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国民党苗栗县长徐耀昌“造反”,全力炮轰朱立伦:被开除也无所谓

0
分享至

近年来台湾民进党在岛上大肆鼓吹台独言论,实行亲美行径,已经把岛上的整体风气逐渐带偏。

不仅越来越多的民众受到蛊惑相继跟风对其表示认可,就连一向反对台独的国民党也开始为了讨好民众获得更多支持率,而逐渐改变原有立场慢慢滑向台独阵营一边。

这自然就在人数众多的国民党中分出了两派,一派希望和民进党一样沿着台独的不归路继续走下去,另一派则努力发出反对声音,想要把国民党拉回到原来的立场之中。

台湾国民党现任主席朱立伦

一个作用力越强,其反作用力也自然随之增强,当国民党内的台独派已经渗透到高层之中时,反对派再也不愿意坐以待毙,索性甩开膀子和台独派对峙到底。

这种情况在现任国民党主席朱立伦和苗栗县县长徐耀昌之间体现得淋漓尽致。

2022年,朱立伦推举了谢福弘作为国民党候选人,参加台湾省苗栗县县长选举。

作为被支持者的谢福弘自然对朱立伦的台独主张表示拥护,这引起了现任县长徐耀昌的强烈不满。

徐耀昌

他坚决反对朱立伦所推举的人选,身为国民党人的他,公开和党主席朱立伦唱反调,声称如果让谢福弘当上了苗栗县县长,那苗栗县就会完蛋。

这令朱立伦气恼不已,直接对徐耀昌提出威胁,表示如果徐耀昌再这样与党内高层意志作对,就直接开除徐耀昌的党籍。

可是徐耀昌却并不吃这一套,直接对峙到底,公开把国民党高层奚落一通之后甩下一句话:“国民党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为什么苗栗县县长的人选让国民党高层和徐耀昌都那么在意呢?选举中究竟发生了哪些波诡云谲的明争暗斗?

苗栗县

苗栗县:国民党的后院之一

苗栗县的地理位置处于台湾岛的西北部,靠近台湾海峡,对于当年的国民党军队来说,是与大陆解放军对抗的重要前沿,因此国民党刚刚败退到台湾时,就把苗栗县牢牢控制在手里。

从1951年苗栗县开始第一次县长选举,一直到现在的70多年里,每一届县长都是国民党人或者由国民党指定的人。

在台湾省所谓的选举中,常常暗藏着许多利益派系之间的角逐,苗栗县县长的选举也不例外。

苗栗县

在经过多次选举之后,该县逐渐形成了两大地方派系,一个是“黄派”,另一个是“刘派”。

刘派与黄派的起源均是1951年的第一次县长选举,当时实力最强的两名候选人刘定国和黄运金共同竞选县长之位。

刘定国实力稍强,因为他有足够的军方背景,从抗日战争时期就加入国民党军队,败退台湾后被任命为新竹县的防卫司令。

苗栗县与新竹县相邻,因此虽然刘定国是苗栗县的外来人,但是也在当地拥有一定的势力。

台湾

其竞争对手黄运金人如其名,手上有着不少的金钱,因为知道正常竞选下自己优势不足,所以就大把撒钱,通过贿赂官员、买通民众来增加自己的选票。

虽然黄运金大费周章,结果却还是败给了刘定国,而并不巧的是,这时台湾当局突然出台了一项规定,禁止军人参加行政机构的职位选举,于是刘定国也没能当成苗栗县县长。

票数第二的黄运金也因为行贿太过明显而不被民众接纳,于是在苗栗县民众的推举和台湾当局的选择之下,1951年的县长职位交给了一个叫赖顺生的人。

台湾

虽然刘定国和黄运金都没能成功当选,但是他们参与选举之前,苗栗县的选举资源正处于空白,因此两人在参选过程中,在苗栗县积累了不少的政治资源,并在此后的时间里持续地通过这些资源对苗栗县的政治活动施加着各自的影响力。

于是从此以后,苗栗县的行政系统就长时间处在“黄派”和“刘派”这两方势力的控制之下。

虽然苗栗县县长的职位长期都是国民党意志的体现,但是在地方上这两股势力纷争不断,这一点成为了后来徐耀昌和国民党主席朱立伦互相争斗的导火索。

草莽政客徐耀昌

徐耀昌是1955年生人,父母住在苗栗县南庄乡,从小性格外向但就是学习成绩不好,高中毕业后进入亲民工商专科学校修读企业管理专业。

苗栗县南庄乡

后来在商界摸爬滚打一段时间后创办了小企业,但发展未有起色,于是到中华大学进修管理学硕士。

毕业后更加具备商业头脑,凭借资金运作先是进入苗栗县大成中学成为董事,然后创办了邦成公司,经营汽车运输业务,逐渐成为了当地小有名气的富商。

台湾向来有“挣到钱后就向政界伸手”的风气,徐耀昌也不例外,他首先加入了台湾国民党,然后依据自己经商时在苗栗县形成的影响力,于1990年当上了头份镇的镇长。

此后在镇长职位上一边积累政治资源一边依靠政治资源进一步发展壮大自己的企业,通过一些政绩赢得了不少口碑,在1994年新一届镇长选举中成功连任。

徐耀昌

但是这些政治成绩也仅仅是局限在苗栗县头份镇的小小区域,真正让徐耀昌扩大眼界从而走上政治发展快车道的是其跟随宋楚瑜出走之后。

2000年,宋楚瑜出于对国民党的种种不满,带着党内的一班亲信出走,另外创立了亲民党,运用自身的影响力很快让亲民党在台湾获得了一定地位并受到不少人的支持。

此时的亲民党因为是新兴党派所以急需更多人才,这对于徐耀昌这样的基层政客来说是一个快速攫取政治资本的好机会。

宋楚瑜

徐耀昌认准了这一时机,在亲民党成立的第二年,就主动退出国民党并加入亲民党。

果不其然,徐耀昌凭借自己多年的从政经验和积累的财富,很快就做出了名堂。

在2002年卸任头份镇镇长的前一年,成功进入立法机构,成为了一名立法委员,并在2004年得以连任。

通过立法委员一职获得更高的政治声望之后,徐耀昌把目光放到了家乡苗栗县县长一职上。

徐耀昌

苗栗县作为国民党的后院之一,在国民党的长期直接控制下一直能够获得持续的资源倾斜,因此获得了长足的发展,虽然县财政长时间状况不佳,但是民间企业发展迅速,再加上这里是徐耀昌的家乡,徐耀昌又在这里做过镇长,所以县长的职位是徐耀昌一直所想要的。

2005年苗栗县县长换届选举之时,徐耀昌作为亲民党候选人参与竞选。

该县县长职位长期都是由国民党人牢牢把控,亲民党作为新兴政党,并没有那么容易突破国民党多年来形成的政治壁垒。

徐耀昌最终败选,输给了竞争对手刘政鸿,刘政鸿是国民党候选人,属于苗栗县黄、红两派中“红派”的一方。

刘政鸿

虽然刘政鸿凭借国民党的影响力在苗栗县连任了两届县长一直到2013年,但是却受到越来越多人的反对。

在担任县长的8年期间,刘政鸿不仅没有解决原有的财政赤字问题,而且让县财政债台高筑,欠债高达648多亿台币。

如果仅此一条惹来非议那也仅仅是代表他能力不足,为了发展苗栗县而过度欠债却没能偿还,但是更加令人愤怒的是,刘政鸿还贪污腐败、滥用职权,因为这些行径而惹得苗栗县怨声载道,民怨沸腾。

刘政鸿

刘政鸿名誉持续下滑的状况一直受到徐耀昌的关注,两个人之间的竞争关系让徐耀昌乐意看到刘政鸿的没落。

终于在2014年新一届县长选举中,徐耀昌卷土重来,再次参与竞选。

这次徐耀昌在多个方面都是有备而来,此时台湾正值国民党执政,并且苗栗县县长一职多年来都控制在国民党的手里,如果依然作为亲民党候选人参选的话,对徐耀昌来说没有任何优势。

于是徐耀昌审时度势,重新回到国民党,代表国民党参加2014年的苗栗县竞选,其所属派系为“黄派”。

另外对于竞争对手刘政鸿的种种劣迹,徐耀昌也是大肆攻击,因此在民众中形成了一边倒形势,徐耀昌最终高票当选苗栗县县长。

徐耀昌

上任时信誓旦旦要为民请命,但是徐耀昌不久后也和刘政鸿一样饱受诟病。

徐耀昌并没有像他所承诺的一样,逐渐解决苗栗县的财政危机,县财政债务依然不断增多,每年债务的利息就高达5亿多新台币,甚至连给公职人员发薪水都需要向台湾当局要钱。

而更令民众提出质疑的是,在县财政负债累累的情况下,身为县长的徐耀昌本人却过着奢侈的日子。

在上任后的一年零四个月时间里,他就先后换了四台车,仅第四台车就价值高达两百多万,这让民众们很是不满,县财政债台高筑,捉襟见肘,县长却如此享受。

这也让民众愈发质疑,徐耀昌做县长是不是就是为了从中牟利。

徐耀昌

一次在公开发言时,徐耀昌被问到是否有兴趣参加与苗栗县相邻的大新竹市市长的选举时,他亲口说道:

“我做着苗栗国国王,干嘛要做什么大新竹市市长。”

虽然在事后澄清自己说的只是玩笑话,但这种把苗栗县县长比喻为国王的说法,让民众不免更加质疑他出任县长是否有看重其中利益的动机。

无论是否从中获得经济利益,政治利益上的角逐都是始终存在的,这也是为什么苗栗县的政治系统会分为“黄派”和“刘派”两大派系的主要原因。

为了能够在卸任之后继续保持自己在苗栗县的政治利益,徐耀昌在卸任县长之前就开始谋划从自己所属的“黄派”中推荐下一届县长的人选。

2022年苗栗县选举新县长,已经连任两届的徐耀昌支持身为县议会议员的钟东锦参选。

钟东锦

而徐耀昌的老对手刘政鸿站出来公开反对,认为县长已经由“黄派”的人担任了八年,不能让“黄派”再继续占据着这一职位。

于是身为国民党中央委员的刘政鸿推出了自己支持的候选人——苗栗县农田水利会负责人谢福弘,其与刘政鸿同为“刘派”人马。

两派人马针锋相对,但都同属于国民党,按照以往的惯例,最终国民党整体支持哪一方,应该由国民党主席来定夺,因此这件事的最终决定权,落在了时任党主席朱立伦的身上。

朱立伦

国民党内部“造反”

朱立伦是一个从教育系统中进入政界的知识分子,毕业于台湾大学,后来到纽约大学留学,之后回到台大教书,成为了台大最年轻的教授。

这种出身让他对徐耀昌这样学历平平、从商界进入政界的人瞧不上眼,一番抉择之后便选择支持刘政鸿所推荐的谢福弘,作为国民党方面的正式候选人。

这令徐耀昌感到非常不满,本来作为曾经和宋楚瑜一起出走的成员之一,他就对国民党有着诸多看法,这次朱立伦出于偏见而做出的选择更是让他恼火。

朱立伦

再加上朱立伦不顾众人反对公然前往美国并发表“九二共识是没有共识的共识”的言论,让支持“九二共识”的徐耀昌对朱立伦非常反感。

这种种情形都让徐耀昌再也不愿忍受国民党高层的意志,他坚定地站出来宣称,要坚决支持钟东锦参选苗栗县县长,丝毫不顾国民党主席朱立伦要求全员支持谢福弘的主张。

朱立伦等国民党高层人员对徐耀昌支持钟东锦的做法非常不满,直接开除了钟东锦的党籍。

朱立伦

而徐耀昌并没有就此放弃,继续支持钟东锦作为无党籍人士参选,于是国民党人开始讨论是否要开除徐耀昌。

10月8日,徐耀昌和太太一起出现在钟东锦的参选现场,为钟东锦站台。

当被问到是否担心被开除党籍时,徐耀昌表示,就算自己被开除党籍也无所谓,另外他还指责国民党的行为是贼喊捉贼。

他说当年在2014年的县长选举中,身为国民党党员的刘政鸿为民进党候选人徐定桢站台,都没有被开除党籍。

刘政鸿

徐耀昌对国民党这种毫无原则的做法已经失望透顶,完全做好了可能被开除党籍的准备。

这是多年以来,第一次出现身为县长的国民党人公开与党内高层意志较量的情况,在岛内引起巨大轰动。

这既是国民党长期以来内部不团结的典型体现,也预示着在愈演愈烈的台独倾向的影响下,国民党内部即将因严重的立场分歧而走向更大的分裂。

朱立伦

无论国民党中“谋独”势力强弱与否,其中也只是主张偏安一隅和主张独立的两股势力孰强孰弱的分别而已,这都是对“和平统一”的背离。

因此无论国民党是否执政,以及是否谋独,我们都不应该再抱有任何幻想,而是应该积极做好收复台湾的准备,完成中华民族应该完成的历史使命。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百态人间
百态人间
山巅俯瞰兴衰史
220文章数 991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专题推荐

永远跟党走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