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1995年,王宝森持枪自戕的背后,与陈希同的儿子陈小同有联系

0
分享至

前言

1995年4月,素有“女包公”之称的刘丽英,指挥中纪委联合调查组,对王宝森涉嫌经济违法案进行调查。就在这个关键时刻,王宝森突然自杀了。有人说是“畏罪自杀”,也有人说王宝森的死,与陈希同的儿子陈小同有联系。

这一切都要从“邓斌案”开始讲起。

匿名举报邓斌招摇撞骗30多亿元

中纪委办公的地方,每天都要收到来自全国各地的举报信数以万计。据统计,要装7个麻袋,专门有70多名专职干部拆阅。这里,刘丽英已被人民群众誉为“女包公”,每天寄给她的信更是成山如海。

在不到半个月的时间里,刘丽英的办公室就连续收到了数百封来自无锡的举报信,说“北京兴隆实业总公司”在无锡成立的“新兴实业总公司”经理——邓斌,招摇撞骗,金额高达30多亿元。

刘丽英看过后,特意用红笔在上面圈圈点点,然后批示:“此案重大,涉及到北京市,先从无锡查起。可先与江苏省委曹克明同志联系。”

1994年6月23日,曹克明收到了秘书整理出来的一份文件,是中纪委刘丽英书记的批示和举报信,在文件右上方盖有“特急”的红色印章。曹克明翻看一看,上面写着:

“北京兴隆实业总公司在无锡成立的新兴实业总公司经理邓斌,在江阴、无锡等地招摇撞骗,仅江阴市就有26家单位巨款集资资金到期不还,金额高达30多亿元。而邓斌等人却大肆挥霍,过着红灯酒绿糜烂生活。”

曹克明向来以雷厉风行著称,被江苏的父老乡亲称为“活包公”。当他看到“30多亿元”时,愤怒地拍案而起,当即提笔批示:“立即派人查处,决不可使我们的国家利益受到任何损害。”

7月15日,由省纪委副书记李奎顺为组长的调查队伍进驻无锡。在这里,将要拉开建国以来最大诈骗案的侦破工作和调查工作。

当晚,李奎顺被安排在南湖宾馆。他们连夜召集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开会,通报有关邓斌非法集资案的主要情况。会后,李奎顺特别交代:“今天晚上的情况绝对保密,不可露风声。明天把邓斌的详细材料调来研究。”

虽说已经开会强调要保密,但消息还是传到了邓斌的耳朵里。她不以为然,只问了送情报的人,来了多少人?得知一共下来9个人时,邓斌不慌不忙地说,拉上9个姑娘送去。

在邓斌的眼中,“猫没有不吃腥的。”但送情报的人,告诉邓斌,这回情况不一样,是省纪委李副书记亲自带队。李书记根本不吃这一套。

于是,邓斌拨通了北京兴隆公司李敏董事长的电话。当邓斌把情况说明之后,李敏感觉事情非常严重,决定明天和兴隆公司的总经理李明一起飞去无锡,与邓斌商量如何应对上级的调查。

挂掉电话后,邓斌派人去找李奎顺书记,约他吃顿饭。李奎顺早已说过,在调查期间,一律不准宴请,所以直接拒绝了。邓斌派去的人碰了一鼻子灰,这让她隐隐感觉事情不太妙了。

第二天,李敏和李明来了无锡,邓斌热情接待。从北京来的二位,不仅是公司的高层,而且与北京领导有联系。据说是市里直接任命的,专门联系江苏融资事项的人。

李敏嘱咐邓斌,不要怕,把账改一下就好。当得知明天工作组就查账时,李敏下达命令,立刻把账本拿走。不过,邓斌的手下办事不利索,16个小时候,账本被我公安部查获。

第2天,无锡市委市政府的主要领导都等候在南湖宾馆。这几天,李奎顺书记正组织人调查分析案情,从中他了解到了一些关于邓斌的情况。

邓斌,江西樟树人。她父亲是国民党伪江西省省长,解放后被镇压。邓斌从小跟着母亲生活。邓斌退休前,曾因为经济诈骗,被处于开除出厂留厂察看二年的处分。退休后,她在外打拼时,认识了李明,之后又结识了李敏。此后,便开启了她巨额集资诈骗之路。

尔后,李奎顺书记下达了3条指令,首先查一下与邓斌有关的领导人员,然后查封邓斌新兴公司和与之有关公司的账本,最后对邓斌实行监控。

“邓斌案”涉及到北京市委市政府的几位领导

从邓斌处获知,她除了诈骗30亿元人民币外,她家里查抄的金银首饰、人民币、外币,以及其它物品,就有229.07万元。“邓斌案”中,涉嫌到北京市的领导。

李奎顺连忙写了报告:“曹克明书记,此案涉员甚多,建议上报中纪委刘丽英同志。”

7月29日,江苏省委向党中央写了“关于查处新兴公司非法集资的报告”,火速赶到北京,作了详细汇报。不到48个小时,党中央、国务院的同志就作出了批示。伟大的国家,岂容毒疮滋生!从这天开始,一场腐败战役以排山倒海之势拉开了序幕!

1994年8月1日,在党中央的指挥下,13个部委召开首次查案协调会。会议决定,不管涉及到什么人,都要一查到底,决不姑息。

这次办案是纪委,公、检、法、工商、税务、审计、银行协同作战,“兵种”多,规模大。

9月5日上午,刘丽英书记决定,对北京兴隆实业总公司总经理、法人代表李明采取强制措施。下午行动,京城大搜捕开始。这次抓捕部署,60多名参战人员、13辆警车同时出动。李明根本来不及反应,便被堵截在了经理办公室。

总经理李明被捕后,下一步便是董事长李敏了。10月22日,在北京安全局机关任政委的李敏在值班时,反侦查到了抓捕人员。期间,他的老婆曲爱群为他打掩护,使得抓捕工作费了不少劲儿。被抓时,李敏口袋里还揣着5万港币。

最终,曲爱群交代了在得知丈夫李敏被抓后,她就把钱转移了。经过办案干警的“教育”后,曲爱群说出了藏匿财物的地方。经调查,曲爱群藏匿的7件金器和一打存单。其中港币单就有9万元,现金人民币3万元。存折存款数额在200万元以上。

第二天,办案人员将李敏押往南京,连续突击审讯。从查14万元港币入手,又牵出了北京首都钢铁公司香港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周北方、北京市政府市长秘书陈健等人的重大受贿案。

挖出邓斌大案,又挖出了北京市李敏、陈健、周北方。大搜捕一个个战役打得十分漂亮,没有一个案犯逃脱。那么,是不是到此为止呢?案后还有没有大案犯呢?

一个工人出身的退休老太婆,居然能把几十亿资金调东拨西?如果不是北京市在后面支持,一个孤老婆子是绝对搞不起来的。但是这么一个大案,在审判的问题上引起了争论。有人主张重判,有人主张轻判,还有人主张必须判死刑。

1995年8月,邓斌多罪并罚,被判处死刑。听到判决,她当场吓得又尿又拉,被法警架了出去。

这时,又围绕邓斌案是不是继续追查,再次在中央高层内部展开争论。有人主张邓斌案终结,不要再追了。刘丽英代表多数人的意见,主张此案没有完,不能留尾巴。

接着,连续召开了3次会议。第一次会议不欢而散;第二次会议没有统一意见;第三次会议还是没有结果。正在这时,传来震惊的消息,王宝森自杀了。

从某种角度讲,这个消息对于追查邓斌大案起到了推动的作用。王宝森是部级干部,他的死说明什么问题?为何在这紧要关头会死?对于中央来说,是不能不查清楚的。

鉴于此案已经超过了中纪委的工作范围,刘丽英提请检察院作调查侦破工作。中央批示:同意。

这时,日子最难熬的就是陈希同,他的问题还没有彻底暴露出来。他还是中央政治局委员,在大会上,陈希同争取到一些人支持他的提议,理由有两点:“第一、不能再追查邓斌案了,否则北京市的工作不好做;第二、没有造成损失,北京市虽然也投进去一个亿,但现在已经补回来了,没有必要再查下去。”

中国的事难办,常常是以有没有后果为准,没有造成后果,也就算不得什么问题。没料到,就在这时,竟然又冒出了王宝森自杀。这令陈希同大为恼火,好不容易说动不再追查,你王宝森这么一死,肯定还得再查下去。

果然,在刘丽英的坚持下,中央同意追查邓斌案,王宝森自杀案也进入了调查序幕。

王宝森之死与陈小同有联系

王宝森自杀现场出现了2颗子弹,经过技术鉴定后,第二颗子弹壳与王宝森中弹的弹头不是一枪所发,说明出事现场除了王宝森外,还有他人存在。

另外,王宝森的儿子王涛,认定父亲为他杀,并割腕发誓要查出凶手。就当王涛与私人侦探进行侦察时,却“意外”从马背上摔下,右脚粘在马蹬铁环中,被奔驰的马,拖得血肉模糊住进了医院。

检察院派来调查案件的万峰和他的副手,在去往王宝森自杀的野山坡实地调查途中,不料刹车失灵。最后,车撞到了大树上,当即万峰和副手就被送进了医院。2天后,副手没有救治过来。

这一系列的意外状况,是偶然吗?万峰觉得是有人在干扰调查。与此同时,万峰得到了一个消息,那就是,陈希同的秘书陈健嫖娼被公安机关抓获。这条消息放出后,陈小同等人在外面变得小心谨慎了许多。

陈小同是陈希同的儿子,他以为老爷子革命奋斗一辈子,铁打的江山,难撼的大树。他靠着这棵大树,在树荫下该怎么玩就怎么玩,谁也奈何不了他!陈小同原本可以逃往香港的,但他抱着侥幸心理。迟迟没有动身,这才给抓捕他提供了机会。

图 | 陈小同

万峰经过多天的调查,掌握了陈小同的犯罪事实。不久,中纪委刘丽英批示,逮捕陈小同。

审讯时,陈小同满脸不在乎,他大声地说:“好,很好,都到齐了。你们拿我奈何不得!”

听到这话,万峰开始细数他的罪行:“你就是依仗是市委书记的儿子,目无党纪国法,组织、策划、实施了非法挪用一个亿的重大经济犯罪。你伙同周北方向国外转移大量国有财产。我们掌握了你的大量犯罪证据。另外,我告诉你,破坏我和副手的刹车,是你指使手下扬平做的。你企图制造‘惊马事件’谋害王涛”等等。”

陈小同听罢,眼睛都傻掉了。他太低估对手了,他万万没有想到万峰掌握了他几乎全部的秘密。此时的他,已经没有了刚才那股神气劲儿了。

接着,万峰问他:“5月4日,你约王宝森副市长到野山坡干什么?”

提到这一句,陈小同都震惊到了。心想,怎么连这事也知道。万峰继续说:“你做的每件事,我们都查清了,就看你肯不肯认账了。不过你不想认账,也不行的,那么多人,因你而死,他们做鬼也不安宁。”

陈小同低下了头,终于讲述了5月4日约王宝森去野山坡的事。在发送了邀约后,陈小同和手下扬平提前到了地方。扬平按照陈小同的指示,躲在灌木丛的后面,用美国警用手枪,瞄准了一会儿王宝森的位置。

不一会儿,王宝森爬上了山坡,陈小同迎了上去。双方互相打了招呼后,陈小同突然向王宝森要批条。王宝森知道,若是他交出了批条,那么他就成了挪用1亿元的背后掌舵人了。

图 | 王宝森

王宝森只能表示,批条不在他身上,并承诺出了事情由他担任。可陈小同铁了心,要把批条搞到手。于是,他拿出了派人暗中拍下的王宝森与情妇在酒店约会的照片,视频,以此来要挟。

陈希同得到了应得的惩罚

王宝森觉得,交出批条,他就成了替罪羊,以后的日子不会好过。但现在他的把柄掌握在了陈小同的手中,万一泄露出去,别说当副市长了,就是当人都没有脸面了。

此时,陈小同的脸上冒出了凶光,他恶狠狠地说:“那你只有死了。你杀你自己。你死吧,看在你跟随我爸多年的份上,你死后我绝不把你的丑事抖露出去。你现在死,还能保住你的名节,那些与你有牵连的人,会因你的死而失去口供的来源,在心里念叨你的好处。怎么样,你是服毒还是开枪,我都替你准备好了!”

听到这些话,王宝森愤怒地吼道,我为你们父子忙前忙后辛苦了20多年,换来的就是这样的下场?

陈小同咳嗽了一声,扬平从灌木丛中站起来,扣动了扳机。一颗子弹从王宝森的头上射过去。王宝森喃喃说,你埋伏了杀手。

接着,王宝森举起了陈小同带去的手枪,高声道:“转告你父亲,我在地狱门口等着他,还有你。”

王宝森死了,陈希同被迫辞职。腐败,使陈希同从政治巅峰一头栽到谷底。陈希同被审查了两年半多,1997年初,他因心脏病入院,后被移交到秦城监狱。中共中央十五大会上,党中央宣布,撤销陈希同党内外一切职务,并开除其党籍。对他的犯罪事实移交检察院提起公诉。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史坛典故
史坛典故
听历史故事,寻觅历史真相!
10869文章数 17515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头条要闻

为了解普京 朔尔茨咨询了德国前总理默克尔

头条要闻

为了解普京 朔尔茨咨询了德国前总理默克尔

体育要闻

克罗地亚:想杀死我?请在90分钟内!

娱乐要闻

李亚鹏妻子晒一家合影 首公开女儿正脸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金冬雁:新冠肺炎回归"乙类乙管"符合实际

汽车要闻

选BBA还是ES7? 50万买豪华SUV如何选

态度原创

本地
手机
数码
游戏
公开课

本地新闻

卡塔尔王室抓马起来,甄嬛都活不到大结局

手机要闻

最新安卓机好评榜:小米12S Ultra连续5个月排第一

数码要闻

盘点那些年CPU中的神U,你有用过吗?

OPGG显示Crisp签约WBG!

公开课

“宇宙空洞”到底是什么?如何形成的?

进入关怀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