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89年邓小平舅舅去世,县委请示葬礼规格,邓公沉默片刻说了三句话

0
分享至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这是人世间再悲哀不过的一件事情。

在邓小平同志的人生中,他为了人民的革命错过了母亲的去世和父亲的葬礼,而现在和他一起长大的幺舅也要离开他去到另一个世界。

收到幺舅去世的消息后,已经85岁的邓小平把自己关在屋里整整一个晚上,等到第二天一大早才勉强打气精神让人转达了三句话。

邓小平的三句话传回广安之后,瞬间就将淡以兴的葬礼定下了基调,原本还沸腾不安的广安县立刻安静了下来。

邓小平的三句话究竟是哪三句话?

名为甥舅,实为兄弟的幺舅去世,邓小平又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呢?

贤娃子离开了

上世纪初,当时的邓小平还并不是现在这个威震四方的国家领导人,他和那些普通的孩子没什么两样,甚至比他们还要更加调皮。

这天,邓小平又拉着幺舅淡以兴偷偷摸摸来到神道碑乌龟像,看着这个其他人都不敢来的地方,邓小平神神秘秘地说:“幺舅,你帮我看着哈,等我爬上去再捞你。”

虽然邓小平喊淡以兴幺舅,可实际上淡以兴只比邓小平大两岁,从小两个人就一起上学,一起下河摸鱼,像亲兄弟一样相处。

再加上邓小平比较聪明机灵,所以两个人中拿主意的一般都是邓小平。

这次也不例外,邓小平说完这句话之后,淡以兴就立刻在路口站岗放哨,等远远看见已经有人过来了才连忙回身催促:“贤娃子,啷个样啊!有人来了哇。”

“好得很,幺舅你快点上来嘛。”

听到这句话之后,淡以兴赶紧抓住邓小平的手往上爬,可是还不等两个人在乌龟背上坐好,就被村里的大人发现了,两个人慌慌忙忙地乌龟背上下来,听见有人喊“捣蛋鬼”,下的拔腿就跑。

等回到家之后,果不其然遭到了家长的训斥,“你是长辈,要看着点他哈,啷个能带着他一起耍嘛。”

可是这种话两个人从小听得太多了,对于正是贪玩的年纪的小孩,完全是属于左耳朵进右耳多出,丝毫不影响两个人上山打鸟、下河摸鱼的计划。

因为年纪相仿又是在同一个私塾里上学,所以邓小平和淡以兴两个人就像是形影不离的好兄弟,除了回家睡觉不在一起外,几乎天天黏在一起。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两个人上完小学,当时两个人小学毕业之后,淡以兴就回到家里开始学着管理田产,而邓小平则继续在学校里学习,后来还考上了县里的中学。

这时候,甥舅两个人之间的差距慢慢拉开了,邓小平在父亲邓绍昌的影响和支持下一心探寻救国之道,而淡以兴经过生意场上的打磨也变得越发成熟稳重了。

等到邓小平好不容易星期回家的时候,两个渐渐长大的孩子也不再想着法子调皮捣蛋,而是可以安安静静地坐下来,说一些似是而非的大道理。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两个人的感情变淡了,反而是看着邓小平编得越来越出色,淡以兴打心眼里为贤娃子感到高兴。

当初两个人在一起读书的时候,他就感觉到贤娃子和他们这些人不太一样,将来是要干大事情的人,现在看着贤娃子书念得这样好,淡以兴也是打心眼里感到高兴和自豪。

到了1919年,为了支持邓小平出国深造,淡以兴二话不说就将家里所有的现钱都拿出来交给了姐姐淡氏,得知这些钱还差一点之后,又变卖了一些田地凑够了邓小平出国留学的费用。

因为不能亲自去重庆看邓小平,淡以兴还特地让姐姐帮忙转告一句话。

“你告诉贤娃子,出国就要好好念书。莫担心家里头,我会帮忙看他看着嘞。”

而事实证明,淡以兴确实做到了这句承诺。

当时邓小平回国之后并没有回到广安老家,而是直接投身到革命的洪流之中,邓小平的弟弟邓垦想去延安找邓小平,可是家里却没有多余的钱。

淡以兴听说这件事情之后,二话不说又把家里的田产变卖了一些,凑够了邓垦去延安的盘缠。

因为这件事情,淡以兴被当地的反动组织列入了抓捕名单,幸亏有人提前报信淡以兴才逃过一劫,可是他的妻子和孩子却被害得分隔多地。

即便是这样,淡以兴也从来不后悔自己当初的决定,他坚信贤娃子会回来的,会打败这些坏人,就像小时候他相信贤娃子是个干大事情的人一样,现在还会是坚定不移地相信着他。

幺舅来看你嘞

1949年,解放战争已经慢慢接近了尾声,全中国的老百姓都知道共产党带着人民取得了最终的胜利,淡以兴当然也知道当初的贤娃子现在已经做了大官,就连邓垦都回到重庆当官了。

那段时将,淡以兴无论走到哪里都是一片羡慕的声音,几乎所有人都对他说:“老淡,你要不得了嘞!现在两个外甥都做了大官,说不定你啥时候也要去当官享福,不用和俺们一样种地啦。”

每次听到这些话,虽然淡以兴知道现在共产党和之前的国民党不一样,任何人都没有特权,可是架不住好听的话谁都爱听,所以每次淡以兴听到这些话都会不由自主地咧着嘴笑。

1950年春天,淡以兴从别人口中得知邓小平已经回到重庆主持工作了,就立刻赶到邓家拉着邓小平的继母夏伯根一起去重庆看邓小平。

“站住,你们是干什么的?不知道这里不能乱进吗?”

可是他们刚到大门口就被拦下了,看着挎着枪的门卫,淡以兴才想起这和村里不一样,不能随便进。

“俺们找贤娃子,我是他幺舅,这是他娘,俺们特意从广安老家来看他嘞。”

看着一脸疑惑的门卫,淡以兴才意识到这里人不晓得邓小平的小名,连忙改口说道:“俺们是邓首长的亲戚,一路过来有点饿了,让他先帮俺弄点好吃的。”

听到是邓小平的亲戚,门卫不敢有任何的怠慢,连忙将他们请进来休息,有专门派人去里面通报这件事情。

可是当时邓小平正忙于处理千头万绪的工作,即使警卫员多次提醒也实在是抽不开时间来接见他们,只是随口让人将淡以兴他们安置在招待所。

等到晚上回家的时候,看着坐在沙发上喝闷酒的淡以兴,邓小平才意识到幺舅这是生气了。

果不其然,刚看到邓小平进来,淡以兴就不咸不淡地说了句:“呦,邓首长回来了,贤娃子现在可了不得了,咱们普通老百姓都见不到了。”

听到这句话之后,邓小平就笑了,因为他发现即使现在已经快五十岁了,幺舅的脾气还是和小时候一样,即使不是真的生气,也要说两句话气气他。

邓小平笑着上前喊了一声“幺舅”,两个人瞬间又像小时候一样坐在一起聊天,可是这么多年不见,再加上中间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其中难免提及令人伤心的话题。

尤其是在说到邓小平已经去世的父母的时候,邓小平和淡以兴两个人都是红着眼睛说完了邓小平离开家之后发生的事情。

本来淡以兴不想提及这些伤心事,可是看着现在贤娃子这么有出息,他不由得就想起了直到临死前还牵挂着邓小平的姐姐,想到了临终都没能看孩子最后一眼的姐夫。

就在两个人说到邓父离世的时候,淡以兴才猛然想起一直坐在身边的夏伯根,连忙将夏伯根拉过来给两个人做介绍。

因为夏伯根只比邓小平大五岁,淡以兴害怕邓小平心里介怀这件事情,又主动说起夏伯根这些年辛苦支撑邓家的不容易。

末了,还特意叮嘱道:“贤娃子,你后娘是个好人,自从你老爹走了之后,这么多年都是她一个人支撑着整个大家,咱们村里人就没有不夸她嘞。”

夏伯根在旁边听到淡以兴一直在夸自己,有些不好意思地让他不要再说了,但是邓小平却直接站了起来,拉着夏伯根的手说:“这么些年辛苦您了,以后您就是我妈妈,我给您养老。”

就这样,这次的重庆之行,夏伯根留下来和邓小平一家人一起生活,只有淡以兴一个人空着手回了老家广安。

在临走之前,邓小平还拉着淡以兴的手说:“幺舅,我知道你这些年变卖家产帮助我们家的事情,按道理来说我是应该给你安排个工作,可是你也知道共产党不兴这套,我也不能带头破坏规矩。”

听完邓小平的解释之后,淡以兴不在意地笑了笑,说:“幺舅没啥子大本事,可是养活自己还是可以的,只要你以后多来看看幺舅,比什么都好。”

说完这句话之后,淡以兴就一个人回了广安。

幺舅离开了贤娃子

回到广安之后,村里的人看到只有淡以兴一个人回来了,而且还没有得到任何好处之后,有些人就暗戳戳地怂恿淡以兴去问邓小平要好处,可是每次淡以兴都是坚定地说:“共产党不搞一人得道,鸡犬升天那套,现在咱们每个人都有地种,日子不知道比以前好了多少。”

回到家之后,淡以兴最高兴的事情就是收到邓小平信的时候,看着信里不长的几句话,淡以兴知道贤娃子虽然没回来,可是他的信里是记挂着自己的,只要贤娃子一切安好,他也就放心了。

可是很快他的这颗心又再次提了起来,外面到处都是批判的声音,他也不知道贤娃子一个人在外面过得到底好不好。

虽然淡以兴相信邓小平可以挺过这次难关,可是外面零星的消息还是始终将他这颗心悬在了半空中,甚至因为太过担忧病倒在了床上。

等他病好出门的时候,遇到了村里的金福生,不但被他强拉着在村子里面散步,还被他拉到了街上买肉。

本来淡以兴这次出门身上并没有带肉票,所以不想排队,可是金福生却硬说他气色不好需要吃肉补补,说完这句之后就转身去街上找人换肉票了。

也正是这次被硬拉着买肉,也才让淡以兴看到有这么多人支持贤娃子,支持邓小平。

事情是这样的,原本淡以兴在队伍里排队等金福生回来,可是被人认了出来,在得知他是邓小平的舅舅之后,队伍里所有人不但全都坚决要求第一个给他割肉,甚至在他钱不够的时候,卖肉的屠夫还坚决让他先把肉拿回家,等到时候再来补差价。

深知其中缘由的淡以兴,拿着手里的两斤肉,走到一个没人的角落就直接哭了出来,一个七十岁的老人就像一个小孩子一样蹲在没人看见的角落放声大哭。

等到情况好转之后,淡以兴原本一位自己每个月能收到邓小平寄过来信就可以了,可是等到1986年他再次见到邓小平的时候,才知道他内心是多么希望能够再次见到贤娃子。

虽然贤娃子看着比以前苍老了很多,可是看着精神头充足的贤娃子,淡以兴终于可以放下心了,在短暂的相处后,淡以兴心满意足地回了广安老家。

三年后 ,淡以兴因为疾病去世的时候,广安的临到立刻将这件事情报告给了中央的邓小平,请求葬礼就行采用什么样的规格。

收到淡以兴去世的消息后,邓小平整个人瞬间呆滞在了原地,因为就在前三年前,幺舅还拉着手关心自己的身体,虽然这些年在书信往来中听到过幺舅身体不好的消息,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幺舅竟然会真的离开自己。

看着手里请求指示的名单,邓小平站在原地很久都没有说话,等到秘书再一次请求指示的时候,邓小平想张口却发现怎么也发不出声音,只能摆摆手让秘书先出去。

邓小平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整整一个晚上,他很多次提笔想要写些什么,可是每一次笔拿在手里好像就有千斤重,让他一个字也写不出来。

拿起来又放下去,这一个晚上,这个动作不知道重复了多少次。

等到天亮了,邓小平终究还是没能在这份再详细不过的报告上做出批示,只能让秘书帮忙转达三句话。

“知道了!”
“规格够高了!”
“不用再送什么了!”

虽然邓小平没有做出什么明确的表示,可是这广安味道极浓郁的三句话也许就是邓小平对幺舅最好的告别。

因为他是中央领导人,他明白以舅舅普通人的身份,现在的规格已经够高了,他不能在做什么了,可是对于从小到大亲如一家人的幺舅,他想用自己的方式送他最后一程。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扶苏聊历史
扶苏聊历史
山巅俯瞰兴衰史
507文章数 1626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专题推荐

永远跟党走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