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2017年邓小平弟弟去世,享年106岁,遗嘱和哥哥一样骨灰撒入大海

0
分享至

2017年10月间,一个令人感到悲伤的消息传出,伟人邓公的弟弟,因病离世了。他的名字叫做邓垦,和邓公相差7岁,也是经历过革命时代的人。

从邓垦的出生到辞世,更是见证了新中国从无到有的发展历程。他的存在,也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见证人之一。

2017年10月,一个令人感到悲伤的消息传出,伟人邓公的弟弟,因病离世了。他的名字叫做邓垦,和邓公相差7岁,也是经历过革命时代的人。

邓垦

从邓垦的出生到辞世,更是见证了新中国从无到有的发展历程。他的存在,也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见证人之一。

在革命年代,邓垦与邓公之间,又有一段什么样的经历呢?邓垦的革命生涯,有一段怎样的旅程。

出身四川

邓垦出生于1911年11月,自幼在四川广安长大,在他几岁的时候,和哥哥在一起的时间算是比较多的。那个时期,邓垦只有三四岁,他的哥哥邓小平也才十岁左右。

起初,他们一家人的生活状况,还是很不错的。一家人拥有几十亩地,父亲也十分有能力,将家庭经营得不错。

邓绍昌

可是动荡的时代影响了邓垦一家,他的父亲邓绍昌因为“思想进步”,也去外地进行了避祸。一家人的经济情况也急转直下,甚至连兄弟两人上学的费用,都拿不出来了。

有一段时间,邓垦都是和母亲淡氏与哥哥邓小平一起生活着。淡氏十分要强,是一个很有骨气的女人,她也很疼爱自己的孩子们。

在困难的时期,淡氏还曾带着年幼的邓垦,一起去娘家进行探望,那也是邓垦第一次见到自己的外婆。

这次回娘家,淡氏其实是有一事相求。她想在娘家拿一些肉,回去做给孩子们吃。淡氏的娘家还是比较富裕的,并不缺什么肉吃。可是对于这个小要求,他们却表示了拒绝。

年幼的邓垦还不明白什么事,可是从这件事过去后,无论家里多么困难,他的母亲都会养一只猪。

青年邓小平

淡氏虽然没什么文化,却有一种坚强的品格。母亲的优秀品德,也给孩子们树立了很好的榜样,尤其是对于邓小平来说,父母的影响是很大的。

不管家庭如何困难,父母也从没有让邓小平放弃学业。在那个时候邓垦还小,母亲淡氏和姐姐也没有什么知识,父亲邓绍昌也不在家,全家里面最有文化的就是邓公了。

在小时候家中发生了一件事,对邓垦也产生了不小的影响。有一次过年时,邓家人便准备写春联。可是邓绍昌不在家,淡氏便去找了一个曾经的朋友帮忙。

在邓家比较富裕的时候,和一个姓刘的地主关系不错。于是,淡氏便去找刘地主帮忙,虽然家道衰落了,可两家还是有一些来往的。

刘地主得知以后,便在淡氏拿来的红纸上写了一副对联。临走时,淡氏一直感谢个不停,刘地主也是一直在谦虚,满脸笑意。

回家以后,恰好哥哥邓小平不在家,年幼的邓垦也帮不上什么忙,淡氏便和邓垦的姐姐将对联贴在了家中。等到邓小平回家以后,看见对联却发了很大的火。

在邓垦的印象里,第一次看见哥哥如此生气。淡氏问邓小平到底是怎么回事,邓小平只是说,这副对联是在讽刺我们邓家。

至于到底写了些什么,邓小平没有提,他只是将对联全部撕掉了。撕掉以后,邓小平又亲笔写了一幅,随后便将其贴在了家中。

年幼的邓垦,也认识到了没文化的可怕。这件事,也让他立下了一个志向,以后一定好好地读书。

1918年的时候,邓小平考上了广安一所中学。可是家中贫困,根本拿不出来什么学费。恰好在1919年间,重庆建立了一家留法勤工俭学的学校。

在重庆避难的邓绍昌,便写了一封信寄到了家中。他建议邓小平去这所学校上学,以后可以出国学习先进的文化知识。

对于一个封建社会的读书人来说,邓绍昌的思想,已经十分先进了。在他的安排下,邓小平同志也准备前往了重庆。这个决定,也因此改变了邓公的一生。

寻找邓公

那一年,邓垦刚刚八岁。他没有什么办法,能够帮哥哥的未来提出建议。可是母亲淡氏,却十分反对儿子邓小平的离去。

邓垦在那段时间,经常听到母亲埋怨着说:“十几岁的娃,就弄到国外去了,一边上学还有一边工作,他怎么如此狠心。”

青年邓小平

淡氏很疼爱大儿子邓小平,她希望邓小平留在身边,不要走得太远。可是邓小平同志也很想走出去看看,他的内心中,已经有了远大的理想和抱负。

邓小平很清楚自己要走的路,他也不想一辈子留在老家。经过很长时间的一段沟通,淡氏才同意了邓小平出去上学的事。可是,又有一个问题摆在了他们面前。

重庆学校的费用,有大部分是需要自己承担的。只有一小部分,是学校给报销的。为了凑足学费,邓绍昌也赶回了家,将以前的田产都卖掉了。

同时,邓家人又发动了很多亲人,终于将邓小平的学费凑够了。

送哥哥邓小平上学离开的那天,邓垦清楚地记得,母亲抱着八岁的邓垦,哭得十分伤心。而这一别,母子二人,便再也没有见过面了。

赴法留学部分学生合影

从此以后,邓垦也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与大哥失去了联系。邓垦长大以后,也开始了自己的求学之路。

1931年间,邓垦来到了上海完成学业。在他临走之前,父亲邓绍昌嘱咐了邓垦很多遍,他说:“你一定要找到你大哥,确认他的下落。”

当时革命的形势很危急,邓小平同志也接受了马克思主义,加入了共产党。而国民党对共产党的迫害一直没有停止,家里人都非常担心邓公的安全。

在上海的求学期间,邓垦想了很多办法,还是没能找到哥哥邓小平。他已经与哥哥九年没见了,更不知道哥哥早已经改名。最后,他在别人的建议下,想出了一个办法。

那个时代里,报纸流通得很广,是信息传播的重要渠道。邓垦便于1931年5月1日,在一家叫做《时事新报》上,发布了一条寻人启事。上面写道:

“邓希贤兄鉴,弟已来沪,希见报速至法租界萨坡赛路辣裴德路口普庆里五十七号一晤,弟先修启。”(邓希贤为邓小平同志原名)

发布完这条寻人启事后,邓垦便后悔了。因为他了解到,国民党经常使用这种办法,前来引诱共产党员进入圈套。

不知道什么原因,国民党也注意到了这条寻人启事。还有特务曾经来到邓垦附近处打听,询问报纸上的人有没有来过这里。

知道这件事以后,邓垦一直在担惊受怕。他希望能找到哥哥,又不希望哥哥被国民党抓住。在他忧心忡忡的时候,邓公确实看到了这份报纸。

起初,邓小平同志也担心是国民党的骗局。可是他犹豫再三,还是对这位多年不见的弟弟有些担心。于是,他便冒着很大的风险,去报纸上的地点寻找邓垦。

1931年5月的中旬,距离报纸发布十几天后。正在屋内和同学聊天的邓垦,突然看见迎面走来了一个人。

邓垦(前排左二)

这个人身穿着长衫,一条黑色皮裤,还穿着一双黑色的皮鞋,头上还戴着一顶礼帽。

邓小平同志进屋以后,便从人群中认出了弟弟。他没有声张,而是开口问道:“你们这里有没有一个叫邓先修的人?”

邓垦听到有人找他,便抬头看了过去。虽然很多年没见了,但邓垦还是看出了哥哥的影子。他也没有声张,而是简单地说道:“我就是!”

邓公看了看他,点头说道:“好、好、好,你登报的事我们知道了,你收拾一下,跟我走吧。”

邓垦明白了哥哥的意思,急忙收拾东西跟着他出了门。走到一个隐蔽的地方以后,邓小平同志才开始和他进行交流。

邓小平与邓垦

安享晚年

邓小平同志简单地询问了一下家里的情况,又和邓垦聊了几句。邓垦交代了家中的事情,也说明了登报寻人的原因。

最后,邓公说:“其他的事,以后再说吧,你赶快回去,走得越远越好,你要搬走,告诉你的同学,全都搬走。”

这次会面的风险极大,邓公不是不想回家。他是怕一回家,所有人都要被国民党盯上。在这次会面没几个月,邓公便前往了江西的中央苏区。

而邓垦在这几年间,也接触到了马克思主义,树立了自己的信仰。他于1935年加入了共青团,1937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39年间,又进入了延安抗日军政大学学习。

邓垦(右)

经过系统地学习和培养,邓垦也成了一名优秀的革命战士。1940年3月起,邓垦便在延安抗日军政大学图书馆进行工作。

邓垦的革命生涯,并没有四处地跟随军队南征北战。他更多的,是做一些政治方面的工作。由于他工作稳重,表现不错。1945年间,邓垦便被提拔为吉林地委宣传部的部长。

也是在这一年,邓垦前往了延安,参加了党的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在这时,他又见到了分别多年的哥哥。

兄弟二人见面以后,又是长谈了一番。共产党的形势虽然变好了,可是还有国民党虎视眈眈。邓公也没有和邓垦呆得太久,因为两个人都有工作要做。

表现优异的邓垦,过了几年后,便被组织再次进行了提拔。新中国成立以后,1949年12月时,邓垦升任了四川泸州专署专员。工作了一段时间后,他又升任了武汉市的副市长。

回乡探亲的邓垦

来到武汉以后,邓垦几乎一直在湖北方面进行工作。他也很少前往北京,去看望邓公。兄弟两人的见面次数,也是比较少的。

邓公与邓垦相隔千里,邓垦去北京看望过哥哥,邓公同样也去武汉看望过邓垦。在几十年的岁月里,邓公前往武汉的次数也并不多,但是只要有空,他都会过去看望一下弟弟。

1973年年底,邓公送别外宾后,启程返回了北京。当时他正好路过武汉,便停留了两天,这一次,他来到了邓垦的家中。

这也是邓公人生中,唯一来到邓垦家中的一次。邓公在广西时,买了一些芋头,说是广西的土特产,革命时期吃过,也是邓公很喜欢的一道美食。

路过武汉的时候,他便给弟弟带了一份。邓垦对哥哥说:“哥,你拿回去吃啊,不用惦记我的。”

邓小平与邓垦

邓公笑了笑,说道:“给孩子们尝尝新鲜,广西芋头挺好吃的,你尝尝吧。”虽然只是几个芋头,不过这也足以证明。身为国家领导人,邓公在心里是很惦念弟弟的。

尽管如此,邓公也曾经嘱咐过邓垦说:“家里的私事,不能和公事混为一谈,家人在一起的时候,就不允许谈公事,也更不可以,打着我的旗号去办事。”

邓垦对哥哥的教诲,一直铭记于心。这次来到家中看望以后,邓公便再也没有去过他们家。

每次邓公到了武汉,邓垦都会带着一家人去“东湖客舍”聚会,这个地方,也是邓公临时休息的地方。

邓垦与哥哥在这里吃过几次饭,邓公喜欢孩子,每次邓垦都会带上儿女,一起去看望哥哥。孩子们也很愿意和邓公一起玩,因为他们的“伯父”,十分地和蔼可亲。

1992年时,邓公再次经过武汉,在车站内,他接见了湖北省的领导。而此时的邓垦,已经从湖北省副省长的职位退休了下来,知道邓公到达后,他也前去看望了哥哥。

而这一次,是邓公最后一次的湖北之行。兄弟两人见面的次数虽然不多,可是他们之间的感情,是非常深厚的。

邓公去世以后,邓垦在心中,时常怀念着自己的哥哥。在邓垦晚年间,也立下了一个遗嘱:“把骨灰撒入大海,不举行告别仪式,其他的身后事,要与哥哥相同。”

邓垦见证了新中国的伟大,也替哥哥邓公看到了新中国的未来。他这一生,也都在聆听着哥哥的教诲。

2017年10月15日17时01分,邓垦同志因病逝世于深圳,享年106岁。

参考资料:

1. 邓垦—邓小平的胞弟{知网}

2. “寻人启事”邓垦由此找到哥哥邓小平{知网}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历史求知所
历史求知所
历史并不枯燥。
1086文章数 36117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专题推荐

永远跟党走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