信服的实际行动让两国关系回到正确的轨道上来。我需要提醒澳方的一点是,中国人民最痛恨“两面派”。

作者丨吴蔚,直新闻高级主笔,深圳卫视《直播港澳台》特约评论员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直新闻
直新闻
直新闻官方账号
7983文章数 510240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专题推荐

永远跟党走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