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邓颖超临终前呼唤李鹏名字,但李鹏否认自己是周恩来、邓颖超养子

0
分享至

李鹏跟周恩来、邓颖超夫妇关系亲密,有人误以为李鹏是他们的养子,可是李鹏公开回应传言,说自己不是周恩来夫妇的养子。

在自己的著作——《李鹏回忆录(1928-1983)》一书中,李鹏依旧否认自己是周恩来、邓颖超的养子。

李鹏在回忆录里中说:

"周总理、邓妈妈与我的关系,就是老同志与烈士后代的关系。有人传说我是周总理的养子,这是不正确的,因为周总理、邓妈妈关心的烈士子女,不止我一个,他们同样关心爱护其他战友的子女。我们都称他们周伯伯、邓妈妈。"

李鹏的父亲李硕勋也共产党人,而且是最早从事革命工作的先驱者,他跟周恩来、王明、潘汉年、陈云这些老资历的共产党人几乎同时参加革命,早在1926年就担任了中共武昌地委组织部长。

1931年6月,李硕勋任中共广东省军委书记,受党的委派,前来海南领导人民进行武装斗争。

抵达海口后,因顾顺章投敌叛变,出卖了他,李硕勋不幸被捕,同年9月5日在海口被杀害。

李硕勋英勇就义时,年仅28岁。

李硕勋牺牲的时候,妻子赵君陶正怀着身孕跟三岁的李鹏在上海居住,出于对丈夫深深的爱,赵君陶终身没有再婚。

丈夫出事,妻子继续待在上海一定很危险,于是在组织安排下,李鹏跟着母亲回到了老家四川。

赵君陶母子到达四川后,跟党组织很快取得联系,在地下党的领导开展工作。

1939年, 抗战正如火如荼,在共产党领导下,社会各界人士积极参与下,保育总会在四川成立,主要职责就是收容因为战乱而失去亲人的5到10岁的儿童。

1940年初,在邓颖超的推荐下,中共中央南方局安排赵君陶到位于重庆市合川县土主场周家祠堂的第三保育院工作,担任院长一职。

在这里工作期间,赵君陶跟工作人员一起,做了大量工作,在五年多的时间里,精心呵护和照料每一位儿童,让他们在大家庭里无忧无虑、快快乐乐地成长。

保育院一直到抗战胜利后,才宣布解散。漫长的岁月里,赵君陶和自己的同事一共收留、抚养了800多名因战争而失去亲人无家可归的、因为患病而被遗弃的儿童。不仅让他们健康成长,而且还教他们识字、念书、让孩子们受到了良好的教育,他们大多都顺利完成了学业,走向了社会,成为国家的有用之才。

因此这里生活过的孩子,对赵君陶有深厚感情,都亲切地称她为赵妈妈。

邓颖超为什么有机会安排赵君陶呢,因为重庆的保育总会前身,是中国战时儿童保育会,于1938年3月成立,总部设在湖北汉口,总会由国、共两党妇女领袖宋美龄、邓颖超负责。

总会成立的初衷就是号召社会各界,尤其是妇女们联合起来,投身到的大规模营救战争难童的运动。

1938年10月,日寇大兵压境,武汉危在旦夕,中国战时儿童保育总会被迫迁往重庆。

抗战期间,中国战时儿童保育会共拯救、培养在抗战中流离失所、失去亲人和家园的难童三万余人。

在此期间,邓颖超奔波于几个保育院之间,一待就是好久,她不辞辛劳,跟孩子们同吃同住,做了大量的工作,受到社会各界的赞誉。

很多保育院长大的孩子,都会唱这首保育院《战时儿童保育院院歌》:

我们离开了爸爸,我们离开了妈妈,我们失去了土地,我们失去了老家。我们的大敌人就是日本帝国主义和它的军阀,我们要打倒它!打倒它!

1941年2月,12岁的李鹏在组织的安排下,跟随一些共产党员被转移到延安,安排到中央组织部招待所住宿。

在这里他遇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一眼就认出来了,那是蔡畅阿姨。蔡畅跟李鹏的母亲赵君陶和蔡畅是亲密战友和姐妹。

赵君陶在三十年代是中国妇女委员会的秘书,而蔡畅跟邓颖超则是妇委的委员,几个人的关系自然非常密切。

赵君陶在中央妇委工作时,经常带着李鹏到妇委机关。大家都喜欢这个长得胖胖的,活泼和顽皮的小兰兰(李鹏的乳名)。

在李鹏喊阿姨的时候,蔡畅也随即认出了他,她对李鹏说:"在这里住不方便,到我家里住吧。"

那么,李鹏是什么时候认识周恩来的?

大家知道,周恩来一直负责统战工作,抗战时期在重庆待的时间很长。正是在重庆,李鹏见到了周恩来,那是1940年秋天。

当时,12岁的李鹏还在育才学校就读,这所学校是著名教育家陶行知创办的,师资力量非常雄厚,环境也非常好,在当时非常有名。

李鹏见到周恩来的时候,邓颖超也在场,得知李鹏是烈士的后代,周恩来当即决定让李鹏到延安去学习锻炼。

不久之后,李鹏就接到了重庆八路军办事处的通知,说要安排他到延安去。随同而去的,不止李鹏一个人,还有很多烈士子弟。

"周伯伯看到我非常高兴,对邓妈妈说,这孩子都长这么大了,越长越像硕勋了。邓妈妈说,我看更像君陶,大家哈哈大笑。"李鹏回忆。

李鹏还说,刚见面的时候,周恩来看到李鹏的背有点驼,就用巴掌拍打一下他的后背,然后又握着拳头轻轻地敲了几下。亲切而严肃他对李鹏说:"小鬼,男子要汉昂首挺胸,可不能驼背吆。"

虽然周恩来日理万机,但是依旧没有忘记这件事,以至于每次到李鹏,都要认真地看一下他是否站得直。

周恩来不仅关心李鹏的健康,还关心他的学习,每次见面总是要突然袭击,临时考一考李鹏。

比如从桌子上拿起当天或者近日出版的《新华日报》,叫李鹏把社论念一遍。

再比如拿起一本名著,让李鹏说说有没有读过,如果读过的话,要回答喜欢里面哪个人物,喜欢的理由是什么。

正如李鹏所说,周恩来关心所有革命烈士后代的成长,很多革命家也都关心李鹏的成长。

比如李鹏的名字,就是在李鹏去延安的路上,一起同行的中共南方局青委书记蒋南翔帮他取的,一直沿用至今。

蒋南翔对李鹏说:"李远芃这个名字含义不错,芃是茂盛的意思,是欣欣向荣的含义,象征着顽强生命力。但是芃这个字比较生僻。"因此,征得了李鹏的同意,就给他改成了后来的名字"李鹏"。

当然,因为邓颖超夫妇跟李鹏父母的特殊关系,李鹏感受到最多的还是周恩来夫妇的关系和慈爱。

在曾家岩住了几天之后,李鹏又被安排到红岩八路军办事处住下,这是一座三层小楼,这也是周恩来特地安排的,周恩来邓颖超就住在第二层靠东边的一间房子里,可见他们对李鹏的关心到了什么地步。

每次见面,周恩来都会满脸慈祥,笑呵呵地问李鹏:"你还驼背吗?"

而邓颖超则会亲切地说:"哎呀,我们的小兰兰(李鹏乳名)越长越高,越长越像你爸爸了。"

正因为两家的特殊关系,周恩来夫妇对李鹏也更关心,李鹏对他们也更加爱戴,彼此之间建立了很深的感情,不是亲情,胜似亲情,这种感情是朴实无华的,既有人性中最美的一部分,也有信仰的成分。

很多人都知道,邓颖超是广西南宁人,是已故总理周恩来的同志、战友和爱人。同时她又是党和国家的卓越领导人,中国妇女运动的先驱,慈祥,善良,低调。

周恩来则是江苏淮安人,是共同理想让他们走到一起,结为情深伉俪,但为了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他们做出了很大牺牲,终生没有生育一个儿女。

邓颖超的秘书赵炜在文章中回忆说:邓颖超非常尽职,直到84岁才从政协主席的位子上退休。由于为革命操劳几十年,邓颖超的身体一直不大好。此后身体一直很虚弱,因为肺部发炎多次住院,医院全力治疗但无法控制病情。

1992年7月邓颖超高烧不止再次住院,生命垂危。临终前,邓颖超看到了前来探视的李鹏和夫人,用尽力说出了最后两个字:"李鹏……"然后就安详地闭上了眼睛。

周恩来和邓颖超,为了革命事业,一生都没有孩子,但是他们却把爱无私奉献给了千百个烈士后代,奉献给了新中国亿万儿童,让他们在和煦的阳光下,健康成长。那个年代出生的人,都能感受到他们深深的爱。

所以说,周恩来夫妇并不孤独,他们无儿无女但却"儿女满堂"。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顾三秋
顾三秋
铭记历史,以史为鉴。
1165文章数 16617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专题推荐

永远跟党走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