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叶剑英肺部突发感染,中央暗中准备追悼会,钟南山从鬼门关救回他

0
分享至

叶剑英元帅病危,就在中央做好最坏打算时钟南山挺身而出,他两次在危急关头救下叶帅。被称为“医疗史上的淮海战役”,叶帅的病有多复杂,人称“红墙医生”的他陪伴叶帅最后几年时光,详细记录了老元帅一次次从鬼门关走出来。那么叶老的病到底是什么,为何让一群顶级专家束手无策?钟南山教授的出现稳住了局势,他又是如何两次救下叶帅的?新来的朋友请点击关注,今天的视频给大家讲述医疗史上的淮海战役。

他叫王敏清,在大众的印象里似乎没有找到此人,可他的名号在医学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后人尊称其“红墙医生”,这里的红墙一定有特殊的含义,那么指的是哪里呢?

如果你有幸进入中南海的话,会发现四周的围墙都是红色,当然能进入那个地方的人全世界也没有几个,我只是打个比方。在王敏清的职业生涯中,他曾五进五出中南海,给绝大多数老革命都做过保健,所以才有了前面的称号。这么一个有来头的人,对新中国的领导人一定非常熟悉,在35年的工作中,他见证了很多历史,也遇到了很多危机。面对媒体的采访,老人家回忆起当年的点点滴滴,1955年是人生的转折点,因为中央下来命令派他前往中南海保健组工作,也就此开始了三十多年的传奇经历。

王敏清有良好的工作习惯,他把从医几十年的经历都详细地记录下来,光笔记本就堆了一米多高,可当有人问起让他记忆最深的事情,王老毫不迟疑地讲起叶剑英元帅的治疗过程,他把那段往事形象地比喻为“医疗史上的淮海战役”。

王敏清短短的评价,让大家立马明白了叶帅的病情是多么严重,相信医生团队付出了超常的努力,在这里不得不提一个人的名字,他叫钟南山,相比王老,终南山的名头实在太响亮了,从非典到新冠肺炎,每一次他都挺身而出。在叶帅病危之际,钟南山也发挥了不小的努力,得到了老一辈的表扬和关注,这个我们后面再讲。

叶帅的病到底有多难治,此事为何惊动了中央?我们继续往下看。

难治之症

1979年,中国开始焕发出新生,全国从上到下都卯足了劲求发展,而叶剑英元帅就是改变和扭转国家命运的领导人之一,他时年已经82岁,春节过后,老人感到身体出现了明显的变化。原先他走起路来虎虎生风,可现在稳健的步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颤颤巍巍地步子,步幅也大大缩小,在没有人搀扶的情况下特别容易摔倒。叶帅在审阅文件时,想动笔批改也显得力不从心,握笔的手颤抖不停,好像被什么东西控制住一样。

这种情况出现后,叶帅自己还没有注意到,身边的工作人员已经发现了端倪,保健医生简单了解后劝叶帅去医院做全面检查,但叶帅每次都笑眯眯地回答说等忙完这阵就去,不要担心。工作人员很清楚,叶帅这是缓兵之计,他老人家工作起来是废寝忘食,比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还拼命,所以要说什么时候闲下来,反正跟了几十年了从没见他休息过一天。

更不要说那时国家领导体系正在整改,叶帅主持军委工作,每天的工作量只能说极其繁重,以至于他的休息时间都被大量压缩,吃饭都没能抽出充足的时间,有时候办公桌上的饭菜凉了都没顾上吃。

在一次晚上工作结束后,医院的专家早早就准备好了,叶帅却不愿意去医院做细致检查,专家只能用便携仪器给他大致检查一遍,但相比大型仪器的精度和准确度差了很多。这么重要的人物身体检查是不能有一丝含糊的,工作人员眼看着叶老一天天衰老下去,无奈下只得联系上邓小平同志的生活秘书,希望从这个渠道偷偷向邓公汇报此事。

在大家看来,也只有邓公能劝的动叶帅了吧,他们都是老革命,前段时间相互力挽狂澜更是让老位老人惺惺相惜,对于他们来说失去谁都是无法接受的。邓小平听到叶帅的情况后,他当即下命令强制减少了老战友的工作量,还特批成立一个专门的医疗保障组,全力保障叶帅的身体健康。

医疗保健组当天集结完毕,全部由相关领域的顶级专家组成,王敏清等作为其中一个负责人,他长期在中南海工作,并且对叶帅较为了解,是非常可靠的人选。叶帅没了工作压力,也决定趁这段时间好好休息一番,并和众人打趣道一定乖乖配合。在进行必要的医学检查后,还需要对他的日常生活做最全面详细的观察,除了一日三餐外,叶帅的一举一动都要被记录下来,对于这些要求领导全都答应。

叶帅的走姿出现问题,这是最直接的表现,所以每天都需要让他按照医生的要求走来走去,直到医生清楚地观察到走姿的各种问题后才停止,叶帅知道这些医生害怕自己,不敢像正常的医生病人之间的那种关系,所以他就主动在医生面前走来走去,想方设法配合大家。有时候医生怕他走累连忙叫住,叶老都坚持走完才停。

可遗憾的是,在技术还不发达的八十年代,想要找出病因还是非常难的,最重要的是叶帅的病情特别复杂,和常见的疾病还有不同,专家组不敢随意下结论,因此病因就拖着没有结果,时间过去了一周,每个医生都很焦躁,一群行业顶级专家连叶老的病因都查不出来,实在太没脸见人。这天医生又来了,从进门开始叶帅就发现这群人脸色不太好,这点事哪能瞒得住他,老人不等大家开口便自说自话道:“我这个病吧太奇怪,可能还没有个名字,你们医生就是胆小,这也不确定那也不确定,不如就叫它难治之症吧。”

医生相视一笑,知道叶帅在给众人缓解压力,既然领导没有怪罪,那干起活来紧绷的弦确实松了不少,后来在联系了各地医学院后,终于确定了病因——帕金森,这种病我们现在听起来太普遍不过了,可在刚刚改革开放的时候,中国不仅这种病很少,我们与国际的医学交流还非常稀少,自然不了解,更重要的是帕金森会有相当多的并发症,感冒、肺部感染等病情就像伪装一般把真正的病因藏起来,没有国际同行的帮助,专家组真的很难做判断。

接下来就进入了治疗阶段,这种病没有根治的办法,专家们想尽办法减缓发作,同时还要应付各种并发症,情况很不乐观。难得休息了一段时间,叶帅也没了耐心,他每天在办公室走来走去心里空荡荡的。这种压抑的环境下让叶帅的脾气开始变差,每天吃饭和睡觉都变差了,工作人员知道这是因为没事干心里不踏实,于是经过申请大家给叶帅设计好了一条视察路线,美名其曰是下基层视察建设情况,其实就是出去走走散散心。

突发意外

叶帅下车后显然轻快许多,视察的地方是一片农田,那里空气好视野广,可不知从哪刮来一阵妖风,叶帅刚开始没感觉,但走着走着呼吸就变得急促,专家组意识到不对,赶紧通知工作人员取消行程,立即回城里检查。果然事情不简单,那股风钻进叶帅的肺部,免疫力本就很弱的情况下,身体难以抵挡空气中的病毒,引发肺部感染,病毒扩散很快,过了一晚上肺部就开始发炎,已经严重影响叶帅的呼吸了。

事发突然,专家组只能安排在就近的医院治疗,但医院的设备远不如北京的,说实话治疗起来不是很方便。工作人员劝叶帅立即回京治吧,可他觉得就是普通的感冒咳嗽,何必如此大动干戈,再说回北京后可能再想出来就难喽。其实叶老还有个心思,他就是想体验一下基层的医疗水平到什么程度了,这些时间他思考了很多,自己能接受全国最好的医疗手段,即便如此病情也没有很好控制,那下面的老百姓呢?

这个医院是当地最好的医院,医生还是行业顶尖专家,可面对自己的肺部感染也很头疼,如果老百姓患上这个病,是不是连治疗的机会都没有?如果有,需要花多大的代价才能看好?纵使这些问题不是一朝一夕能改变的,纵使这个工作轮不到他负责,但作为一名党员不就应该时时刻刻关心人民群众吗?叶帅把这几天关于医疗系统的所见所想都记录下来,决定回北京后交给相关部门研究,他看到的是最现实的问题,试问有几个领导会去地方医院看病呢?

好在专家实力在线,感染症状得到缓解,需要休养几日就无大碍,但叶帅早就等不及了,他不希望自己的视察被治病耽误,于是就提前出院,继续完成后期的工作。可让大伙担心的事也发生了,肺炎在他身体上留下了后遗症,导致这个部位免疫力大幅降低,只要一点不注意就死灰复燃,可以说成为了潜在威胁,遗憾的是还没有被医生发现。

回北京后一切恢复正常,叶帅依然在按照医生的要求恢复着,可突如其来的阴雨打破了刚刚好转的局面。北京接连下了两场秋雨,天气逐渐转凉,叶帅的肺部感染发作了两次,每次下雨天都会诱发感染,就像提前商量好似的,搞得一下雨专家组就紧张起来。每次发作起来就需要输液消炎,可八十多岁的老人身体哪能扛得住,他的血管又细又脆,频繁地穿刺导致静脉输液越来越困难,以至于很有经验的医生都无法一次把针扎好,叶帅看在眼里,他不停地安慰医生不要紧张,扎不好怪自己身体不行,就当拿他做实验,回去好好总结经验,看看怎么才能摸索出给老头子扎针的门道来。

三年后,86岁高龄的叶剑英元帅身体早就被病痛折磨得不像样子,这期间肺炎没完没了地透支着他的生命,神经系统还在折磨着他坚毅的灵魂,1983年11月,叶帅在深夜突发心脏病,好在抢救及时躲过一劫,经诊断原来他患上“急性高侧壁小灶性心肌梗塞”,这是老年人常见疾病,关键时刻能要命。

由于身体各个器官都出现问题,想要拿出一整套治疗方案不是那么容易,专家组也加入了多名新成员,他们都是相关领域的带头人,历经数日的会诊,专家组最终确定了较为平衡的治疗方案,半个月后叶帅的病情终于控制住不再恶化。又是一个月过去,病情稳定下来,叶帅这时候把王敏清叫来,他说自己这段时间吃的药乱七八糟,特别是肺炎的药副作用太大,能不能考虑把肺炎的药停一段时间。

考虑到叶帅近期确实没有再犯过肺炎,于是就开始减少肺炎的药物,剂量减少后副作用很明显改善了许多,叶帅心情舒畅,他除了恢复锻炼外,还抽空在院子里摆弄花花草草。工作人员和专家们看到后非常欣慰,其实作为医生王敏清最明白病人的心情比什么药都管用,如果心情不畅快再高明的医术也无计可施。按照会诊的意见,叶帅是不能再参加工作了,表面上看他的身体好转了,但体内埋着很多定时炸弹,指不定什么时候爆发,所以需严格观察和看护,一点失误都不能犯。

时间来到84年,开年的第一场雪让人们意识到年关近了,可这场雪下的不是时候,叶帅的身体又一次倒下。这回还是可恶的肺炎,而且比任何一次都严重,王敏清和邓家栋、汪石坚等专家向组织申请,他们必须住在叶帅家里,现在的情况太危险了。忙碌了近一周,叶帅的病情稍微控制住,但不像之前那样能马上恢复过来,王敏清从那开始就几乎像秘书一样形影不离,他知道病人的身体太脆弱了,哪怕是一点点凉风都会让他受伤害。

好不容易熬过了多风的春季,王敏清正想缓口气,不料叶帅在7月中旬病情极度恶化,每日高烧不退,喉咙里的痰实在太多,差不多堵住了呼吸道,呼吸功能受损,其他部位也受到刺激,首当其冲地是心脏负荷加重,心肌梗再度爆发。王敏清行医半辈子哪见过这种情况,他整日焦头烂额,忍不住说道这就是医疗史上的淮海战役,不是一个专家组就能解决的。

专家组开了一个又一个会,大家不分昼夜地抢救治疗叶帅,可目前最需要解决的就是呼吸问题,没有了呼吸那生命的基本动力就不存在,考虑到这,有人建议把钟南山教授请过来,他当时已经大有名气,在此领域做出了不小贡献。

作为广州医学院呼吸科的知名教授,钟南山在治疗呼吸病上建树颇多,并且他正年富力强,脑子灵活点子多,能巧妙克服一系列困难。王敏清很果断地支持了这个建议,他当场向广东省卫生厅的负责人打电话,要求他们马上安排钟南山来京。

钟南山临危受命

刚刚回到家的钟南山听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作为医生对这种事有天生的敏感度,果然对方来人说是中央的命令,让他马上进京,至于干什么大家都不知道,钟南山明白既然不说就是高度机密。不需要任何准备,钟南山跟着来人下楼,车已经停好,直接从家送到飞机上,那时飞机速度比较慢,广州到北京要几个小时,钟南山心里着急,那边的王敏清也着急。这是他们第一次认识,之前王敏清也是偶尔听过钟南山的名字,但不是很了解。下机后有人专门在等他,双方没有多交流,钟南山坐在后面盯着窗外,他也很好奇自己会被送到哪里。

下车了已经是晚上十点,钟南山被领进抢救室,他现在才知道竟然是叶帅,王敏清顾不上打招呼,很快地说明现在的情况,钟南山从进屋后眼睛就没有离开过叶帅身子,他一直在观察病人的呼吸节奏和力度。凭借经验他明白病人现在的情况很危险,如果不马上拿出治疗方案可能就错过了。专家组的会诊意见是进行手术干预,先前不这么做是担心八十几岁的身体无法承受,可现在顾不得这些了,钟南山得出了一致的判断,目前保命最重要,那如何手术就需要他决定了,其他人没有他专业。

经过缜密研究,钟南山提出切开气管是较为稳妥的方式,一是难度不大,二是能最先处理完痰液,最起码让叶帅呼吸功能恢复,具体实施方案定下后王敏清送到了中央,这么大的事当然需要中央批准。我们知道手术没有百分百成功的,任何手术都有不可预料的事情发生,普通人术前都需要家属签字,叶帅自然要中央批准才行。邓小平通知收到报告后,让秘书全程跟着手术情况,有任何情况都要向他第一时间汇报,并且通知有关部门全力配合专家组治疗,不得有任何拖延。

上面的批准下来后,钟南山被任命为主刀医生,在王敏清等专家的协助下完成这台特殊的手术,其实气管手术不是第一次做了,可床上躺的是叶剑英元帅,共和国的缔造者呀,他不紧张是骗人的。王敏清看到了他的顾虑,路上不停地叮嘱他,钟南山很快调整过来,拿起手术刀,稳稳地切开气管,把气管管套安进去,分泌物开始顺着管道流出,一小时后手术就宣告成功。

当叶帅平安地从手术室推出来后,大家自发地拍拍钟南山的肩,向他表示祝贺和感谢。钟南山摘下口罩后才发现,自己的脸上全是汗水,手术过程中竟然一点也没察觉。因为气管切开后两三天后才能缝合,所以最重要的是不能被感染,否则后果不堪设想。钟南山每天都守在病床前观察,但那时的医疗环境不太好,没有高级的仪器阻止病毒的流动,叶帅的伤口还是发生了感染。

感染同时诱发其他部位的病变,心肺功能同时恶化,这对于刚刚完成手术的八十多岁老人来说,是多么艰难的挑战。正巧“八一”建军节临近,叶帅的情况通过不同渠道流出,邓小平同志意识到老战友恐怕难过这关了,他知道叶老正经历了前所未有的痛苦,就指示军委当年的庆祝活动就不要办了,这个时候不该拿来庆祝。

军委的声明发出来后,立即引起国内外各界的猜测,联想到叶帅近几年的情况,大家都明白老人正处在危险中,各国驻华使馆同一时间接到声明,近期不要举办任何庆祝活动,人民大会堂也取消了原定活动,总之整个中国都陷入了别样的氛围中。叶帅的事中央没有明说,毕竟人还活着,可专家组的判断是能挺过来的几率微乎其微,甚至有人发现人民大会堂开始在布置追悼会会场了。

这个消息没有得到证实,不过几乎从上到下都做好了叶帅病逝的准备。就在这天,叶帅被重新推进手术室,他需要处理气管发炎的情况,如果成功那就可以度过危险期,不成功那真的无力回天了。钟南山等人再次打响和病魔的战斗,正如他所想,这是最后一战了。

手术室门口围了很多人,有叶帅的家人和下属, 也有邓小平等领导的联络人,所有人都在期待手术成功。上次一个小时就成功了,但这次足足过去两个小时还没有动静,随着一分一秒地流逝,大家的心提到嗓子眼上。

突然手术室门上的绿灯亮了,里面传出车轮声,出来了出来了,众人顺着门缝使劲朝里看。王敏清第一个走出来,他面带笑意尽量压低声音说:“救回来了,没事了!”此话一出,整个楼道的气氛都轻快很多,为了不影响病人休息,大家不敢发出太大动静,其他人也回各自部门复命去了。

钟南山再次立功,他陪叶帅安稳地度过了这年的建军节,直到生命特征完全平稳才回家交差。此后两年,叶帅不曾停止和病魔的斗争,一直到1986年10月22日,伟大的共和国元帅叶剑英同志还是离开了我们,享年89岁。他的一生是奋斗的一生,为了新中国付出了所有,斯人已逝,但我们永远不忘!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妃子戏史
妃子戏史
一骑红尘妃子笑,历史谈笑中
2218文章数 18220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专题推荐

永远跟党走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