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开国大将王树声夫人杨炬同志在京逝世,享年99岁

0
分享至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侵删

杨炬同志遗像(1921.11.30--2020.10.7)享年99岁

根据八路军后代群获悉,开国大将王树声的夫人、中国人民解放军304医院原副院长、副政委杨炬同志于2020年10月7日23点50分在北京仙逝,享年99岁。

记者还了解到:1938年8月,杨炬同志赴延安参加了革命,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41年9月到延安中央门诊部、中央医院任医生。1942年9月毕业于延安医科大学。1944年和王树声大将结婚。1949年杨矩在湖北省军区卫生科担任医生、副科长。1958年任北京海淀区卫生局防疫科科长。1961年调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任门诊部主任。1964年调任二炮后勤部卫生部防疫科长。1966年调任解放军304医院任副院长、副政委、顾问。1983年离休。

1983年杨炬同志离休后,杨老依然关心家乡麻城的建设和发展。她发动并组织捐赠了30多万元,兴建了树声希望小学,还多次回访农村孩子的就学情况。

她对找她的烈士后代、父老乡亲,总是有求必应。

2016年,当杨老得知家乡湖北麻城遭遇罕见暴雨洪涝灾害后,这位已经有77年党龄的党员,一次缴纳了特殊党费10万元,并写下“血脉相连,风雨同舟”,鼓励老区人民。

相关链接:王四毛回忆父亲王树声的抗战往事(陕西日报、2015年08月29日)

1940年春参加晋东南阅兵大会的八路军第一二九师首长。左起:刘伯承、邓小平、蔡树藩、李达、王树声

一、王树声生平简介

1905年-1974年,湖北省麻城县人。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7年参加黄麻起义。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历任中国工农革命军鄂东军第二路分队长、红军第十一军三十一师第一大队党代表、鄂豫游击区总预备队总指挥、红军团长、副师长、师长、军长、红四方面军副总指挥、西路军副总指挥等职。参加了长征。

抗日战争时期,历任晋冀豫军区副司令员、代司令员、太行军区副司令员、河南军区司令员等职。解放战争时期,任中原军区副司令员、第一纵队司令员兼政委、鄂西北区党委书记、军区司令员兼政委、鄂豫军区司令员等职。新中国成立后,任湖北军区副司令员、司令员、中南军区副司令员兼湖北军区司令员、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军械部部长、国防部副部长、军事科学院副院长、第二政委等职。1955年被授予大将军衔。是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第一、二、三届国防委员会委员,中共第八、九、十届中央委员。

我的父亲王树声,是孤身一人穿越腾格里沙漠沿路乞讨回到延安的传奇大将,也被称为“写检查最多的大将”,他总是不断检讨和反省自己。在《王树声军事文选》中,建国前的文章有46篇,文章标题中带有“经验教训”“检讨与反省”的,就有6篇之多。1973年底,父亲病重住院期间,徐向前探望他时说:“你是鄂豫皖根据地和红军的创始人之一,你是大别山的英雄战士。”父亲回答说:“我做得还很不够。”周恩来、李先念来看望时称赞父亲的好品质、好作风以及他为党和人民作出的重要贡献,他却说:“50多年来,党对我的关怀是无微不至,而我给党做的工作太少。”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他仍在检讨自己:“1937年西路军失败,自己给党和军队造成了巨大的损失。”

在父亲的反思和自省中,我们四个儿女也听说了很多他的传奇经历。

二、抢渡黄河直插豫西

1937年8月,父亲进入延安抗日军政大学学习。1944年秋,被中央军委任命为晋冀豫军区副司令员兼晋冀豫边区游击纵队司令员,着手组建豫西纵队,大力发展太行抗日武装,任太行军区副司令员兼人民武装部部长,开辟了河南(豫西)抗日根据地。

告别延安,告别新婚不久的妻子,父亲踏上南下征程。跨太岳,转太行,率领南下纵队日夜兼程,直插豫西。此时,日军闻风而动,派出大批部队围追堵截。

经过一个多月艰难跋涉,部队来到晋豫交界的中条山山脚下。此时已是傍晚,父亲咬咬牙,发出“连夜过山”的命令。深夜,部队登上山顶,还没来得及休息,中央来电:“黄河冰封,速渡勿迟!”父亲当即决定:“立即下山,天明前抢渡黄河!”还在半山腰时,黄河震天动地般的咆哮,就远远地传来。当大家来到河边,举目望去,一个个巨大的冰块,从上游直冲下来。前有冰河挡道,后有追兵,情况万分危急。

就在大家万分焦急时,黄河突然出现一座冰桥。原来,这里三面环山,一面临水,黄河上游的冰块冲到这里,越卡越多,形成冰桥。不过,冰桥很快就会被冲垮,父亲指挥部队,抓紧时间过河。等日军追到这里,面对滔滔河水,只有望河兴叹。

父亲一下子插进豫西,牢牢控制了伏牛山、嵩山各个要道,在“四点”、“两线”间发动民众,建立政权,积极主动地打击敌人,为日后我军的大反攻建立了坚固的“桥头堡”。

三、挑动日寇“狗咬狗”

登封,是中州大地一座千年古城。日军进犯中原后,登封就成了日伪军的大本营之一。

父亲率领的豫西纵队发展壮大后,日军军团长龟田中将十分紧张,准备进行大规模扫荡。面对猖狂的敌人,父亲冷静地告诉大家:“我们的主要任务是发动群众,扩大敌后抗日根据地,不要与敌人硬拼消耗。对付日伪军的扫荡,可以分两步走。第一步,以嵩山为依托,跟敌人兜圈子,消耗疲惫敌人;第二步,诱敌深入,择敌一路,在运动中消灭敌人。”

父亲指挥部队在山里和敌人兜圈子,等敌人的大部队过去了,专打敌人补给队,对孤军深入的小股敌军,就不客气地“照单全收”。我军越打越壮大,敌军却是越打越少。

面对我军的麻雀战,日伪军变得谨慎起来,不再像开始那样横冲直撞。父亲召集各路将领开会,分析敌情,研究对策。这天深夜,三路八路军神不知鬼不觉地跳出敌人的封锁线,向日伪军的重要据点登封疾进。

“登封被包围了!”消息传到正指挥日伪军扫荡嵩山的龟田耳朵里,他惊得差一点蹦了起来。龟田来不及多想,马上收拢部队,回师登封。此时,夕阳已落山。龟田掏出望远镜一看,插在登封城头的太阳旗还在夜色渐暗的上空摇曳,龟田马上命令部队停止前进,打算在天黑后撒一张大网,把包围登封城的八路军围起来。

天色完全黑了下来。八路军派出的侦察员回来报告说:“鬼子已经开始在拉‘网’。”父亲听罢,说:“按计划行动!”顿时,登封城的四周响起了激烈的枪炮声。城内城外的敌人,就这样被夹在中间的八路军挑逗得互相打了起来。等敌人热热闹闹地打得火热的时候,八路军又悄悄地撤了出来。

打了半宿,龟田这才发现不太对劲,赶忙叫停火。然而,垂头丧气的日伪军正在打扫战场、撤回登封的时候,城外突然响起了八路军嘹亮的军号声。原来,父亲在登封城外拉开了一张更大的网,把日伪军全网在里面。此时,筋疲力尽的日伪军已是强弩之末,弃城而逃,登封胜利解放了!

登封解放是父亲组织有方的一次重大胜利。父亲挺进豫西后,短短一年时间便作战200余次,创建了拥有2万多平方公里土地和800余万人口的河南(豫西)抗日根据地,在中国的抗战史上谱写了光辉的篇章。

四、贺老总做媒促良缘

抗战是艰苦的,但革命战士的内心还是向往和平和浪漫的,我的父亲母亲便是在1943年相识成婚的。

1938年,我的母亲杨炬入伍,年底调到延安卫生学校学习并参加工作。母亲当时曾经抱定主意,抗战不胜利就不结婚,没想到,贺龙和徐向前两位首长亲自做媒,1944年抗战胜利前夕,她还是破了自己的规矩,与父亲结成革命伴侣。

之前,母亲听很多人提起过父亲,却并不认识。1943年,她在中央门诊部当医生,一天快要下班时,突然来了一个人来看病。母亲问他哪里不舒服,他说是脚上有病,母亲就让他把袜子脱了,看了一会儿发现脚上没事,就让他穿上袜子,他却说脚上裂了一个口子。母亲说这个不是病,没关系的,他只好把袜子穿上。

没想到,父亲一边穿袜子一边说:“杨医生,我对你印象很好。”母亲觉得很突然,有点生气,把手里的笔往桌子上一扔就走了。过了几天她才知道,那人是王树声。从那以后,父亲经常去门诊部找母亲,母亲却躲着不见。最后,母亲的领导、中央卫生处处长傅连璋找她谈话说:“现在周恩来同志都很关心王树声的个人问题,说卫生处有那么多女同志,帮忙给解决一下他的问题。”母亲就这样开始慢慢了解他,但也跟他说明了自己的想法,只能恋爱,抗战胜利后再考虑结婚的事情。

1944年中秋节,王树声带着杨炬来到陕甘宁晋绥联防军司令部看望老首长司令员贺龙和副司令员徐向前。贺龙一见他们,就乐呵呵地说:“今天你们来得好,正是中秋佳节,老战友们都在,你们就结婚好不好?”母亲听后有些着急了,就说:“还没有向组织打报告呢!”徐向前却说:“没关系,就听贺老总的,今天就结婚,我给你们让房子。”就这样,在两位老总的关怀下,父亲母亲这一对有情人终于结成了革命伴侣。抗战胜利后的1946年,我的大哥王鲁光在山东沂蒙山区呱呱坠地。

作者介绍:

王四毛系王树声大将之女。

1971年就读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七军医大学,1976年毕业于北京医学院医疗系,1977年任空军总医院普通外科医生。

中国残疾人基金会理事。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阿梅谈科技
阿梅谈科技
为您分享最实用的互联网科技
624文章数 642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专题推荐

永远跟党走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