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实录:“我妈爽了,一次就是30万!”

0
分享至

时隔多年,江小暖也曾梦见过她妈。

她妈妈温暖的站在阳光底下,笑成花开的模样。逆着初夏的光,朝江小暖张开臂膀,梦里,江小暖笑着喊她:“妈……”

可梦,总是反的多,且易醒易痛。

现实生活中,江小暖第一次见她妈时的模样,已经模糊得像去年吃过的糖。

可她还清楚的记得,母亲扬起手高高落下的巴掌,烙印在她的脸颊。

她知道,这个看起来陌生至极的女人,是她的母亲。外婆拉着她,红着眼说:“小暖,快叫人啊!”

她把手握得紧,指甲划过手掌,喊她:“阿姨。”

女人有一瞬间的不可置信,随即是那个江小暖终身难忘的巴掌落下。

她说:“我是你妈!”

江小暖捂着脸木然的望她,忽然笑了,“这样啊……我以为,你早忘了。”

那是江小暖第一次见她她,也是她第一次喊一个女人,妈。

那年,盛夏的光,知了鸣叫得漫长。

初中的时,江小暖与班上另一个被孤立的男生,交了朋友。

江小暖还记得,和他做朋友之前,是因为旁的同学欺负他时,总故意问他,“你妈呢?”

江小暖坐在教室中央,转头去看他,一脸冷然的回:“我没有妈。”

班上的同学都围着笑话他,说他的妈妈因为他爸爸成了残废,就跟别人跑了!不要他了!成绩好有什么用?成绩再好也是连妈都不要的……

那些难听的话,逗笑了所有人。江小暖,却不知为何,忽然之间红了眼,痛了心。

那是她第一次明白,同病相怜的道理。

放学铃响,学生们似蜂儿一样闯,踢翻他陈旧的书包,纸笔撒落了一地。

有人一脚踏去,铅灰的脚印烙印在他的作业本人,四线格上,是擦不掉的尘。

江小暖伸手帮他捡东西的时候,他眼里泛起的第一丝光,不曾是谢意。而是戒备,那种小兽一样的戒备。

江小暖捡起他的作业本,哗啦一声撕掉了满是脚印那页纸,擦了鼻子,团成一坨,扔进了他身后的垃圾桶,江小暖对着他笑,说:“同学,你好。”

他看着江小暖被硬纸张擦红的鼻子,扑哧一声也笑了,眼里有藏不住的光,盛满整个夏,他说:“谢谢。”

有斑驳陆离的光,轻盈的跳跃在他们脸上,她们简单的握手,一眼就看见了铺满天空柔软的云,轻轻的荡。

“你好,我叫江小暖。”

“你好,我是夏沉然。”

校园跑道上,自行车清浅倒影下,江小暖踩着青黄的落叶淡然的说:“我和你一样,也没有妈。”

夏沉然的脚步僵了一下,连阳光下的影子也慌乱不堪。

江小暖不在意的耸肩,淡淡一笑,有转瞬即逝悲伤,顺着阳光攀爬。

其实,江小暖算不得没有妈,也算不得有妈。

她妈妈曾经不顾家人反对,远嫁安徽,又在一年后躲计划生育,回到了南方小镇,生下了江小暖。

江小暖的外婆抱着皱巴巴的小人,江小暖的母亲撑着满头大汗焦急的问:“是不是带把的?”

外婆抱着软软的棉花小被,没有说话,摇着头。

“是个女娃。”

江小暖的母亲一下子跌下了床,摇晃着一头散乱的发,“怎么可能!”

“这不可能!”

“中医师明明说是个带把的啊!”

外婆上前扶起她,轻声的安慰:“女娃贴心,长大了疼娘!”

江小暖的母亲冷冷清清的望着灰沉的地下,沉默的不再说话。

江小暖来到这个世界第十四天的时候,她母亲带着几个红鸡蛋,悄悄离开了家。

没有留下只言片语,却留下了十四天的江小暖在这座南方的小镇上,咿咿呀呀啼哭震聋她外婆的耳朵。

那个年代,没有电话,江小暖的外婆就抱着她,一趟一趟的跑邮电局,一封又一封的电报问江小暖的母亲:这个娃,你要还是不要?

外婆勾的布鞋跑坏了面,江小暖咬着奶粉兑得清汤水似的奶朝着外婆咯咯的笑,外婆最终也没有等到女儿的回答。却依然抱着小小的江小暖回了家。

熬米汤,煮面糊,卖了一篮又一篮的鸡蛋,养活了只有十四天的江小暖。宝贝一样的疼着,爱着。

江小暖长大一点,也总问,“为什么别人都有妈妈,我就没有妈?”

外婆停下手中的活,摸着江小暖的头说:“你有妈,只是离得远,她才没有来看你。”

小小的人啊,总以为大人的话,十有八九是真,小暖天天扎着麻花辫跑到院门口,坐在低低的门槛上,等着太阳落下,等着老狗回家,等着她的妈妈。

星星来了,月亮也来了,谁也没说话,只有江小暖的眼睛不停地眨巴。浓浓夜色,她总不曾望见,她想等的妈妈。

只有外婆,拿了毯子,轻轻把她抱回家。放在小床上,蒲扇摇啊摇,童谣唱啊唱,却闪了泪花。

江小暖装睡的眼睛,也悄悄淌下,同样的泪花。

许多年后,江小暖终于又从旁的大人嘴里听懂了,为什么她的妈妈从来不来看她。

不是山高水远,不是路绕风大,也不是星星月亮说了假话,是她妈妈,从来就不曾想要她。

从此,江小暖只说,我没有妈。

初三那年,校园的栀子花开满了整个夏,清甜的味道似水洗过的棉花糖,荡在学校的每个角落。夏沉然偷偷摘了几朵,悄悄压进江小暖厚厚的小说书里,没有告诉她。

江小暖从小卖部回来,买了漂亮的同学录,笑着递给夏沉然,“你是第一个。”

夏沉然别扭的挠挠头,一笔一划写下:江小暖,你是太阳。

墨迹淡淡的晕染,江小暖拿过拧着眉笑话他:“你这写的什么啊?”

夏沉然背着书包,扭头就跑,卷起的风吹不散他脸颊醉酒似的绯红一片。

江小暖抱着同学录回家后,院子里的老狗汪汪的叫,屋里,正坐着她并不熟悉,从未见过的陌生女人。

外婆过来牵她,却附在她耳边轻轻的说:“那是你妈,快去叫妈妈。”

江小暖手中的同学录哐当一声,落了地,砸出沉沉的闷响,却像是滚滚雷火,轰鸣在她的耳旁。

屋里的女人看她,轻蹙了眉,仿佛并不意外她已经长成了什么模样,甚至也不曾意外,她怎么从十四天活到了现在。

外婆拉着江小暖,催促着:“快喊妈妈。”

江小暖淡淡喊她:“阿姨。”

女人一瞬间惊愕,高高扬起的手,一巴掌宣示了主权,她说:“我是你妈!”

那年的盛夏,一场突如其来的夏雨,打断了知了的长鸣,也打乱江小暖残缺却平静的生活。

江小暖的妈妈回来了,要带走她,带江小暖回安徽去,认祖归宗,改名换姓。

当年她的母亲不曾留下只言片语,外婆一气之下,为江小暖取了她母亲的姓,舔小暖二字,愿这个孩子,一生有温暖相伴。

如今,江小暖才知道,她不姓江,她姓陈。她的父亲,也姓陈。多么简单的道理,江小暖却十几年都不曾知道,她父亲的名姓,也不曾见过。

沉闷的风扇转不动岁月亢长的灰,绞覆轴承,发出呜呜哇哇沉重的悲鸣。

江小暖站在院子里,倔强的喊:“我这辈子都不会跟你回去!”

“我也不想姓陈!”

那样的话,像是多年沉默流下委屈的泪水里滋养怪物,张着大嘴巴,一口一口吐出,无数个漆黑夜下,冷透的风,和外婆酸楚的泪。

江小暖的母亲气得发慌,扔了扫把,砸了碗,“白眼狼!早知道是这样,我就不该拼死拼活生你!生你有什么用!”

冷冷的月色下,篱笆墙上爬满忽闪的萤火虫,江小暖哭着笑,笑着哭,“你以为我就想从你子宫里爬出来吗?”

江小暖母亲炸裂的喊骂,外婆老迈的拦下,却直直的倒在了地上。

120扯着笛声,拉走了疯乱的一家。

医生喊了江小暖的母亲去办公室,口罩下似浓浓鼻音发出的闷响。

江小暖拉着外婆干瘪的手,看上面清清楚楚的老人斑点,一点一点的扎在了心间。

她想起以前外婆的头发,似乎要比现在黑一点,灰一点。

岁月慢慢的爬,每年的冬雪一场一场的下,江小暖不知,是不是那些冷冽的冬雪,染白了外婆的发。

几个小时后,母亲带着江小暖站在了走廊上,她沉沉的吐了两口气说:“你外婆的身体不能再操劳了。”

“跟我回去吧。”

江小暖没有说话,低着头,泪水滴答滴答砸。

两天后,外婆醒了,有阳光撒下,照在外婆的白发上。外婆拉着小暖的手,泪眼蒙蒙,“孩子,跟你妈回去吧。”

“外婆老了,活不得几年了。你以后也不能没个家啊……”

江小暖倔强的摇头,扑在外婆膝盖上,哭了整整一个下午。

暮色四合的时候,星星月亮都出来了。银色的月光下,外婆期待的眼神下,她沉默点了头,看着外婆说:“你要好好的。等小暖以后考了大学,回来找你!”

外婆笑了,晃动满头的银发,掩不住老泪落下。

几天后,江小暖的母亲收拾了行礼,拉着江小暖要上车的时候。

江小暖踏上车的脚,凝固在脚下的土地上。她忽然回头,抱了抱外婆,飞快朝着夏沉然家跑。

她的身后,她母亲尖锐的骂声,被卷起的风吹散。

跑过马路,转两次弯,穿过一条窄小的巷子,她匆匆停在夏沉然家的木门前,拍响了门环。

夏沉然刚刚推父亲到了院子,晒暖暖的阳光,就听见了江小暖的声音。

他打开门,看见踹着粗气,跑得满脸通红的江小暖,还没说话,就听见江小暖喊:“我要走了!”

夏沉然一脸茫然,看江小暖缓缓红了的眼,忽然明白她没有开玩笑。

江小暖拽着书包,包里是一本只有夏沉然名字的同学录。她咬着嘴唇,看他,“你……你以后考安徽的大学好不好?”

夏沉然抓住她不答,反问:“谁要带你走?”

“我妈……”

夏沉然一瞬间松了一口气,心中沉沉,却笑着说:“好。”

巷子里传来江小暖母亲吵闹的喊声,江小暖抬头,只看了夏沉然一眼,又礼貌的朝着院子里轮椅上的夏沉然父亲,打了一个哭腔的招呼,扯着嘴角,笑得难受。

“叔叔再见。”

“夏沉然,再见。”

江小暖再一次跑了,像一个不清晰的点,渐渐消失在夏沉然的眼里。他抓着门上锈迹斑驳的锁,手心冰凉一片。

小镇的风景随火车的启笛声,渐渐倒退,山水模糊,江河荡漾,不过两个日出,一个月落,就到了安徽。

原来,山高水远,只在于想或不想见。从没有,不可平。

北方的烈风卷起细沙,黄烟朦胧中,有一眼望不见头的麦田,稻草人像垂死的老妪,瑟在风中颤抖。

江小暖到底没有肯改名,又或者她从来只叫自己江小暖。

在北方陌生的环境里,江小暖得知了自己从未见过的三姑六婆,当然,没一个是她熟悉的。连父亲,也只匆匆见了一面,也就出了远门去务工了。

只有那个母亲捧在手里的弟弟,着实让江小暖明白了,母亲为什么从来不想她。

原来,她有了自己的儿子。

所以,她不曾缺一个孩子,只有一个孩子缺了一个妈。

讲起来,真是像一场笑话啊……

北方的隆冬,大雪纷飞,苍茫一片,分不清东南西北。江小暖抱着一落千丈的成绩单,踏过软软的积雪走回家。

她的母亲瞄了一眼成绩单,没有打骂,也没有说话。仿佛与她无关似的,继续握着弟弟的手一笔一划,教他写大,小,多,少。

江小暖从母亲淡漠的脸上,看懂了一切。

那是寒冬,从冰雪里卷起的风,似一个又一个耳刮子打在了她的脸上。

第二个学期开学后,江小暖的母亲迟迟没有拿学费给她。

江小暖咬着牙,不问。

江小暖母亲淡淡的笑,不闻。

学生们都开学进校了,江小暖母亲在广场租了一个摊位,带着江小暖卖起了水果。

江小暖抱着沉重的香蕉,有刺鼻浓烈的催熟剂的味道,呛得江小暖红了眼,豆大的泪水落在蒙香蕉的塑料薄膜上,砸出透明的花。

从此,江小暖再也没能,踏进学校。

她假装忘了,忘了应该上学,应该站在那一片阳光底下。而不是缩在市场烂棚底下,那一片模糊的阴影下,麻木的递出一个个袋子,听周围喧闹的讨价还价。

江小暖从来明白,她从没有可以讨价还价的命。

她的母亲站在水果摊前,收钱时听旁人赞许的夸,“你家这女儿这能干咧!”

江小暖妈磕了瓜子,眉眼有笑,“外婆带大的,也没个出息。只能早早教了做点小生意的本事。”

提着水果的女人笑得怪异,看着江小暖说:“可不是嘛,女娃读那多书干啥!再过两年,找个人家一嫁,谋个十几万彩礼。你那儿子的以后份子,也就不差了。”

江小暖捡苹果的手顿住,抬眼对上母亲略慌乱的眼,母亲转而笑着推搡着买水果的走远了。

那天晚上,江小暖第一次认真喊住了她妈,屋里的碳火燃得通红,江小暖袖子里的手捏得紧,她问:“妈,那些人说得是不是真的?”

她江小暖母亲拨弄着碳火,烤熟了一个地瓜,细细剥了喂给坐在一旁看动画片的弟弟,“旁人的话,尽是瞎说。”

江小暖抬眼看她妈,她妈眼里有不变的淡漠,淡淡道:“何况哪个姑娘又不嫁人呢?”

窗外的风雪啊,呼呼的拍打,未归的太阳,沉沉的落下。

江小暖终于明白了,她妈为什么要在多年以后,去寻她。

北方,嫁一个女儿,丰厚的彩礼,捆着漂亮的彩带。那就是她江小暖于她母亲,最后的情分。一丝一缕,牵扯着是血浓于水,捂臭的霉花。

至此,江小暖再不喊她母亲,妈。

江小暖母亲,也从不在意,江小暖是否喊她妈。

于她而言,只要户口本上,江小暖在她名下。便是最好的关系。

两年后,大雁南飞回家,江小暖的十八岁,沉默的迎来了夏。

月光如华,洗透了江小暖一身的燥意。父亲长年在外务工,母亲带着弟弟长途去了市里参加跆拳道比赛。

江小暖从屋子一角的破外套里,摸出了三年时间悄悄藏下的零钱。带着她曾从南方带来的小书包,跑了。

她预谋了多年,线路踩熟,烂熟于心。县里买票,市里上了火车,十八岁的夏,江小暖独自一人跑回了外婆家。

两个日出,一个月落,山水重逢似故友。火车倒退走的,是再不回头的荒漠。

江小暖回到了南方小镇,顺着记忆找回了外婆家。

院子荒凉,杂草长长,篱笆墙下,再没有了老狗欢叫,也没有了外婆慈祥的笑。

她把门拍得响,惊起草丛里蝉鸣的知了。

隔壁的邻居认出她,惊喜唤:“是小暖回来了!”

江小暖沉沉的点头,急急的问:“我外婆?”

邻居惊愕,“你难道不知道吗?你外婆两年前就过世了……”

天上的密云遮啊,似怪物的口,狰狞的眼盯着小镇的人啊。

江小暖顺着老屋后的小路,走到了外婆的坟前,邻居说:你外婆走得时候,通知了你妈。你妈在电话里说,离得太远,走不开,回不来……

走不开,回不来……

江小暖跪在黄泥巴下,望着荒凉的坟,再也记不清了,外婆慈爱笑着的脸,花白的银发。

是岁月变迁,还是人是物非。

她都无从得知。

江小暖又跑去了高中学校门口,一眼便望见了,光荣榜上,大红的纸,金粉描的名字有他,夏沉然。

她远远的望,无一人的时候,才敢走近了瞧。

真的是他的名字,夏沉然。

中国科技大学,校址安徽省合肥市。

江小暖捂着嘴,泪水无声的落啊。

原来,他一直记得她当年说的那句话。

她说:“你……能不能考安徽的大学?”

他回:“好。”

穿过经年累月,也不曾忘记过那样浅浅的一句话。

可她呢?早已不再是曾经的江小暖,她没有文化,也再不能像他一样,上大学,有一个灿烂的未来和明天。

江小暖沉默的走了,她把小书包放在了外婆的老屋墙角的箱子里,上了一把新锁。里面只有,一本泛黄的同学录。

同学录里只有一个叫夏沉然的男孩,曾写下:江小暖,你是太阳。

梦一样的话。

三年后,江小暖独自踏过小城,走过大街。做过水果生意,卖过服装,还在江南倒腾了绣花。住过发霉的地下室,跑过喧闹批发和源发地。吃过最便宜的盒饭,喝过最烈的酒,只是从没有讲起,曾经的曾经。

江小暖最后扎根在了江南,办了一个绣楼,挑着针跟鼓楼里缠脚老太太,一针一线的学习古老的绣法。

老人一边教一边含糊的讲,老一辈人穿越战乱,经历生死,活下来的故事。

江小暖总挂着笑,安静的绣,安静的听。

从绣楼里出来,江小暖看了时间,提了包往成人自考培训班跑。

说来好笑,江小暖现在已经不缺那一纸证书了。却在路过天桥时,接过那一张印有大学毕业证书的宣传单时,鬼使神差去报了名。

教室里,热闹一片。

江小暖坐在窗户旁,看银杏叶缓缓的落下,阳光一缕一缕洒。

教室外,穿着白T剪着碎发的男人怔在窗户前,一眼就望见了她。

不敢上前,不敢退后。

旁边的老师抱着资料就要进去,男人却拉住了他,接过他手中的资料,淡淡道:“今天我来。”

“啊?”

男人浅浅一笑,回他:“好巧,里面有我一位故人。”

培训老师释然的点点头。

男人抱着资料进了教室,所有的人都站起来了。

江小暖眯着眼睛,浅浅的笑凝住,不可置信的看着他,陌生又熟悉。

讲台上,夏沉然隔着不多不少的学生,穿过讲台,穿过桌子,望着江小暖,良久,他才笑,对着她说:“同学,你好。”

记忆触角沿着目光攀爬,刺眼的阳光仿佛回到了那年的夏。

她说:“同学,你好。”

“我叫江小暖。”

“我叫夏沉然。”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大嫂“陈书婷”的爆红,才是内娱影坛的“悲哀”

大嫂“陈书婷”的爆红,才是内娱影坛的“悲哀”

娱乐大話
2023-01-31 17:17:12
大空头被打爆了

大空头被打爆了

格隆汇
2023-02-03 20:18:38
重磅!2月6日零时起,全面恢复内地与港澳人员往来

重磅!2月6日零时起,全面恢复内地与港澳人员往来

每日经济新闻
2023-02-03 10:16:09
《狂飙》:安欣宁肯“无爱无性”20年,也不肯娶高启兰,为啥?

《狂飙》:安欣宁肯“无爱无性”20年,也不肯娶高启兰,为啥?

康哥聊娱乐
2023-02-02 15:28:39
这张照片拍摄于1983年,24岁的倪萍忙完了工作,坐在吧台上休息

这张照片拍摄于1983年,24岁的倪萍忙完了工作,坐在吧台上休息

王哈哈娱乐大赏
2023-01-08 12:34:53
加油站地面上惊现人类DD?!警方:不是谋杀碎尸,是意外!

加油站地面上惊现人类DD?!警方:不是谋杀碎尸,是意外!

英国那些事儿
2023-02-02 23:30:40
邓公第二任妻子金维映,长征中生下儿子李铁映,苏联养病时却遇难

邓公第二任妻子金维映,长征中生下儿子李铁映,苏联养病时却遇难

文史颜如玉
2023-02-03 21:05:03
蜜桃臀+马甲线+D罩杯,网友:这么凶的身材,妹子看了都流鼻血!

蜜桃臀+马甲线+D罩杯,网友:这么凶的身材,妹子看了都流鼻血!

吃西瓜看电影
2023-02-04 07:36:28
《狂飙》原版结局泄露,黄瑶杀死陈书婷,高启兰成亲,孟钰意外

《狂飙》原版结局泄露,黄瑶杀死陈书婷,高启兰成亲,孟钰意外

娱乐倾城巷
2023-02-03 13:34:01
郑爽!这位劣迹斑斑的艺人,再次震惊国人的下巴,污蔑造谣祖国?

郑爽!这位劣迹斑斑的艺人,再次震惊国人的下巴,污蔑造谣祖国?

妙旋小时间
2023-02-03 16:29:08
案例 江苏一男子借给保姆2万元,要求发生性关系,嫖娼还是强奸?

案例 江苏一男子借给保姆2万元,要求发生性关系,嫖娼还是强奸?

王律师讲法
2023-02-03 22:45:02
上海某小区发生命案,67岁老人致3死1伤

上海某小区发生命案,67岁老人致3死1伤

欧子的日常
2023-02-03 22:11:12
英国游客来中国旅行时去看病,但在医院却迷茫了:我上天堂了?

英国游客来中国旅行时去看病,但在医院却迷茫了:我上天堂了?

钱多多爱吃辣
2023-02-01 09:30:43
中国连抛2108亿美债,或将再抛7000亿,白宫开始对华服软示好

中国连抛2108亿美债,或将再抛7000亿,白宫开始对华服软示好

雪狼看世界
2023-02-03 10:49:38
硝烟四起!朝鲜出兵俄乌战场,乌克兰再次要求美方制裁中国?

硝烟四起!朝鲜出兵俄乌战场,乌克兰再次要求美方制裁中国?

阿哥说军事
2023-02-04 02:40:06
网曝蒋劲夫与女子酒店照片,女子低胸紧身衣很性感,聊天记录曝光

网曝蒋劲夫与女子酒店照片,女子低胸紧身衣很性感,聊天记录曝光

阿源讲八卦
2023-02-03 15:22:41
拒绝道歉!寿司郎“坚决告到底”,恐面临3年刑期

拒绝道歉!寿司郎“坚决告到底”,恐面临3年刑期

远东观察
2023-02-03 10:41:40
预计13.98万起售,新款福特蒙迪欧正式亮相,配1.5T发动机

预计13.98万起售,新款福特蒙迪欧正式亮相,配1.5T发动机

新车指南
2023-02-03 12:36:29
刘洋全家福罕见曝出!老公帅气挺拔,两个孩子好可爱!

刘洋全家福罕见曝出!老公帅气挺拔,两个孩子好可爱!

香兰爱影
2023-02-02 15:49:17
准备存钱的别错过!工商银行利息上调,存10万得一年9000元利息!

准备存钱的别错过!工商银行利息上调,存10万得一年9000元利息!

金芒美食
2023-02-03 17:30:02
2023-02-04 08:30:44
横竖是个王
横竖是个王
分享我观察到的世界
2358文章数 26337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艺术要闻

美国首展卡尔帕乔:文艺复兴威尼斯的完美与没落

头条要闻

欧乌峰会在防空警报中开始 普京最新讲话再次警告西方

头条要闻

欧乌峰会在防空警报中开始 普京最新讲话再次警告西方

体育要闻

被人嫌弃的哈登,连全明星都选不上了?

娱乐要闻

黎明前妻乐基儿变样 大眼袋鱼尾纹明显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ChatGPT可胜任谷歌年薪18.3万美元工作

汽车要闻

没有门把手 极氪A级纯电SUV定名ZEEKR X

态度原创

房产
旅游
亲子
本地
公开课

房产要闻

土拍转向?传集中供地将取消

旅游要闻

斯里兰卡 让人会心微笑的南亚岛国

亲子要闻

“挣钱”和“陪孩子”到底哪个重要|||

本地新闻

刷完《狂飙》大结局,有多少飙友只想飞去江门

公开课

中国飞机退役后,为何只能送去美国拆解?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