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1976年10月8日,上海收到一句暗号:“我娘心肌梗死”

0
分享至

1976年10月6日,华国锋、叶剑英以及汪东兴以快打慢,迅速粉碎了“四人帮”,抓捕了王洪文、张春桥、姚文元以及江青。值得一提的是,王洪文等人被捕后,中央对这个消息是完全保密的,10月7日,中央开始分批通知一部分省市的负责人以及大军区的负责人到北京,参加“打招呼”会议,向他们通报粉碎“四人帮”的问题。

10月7日,主持上海工作的市委书记马天水接到了中央的通知,乘坐中央派到上海的专机前往了北京。马天水走的当天,上海的“四人帮”余党就坐不住了,他们在徐景贤以及王秀珍的指挥下开始不断向北京打电话,打探四位“首长”的下落。

在“四人帮”上海余党给王洪文等人打电话的过程中,中央已经安排了8341部队的战士们两人一组,搜查“四人帮”的办公室。根据当事人回忆,10月7日一整天,王洪文办公室的电话一直响个不停,但中央已经提前打过招呼:“任何打进来的电话都不要接”。

打不通王洪文等人的电话,这可急坏了身在上海的“四人帮”余党,尤其是主持上海工作的马天水又被中央叫到北京开会,这让徐景贤与王秀珍更是摸不准情况。王洪文等人被捕后两天,也就是10月8日的早上,王秀珍突然接到了张春桥妻子文静的电话,说打不通张春桥的电话。

文静的消息让“四人帮”上海余党更加着急,他们开始不断动用自己的关系联系北京的熟人,比如徐景贤先后给担任文化部部长的于会泳以及担任卫生部部长的刘湘屏打电话,询问王洪文等人的下落。其中于会泳说,中央本来安排自己出国,但突然接到通知,不准出国。刘湘屏说,江青本来是要请自己看戏的,现在却联系不上。

此后徐景贤与王秀珍又把王洪文的秘书廖祖康叫了过来,但廖祖康也联系不上王洪文。正当他们一筹莫展的时候,上海市委常委张敬标联系上了京西宾馆,接通了马天水秘书房佐庭的电话。在电话中,房佐庭反复说自己的胃病犯了。

值得一提的是,此时的马天水已经参加完“打招呼”会议,得知了粉碎“四人帮”的情况,但马天水与房佐庭都已经被控制起来,他们无法向上海传递消息,只能用“胃病犯了”这样的话暗示徐景贤等人。

房佐庭本人没有什么胃病,他反复说这句话,徐景贤也听出了不对劲,10月8日下午,他来到康平路的小礼堂,召开了会议,准备调集民兵。另一方面,也是这一天,王秀珍安排了一个叫缪文金的人乘坐飞机前往北京打探消息。缪文金动身之前,王秀珍与他约定好了暗号:如果出问题,就用“我娘心肌梗死”这句话打电话。

10月8日晚上,缪文金打来电话,电话的第一句就是“我娘心肌梗死”。此时徐景贤与王秀珍也都知道王洪文等人出事了,两人第一时间想到的是组织民兵负隅顽抗,他们设立了两个据点,调集了一大批民兵,准备实施武装叛乱,幸亏以苏振华为首的“工作组”不负众望,粉碎了“四人帮”上海余党,王秀珍、徐景贤等人也分别被判刑,受到了法律的严惩。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悟空谈历史
悟空谈历史
分享过眼云烟的浩瀚历史
1782文章数 49140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专题推荐

永远跟党走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