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1959年,苏联登山队离奇死亡,官方为何列为机密,不肯调查?

0
分享至

1959年1月,一群登山爱好者一起前往乌拉尔山脉。

结果,2月27日,他们9人被发现死在山间,无一生还。

随后,官方将此事列为机密文件,登山队员死亡真相被埋藏,这一藏就是60年。

等案件重见天日时,大家惊讶地发现,文件显示,这起事件从1959年2月6日就展开了调查。

可实际上,搜索队上山是1959年2月20日。

最诡吊的是,登山队出发前,队长曾与俱乐部约定,在2月12日前,队伍到达村庄维扎伊,他就发电报报平安。

直到2月20日,俱乐部一直等不到电报,搜索队这才紧急出动,上山寻人。

问题来了,官方是如何未卜先知,约定发电报日还没到,就已经先行展开调查?

再者,文件上说2月6日启动调查,为何时隔14天,搜索队才上山?

随着案件调查,事情真相完全超出大家预料。

1959年1月,一位23岁的学生伊戈尔·迪亚特洛夫,成立一支登山探险队。

别看迪亚特洛夫年纪轻轻,他可是登山、爬山的一把好手,已经取得国家I I级登山证书。

登山队其他成员也不赖,个个都是登山界的扛把子。

加上迪亚特洛夫,一共有8个男生,还有2个女生陪同,大家都持证上岗,都是国家认证的二级登山者。

10个人一拍即合,决定前往戈拉·奥托尔滕山历险,他们制定出一条登山路线,为期20天。

当然,此次前去,不是纯粹去征服大自然,他们还有自己的小私心。

当地政府打包票,只要他们挑战成功,每个人都可以获得国家III级登山证书。

1959年1月25日,一切准备就绪,他们义无反顾地踏上了冒险之旅。

他们做梦都想不到,这次一去,便无回头路可走……

当天,他们干劲十足,一溜烟就到了五百多公里外的城镇伊夫杰利。

之后,他们在伊夫杰利乘坐卡车,抵达维加依,并原地休息两天养精蓄锐。

1月27日,他们正式朝奥托尔滕山前进,大家劲头十足,恨不得早日到达目的地。

结果,刚过一天,队员尤里·尤丁在关键时候掉链子,腿风湿关节炎复发,想走也走不了。

考虑再三,尤丁只能含泪退出,原路打道回府。

回家路上,他一直悔恨,错过了一次挑战自己的绝佳机会,殊不知自己福大命大,阴差阳错逃过了死神的猎杀。

作为队长,迪亚特洛夫掐指一算,依他们剩下9个人的实力,估计能在2月12日前完成探险。

到时候,他会发电报给运动俱乐部,向他们炫耀这次战绩,俱乐部就安心等他们凯旋吧。

然而,左等右等,等到大雪停了,黄花菜都凉透了,尤丁风湿都好了,还是不见他们归来。

眼看着离约定时间已经超过8天,就算这几天天气不太好,再怎么耽搁也不可能延期足足8天。

尤丁心想坏了,连滚带爬跑回学校,向学校领导报告此事,并催促俱乐部,抓紧派人上山找人。

1959年2月20日,距离登山队上山已经过去24天,学生、老师自发组成搜救队上山找人。

可他们找了整整一天,别说登山队的人影,就连疑似他们的足印痕迹都没有。

这下,大家都慌了,专业的事还得专业的人去做,他们只能往上求助,跟政府禀告此事。

政府立即派军队、民兵出动,上千人沿着登山队的登山路线刨地式搜寻,直升机在乌拉尔山脉上空盘旋好几天。

终于在2月26日,搜救有了点眉目,只可惜只找到了他们的帐篷,帐篷的一面满是刀口。

帐篷里面所有的装备都在,就是空无一人。

除了刀痕满满的帐篷,搜救队看到帐篷外一串凌乱的脚印,更是后背一凉……

这串脚印非常清晰,从帐篷外一直延伸至山坡下的森林,可到森林的入口处,脚印突然没了。

研究表明,这一串脚印来自9个人,有的人穿着鞋子,留下了厚厚的鞋印,有的人只穿了袜子。

离奇的是,还有两个人啥都没穿,光着脚在雪地上走。

要知道,那几天零下四十几度,裸着脚在雪地上行走,无异于自寻死路。

这一串脚印,让搜救队员一头雾水,这么冷的天,他们为什么不穿鞋子,有的人甚至袜子都没穿,就离开了帐篷。

难道是遇到了雪崩,他们逃命来不及穿鞋子吗?

对于这个假设,大自然第一个不答应,那里从来没有过雪崩,地形构造不允许。

退一万步说,就算恰好他们碰上了百年难遇的雪崩,那脚印、帐篷势必会被覆盖。

显然,这一点与现场有很大的出入,基本上可以排除雪崩的可能性。

若是遇到野兽出来巡山,登山队员全都慌了神,于是划破帐篷,向山坡下的森林跑去。

可现场只有登山队员们的脚印,没有野兽的足迹,除非野兽有轻功雪上飘,才有可能没有留下脚印。

好在迪亚特洛夫有写日记的习惯,他的日记本遗落在帐篷里,或许他的日记能帮上一二。

从1月27日开始,迪亚特洛夫一天不落地写日记,但写到1月31日,就没再写下去了。

日记显示,刚开始他们计划不变,按照原计划的路线登山,可走到一半,雪越下越大,他们只好就地扎营休息。

原本,他们打算在森林里安营扎寨,可那里积雪太深了,实在没办法落脚,他们只好舍近求远,跑到山坡上搭帐篷。

日记为何在1月31日就断了呢?2月1日之后,他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这些问题,恐怕只有当事人迪亚特洛夫可以为大家解答。

就在2月27日上午,迪亚特洛夫现身了,只不过,他已经没有开口说话的机会了。

2月27日上午,搜救队在营地不远处,找到了迪亚特洛夫的遗体。

他面朝天,双手握拳,全身泛深褐色,脚上套着不同颜色的袜子。

距离他630米处,22岁的柯尔莫戈洛娃蜷缩成一团倒在地上,戴着两顶帽子,身上的毛衣一边袖子已经不见。

不远处,23岁的吕斯泰姆·斯洛柏丁孤零零趴在雪地上,50公分的积雪压在他身上,左脚裸露,右脚穿了一只鞋子。

与他们仨相比,23岁的尤里·克里沃尼申科、21岁的尤里·多罗申科走得还不算孤单。

他们走的时候还有个伴儿,在西伯利亚大松树下,他们抱在一起,身上都有轻微的烧伤、擦伤。

两人光着脚,只穿着薄得不能再薄的衬衣,或许在遇难时,他们只能抱在一起,相互取暖。

然而,在那场巨大的浩劫面前,他们再多的努力,也只是给死神挠痒痒。

他们五个人尚还能全尸,搜救队掘地三尺,也找不到剩下的4人。

随后,这五具遗体被送往医院,进行尸检,结果显示,他们死亡原因都是体温过低。

换句话说,他们都是被活活冻死的,无一例外。

除此之外,法医还在他们身上发现了大大小小的伤口。

有两位队员的伤口集中在头部、手上和腿部,有个人甚至头骨骨折,疑似钝器击打所致。

而且,五人手指关节都有淤青。

根据他们的遗体,以及现场情况,警方脑洞大开,来了一场情景模拟。

他们推测,由于发生某种不可控危险,登山队员顾不上穿衣服,一股脑儿全往森林逃跑。

结果,还没走几步,就已经被冻麻了,纠结再三,他们硬着头皮原路返回拿衣服。

这时,雪越下越大,身体的温度越来越低,两位队员终究扛不住,倒在了树下。

剩下的人,顾不得哭哭啼啼,只好扒下他们俩的衣服,套在自己的身上,继续前行。

然而,他们还是低估了天气,谁都没有成功到达营地,全都死在了路上。

只有那晚的大雪,亲眼见证了他们的死亡。

当然,警方虽然说得有鼻子有眼,但仍然说不通,他们身上的伤该怎么解释?

大雪可不背锅,大雪再大,也不至于在他们身上留下如此重的伤口。

假若没找到其他队员,或许这起事件就这样潦草收场,一个“低温死亡”足以跟外界交代了。

可随着剩下4名队员被找到,更大的猫腻渐渐浮出水面,人们惊觉,这事没那么简单。

事发两个月后,4名队员再也藏不住了,一一露面。

1959年5月,大雪终于融化了,天气逐渐转暖,搜救队重振旗鼓再次出发。

这次,天助我也,搜救队首战告捷,马上就在大雪松树下发现了一件黑衣服。

奇怪的是,此前他们就在这里,用探测仪扫了一遍又一遍,并没有发现异样。

没办法,他们只能迷信一次,权当这是上帝在给他们指明路,暗示他们剩下的队员就在此处。

以黑色衣服为圆点,他们立即就地铲雪,铲了几天几夜,终于有了新进展。

在雪松树75米的山沟里,出现了一个临时避难所,大概是登山队里有丰富登山经验的人临时搭建的。

他们还聪明地在雪地上,铺了一层树枝、衣服,将自己与地面隔开,尽量蓄起暖气。

可这里,除了这些,仅此而已,4名队员仍不见人影。

好在踏破铁鞋无觅处,就在松树附近小溪处,在那里,他们找到了4名队员。

比起之前的五名队员,他们穿得比较暖和,20岁的朵比尼娜身上的裤子,来自于之前被冻死在雪松树下的同伴。

难道是男同伴英雄救美,冒着被冻死的危险,把自己的裤子脱下给女生穿?

现场人员脑洞一个接着一个,但他们万万没想到,这4具遗体背后藏着更大的阴谋……

按照惯例,这4名队员被送去解剖,尸检结果吓尿了在场所有人。

前面5名队员的死亡,低温去世勉强解释得通,可这4名队员并不是被冻死。

毫不夸张地说,他们属于非正常死亡,其中三人死于恶意伤害。

有人颅骨受损,有人胸部遭到剧烈撞击,骨头碎成粉末。

身体如此程度的破坏,恐怕只有车祸才能做得到,但他们表面没有任何大型伤口。

除非当时,他们体内突然爆发出一股强大的力量,将他们的头骨、胸骨全部震碎了。

此外,他们的头、脸都有软组织损伤,佐洛塔里亚诺夫的眼球溜了出来。

最小的女生朵比尼娜更惨,她的舌头、眼睛以及一半嘴唇都凭空消失了。

克列瓦托夫临死前,所遭受的痛苦一点都不比朵比尼娜少。

他的眉毛不见了,脖子断了,鼻子被压垮了。最离奇的是,在他的衣服上还检测出了大量的放射性残留。

同时,朵比尼娜的衣服上,也有大量的放射性残留。

注意,不是一丁点儿,而是大量。

这些现象已经难以解释,凭空出现的相机就更难解释了。

佐洛塔里亚诺夫脖子上挂着个相机,可提前离队的尤丁声称从没见过这个相机。

据他了解,佐洛塔里亚诺夫不会摄影,更不用说会随身携带相机了。

如果说,当时大家遇到了危险,急于逃命,连衣服都来不及穿,那为什么唯独佐洛塔里亚诺夫穿戴整齐,还带上了相机,这也太说不过去了。

不管怎么说,唯一确定的就是,这部相机至关重要,很有可能里头留下了关键的证据。

然而,相机交到了警方手里,他们对外宣称,相机在溪水里泡太久了,底片已经报废了。

之后,警方表面上将此案定性为雪崩遇难,草草了事,暗地里又将相关文件列为机密文件。

如此表里不一的操作,他们当真心里没鬼吗?

30年后,英国一位作家发挥了钞能力,从当年的搜救队员套到了相机里的照片。

照片没有损坏,只是这其中大有文章。

照片共有11张,除了第一张稍微正常点,拍到了一个大型的发光物体,其他几张,完全说不出个所以然。

第四五张照片显示的是某种飞行物体,第七八张照片只有一个椭圆形发光体,而且距离拍摄者特别近。

剩下的照片,均拍到发光体已经飞远,具体是什么,完全看不清。

照片一经公开,人们脑壳一响,恍然大悟。

曾在1959年2月1日,在奥托尔滕山附近,天空出现血红异象。

有人亲眼见到一个橙色的发光体,亮了一大会就又消失了。

恰巧,迪亚特洛夫的日记也是在2月1日中断,再结合相机照片,或许他们真正遭受到巨大的外力冲击。

然而,真相已经不得而知了,毕竟官方已经下达停止调查,所有涉事人员不得讨论此事。

案件尘封了60年,9名遇难队员不知在奈何桥转悠了多少年,也没能寻到最终的归宿。

他们只想要个真相,可有人只想要图个清净。

等不到真相,大家纷纷脑洞大开,“制造”真相。

根据奥托尔滕山附近有曼西人居住,且曼西人天生有宗族信仰,有人推测,可能是登山队触犯了曼西人的禁地,遭到报复。

可是,登山队登山路线不在曼西人的禁地区,而且当时搜救行动,许多曼西人出了不少力。

很明显,这说不过去。

未解谜团要是碰上作家,真相没有最离谱,只有更离谱。

有位作家大胆猜测,这不是什么自然灾害,而是CIA特工的杰作。

他认为,登山队混入了克格勃特工,他需要借助登山队掩护,成功与CIA特工接触,并用放射性样品交换情报。

结果,途中出了岔子,双方内讧,CIA特工道高一尺,解决了克格勃特工。

担心走漏风声,他们只好干脆除掉所有的登山队员。

克格勃等不到同伴,派人上山寻找,结果发现,整支登山队无一幸免。

碍于这是绝密交易,即使交易失败,也不能公之于众,他们只好略施小技,将它制造成普通的事故。

虽然够离谱,但听起来也挺靠谱,毕竟它完美解释了死者们身上的放射性残留。

而且,事后9名登山队员的身份被查了个底朝天,其中38岁佐洛塔里亚诺夫大有来头。

他是退伍军人,战斗经验杠杠的,直到最后关头,他才匆匆忙忙加入登山队。

除他之外,还有两位队员曾在一家秘密实验室工作过。

这样看来,他们仨很有当克格勃特工的潜质。

假若真的是一起普通事故,警方大可大大方方地查,可他们却匆匆结案,欲盖弥彰。

除此之外,他们也有可能误入军事基地,赶上了苏联武器测试,放射性物质正好落在了他们身上。

不然,官方没必要将此案列为机密,这无疑是画蛇添足,多此一举。

而且,大家别忘了,文件上纪录的调查日期,远远早于迪亚特洛夫计划登山完毕的时间。

然而,无论大家如何猜测,卯足劲儿接近真相,始终无法真正到达真相。

逃过一劫的尤丁,直到去世,也没能亲自为队友找出真相,让死去的队员瞑目。

或许,奥托尔滕山早就暗示他们,这将是一次死亡之旅。

因为,在当地的语言中,奥托尔滕的意思是,不要去那里……文/夕四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马克龙赴美讨说法,拜登要求二选一:选中国还是选补贴

马克龙赴美讨说法,拜登要求二选一:选中国还是选补贴

国防时报排头兵
2022-11-28 14:25:03
11月30日将会转入常态化动态清零, 城市生活秩序也均将陆续恢复

11月30日将会转入常态化动态清零, 城市生活秩序也均将陆续恢复

小尊的生活
2022-11-27 13:44:55
他是二十大后首个任上被查地级市市长! 曾主政全国人口最多县

他是二十大后首个任上被查地级市市长! 曾主政全国人口最多县

南方都市报
2022-11-28 13:54:36
乌军无人艇舰队高调成立,但它真的适用未来海战吗?

乌军无人艇舰队高调成立,但它真的适用未来海战吗?

国防时报排头兵
2022-11-28 14:41:15
足球报:被带走前李铁心情非常好,还给学员推荐他的茶和红枣

足球报:被带走前李铁心情非常好,还给学员推荐他的茶和红枣

直播吧
2022-11-28 11:39:05
斩断疫情泛滥的根源,北京打响第一枪

斩断疫情泛滥的根源,北京打响第一枪

乐糕
2022-11-28 09:59:07
李铁被查不奇怪,美国有豪宅也不奇怪,最让人奇怪的是竟然在沈阳还立有雕像!

李铁被查不奇怪,美国有豪宅也不奇怪,最让人奇怪的是竟然在沈阳还立有雕像!

世事娱乐
2022-11-28 12:49:03
奥密克戎一触即发,是时候转变防疫策略了

奥密克戎一触即发,是时候转变防疫策略了

一个生物狗的科普小园
2022-11-28 08:30:27
女人性欲强不强,“懂行”的人一眼便知!太准了!(男女必看)

女人性欲强不强,“懂行”的人一眼便知!太准了!(男女必看)

华哥视界
2022-11-28 12:02:43
50人参与,6人染红!欧洲足坛昨晚爆发大规模殴斗,荷兰国脚挑事

50人参与,6人染红!欧洲足坛昨晚爆发大规模殴斗,荷兰国脚挑事

搜达足球
2022-11-28 10:50:09
五四运动因何而起?

五四运动因何而起?

才思敏捷的菠萝
2022-11-27 14:29:54
这张照片在网上众说纷纭,今天我就来揭露这位美女的真实身份!

这张照片在网上众说纷纭,今天我就来揭露这位美女的真实身份!

世界图影
2022-11-28 00:42:28
“我们的博弈只针对中国政府,而非中国民众”?

“我们的博弈只针对中国政府,而非中国民众”?

观察者网
2022-11-28 08:38:12
这些消息如果是真的,那将是疫情三年来最狠的一刀,直捅心房

这些消息如果是真的,那将是疫情三年来最狠的一刀,直捅心房

温柔的大马猴
2022-11-27 13:32:59
结局已定?自己约的仗,含着泪也要打完

结局已定?自己约的仗,含着泪也要打完

军事观奇闻
2022-11-28 02:06:54
乌鲁木齐全面恢复快递营业网点,全力配送积压邮件快件

乌鲁木齐全面恢复快递营业网点,全力配送积压邮件快件

环球网资讯
2022-11-28 11:38:23
胡鑫宇家人做好最坏准备,言语透露绝望,疑尸体找到,官方首回应

胡鑫宇家人做好最坏准备,言语透露绝望,疑尸体找到,官方首回应

靓宁唠唠嗑
2022-11-28 15:32:40
江苏南通发生一起命案致一对母女身亡 嫌凶已被控制

江苏南通发生一起命案致一对母女身亡 嫌凶已被控制

金台资讯
2022-11-28 12:27:09
惨败之后的民进党将迎来大动荡,赖清德等“大咖”恐趁乱夺权

惨败之后的民进党将迎来大动荡,赖清德等“大咖”恐趁乱夺权

海峡导报社
2022-11-28 13:37:03
“他用药物控制我,强迫与我发生不正当关系。”

“他用药物控制我,强迫与我发生不正当关系。”

旧日兮
2022-11-28 09:12:03
2022-11-28 16:40:49
最华人
最华人
记录华人之光
6344文章数 348808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头条要闻

两天两省省委书记调整 一人系目前最年轻省委书记

头条要闻

两天两省省委书记调整 一人系目前最年轻省委书记

体育要闻

29岁"豁牙哥"扛起球队 德国中锋出品

娱乐要闻

起底大S亲姐徐熙娴:看似老实却最精明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马斯克特斯拉内部邮件火了:痛恨开会,少说黑话

汽车要闻

后驱+8AT的凯迪拉克CT4 25T车型仅21.97万起

态度原创

时尚
艺术
数码
教育
军事航空

已经领证?他俩从"合约夫妻"到假戏真做

艺术要闻

“墙头草、机会主义者”,美国建筑教父的双面人生

数码要闻

美银示警:智能手机库存压力将加剧

教育要闻

2022网易教育金翼奖投票评选进行中

军事要闻

实拍国产075两栖攻击舰释放两栖战车抢滩

进入关怀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