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毛主席问孟锦云:如果我离婚会怎样?她的回答令主席豁达一笑

0
分享至

1976年9月9日,毛主席溘然长逝,山河哀恸。

在中南海机关列出的毛主席悼唁名单上,底部有一个大家不甚熟悉的名字——孟锦云。

要知道,当时能够获许参加毛主席悼唁仪式的人,要么是政治局的要员,要么是开国将帅,连毛家人有些都不能来参加,这个“孟锦云”何许人也?

1、半个小同乡

1963年4月,毛主席在中南海认识了一个非常有趣的姑娘,她就是孟锦云。

孟锦云当时是个非常羞怯的小姑娘。毛主席看到一个姑娘怯生生、羞嗒嗒地朝自己走来。

毛主席问:“小姑娘,新来的?以前没有见过你啊!”

孟锦云:“第一次来。”

毛主席恍然大悟:“怪不得。你叫什么名字?是哪儿人啊?”

孟锦云:“主席,我叫孟锦云,湖北的。”

毛主席一听乐了:“呦呵,和孟夫子同一个姓呢!我在湖南,我和你一湖之隔,你是我的半个小老乡呢!”

等到稍微熟稔之后,孟锦云不再是之前怯生生的样子,反倒开始打趣主席:“主席,您下面这颗痣,我奶奶和我说过,她说这是有大福气的痣呢!”

毛主席看了看一脸认真的孟锦云,然后说:“我看你脸上也有一颗痣呢,你也有福气呀!”

没想到孟锦云反驳说:“那不一样,我这颗痣是湖北痣,您这颗痣是湖南痣。”

毛主席一听,乐得哈哈大笑,他还是首次听别人说痣还分南北,两人就此相识。孟锦云的有趣、率真,让毛主席印象深刻。

但是,这次碰面后孟锦云并没有走近毛主席身边工作。等到两人真正共事那已经是12年后的1975年了。

1975年,毛主席身体开始出现不同程度的衰弱,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操劳过度与疾病造成的。

此时毛主席已经83岁,无论是年龄还是病弱,都慢慢让他的内心变得孤独起来。他长居丰泽园,总是很少笑,有时候埋头看书一言不发就是一整天。大多数时候也不爱说话,除非吃饭或者需要让秘书代劳读报看文件时会说两句。

5月的一天,毛主席像往常一样埋首看书,机要秘书张玉凤兴高采烈地走来:“主席,告诉您一件开心事儿。您的一位小同乡来看您了。”

毛主席难得的眉头舒缓笑了起来:“谁啊?”

这时,一位长相秀气的姑娘走近前来,眼含热泪地看着主席说:“主席,我是湖北的孟锦云啊,您还记得我么?”

毛主席一听激动起来:“记得,当然记得,你是我的半个小同乡嘛!”

久别重逢,两人都分外激动。

毛主席很快问起孟锦云的情况,问她怎么这几年都不来看自己。

当听到眼前的小同乡这几年过得很不好之后,毛主席眼睛再次泛起了泪花:“小孟,你不要再讲了。你的事我知道了。你现在不是来了嘛,这就好办了。以后你就在我身边工作吧!”

就这样,孟锦云留在毛主席身边工作的事就算是定下了。

孟锦云是一名护士,中南海的工作人员觉得主席身边恰好缺一位专业的护工照顾,索性就让她作为毛主席的贴身护士,负责主席的健康问题和生活起居。

当时毛主席身边虽然已经有机要秘书张玉凤,护士长吴旭君,但是与孟锦云不同,张玉凤主要是负责主席的机要工作和简单的饮食起居,而吴旭君则还兼着中南海其他首长的护理工作,忙起来难免分身乏术。

所以,有一位专业的护工能够贴身照顾毛主席,党中央认为这是极其必要的。这也是孟锦云能够到毛主席身边工作的最主要原因。

孟锦云眼里的晚年毛泽东

进入中南海之后,孟锦云便陆续从张玉凤手里接过了照顾毛主席的一些工作。

主要是因为张玉凤做了主席的机要秘书后,不仅要帮主席梳理文件、读文件,有时候忙起来还要在各首长之间来回跑,能够陪主席的时间就少了。小孟的到来,刚好能够分担她的工作。

孟锦云到毛主席身边后,先是要学保密条例,然后第一件事就是帮主席读报和读一些普通文件。

毛主席晚年的眼睛不好,主要是因为1973年后患有严重的白内障引起的,大多数时间只有一只眼睛微微朦胧看得见,所以才需要有人“做他的眼睛”帮他读才行。

在孟锦云的印象中,毛主席晚年大多数时候一个人生活,连他的子女毛岸青、李敏、李讷也很少来,主席也不让他们来,除非特殊的节假日才会偶尔见一面简单的吃个饭。

当时中南海丰泽园有一个条例,除了周总理、朱老总和刘少奇可以24小时来丰泽园,否则任何人见毛主席都得打报告或递条子,由秘书转达,等主席同意后,才能见面。

对此,孟锦云曾有过不解,特意这样问过毛主席:“主席,您是主席,说话也有顾虑吗?”

毛主席听后笑了笑说:“那得看对谁了。我说话也要负责任嘛。不仅是对内容要负责任,对后果也要负责任。比如我一个不小心,和同志探讨点问题,开个小玩笑,不小心被人传出去,那就变成了‘最高指示’,有的人还会借此大做文章呢!”

原来孟锦云还以为中南海的条例不随便让人接近主席,是为了安全考虑。

主席这次一解释,瞬间让她懂得了这里面的深层含义与厉害关系。同时,对于主席嘴里那个喜欢把他的话当“最高指示”动不动传出去的人,孟锦云心里再是清楚不过。

也因为这个原因,毛主席晚年一直不大愿意让他的家人接近他。大多数时候,从年头到年尾,陪伴他的只有身边的工作人员。

日子久了,在主席眼里,身边的小张、小孟和警卫员,就像自己的家人一样了。

身边的工作人员虽然能够给他带来短暂的欢乐,但是内心的亲情空白,却是谁也无法填补的。

因为家人不在自己身边,所以毛主席总会和身边的工作人员聊他们的故事,聊自己先前的妻子,聊岸英、岸青、岸龙三兄弟小时候如何在上海颠沛流离,聊那些年在延安的故事。

这么多人中,毛主席最想念的就是杨开慧与毛岸英,不仅是因为他们已经去世,更多是因为对他们有最多的爱意与不舍。

每次提到杨开慧,毛主席总是满脸的伤心与愧疚。他爱杨开慧最多,也陪伴她最少。每次和张玉凤、孟锦云聊到伤心处总会流着泪说:“开慧之死,百身莫赎。”

而每每提起杨开慧,免不了也会伤心地回顾一遍岸英三兄弟小时候在上海流浪街头的故事。

当年年仅9岁的岸英,带着8岁的弟弟岸青和才呱呱学语的小弟岸龙,被迫在上海街头流浪。

这种生活一过就是四五年。期间岸龙不幸走丢,而岸青为了吃饱肚子给别人卖报,被巡捕警察追着用警棍殴打,打得头部鲜血淋漓,奄奄一息。

幸亏岸英拼了命带他去求人看病,这才保住了他的命。但是头部受伤与精神刺激带来的后遗症,却伴随着岸青终生。

三兄弟当中,主席最意难平的就是岸英。小小年纪就担起了照顾弟弟的责任,后来又被送到苏联和他两地相隔十几年。回到延安,又被他派去种地、下基层。

新中国成立后,又主动到基层工厂去上班,后来抗美援朝又主动请缨参战。

他自觉、自悟,而且勤劳、淳朴,严于律己,但就是这样一个大好青年,却早早离开了主席,主席每次想到岸英,心里都会揪一样地疼,总是不停说:“岸英是个好孩子……”

主席藏有一个箱子,是岸英留下的遗物,分别是两件衬衫、一双袜子、一顶军帽还有一条毛巾。这个箱子他藏了26年,也总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拿出来看了26年。

2、我和她离婚会怎样

每每毛主席提起杨开慧和毛岸英,他身边的工作人员都看得出来,他对过去的这些亲情生活拥有着无比的眷念。

一次毛主席特意对孟锦云说:“你们总说我说的话一句顶万句,我看未必,说过头了嘛! 有时候不要说一句顶万句,就是一句顶一句,也很难办到呢!”

听到这里,孟锦云心里咯噔一下,马上下意识地保持缄默。

见小孟没有说话,毛主席只能无奈地摇头笑了笑,沉默了好一会突然又说:“孟夫子,你说如果全国人民知道我离婚的消息会怎么样?”

孟锦云心里又是一惊,准备了很久也不知道怎么接主席的话,最后只能笑着说道:“主席,瞧您说的,您这不是还没离婚嘛!”

孟锦云的意思,“如果”只是个架设,做不得真,因此她不好估计,也不敢估计。

倒是毛主席自己非常豁达一笑,看懂了小孟的为难后说:“不用你回答,因为你是回答不出来的。你说如果要离婚,我到哪里去起诉嘛!到时候是法官听我的,还是我听法官的呢?那可真是要大大的热闹一番呢!依我看,总有一天一了百了,通通解决!”

如此袒露心声,这对主席来说还是头一次。

1975年12月26日,毛主席过的最后一个生日。

这天主席起了个大早,他的眼睛已经有所好转,所以吃过早饭后便自己在躺椅上眯着眼看书。孟锦云凑近对他说:“主席,今天是您的生日,咱们好好庆祝一下吧!”

这时候,毛主席的脸上才稍微有了些笑容。

等到快到中午时分,李敏、李讷,还有他以前用过的工作人员都来了。整个菊香书屋马上热闹了起来。

久违的热闹,加上见到很多亲切的脸孔,毛主席的情绪不由得高涨起来,脸上的笑容也一下变得多了起来。

机灵鬼小孟对毛主席说:“主席,今天是您大寿的日子,按照我们老家的规矩,小孩要给老人磕头的!”

毛主席一听,哭笑不得:“怎么,孟夫子要给我磕头?那我可受不起呢!”

孟锦云大大咧咧地作势就往地上跪:“您都受不起,那还有谁受得起?我先给您磕一个!”

毛主席一看,只能赶紧起身半弯着腰算是回礼,嘴角却被小孟逗得咧出了微笑。

大家见老寿星高兴,其他人也跟着磕。

这一天是毛主席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最开心的一天。

1976年9月9日凌晨时分,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心脏停止了跳动,享年84岁。

毛主席去世后,原本按照规格,孟锦云是没有资格参加悼唁仪式的,但是党中央考虑她曾是毛主席身边最亲近的人,陪伴了主席整整489天,劳苦功高,彼此间感情深厚,便破格让她出现在了党中央的悼唁名单中。

参考资料:

《孟锦云在毛泽东身边的16个月》——韦祖松 1994.03.15(党刊.党史文汇)

《孟锦云,毛泽东的最后一名守灵人》——郭金荣 2013.02.05(期刊.记者观察)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盛弘
盛弘
骚赋兰歌依旧孤怀千古楚魂留。
768文章数 12709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专题推荐

永远跟党走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