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老婆猝死,老公获赔1000万,为拒理赔,我在死者楼下蹲了3天3夜

0
分享至

1

“1000万?天上掉馅饼喽!发达了!”

“那要有命享,钱拿不到手,铁窗泪是肯定的。”

“你们这就是嫉妒,别人都要理赔了。”

在医院守了半宿,我揉着睡眼惺忪的双眼,还没挪进办公室,就听见大家热烈地讨论着公司新的理赔案。

理赔部最年轻的小岑,扭头见我进屋,讪笑着问:“哎!老季,老季,你又去早市抢鸡蛋了?至于......”

我是一名保险理赔调查员,有个高三的女儿,和一个患有尿毒症的老婆。家里就我一人赚钱,为此我特别节省。

因为我常年穿一套蓝色西服,理赔部这帮嘎小子,给我起了一个外号——“柯季”,柯南的柯,老季的季。

理赔不比普通人想象的复杂,我从事的是理赔调查工作,责任重大,需要相关的医学、法律、刑侦背景。

另外,还要附加点演技和推理。

因为保险理赔时间只有30天,过了这30天无论是否骗保,保险公司首先要履行赔付义务。所以,调查员的任务就是用预设的恶意,去拼凑出一个又一个陌生人的人生碎片。

这次的单子,是一起被保险人在睡梦中去世的案件,受益人拿来10多张保单,保险金额逾千万。

被保险人、投保人均是老婆马美玲,受益人则是丈夫王光宗。

这个案子,刚过了等待期,人就死了,投保金额巨大,精准踩雷,引起了保险公司的重视。

拿到案子的第一时间,保险公司报了警,但医院开具的证明——死者死于血栓,体内无任何有毒物质检出。

监控中没有其他人出入现场,丈夫也没有作案时间,判定为正常死亡,警方没有立案。

放下小电驴的头盔,我斜靠在办公椅上,打开手机买菜程序,准备看看整点秒杀活动,领导一个电话把我呼了过去。

落地窗外,平静的海面起了波澜,天空阴沉下来,屋里瞬间黑得和领导的脸一样。

领导双眉紧蹙,客套地关切着我妻子的病情,顺势用很平常的语气描述了这件“简单”的案子,“你知道的,我们总要走个流程。”

我知道这是一块难啃的骨头,没有合适的条件,我半天没答话,略显为难地低头拨弄着笔盖。

最后,领导破天荒默许了5000元奖金,调岗内勤。

权衡利弊后,我咬咬牙答应了下来。

但情况比我想得更加不乐观。

2

接到案子的第一时间,我赶到接诊死者的中心医院,查询就诊情况。

大夫说,人送来的时候,已经死透了。

诊断书上明确写着,死于血栓堵塞心脏,血液内查出了安眠药的成分。

我去医院的信息科档案室,调取她过去的就医记录,发现她生前患有血小板激增症、本来就容易形成血栓,又患有抑郁症,安眠药是她每天晚上的必用药。

这样看来,她极有可能,就是在睡梦中去世的。

从医院出来,我又直奔辖区派出所,派出所民警小周告诉我,现场勘察,没有发现任何的搏斗迹象,门窗完好无破损,没有外人入侵的迹象。

马美玲死前一晚上,老公王光宗正在加夜班,没有作案时间。

尸体是第二天早上发现的,当时,王光宗立刻下楼找物业帮忙,一进一出,前后不足5分钟,根本没有作案的可能性。

一切迹象表明,当晚,只有马美玲一个人在家。

“老婆,睡着,睡着,睡死了,老公净赚1000万?”我挠着有点秃顶的头发,假装不在意地问了一句。

办案民警小周,听出了我的弦外之音,抿着嘴,咳嗽一声,回了我一句:“疑罪从无,是对公民的一种保护,体现了平等原则……嗯!目前没有任何证据足以立案。”

出了警局,我的心就凉了,找不出任何破绽,看来奖金是拿不到了。

我还在懊恼,老婆的电话就追过来,让我去趟医院。

10年前,我老婆得了糖尿病,控制得不好,2年前转成了尿毒症,大夫说以她的状况,透析大概能活3-5年,但换肾,至少还能活20-30年。

可是换肾,不算后续治疗的费用,保守估计也要40-50万,对于我们这样的工薪阶层,简直就是天文数字。

再加上每个月透析维护的费用,日子紧巴得让人无法呼吸,我表面上毫无波澜,内心兵荒马乱。

赶到医院的时候,老婆正瘫在输液椅子上,吧唧着嘴,嗦了一个乌梅核。

这是她的发明,得了尿毒症后,大夫让她每日的饮水量控制在300毫升以内,也就是一天只能喝大半瓶水,她馋水,馋得厉害时就想出这么个法子。

看见我,她抬起肿眼泡,裂开干瘪起皮的嘴,冲着我笑:“听说有个女的睡死了,老公能得1000万赔偿,我要是能睡死了,给你和孩子换1000万就好了。可惜了,我连投保的资格都没有,你要是早些年入行就好了。”

说完,她指着桌子上的水果花篮、糕点给我看,干瘦的手指捏着点心,往我嘴里直塞。

原来,小岑他们到医院调资料,恰好看见我老婆来透析。

嘎小子们知道我日子过得不舒坦,变着法地给我填补。

匮乏日子里的赠与,让她喜不自胜。

我让她别瞎说,站起来假装看仪器,眼眶却红了。

3

晚上8点多,上高中的女儿下了晚自习,赶来替我的班。

看着母女小声交流学习情况,开心地吃着点心,我松了一口气,去开夜间出租车了。

自从打算给老婆换肾之后,我从认识的出租车师傅手里,接下夜间开出租车的活,每个月能多赚2000-3000元。

单手扶着方向盘,我点了一支烟摇下窗户,以30码的速度在车流中慢慢挪动,前方汽车的尾灯在魅惑的黑夜中一闪一闪,像黑暗中无数双窥视的双眼。

车开到北京西路的时候,天下起了小雨,夜色阴沉。

突然,后面一辆出租车,不停冲我打双闪,没等我反应过来,直接超车逼停了我。

本以为我是在前一个路口不小心刮了他,岂料下一秒,一个穿紫色风衣的女人,拉开车门,径直坐在我的副驾驶上。

开口就是一句:“你也太难找了。”

事发突然,我瞬间愣住了,挺后悔习惯动作解锁了车门。

借着前车灯,我仔细打量着,这个唐突的中年妇女。

一张刀条脸涂得煞白,颧骨突出,眼周及凹陷的脸颊处,被汗水浸湿后露出皮肤本来的黑黄色,整张脸颜色不均,让她看起来有点滑稽。

一头卷发,因为没来得及打理,像枯草一般随意奔放地飞着。

我绞尽脑汁,把老家亲戚关系大致判断了一下,笃定她不是我乡下前来投奔的亲戚。

刚要开口询问,对方翻开怀里鼓囊囊的大包,掏出一个粉红色系皮带扣的小本子,双手递到我面前,自我介绍:“我叫马美丽,马美玲的妹妹。”

我这才反应过来,面前这位,居然是死者的直系亲属。

干了这么多年理赔调查员,都是我追着赶着找别人,还是第一次有人找我,我觉得挺稀罕,客气了两句。

她也不铺垫,直接说:“王光宗杀妻骗保。”

这倒好,奖金自己送上门来了,我殷切地问了一句:“你有证据?”

“没有!”她回答得干脆。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她就像嘴巴倒豆子一样,噼里啪啦说个不停,“我姐这不是第一次出事了。”

她告诉我,王光宗和马美玲是二婚,两人婚后一直不睦,最近两年,两人的矛盾几乎不可调和,马美玲开始频繁出事。

过天桥时,被人推下了楼梯;洗澡时,煤气突然爆炸;还有几次无缘无故食物中毒。

为此,马美玲整天提心吊胆。要么说什么亏心事做不得,要么说有人故意整她,精神高度紧张。

说完她夺过粉色小本子,手指沾唾沫,翻给我看。

里面模棱两可地记录着各种胡言乱语,甚至有些前言不搭后语,跟某种暗语一样。

“有蛇”“那边有一双眼睛”“煤气”“没有甲醛”“我才不要什么风扇”…

马美丽用手拨了一下粘在前额的头发,拉着我的双手说:“我姐带我从小地方出来讨生活不容易,这些年被那怪病折磨得不成人样,好不容易日子好过点,刚住上新房子就走了。

“就是他杀的,他对我姐不好,结婚后和前妻勾勾搭搭,我都怀疑,是他们两人密谋杀了我姐,骗保险。”

眼见她粘了唾沫的手指就要挨到我左手的虎口处,我条件反射地抽回了双手。

4

摇下车窗,我让车里刺鼻的味道散了散。

马美丽唾沫乱飞地控诉着姐夫的种种罪行,我打断她,没好气地说:“所以,你就来堵我?大姐,破案有警察;调查,找私人事务所。我就一个保险调查员,单据相符,警方不立案,保险公司就要赔付,你别和我浪费时间。”

愣怔了半刻,她嘴唇翕动了一下,还是收回了想说的话。

临下车,她从包里掏出一个牛皮纸袋,小心翼翼地放在副驾驶座椅上,留下一句:“他们说,你是最好的调查员,只要帮我查出他杀妻骗保,这个就是你的。”

说完,她下车,消失在黑夜中。

纸袋中,是她提前签好的协议,承诺给我10万报酬。

10万,正好是我老婆手术费的缺口,我瞬间有些心动。

如果能找到证据证明王光宗杀妻骗保,不仅能把他交给警察,还能救老婆一命,何乐不为,我立刻充满了干劲。

马美丽的话,也打开了我的思路,我一直忽略了一个人,就是王光宗的前妻,她极有可能参与到案件中,会不会王光宗和前妻前缘未了,一起行凶呢?

我也顾不上时间太晚,打电话给警察小周,他打着哈欠说,早查了,他们把死者及王光宗,所有的社会关系梳理了个遍。案发时,他的前妻出差,有不在场证明。

所有证据都指向,这个王光宗不像是杀妻骗保之人。我决定去会会他。

王光宗是个工地监理,45岁,浓眉大眼单眼皮。

看见我,他没表现出反感,沏了一杯普洱递给我,自己手晃着杯口,悠悠地说:“美玲身体不好,让她注意点,她也不肯,医生说是熬夜猝死。可惜当时,我不在身边,要不然也不至于如此。”

王光宗说,马美玲婚后一直没有工作,大部分时间都待在家里,得了血小板激增症之后,人变得抑郁,更是如此。

他拿出大量的医院诊断,对于马美玲病后的症状、如何治疗,如数家珍。

我假装好奇地问她还有没有什么亲人,王光宗呷了一口茶,做出思考状,云淡风轻的语气回忆说:“父母早就去世了,她很小就带着妹妹出来闯社会,老家基本没来往,现在还有个妹妹,神智好像不太清楚。”

末了,他意味深长地说,也许她们家族有什么遗传的精神疾病,但也无从考证了。

问他马美玲是否得罪什么人了,他淡淡地回答,怎么可能呢?一个家庭主妇会得罪谁啊?

我试探着问他的上一段婚姻状况,他突然有点不耐烦,推脱着说,都是过去的事情了,然后说自己还有事,起身送客。

看得出,这种倒背如流的说辞,一定是事先准备好的。

我赶紧联络网络部程序员,查看王光宗是否给他前妻也买了保险。

大概15分钟之后,小北给我回话说,王光宗的前妻没买保险,但女儿买了,不是我们公司。

可惜,小女孩去年因病去世,保单金额不大,已经赔付了。

我吓了一跳,站在王光宗家的楼下,脊背发凉,难道他杀妻、杀女骗保?

5

由于当初王光宗不是在我们保险公司给女儿投保的,我赶紧跑到派出所报案。

警察小周听完我的汇报,眼睛一亮,让我回去等消息。

仅仅一天之后,小周告诉我,当初的保险业务员找到了,手续合法没有任何问题,孩子是急性红斑狼疮去世的,死的时候在医院。

保单只赔付了3万元,由于金额小,没有调查员介入就理赔了。

在电话里,小周有点泄气地说:“哎!孩子这事十有八九不是骗保,再畜生,也不可能为了区区3万块,要了自己孩子的命。而且,我也到医院查了,孩子是突发性疾病,从前没有病史。这种病,真的没办法作伪。”

此时,距离赔付期还有9天。

就在我像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撞的时候,医院打来电话,说我老婆的肾源找到了,让我赶紧准备手术费用。

拿着从医院复印的马美玲的病历,我找到了相熟的胡法医,她告诉我,不光是自身疾病才能引起血栓,低温也可以。

我像是发现新大陆似地问她,难不成把人放进冰柜?马美玲身高156cm,体重92斤,稍微大一点的冰柜完全是可以放下的。

这样一来,王光宗进门后,再将尸体取出放在床上,一进一出5分钟足够了。

我抱着自己的包,模拟着走到桌子前面,抬手做了个放的姿势。

胡法医从称重秤上抬起头,放下正在做记录的笔,不可思议地看了我一眼,说,不可能。

她告诉我,当人体的温度低于临界值,重度失温时会导致低温症,人会出现反脱衣现象,但胡美玲的衣服是完好的。

“那被下了安眠药,无意识呢?”

“那也不可能,死人了,尸体会说话。”

她顺手拿起办公台上的模拟人头骨,做出一个掰开的动作,说,如果是放进冰柜冻死,会出现颅脑及脑膜充血水肿;若颅内容物冻结,容积膨胀,可发生颅骨骨缝裂开。

为了让我看明白,她两手又在自己心脏位置比划着,“心外膜下点状出血,两个心室的血液颜色也不同。消化道、食管糜烂或坏死脱落,胃黏膜糜烂,胃黏膜下会出现维希涅夫斯基斑,马美玲完全不是这种症状,她就是血栓。”

我恍然大悟,自己太着急,甚至连基本的常识都忽略了。

出了法鉴的门,我突然觉得自己疲惫至极,两条腿像灌了铅,挪不动路。

6

人行天桥上,望着车水马龙的大街,我一直蹲到华灯初上,意兴阑珊。

附近几个工地的工人,刚下工,三五成群的吆喝着回工棚喝酒,看着一顶顶安全帽从眼前晃过,我突然灵光一闪。

有一个地方,我还没去。

第二天一大早,我借了一身安全员的服装,找了一顶安全帽,戴好口罩直奔王光宗的工地。

保险调查员有时候需要化妆出演各种角色,才能顺利完成任务。

因为,我们毕竟不是警察,别人未必合作。亮出自己的身份,有的时候反而是一种制约。

好在自从老婆死后,王光宗一直请假在家,我就借机接近了他工地上的工人。

工地上,时常会有冷面孔的安全员出现,工人们对此习以为常。

简易的休息室里,一台老旧的空调柜机已经将温度调到了16度,可能是超负荷的运转让它已经无法正常送风,里面竖了一台工业风扇,才给这宽敞的休息室带来了一丝凉意。

一包红塔山烟撒出去,很多工人就愿意借着休息的机会,和你聊聊天。

让我意外的是,王光宗口碑还不错,大家说,前两个月工地上有个兄弟贪凉,对着这工业风扇吹了一整晚,早上起来直接面瘫了,还是王光宗送去医院,跑前跑后照应着。

提起王光宗老婆,大家倒是颇有微词,对于她的死也没有表现出太大的意外,说她一直身体不太好早有耳闻。

也不知道他们哪里听来的八卦,都说那个女人,嗜钱如命,每天只给王光宗50块钱当零花钱。

所有人都说,马美玲死的那天,王光宗就在工地,没离开过半步,晚上也是在板房里休息的。

靠在工地凉棚的休息椅上,望着门口那台沾满泥污的大电扇,我觉得十分沮丧。

查到现在,我开始觉得,马美丽也许早就知道结果,也许找了私人调查公司调查过了,没结果,才会找上我。因为希望渺茫所以才会大方承诺重金报酬。

就在我觉得毫无希望的时候,领导把我叫到办公室,满脸堆笑问我案子进展如何、老婆病好点没有。

兜了一个大圈,他拍着我的肩头说:“老季啊!你最近辛苦了,这个案子让年轻人去查吧!我有更重要的工作交给你。”说完,扔给了我一个不痛不痒的新案子。

我听出他话里有话,追问才知道自己被投诉了。

王光宗投诉说,我骚扰他的正常生活,怀疑保险公司拒绝赔付,扬言一定要到保监会投诉公司,甚至说要把事情捅到媒体那里,领导顶不住压力,已经着手开始准备走赔付流程。

“合着我跑了一大圈,毛都没捞到,就是给别人扫了下雷?!”

这是我从业近十年来,第一次发这么大火,见我脸色不好,领导轻咳一声,用手扶了扶鼻梁上的玳瑁眼镜:“你是咱们这的老同志了,我这不也是怕你到时候下不了台吗?”

5000块的奖金和调岗的问题,他只字未提。

打着手机中查到的信息,我拍在领导的桌子上,说:“查也是你让我查的,现在让我退出,我不同意,反正都已经被投诉了,不查出个所以然来,我怕是在保险行业也干不下去了。”

领导惯常喜欢和稀泥,见我如此坚决,干脆做了个顺水人情给我,同意我继续查下去,但“动作要小点”。

出了领导办公室,我的汗就下来了,为了这么个案子,我这算是赌上了身家性命。回办公室的路上,我突然心生邪念,这会不会是领导给我使的诈。

小岑看见我一脸的苦哈哈,笑着问:“咋滴,今儿个早市的鸡蛋没抢着吗?”然后丢给我一根烟,“走,上去透个气。”

天台是我们的抽烟区,也是我们互通信息的根据地。

点上烟,小岑从裤子后面的口袋掏出一个大信封:“哥几个听说找到肾源了,给嫂子凑了点钱。”说完不顾我推辞,硬塞到我怀里。

来不及吐出的烟圈呛了我一嗓子,我猛咳两声,眼泪都快要咳出来了,朝着兄弟感激地点了点头。

投诉的事儿在办公室也传来了,小岑给我出主意:“柯季拿出你的看家本事啊!那小子不地道,你就跟他上手段。够硬就给老子扛着,看他能不能扛得过30天。”

调查员看家本事里,有一项就是跟踪,这是无计可施里的最后一招。

7

把老婆、孩子托付给岳父岳母,我心一横蹲守在王光宗的楼下,还有5天,赌一把,看看他会不会露出马脚。

我租了一辆面包车,白天跟人,晚上停在王光宗楼下,就窝在里面,汗透了内衣裤,也顾不上更换,身上一股子馊味。

一晃3天过去了,王光宗没有任何异常,正常出门、购物、遛弯、大部分时间都在书店度过。

有时候,他会在河边呆呆看着河面好几个小时,完全就是一副失去了妻子的孤独男人模样。

就在我几乎绝望的时候,却看见王光宗,领了一个收废品的老头进了小区。

半小时后,老头背了两台风扇出来。

这种工业用风扇,常见于烧烤店,或者食堂,根本不是家用的。

王光宗的家我去过了,新装修的房子,一屋子高档货,也装了空调,他买工业风扇干什么呢?

我打电话给马美丽,问她姐姐生前是否购买过工业风扇。

马美丽说,当初新房装修好后,姐夫想拿工地的风扇回去除甲醛,但姐姐不喜欢吹风扇,觉得会带走皮肤上的水分,压根就没同意,“我确信他们家不会有风扇,更不可能有工业风扇。”

我连忙跳下车,在路口拦住收废品的老头,将两台工业风扇以高价收购。

马美玲混乱的日记本中,记录过“风扇”,王光宗的工地上,我见到过这种风扇,还引起了工人面瘫。

那,马美玲的死跟这个风扇会不会有关系?

我赶紧查阅相关资料,发现还真不是空穴来风。当时,我想报警,但在那之前,我还是先直接一脚油门杀去了师范大学物理系,走访了杨洪国教授。

杨教授知道我的来意之后,也很诧异,他也没想到,有人用物理手法杀人,同时,他也给出了明确的答复。

电风扇吹出的风,是机械风,风源集中,被这种风长时间的猛吹,人体就会发生一系列不良的生理变化。

当采用空气快速流动法将体表温度降至临界值,并持续6个小时后,血细胞压积、血小板平均容积、血液粘滞度、血压都会产生明显变化,原已潜伏着心血管疾病的“健康者”可促使血栓快速形成,导致心肌梗塞。

这就是电风扇杀人的原理。

人活中年,我还是第一次知道身边最普通的电器,能杀人于无形。

杨教授的话,揭开了王光宗无影杀人的秘密。

马美玲有基础疾病,血小板激增症,这两台工业风扇对着直吹,不就加剧了她的病情,引起血栓吗?

我在大脑里迅速模拟了一遍王光宗的杀人过程,他在前一天马美玲服用完安眠药熟睡后,将家中早已准备好的工业电扇对着她直吹,引发她血栓死亡。回家后,他只要进到室内,拿走电风扇,放在其他房间,根本不会被注意到。

我拿着自己掌握的所有材料,再次报警。

顺利立案时,距离赔付期已经不到24小时了,我长出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在地上。

8

听说,王光宗在审讯时,咬死“风扇是用来除甲醛的”。

但面对网上搜索“风扇、死亡”记录,以及马美玲死亡当天家中的用电高峰、马美玲的日记本和他家中甲醛检测报告等证据,王光宗最后心理防线崩塌,交代了所有犯罪事实。

他和前妻的女儿生病,前妻几次哭求上门,马美玲竟然拿走王光宗所有的卡,挨个挂失。结果,耽误了女儿的治疗,导致孩子去世。为此,他恨透了马美玲。

女儿保险理赔那天起,他就开始了缜密的杀妻骗保计划。

为了哄骗马美玲投保,他利用马美玲的抑郁症,处心积虑制造了她被害的场景,在天桥险些被推下去、吃过期食物中毒、煤气泄漏……

马美玲成功投保后,保险等待期一过,趁马美玲吃过安眠药昏睡,他就实施了自己的完美杀人计划。

案件还在侦办中,但等待王光宗的将是最为严厉的惩罚。

后来,我问小周,当初现场侦查时,他们怎么没有怀疑那台风扇,他猛吸了一口烟,吐着烟圈,说:“谁也没料到,再平常不过的电风扇,居然能杀人!就像你料不到,枕边人还能处心积虑要杀了你骗保。”

王光宗被刑拘后,马美丽又抱着她那个鼓囊囊的包找到了我,各种面值的钞票混杂在一起,有些还甚至来不及熨平,皱皱巴巴。

眼见她又要吐唾沫开始点数,我说,先欠着吧!

马美丽抬起布满血丝的双眼感激地点了点头,此刻,我才注意到,这个过早衰老的女人,有一双好看的眼睛。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张兰:争取和孙子视频通话,却不叫奶奶还翻白眼,肉眼可见的排斥

张兰:争取和孙子视频通话,却不叫奶奶还翻白眼,肉眼可见的排斥

花生米的影视
2022-11-27 09:35:17
金正恩与试射洲际导弹工作人员合影

金正恩与试射洲际导弹工作人员合影

环球网资讯
2022-11-27 08:28:23
郑州擅自转运富士康员工,870人“夜袭”徐州?这真的太离谱了

郑州擅自转运富士康员工,870人“夜袭”徐州?这真的太离谱了

毒哥的毒鸡汤
2022-11-27 11:25:34
粤语片女星嘉玲葬礼从简举办,谢贤送花牌放在灵柩旁,地位超然

粤语片女星嘉玲葬礼从简举办,谢贤送花牌放在灵柩旁,地位超然

树娃
2022-11-26 10:40:21
伊万卡去卡塔尔看世界杯了!穿白裙真嫩,和卡塔尔首相交谈名媛范

伊万卡去卡塔尔看世界杯了!穿白裙真嫩,和卡塔尔首相交谈名媛范

与娱速报
2022-11-26 20:46:09
终究还是离婚了!共同发布声明,离开不是因为不爱,是因为太爱了

终究还是离婚了!共同发布声明,离开不是因为不爱,是因为太爱了

娱乐情报史
2022-11-27 09:58:04
胡鑫宇失联案件最新进展,网传学校试图用200万解决,被家属拒绝

胡鑫宇失联案件最新进展,网传学校试图用200万解决,被家属拒绝

李先生律师
2022-11-26 20:04:48
曝李铁被查出银行存款1亿!让孩子移民,年薪=6大国家队教练总和

曝李铁被查出银行存款1亿!让孩子移民,年薪=6大国家队教练总和

体坛无名
2022-11-27 11:01:53
刚刚,俄军的炮口,对准了泽连斯基

刚刚,俄军的炮口,对准了泽连斯基

环球参考
2022-11-27 11:40:44
一路走好!7天内8位名人接连去世,4人未满50岁,最小的仅33岁

一路走好!7天内8位名人接连去世,4人未满50岁,最小的仅33岁

叶公子
2022-11-26 15:54:52
古巴副总理:中国将向古巴捐赠约1亿美元

古巴副总理:中国将向古巴捐赠约1亿美元

星光要闻
2022-11-27 10:26:34
张友骅:我是全中国、全世界第一位讲民进党崩溃的人,为什么敢?

张友骅:我是全中国、全世界第一位讲民进党崩溃的人,为什么敢?

国内大事说
2022-11-27 11:23:19
破鼓万人捶!李铁涉案金额过亿,沈阳李铁公园已抹除李铁所有痕迹

破鼓万人捶!李铁涉案金额过亿,沈阳李铁公园已抹除李铁所有痕迹

球场新视角1号
2022-11-27 13:23:16
外国人加入中国国籍后,身份证一栏该填什么民族?真是大开眼界

外国人加入中国国籍后,身份证一栏该填什么民族?真是大开眼界

世界很美妙
2022-11-26 07:44:01
大兴区清源街道封控社区上演“双向奔赴”的故事

大兴区清源街道封控社区上演“双向奔赴”的故事

中国网财经
2022-11-26 14:04:12
孙悦目测就80斤!穿健美裤健身瘦成小老太,发际线突兀大脑门抢镜

孙悦目测就80斤!穿健美裤健身瘦成小老太,发际线突兀大脑门抢镜

风风火火127
2022-11-27 07:04:28
美国禁华为中兴设备进口,华为官方调侃:在美销售的所有手机享100%折扣

美国禁华为中兴设备进口,华为官方调侃:在美销售的所有手机享100%折扣

海峡导报社
2022-11-27 09:20:12
不可思议的罕见惊人照片

不可思议的罕见惊人照片

毛迪说教育
2022-11-26 14:21:28
人们不喜欢做核酸了

人们不喜欢做核酸了

治疗家
2022-11-26 20:44:17
1941年,犹太女子被脱光衣服,一群德国男人当玩物一样推来搡去

1941年,犹太女子被脱光衣服,一群德国男人当玩物一样推来搡去

激情电竞君
2022-11-26 14:07:20
2022-11-27 14:14:44
夫妻出逃记
夫妻出逃记
时间治愈的是愿意自渡的人
813文章数 1569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财经要闻

头条要闻

普京与在乌阵亡士兵的母亲会面 暴露出很多深层次问题

头条要闻

普京与在乌阵亡士兵的母亲会面 暴露出很多深层次问题

体育要闻

梅西带球迷胜利大合唱 教练组集体飙泪

娱乐要闻

她才是世界杯背后最有权势的女人

科技要闻

中国隐形工厂大王,郭台铭都喊他大哥

汽车要闻

极星3公布安全科技配置 标配9气囊和激光雷达

态度原创

教育
亲子
艺术
公开课
军事航空

教育要闻

女排奥运冠军林莉受聘福建工程学院副教授

亲子要闻

睡得晚、不肯睡真的不是孩子的错!可能是家长挖的 4 个坑

艺术要闻

记录三峡移民27年:老汉背桃树离开故乡,多座城市被淹没

公开课

42岁男子长期用蒲公英泡茶抗肿瘤,半年后

军事要闻

韩媒:驻韩美军将设太空司令部

进入关怀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