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周恩来遗体告别现场,90岁朱德做出了这么感人一幕,全场泪奔

0
分享至

1976年1月8日上午9时57分,中华人民共和国总理周恩来因病在北京逝世,享年78岁。消息传来,举国同悲!毛泽东第一时间获知周恩来病逝消息,他失声痛哭。

自1974年6月1日住进北京解放军305医院,到逝世前,周恩来大小手术共做了13次,平均每40天就要进行一场手术。在生命的最后阶段,周恩来依然努力工作。膀胱癌导致尿血现象严重,可周恩来经常是输血一半因有工作,拔掉针头就去参加。

在周恩来医疗小组成员看来,“总理考虑自己的身体完全是第二位的问题,工作是第一位的问题。”住院期间,周恩来始终关心其他患病的人员,李先念后来说:“他管别人的病管得多,管得细。”在周恩来所有关心人员中,朱德在他心中占据中重要的位置。

周恩来和朱德从相识、相交到相知,历经半个多世纪的风风雨雨,两人结下了深厚的友谊,更是接受了长期革命斗争的严峻考验。朱德女儿朱敏曾动情地说:“几十年内,周伯伯与父亲休戚与共。他们互相尊重,政治上互相鼓励,工作上相互支持,生活上互相关怀。”

当周恩来患癌住院后,朱德一直很牵挂,他渴望多去探望几次,可又担心影响周恩来休息,这让他长期处于两难当中。为了减轻周恩来的工作,朱德承担了大量外事活动,他以80多岁高龄频繁接见外国国家元首、政府首脑、议会领导人以及友好代表团。

1975年7月11日下午,周恩来午睡醒来,他像往常一样在病房里做操。只要身体还好,周恩来就一直坚持锻炼。周恩来边做操,边对贴身卫士高振普说:

“小高,你现在打电话问一下朱老总的身体情况如何,现在有没有时间。朱老总前些日子他想来看看我,由于当时我身体不太好,就没能请他来。今天我身体还可以,看看朱老总能不能来。”

高振普立即去办,刚出病房,周恩来又叮嘱道:“现在是4点,如果朱老总现在出发,来这里大约5点,我们谈半个小时,这时朱老总回去还能吃晚饭。如果今天不能来,你就电话你告诉他去北戴河前来一趟。”周恩来之所以这样安排,是因为朱老总一直有准时吃饭的习惯,如今年近九旬,还患有糖尿病,影响他吃饭不好。

周恩来处理事情总是如此周到,处处都是为他人着想,这样的习惯贯穿他的一生。在邓颖超的建议下,高振普打电话给朱德夫人康克清。电话那头,康克清很是高兴,她让高振普报告周恩来:朱老总现在身体挺好,这几天没有安排特别的事情。他总是跟我说要去看看总理,一直在等你们的电话,他一直说要等见过总理再去北戴河的。

周恩来此时邀请朱德来医院,还有一个原因,他已经意识到自己时日不多了,尿血情况越来越严重,而朱德到北戴河休养一般都是两个月时间,周恩来担心那时自己可能病情更严重,可能无法跟朱德交谈了。

当天下午5时许,朱德来到医院周恩来病房旁的会客厅。周恩来在朱德来之前,已经换掉病号服。从朱德走进医院住院部,周恩来就已经在会客厅门口等待。看到老友瘦骨嶙峋,满脸病容,朱德走上前紧紧握住周恩来的手,用颤抖的声音问:“你好吗?”

“现在一切都还好,咱们坐下来谈吧。”周恩来面露笑容回答。此时朱德已经89岁高龄,手脚动作迟缓,周恩来指示警卫扶着他坐到沙发上。看到沙发比较低矮,周恩来还关心地问:“要不要换一个高点的椅子?”朱德则表示沙发可以。

这次会谈时间比较短,还不到周恩来事先计划的半个小时,只有20几分钟。至于两人究竟谈了什么,或许永远无法知晓了。会谈结束后,周恩来把朱德送出会客厅,两人双手再一次紧紧握在了一起,朱德表示从北戴河回来后再来。

谁曾想,两人这是最后一次交谈,这次见面更是成为两位挚友的诀别。周恩来逝世当天中午,邓颖超向来医院的中央领导同志们公布了周恩来的遗嘱:

一、遗体火化后骨灰不保留;二、个人后事处理不要搞特殊、不要超过任何人;三、不要开追悼会、不搞遗体告别。

邓颖超还说:“对周恩来的丧事一切由组织决定,她个人没有什么意见和要求,但是一切从简。”对于周恩来的遗嘱,党中央没有同意,李先念和邓小平则表示一定要搞遗体告别式,追悼会更要开,至于骨灰是否保留,请示毛泽东后再做决定。

周恩来生前有交代,自己去世后遗体解剖,他说:“现在对癌症的治疗还没有好办法,我一旦死去,你们要彻底解剖检查一下,好好研究研究,能为国家的医学发展作出一点贡献,我是很高兴的。”

党中央也同意了周恩来的请求,逝世当天下午,周恩来遗体被转移到北京医院进行医学解剖。这一切,朱德都被蒙在鼓里。周恩来逝世下午,已经90岁高龄的朱德还在工作,接受比利时新任驻华特命全权大使递交的国书。

当时中央考虑到朱德身体情况,担心他过于悲伤,就没有第一时间告知他周恩来病逝消息。傍晚,朱德回到家,康克清突然让他对周恩来逝世要有一个思想准备,并告知他:“中央传来消息,总理病情最近有恶化,完全不能下床了。”

上次见面,周恩来情况还算可以,如今怎么恶化了,朱德哪里知道周恩来已经在当天上午病逝了。康克清又说:“反正总理现在情况很不好。”朱德还是没有听懂夫人的深意,继续问:“有那么多好的大夫给总理治病,总理一定会没有事!”

朱德不愿听到周恩来病重的消息,他渴望有奇迹发生,尽管这个奇迹出现概率微乎其微。1月9日早晨6时30分,此时的神舟大地还笼罩在朦胧的夜色里。突然,中央广播电台的早晨新闻节目中断,随即沉痛的哀乐播放起来。

伴随着哀乐的播放,播音员用无比悲伤的声音宣读了经毛泽东亲自审阅后的周恩来逝世《讣告》:

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委员、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委员、中央委员会副主席、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总理、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主席周恩来同志,因患癌症,于1976年1月8日9时57分在北京逝世,终年78岁……

朱德有早晨听新闻的习惯,这天也很早起来了,可当他听到周恩来逝世讣告时,已经90岁高龄的他老泪纵横,坐在客厅沙发上,久久沉默,任凭眼泪浸湿衣服……

康克清告诉朱德,周恩来遗言要求不保留骨灰,把骨灰撒在祖国山川大河里,还告知他中央对周恩来骨灰撒掉意见不统一。朱德却表示理解总理的决定,他说:“(遗体火化)这本身就一次革命,总理为党、为国家、为人民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是一位彻底的、真正的革命家,可惜还有不少人没真正理解他。”

根据葬礼安排,1月10日和11日两天,是向周恩来遗体告别的时间,遗体告别式现场在北京医院。由于种种原因,举行周恩来遗体告别的场所面积并不大,是北京医院里的一间告别室。这间不足100平方米房间的布局是这样的,正前面没有过道,一扇门直通户外。工作人员内心很悲愤,怎么能在这里举行遗体告别式呢?

邓颖超一直安慰大家,告诉他们总理生前一再要求后事从简。事实上,周恩来逝世后的寿衣都是旧衣服。同时,邓颖超为避免大量亲属来京参加葬礼,特意提前给亲属发电报,告知他们不要来京,人已经去世了,不如在各自工作岗位上努力工作,这就是对总理的最好纪念。

周恩来遗体告别式举行那天,朱德起来很早,还特意穿上军装,外面再套上一件旧大衣。由于朱德身体情况也不好,于是女儿朱敏陪着父亲去北京医院。

在小汽车开往北京医院途中,朱德眼泪止不住流下来。当时遗体告别式流程是这样的,每个人在周恩来遗体前肃立默哀,鞠躬致意,之后绕着灵床半周,向旁边站立的周恩来亲人握手慰问,最后从侧门离开。

朱德来了,已经90岁高龄的他执意要自己走到周恩来遗体前,只见他拄着拐杖站在灵床前,轻声一再呼唤:“恩来!恩来!”朱德先是鞠了一躬,当他抬起头来,人们发现他已经泪流满面。朱德再次站立,原本佝偻着腰的他突然挺直,缓缓抬起右臂,颤抖着手向周恩来敬了一个军礼。

这是朱德生平最后一次敬军礼,他对周恩来的千情万意都融进了这一个军礼当中,怎么不让人感动落泪。敬完军礼,朱德在工作人员搀扶下,绕着灵床慢慢走到邓颖超面前,两人双手紧紧握在一起……

回到家后,因沉浸在巨大的悲痛中,朱德一连几天彻夜无眠,这让他的身体更加虚弱,结果无法独立行走。周恩来遗体告别式结束后,遗体从北京医院运到八宝山火葬场火化,于是就有了让所有中国人难以忘怀的那一幕,长安街两侧百万群众送别。

在《十里长街送总理》一文中,把这一举国同悲的场景完全展现了出来:

天灰蒙蒙的,又阴又冷。长安街两旁的人行道上挤满了男女老少。路那样长,人那样多,向东望不见头,向西望不见尾。人们臂上都缠着黑纱,胸前都佩着白花,眼睛都望着周总理的灵车将要开来的方向。一位满头银发的老奶奶拄着拐杖,背靠着一棵洋槐树,焦急而又耐心地等待着。一对青年夫妇,丈夫抱着小女儿,妻子领着六七岁的儿子,他们挤下了人行道,探着身子张望。一群泪痕满面的红领巾,相互扶着肩,踮着脚望着,望着……

根据葬礼安排,周恩来遗体火化后,骨灰盒暂时放在劳动人民文化宫(即太庙),在这里举行三天的公开吊唁活动。1月12日,《人民日报》在头版刊登的一张覆盖着党旗的周恩来遗体照片。

所有人立刻明白了,这是国家允许群众公开吊唁周恩来。于是,成千上万的人自发前往劳动人民文化宫,许多人更是从外地特意赶来,当大家看到覆盖着党旗的周恩来骨灰盒,所有人悲伤欲绝。

公开吊唁活动结束后,邓颖超手捧周恩来骨灰盒来到人民大会堂,这里将举行了葬礼最重要的一项流程,周恩来追悼会。1月14日下午,党中央送来周恩来的悼词稿、追悼会的规格、参加追悼会的政治局委员以及党、政、军负责人人员名单,请毛泽东审阅批示。

此时的毛泽东重病缠身,书籍、文件都是工作人员为他朗读。那天,护士孟锦云给毛泽东朗读了周恩来悼词稿。悼词稿内容很长,孟锦云读到一半已经泣不成声。整个过程,毛泽东没有说一句话,任眼泪不断流落……

事实上,周恩来病危后,毛泽东身体也是日渐衰弱。两人所在的地理位置并不遥远,毛泽东最后10年都在中南海游泳池居所度过,这个地方位于中海西岸中间的位置,北临紫光阁,西邻怀仁堂后花园。

反观周恩来住院的解放军305医院,它位于北海西侧,南与中南海相望。从地理距离来看,两人的病床只不过相距几百米。即便如此,这对于一个卧床不起,另一个丧失自主行动能力,都进入生命最后阶段的老人来说,可能永远无法再见了。

在这种情况下,让毛泽东去参加周恩来的追悼会已经不现实。毛泽东的生活秘书张玉凤透露了主席未能参加总理追悼会的原因,当时毛泽东审阅追悼会等报告时,张玉凤就在现场。张玉凤说:

“我们普通人心中有一个期待,希望主席向四年前参加陈毅元帅追悼会那样,突然决定去参加总理追悼会。”可是,毛泽东最终还是没能出现在追悼会现场。1月15日下午,周恩来追悼会在人民大会堂举行。

眼看追悼会即将开始,党中央所有同志都去了,可毛泽东还是坐在沙发上……此情此景,张玉凤还是没忍住,将一句憋在心中很久的话说了出来,“主席,总理追悼会马上开始了,去参加追悼会吗?”

问完这个问题,张玉凤就后悔了。只见毛泽东缓缓抬起右手,拍了拍腿,痛苦地说道:“我也走不动了。”毛泽东说完缓缓闭上眼睛,很快眼泪又从眼角流了出来……

陈长江是毛泽东的警卫队长,他在《毛泽东最后十年—警卫队长的回忆》中也提到了主席身体情况:

尽管毛主席对周总理的健康十分挂念,可是,当时的他也是自顾不暇。这时的毛主席已不能起立或是坐下,连一步路也走不了。只能躺着,他说话很困难,吃饭要人喂,严重时要用鼻饲。所谓鼻饲,就是把一根橡皮管子从鼻孔插进去直达食道,用橡皮管子往里进灌流食,当然只能是很稀的液体了。

所以,毛泽东因身体情况无法参加追悼会是可以理解的,当然这对于参加追悼会的5000名代表来说,确实是一个遗憾。朱德也未能参加追悼会,因为就在上车去人民大会堂时,他双腿颤抖,怎么也站不起来。

根据党中央安排,由邓小平致悼词,他哽咽了。邓小平用颤抖着的声音致悼词:

一九七六年一月八日九时五十七分,周恩来同志的心脏停止了跳动。全党全军全国人民都为失掉了我们的总理而感到深切的悲痛。周恩来同志的逝世,对于我党我军和我国人民,对于我国的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事业,对于国际反帝、反殖、反霸的事业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事业,都是巨大的损失。

追悼会结束后,治丧委员会遵照了周恩来的遗嘱,安排撒掉骨灰事宜。邓颖超召集亲属、医务人员以及跟随周恩来多年的工作人员,大家来到大会堂的台湾厅。邓颖超当着大家面宣布最后一个决定:“现在完成周恩来的遗愿,将骨灰撒掉。”

现场顿时哭声一片,亲属们更是嚎啕大哭:“我们无法留住伯伯,现在连骨灰也无法留下吗?”邓颖超内心很痛苦,可骨灰撒掉是周恩来生前就跟她商量好的。

邓颖超继续说:“恩来知道他的病不能挽救时,就一再叮嘱我,不要保留他的骨灰。这也是我跟他十几年的约定,大家要尊重这一决定。从情感上来说,恩来的肉体不存在了,但他的骨灰仍在祖国的大地河流里作肥料,依旧为人民服务。你们总理后事问题上,中央怎么安排我就怎么服从,我一句话也没说过,你们也要这样,对撒掉骨灰这件事,更不能有任何意见。”

邓颖超一席话让大家更为悲痛了,那恸哭声撕心裂肺,可一想到这是周恩来最大的遗愿,也就忍痛同意了。邓颖超说完话,捧着骨灰盒离开。当时人民大会堂外的天安门广场依旧有很多群众在吊唁周恩来,此时如果邓颖超直接捧着骨灰盒出去,那现场可能失控。

于是,工作人员引导邓颖超捧着骨灰盒从大会堂通往外面的地下通道走出去。一行人趁着夜色,乘坐小汽车前往北京东郊的通县机场,那里已经停放着一架用于播撒农药的小型飞机。考虑到邓颖超身体情况,组织上没有安排邓颖超参加撒骨灰任务,负责此项任务的共有四人:罗青长、郭玉峰、张树迎和高振普。

当飞机起飞后,邓颖超久久凝视,嘴里默默念叨:“恩来,你可以安息了。”周恩来骨灰共撒向四个地方:北京上空、北京密云水库、天津海河以及山东黄河入海口。

谨以此文纪念敬爱的周恩来总理!周恩来生前鞠躬尽瘁死而后已,逝世后也没有保留自己。活着时候把一切贡献给革命事业,为此奋斗一生;长眠时把骨灰撒向祖国大地山河,周恩来走了,但一直没有远去……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小粒圈主
小粒圈主
学习历史,可以让人明做人
7381文章数 3036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专题推荐

永远跟党走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