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男朋友酒驾惹祸,女友凑钱赔偿,每晚都明码标价

0
分享至

夜深人静,周阮稳稳地开着车转过街角,就在这一瞬间,一个骑着摩托车的人风驰电掣一般疾行而至。周阮惊叫一声,急打方向盘,慌乱之下却冲向了路边的一辆宝马车。

此时,副驾驶位的萧杰大叫一声:“刹车!”周阮一脚踩下刹车,可是已经晚了,车头重重撞在宝马车的车尾。一个男人正捧着个纸箱子准备上宝马车,一惊之下急忙后退,却绊在马路牙子上倒了下去,纸箱子脱手摔在了一边。

周阮惊得面无人色,萧杰也目瞪口呆,这下,可闯大祸了!

萧杰是个大三学生,今天是他女友周阮的生日,几个要好的同学一起狂欢,不知不觉就喝多了。本来周阮想叫代驾,可是他觉得花这钱太冤,因为他们租住的小区离酒吧很近。周阮拗不过他,便抢着坐上驾驶席,因为周阮只喝了两瓶啤酒,比萧杰清醒得多,所以萧杰便由得她去,哪想到会这么倒霉出了车祸?

萧杰马上对周阮说:“千万别承认你开的车,就说是我开的。”

说完,萧杰赶紧下车,那人爬起来叫道:“你怎么开的车?”

萧杰说:“对不起,刚才是为了躲那个骑摩托车的——”

说到这里,他才想起那个始作俑者,可那辆摩托车早没了影子。那人也不说话,迅速掏出手机,对着正从驾驶位下车的周阮拍照。

没想到对方如此机警,萧杰暗暗叫苦,只能说:“大哥,不管什么损失,我们都照赔,都是我们的错。”

“不管什么损失都照赔?真摔坏了我的瓶子,你赔得起吗?”那人说着,低头看了一眼,大声叫道,“呀,我的瓶子!”

萧杰心叫不妙,凑上去一看,只见纸箱子里面一个古意盎然的瓷瓶,已经碎成数块。

“这瓶子可值四十七万啊!”那人猛地一把揪住萧杰的衣领,“你赔我四十七万!”

萧杰腿一软,险些一个跟头摔倒在地。四十七万,他一个穷学生,打死他也赔不起。他结结巴巴地说:“这么贵?是、是真的吗?”

那人从纸箱子里拿出两张纸拍在他手里,说:“自己看吧,我刚从古宝斋买的,不信你就去打听一下——咦,你喝酒了?”

说话间,那人凑上来嗅了两下,又到周阮身边嗅了两下,怒道:“怪不得我车停这儿你都能撞,原来是酒驾啊,啥也别说了,叫警察来处理吧。”

那人拿出手机就要拨号,周阮吓坏了,一把拉住他的手,说:“大哥,别报警、别报警,酒驾会被拘留的,我一个女孩子要进了拘留所,以后还怎么见人啊?”周阮之前饮酒驾车驾驶证还被扣着,这次警察一来,肯定是要被拘留的。

萧杰最怕的就是这点,他赶紧求那人手下留情。那人放下手机,咬牙切齿地对周阮说:“其实我不在乎你是不是酒驾,这车有保险甚至都不用你出錢维修,只要赔了我这个瓶子就行。我不管你是借是贷,总之要赔我这四十七万,否则,不把你送进拘留所,我刘阳的名字就倒过来写!”

萧杰和周阮的家境都很一般,根本不可能拿出这么大一笔钱来。至于萧杰这辆二手车,是花了一万八买的,现在连一万块钱都不值。

“刘阳大哥,只要你不报警,我们会想办法赔你瓶子的!”周阮急得抓住萧杰的手说,“晓涛,你认识的有钱人多,快想想办法,我不想进拘留所啊。”

萧杰的冷汗涔涔而下,刘阳让他俩找人借钱,可四十七万这么多,谁肯借?可无论如何,他也不能让心爱的女友被拘留,突然他想到一个人——周向愿。

萧杰上大学之后,便一直勤工俭学给人当家教,因为口碑好,很多家长争着抢着请他给孩子补课,周向愿就是其中之一。周向愿一直待他不错,也是几个学生家长中条件最好的一个,或许在这关键时刻他能伸出援助之手。

萧杰让刘阳稍等,说自己这就打电话借钱。刘阳将信将疑地问:“看你俩这穷样子,恐怕连个有钱的亲戚都没有吧?谁能借你们钱?不靠谱的话就别浪费时间了。”

“靠谱!这个肯定靠谱!”萧杰一边查找号码一边回答,“周向愿,鸿达集团的领导,他非常有钱。”

刘阳突然一把按住他手,问:“周向愿?鸿达集团的技术总监?”

萧杰点头说是。刘阳眉头一皱,问:“你和他是什么关系?”

“也没什么关系,就是我帮他儿子周向意补了半年数学,他进步挺大的,邹哥一直很感谢我。”萧杰唯恐刘阳不信,加重语气说,“我求他的话,他一定会帮我的。”

刘阳拿过萧杰手机,找出周向愿的号码,打电话让人核实了号码的真实性,然后思索了一会儿,说:“这样吧,我先不报警,反正报了警你们也赔不起钱,这事就先缓缓再说,但你们得给我写个情况说明留作证据。”

萧杰和周阮大喜过望,按刘阳的要求写了情况说明,刘阳便放他们走了。

第二天晚上,刘阳邀请两人吃饭。他说经过一天的调查,确定了萧杰没有撒谎,所以他才来和两人谈判。他说:“你们没有能力赔我四十七万,是吗?”

在得到了肯定答案后,刘阳对萧杰说:“周向愿负责的技术部门,一直在对LED的制造设备进行改进研究,据说已经取得了初步成就。如果能拿到他的改进图纸,我就可以把它卖给其他公司,这四十七万就有人买单了。所以,只要你把图纸帮我弄出来,我们之间就两清了。”

萧杰吃了一惊,问:“你是说,偷出来?”

“你也可以这么理解。”刘阳淡淡地说,“或者,偷出来之后你自己卖掉也行,到时候只要把钱还给我就可以了。”萧杰没想到刘阳会提出这种要求,一旦他做了,那可是犯罪,他连连摇头拒绝,希望刘阳换一个条件。刘阳苦口婆心地说:“其实事情没你想的那么严重,这种研究,很多大的公司都在进行,只要你偷的时候不被当场抓住,就算以后其他企业使用了这项技术,他们也不会联想到你身上。”

萧杰沉吟良久,苦笑说:“就算不会被怀疑,我也不能干这种事,人家辛辛苦苦研究出来的东西,你们拿去就用,这事儿太缺德。”

“高尚,你真是高尚的年轻人!”刘阳跷起大拇指,讽刺地说,“你还真以为我在求你呢?麻烦你搞清楚,我是帮你解决问题。既然你不领情,那咱们就公事公办,你女朋友去拘留所,你卖房子卖地筹钱还债。”

说着,刘阳掏出手机拨号。周阮一把夺过他的手机,可怜兮兮地看着萧杰,说:“晓涛,求求你答应他吧,我不想坐牢啊。”

看着周阮苍白恐惧的脸,萧杰再也无法坚持,颓然道:“我答应你,但你也要保证,只要我拿到资料,我们就两清了。”

刘阳告诉他说周向愿下班之后,经常用家里的电脑工作,技改图纸资料十有八九储存在硬盘里。如今正值暑假期间,每天下午萧杰都要去周家补课,那个时间段周向愿上班不在家,正是他下手的好机会。

当夜,萧杰翻来覆去睡不着,周阮也瞪大了眼睛望着天花板发呆。也不知过了多久,周阮突然一把搂住他,轻轻地啜泣起来,说:“晓涛,我知道你不愿意做这件事,可是求你替我想想,你忍心让我去坐牢吗?而且不做的话,就要赔四十七万,我们去哪里弄这笔钱啊?”

萧杰心里一阵难过。几个月前的一个晚上,有个小偷偷了他的钱,他发现后抓到了小偷,但被小偷和他的一个同伙追打,当时素不相识的周阮挺身而出护住了他,并且以打电话报警吓跑了两人。可以说周阮当时救了他。他慨然道:“从那时起我就下了决心,这辈子都不会让人伤害你,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现在,就是我履行诺言的时候了。”

第二天,萧杰带了U盘来到周家,意外的是周向愿居然没去上班。原来,这两天周向愿感冒发烧,所以请了假在家休息。按照计划,刘阳在他补课时,会想办法调走周向意,给他创造窃取资料的机会。如今周向愿在家,他必须通知刘阳改变计划,他借去卫生间之机,给刘阳发了短信。

今天补课的时候,周向意一会儿看微信一会儿发微信,弄得他直想发脾气。他突然灵机一动,如果这个时候周向愿解雇了他,他就用不着偷了,到时候跟刘阳说说好话,哪怕是分期还款,或者让父母帮忙凑一些钱,只要刘阳别追究周阮酒驾之责,什么条件他都可以答应。

恰好此时又有同学打来电话,周向意想也不想就接了起来,萧杰一把抢过手机挂断,沉着脸说:“你爸付钱给我,是让我给你补习功课,不是听你打电话的。”二

周向意也不是好脾气,被他抢了手机当时就火了,说:“我爸付钱给你,我就是你的衣食父母,抢我手机,这钱你不想赚了?”

说完,周向意准备给同学回话,萧杰猛地又抢了过来,“啪”地拍在桌上,瞪着周向意喝道:“我已经忍你很久了,你这个不懂事的小子,再不听话,信不信我揍你?”

周向意目瞪口呆,眼里露出恐惧之意。这时书房里的周向愿闻声出来,了解了事情经过后,寒着脸说:“小意,给杨大哥道歉。”

周向意不敢置信地问:“爸,他这样对我,你让我给他道歉?”

周向愿很坚持,周向意无奈,只好乖乖地向萧杰道歉。萧杰心里暗暗叫苦,这跟自己预想的不一样啊,本来想的是让周向愿看到自己粗鲁的一面,把自己解雇,没想到人家反而批评自家孩子。他不死心,说:“邹哥,不好意思,其实我脾气一直都不好,小意又不怎么配合,我担心以后还会出现这样的事,要不,您换个人吧。”

“换什么人啊?就是你了。”周向愿拍拍他肩膀,说,“这孩子气走俩老师了,也就是你能降住他,我没时间管教他,今天就正式委托你,他敢不听话,你就给我训他,实在不行揍他也行,放心,我绝不会怪你的。”

萧杰的计划就這样泡汤了,可是他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如果偷了资料,自己一辈子的前途就全毁了。周向愿身居高位人脉广,自己实话实说求他,说不定他能帮忙摆平这事呢。

他终于下了决心,正准备去书房见周向愿,手机突然响了。他见号码是周阮,便随手接起来,没想到却是刘阳的声音:“萧杰,你女朋友现在在我手里,只要你乖乖听话,我不会伤害她,但如果想搞鬼的话,恐怕你就再也见不到她了。”

萧杰大惊失色,见周向意好奇地看着他,他掩饰地勉强一笑,跑到阳台接电话。这时刘阳发来一张周阮被绑在椅子上的照片,萧杰气愤地说:“我已按你说的做了,可邹哥没上班,没法动手又不是我的错,你绑架她干什么?”

刘阳淡淡地说:“今天这个意外确实不怪你,可如果你变卦,把我卖了怎么办?抓你女朋友不过是想有个保障,你要是报警的话,那她的安全我就不能保证了。”

萧杰确认了周阮的安全后,总算暂时放下心来,但是和周向愿坦白情况的计划无法继续了。好不容易熬到补课结束,他赶紧离开周家,一下楼,便看到刘阳在宝马车里向他招手。他上了车,刘阳说:“不好意思,我不想这事节外生枝,所以在你动手之前,我会寸步不离地陪着你,免得你一时糊涂报了警,到时候害人害己。”

萧杰恨恨地瞪着刘阳,突然他脑子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可怕的可能,他震惊地说道:“其实你们早就盯上了周向愿的资料,就算没有撞车这事,你们也要对他下手!”

刘阳眯着眼看着萧杰,问:“你怎么会这么想?”

“我不该这么想吗?一个普通人能干出绑架这种事吗?”萧杰越想越感到可怕,“你们有一个团伙,是专业干这个的!那资料的价值肯定不止四十七万吧?”刘阳哈哈大笑起来,竖起大拇指,连声夸赞萧杰聪明。他坦然承认,确实有人盯上了鸿达集团的技改成果,委托他们具体执行。他们的计划是用收买内奸的方式弄出资料。周向愿曾经是他们的目标,但评估之后,认为周向愿为人正直难以收买,一旦被拒绝,打草惊蛇后计划便无法继续,于是决定放弃。他们盯上了一个喜欢古董的高层人士,那只价值四十七万的瓶子,就是准备送给那人的见面礼。

但刘阳没想到,古董瓶子意外地被萧杰弄碎了,而萧杰又是周向意的家庭教师,于是就顺势调整计划让萧杰去偷,只是不巧今天周向愿没上班。刘阳担心萧杰中途改变主意,于是露出本来面目绑架了周阮。

刘阳恶狠狠地说:“现在知道我是什么人了吧?如果我们得不到资料,我保证,以后你再也见不到你女朋友了。如果你乖乖地配合我们,我答应事成之后给你三十万元的酬金,现在这笔钱已经打进你女朋友的账户了,不信你可以查一下。何去何从,你可千万想清楚了。”

萧杰震惊不已,无论如何他都不会想到,一起简单的车祸,竟然把他和周阮卷进一个如此巨大的阴谋之中。他感到了深深的恐惧,现在他面对的是一个犯罪团伙,就算他完成了偷盗任务,他们真会轻易放过他们俩吗?这一刻他后悔不已,如果时光可以倒流,发生车祸的时候他会毫不犹豫打电话报警,不管是赔偿还是拘留,只要按正常程序处理就好。可是如今说什么都晚了,刘阳如附骨之蛆跟着自己,周阮又落在他们手里,除了乖乖地配合行事,他还有别的选择吗?

第二天下午,刘阳开车将萧杰送到周家楼下,警告了他一番后让他上楼。周向愿已经上班去了,萧杰发短信通知了刘阳,然后开始给周向意补课。过了一会儿,周向意接到同学电话,他跟萧杰说下去见同学后马上上来。

萧杰却知道,他根本不可能马上回来,因为这是刘阳事先安排好的,刘阳保证他至少有半小时的时间。他不再犹豫,争分夺秒地行动起来,在周向意回来之前,他按照自己的计划完成了一切。

补完课后,他下楼钻进刘阳的车里,刘阳迫不及待地问他是否拿到了资料,他点点头说:“拿到了,不过你必须先放了我女朋友,否则我不会把资料交给你。”

刘阳说:“我们只为求财,不为害命,所以只要你资料没问题,我们怎么可能不放人?我倒是担心一旦我们先放了人,你翻脸不认账,我们岂不是白忙活了?”

萧杰说:“你说得也有道理,那就这样,你带我去见我女朋友,具体怎么办到时候再说。”

刘阳思来想去,觉得他应该没办法搞鬼,于是带他在市里兜了几个圈子,确定无人跟踪后,将他带到城郊的一座烂尾楼里。下车之前,萧杰取出一把钳子,钳子的虎口处用胶布缠着一块U盘芯片。萧杰握着钳子的手柄说:“姓徐的,你看好了,这就是存着图纸的芯片,只要我轻轻一用力,芯片就会被夹碎,相信你很清楚,这种物理损坏是无法恢复数据的。所以,告诉你的同伙不要轻举妄动。”

刘阳吃了一惊,问:“你这是什么意思?威胁我们吗?”

“你可以这样理解,我只想让命运把握在我自己手里。”萧杰举起钳子,“想要资料的话,就按我说的做。”

刘阳唯恐他一个失手夹碎芯片,于是赶紧答应下来。两人来到五楼的一个房间,只见周阮被绑在墙角,另有两个男人监视着她。萧杰对刘阳说:“刚才你提出的问题,现在可以解决了,放她走,我留在这里,如果我不把资料交给你们,你们大可以杀了我。如果你不同意,就证明你根本没打算放人,我就弄碎芯片,大家一拍两散。”三

刘阳低声和另外两人商量后,同意了萧杰的要求。萧杰问:“核实资料真伪,需要多长时间?”

刘阳说半个小时,萧杰对周阮说:“交易完成之后我马上给你打电话,如果到时候接不到我电话,你就马上报警。”

周阮面色惨白,叮嘱他千万小心,然后坐上刘阳手下的车走了。十来分钟后,周阮发来自己站在派出所门前的照片,并打来电话告诉萧杰,她已经安全了。刘阳伸出手说:“你的要求都已经满足了,把芯片给我吧。”

萧杰长长地出了口气,取下芯片递了过去。刘阳將芯片插入手提电脑,这才发现,芯片里面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刘阳霍地起身,一脚踹翻萧杰,咬牙切齿地说:“你耍我?”

萧杰躺在地上,开心地大笑起来,然后说:“你们为了钱什么都干,就以为别人也跟你们一样吗?实话告诉你吧,犯点小错无所谓,可这种犯罪的事情我绝不会做,现在我女朋友安全了,打算怎么折磨我,随你们的便,可你们别忘了,半个小时后周阮就会报警,明智的话就赶紧放了我,否则就等着警察抓你们吧。”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刘阳揪着他的头发,说,“只要把资料给我偷出来,这一切我当没发生过。”

萧杰说:“别做梦了,之前我配合你,是担心我女朋友受伤害,现在你能拿什么威胁我?”

刘阳用力把他脑袋撞在地上,然后和手下对他拳打脚踢,他咬紧了牙关就是不答应。这时刘阳的电话响了,他接起来听了几句,哈哈大笑起来,说:“小子,你不是指望周阮报警吗?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们又把她抓回来了。”

萧杰大吃一惊,但随即就反应过来,他们是在诈他,他明明看见周阮站在派出所门前,他们怎么可能再抓到她?可是几分钟后,他的幻想破灭了,周阮披头散发地被押了进来,她哭着说:“晓涛,对不起,我以为他们离开了,去厕所的时候又被他们抓住了。”

看着周阮凄惨的样子,萧杰心如刀绞,他无论如何都想不通,周阮怎么会如此大意?突然他有了一个可怕的猜测,他震惊地瞪着周阮,问:“你……你是故意被他们抓到的?”

周阮的哭声戛然而止,无法遏制的惊慌之意在脸上一闪而过,虽然她马上恢复正常,但萧杰的心却一下子凉了,他知道自己猜对了。只听周阮痛苦地问道:“你怎么能不相信我?我可是你的爱人啊。”“事到如今,你还要骗我吗?”萧杰死死盯着周阮的眼睛,一边整理思绪,一边说道,“其实我早就该怀疑你了,那天你本来是待在家里的,他们怎么会那么容易绑架了你?刚才你想去卫生间,派出所就有,为什么你偏偏要冒险去别的地方……”

周阮大叫:“因为这些,你就怀疑我?”

萧杰冷冷地点了点头。刘阳却哈哈大笑起来:“有意思,窝里反了,这么精彩的戏可不多见,你们继续。”

周阮一下子崩溃了,哽咽着说:“我承认,我承认我骗了你。可那是在车祸之后。我担心你会选择报警,那样的话我怎么办?要是坐了牢,以后我可怎么有脸见人啊?那天刘阳跟我说,说只要配合他演一出绑架的戏,逼着你偷出资料的话,就给咱们三十万,那样的话,咱们就可以买自己的房子了。你不是也一直发愁没钱买房吗?只靠补课什么时候才能赚到这笔钱?所以我一时糊涂就答应了他们。”

萧杰只觉得怒火直冲脑门,指着周阮喝道:“你……”

一时间,他竟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刘阳“嘿嘿”一笑,说:“你也不用怪她,毕竟那是三十万啊,谁能不动心呢?现在给个痛快话吧,偷还是不偷?你敢说句不偷,别怪我现在就宰了她。”

说完,刘阳掏出刀来搁在周阮的脖子上。萧杰不由得打了个激灵,连连摆手道:“我认输,明天我一定帮你们把资料偷出来。”

“现在知道认输了?晚了。”刘阳揪住周阮的头发,说,“今天我必须给你一个教训,让你知道背叛我们的下场。不过你放心,我只在她脸上轻轻地划一刀,哈哈……”

周阮吓得魂飞魄散,拼命挣扎着叫萧杰救她。萧杰大喝一声:“住手!”

这声大吼,使在场的人都愣住了。萧杰慢慢地掏出手机扔在地上,说:“其实资料我拿到手了,我发誓这次没骗你们,只求你们放了她。”

原来,萧杰的确下载了资料,只不过是下载到了手机里。当时他想的是,如果能顺利以身相代换出周阮,他死也不会交出资料,但如果刘阳等人执意不放周阮的话,他就只好交出资料来换取周阮的安全了。现在虽然周阮欺骗了他,可周阮毕竟是他的女友,他怎么能眼睁睁看着女友被毁容?

刘阳把手机连接上电脑,很快证实了资料没有问题。他向同伙们做了个成功的手势,一边取出绳子捆绑两人,一边说:“暂时我还不能放你们走,等一会儿我们离开这个城市安全了之后,我们会打电话让人来救你们。另外,我不得不说,你的女朋友真不错,祝你们幸福。”

刘阳带着手下们迅速撤离。周阮哽咽着说:“对不起,晓涛,我也是为我们的将来考虑,你能原谅我吗?”

萧杰看着周阮泪水狼藉的脸,一个“不”字就在嘴边,却无论如何都说不出来。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一阵嘈杂声,周阮吓了一跳,脱口问道:“怎么了?”

萧杰精神一振,纵声大笑起来,说:“这帮王八蛋被警察抓了,真以为我萧杰那么窝囊吗?”

原来,萧杰当时没敢报警,是担心打草惊蛇后,刘阳会伤害周阮。所以他提前给周向愿写了封邮件,说明了资料的事情,请他马上报警,并且想办法追回资料。定时发送的时间设置在他与刘阳见面的一个小时后。按他的设想,那时候无论如何周阮都会脱险,但是周阮可能因投鼠忌器不敢报警,那么这封邮件就会及时发挥作用,现在看来,他的这番准备终于奏效了。

不过,周阮却有大麻烦了,萧杰说:“你收了刘阳钱,配合他们绑架的事情,一会儿及早跟警察说清,争取个宽大处理吧。”

周阮点了点头,正想说什么,这时周向愿和两个警察跑了上来,将他们的绳索解开。周向愿用力地抱住萧杰,说:“小兄弟,实在太感谢你,要不是你及时通知,我们公司将损失上千万,我这罪过可就大了啊。”

萧杰急忙说:“祸是我惹出来的,你怎么还谢我呀?不怪罪我我就谢天谢地了。对了,你们怎么这么快找到了我们?”

一个警察回答:“手机定位,我们根据你手机的位置追踪到了这里。”

萧杰扶着周阮下楼,这时刘阳等人已经被铐起来押进了车里,见他们下来,刘阳突然大叫起来:“警察同志,我要检举立功——周阮是我们同伙,快抓住她。”

一时间,所有的人都愣住了,刘阳继续大叫:“我们认为让萧杰帮忙偷取资料是最佳方案,他这个人非常重感情,所以我们决定让周阮接近他,成为他的恋人……”

刘阳的话如石破天惊,萧杰只觉得脑子“嗡”的一声,用力搂了搂周阮,痛心问道:“你不是后来才..你一直在骗我是吗?”

周阮轻轻挣脱他的怀抱,低声说:“我们的爱情不过是计划的一部分,对不起。”

周阮伸出手,任由警察为她戴上手铐。就在警察要带走她时,她突然转身说:“晓涛,知道他们为什么会选中你吗?”

这也是萧杰一直没来得及问的问题,他反问:“为什么?”

“还记得那一万块吗?”

别人听得一头雾水,萧杰心里却是一惊。自从他补课打响了知名度,补课费节节攀升,他就自我膨胀了,先是搬离宿舍租了房子,又准备买车代步,可是他那点钱哪里够啊?正愁没钱呢,却意外在出租车上捡了个钱包,里面有整整一万块。当时他没有声张,收起钱后把钱包扔进了垃圾箱。之后,他认识了周阮,陷入了热恋之中。

“其实,那钱是刘阳对你的试探,看看你是不是无视法律道德。如果你没贪那笔钱,他就不会选中你,就不会把我派到你身边。”周阮悲哀地说道,“贪婪是罪恶的根源啊。”

没想到,萧杰反而开心地笑了起来,然后嘲讽地对刘阳说:“你以为我够贪,以为抓到了我的破绽,所以才让周阮以恋爱的方式接近我?可我后来还是把那一万块交到派出所了,你没想到吧?”

刘阳一愣:“不可能,我亲眼看到你把钱包扔进垃圾箱的,不打算昧钱,你会那么做吗?如果你交到了派出所,为什么我没收到钱?”

萧杰摇了摇头,说:“我本来是想昧下这笔钱的,所以扔掉了钱包。可第二天我就后悔了,觉得这是一件可耻的事情,所以把钱交到了派出所。但之后再去垃圾箱里想找回钱包,找到失主的联系方式,垃圾已经被送到了垃圾场。不过,寻找失主的信息,一直在网络上挂着,你是没注意到吧?如果不相信的话,等会儿到了警察局,可以让他们把相关信息调给你看。”

刘阳听罢目瞪口呆,这才知道自己一时大意导致对萧杰的判断出现了失误。萧杰不再理他,来到周阮身前,说:“我做梦也没想到,你是带着目的来我身边的,可我还是想问一句,这几个月来,你真的从没爱过我吗?”

周阮苦涩地一笑,说:“开始的时候的确是在骗你,可慢慢地我发现自己真的爱上了你,甚至我作了一个决定,等这件事情过去,我会和原来的生活一刀两断,真正和你生活在一起。只可惜,这只能是一场梦了。”

“我相信你说的是真的,所以我不会抛弃你。”萧杰坚定地说,“好好配合警察,我等你出来。

【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原味猪大肠”视频爆火全网!曹可凡被迫吃排泄物,厨师本人回应来了!

“原味猪大肠”视频爆火全网!曹可凡被迫吃排泄物,厨师本人回应来了!

尘哥娱乐
2023-01-26 01:03:30
俄罗斯“马克”机器人将于2月进入乌克兰,称可自主打击美德坦克

俄罗斯“马克”机器人将于2月进入乌克兰,称可自主打击美德坦克

金羊网
2023-01-26 18:20:47
布林肯访华时间已定,但真实目的令人怀疑,估计美国已经急到跳脚

布林肯访华时间已定,但真实目的令人怀疑,估计美国已经急到跳脚

强国新武器
2023-01-26 21:16:49
她官至局长,最爱喝茅台,年近半百还沉迷男色,单笔受贿超过百万

她官至局长,最爱喝茅台,年近半百还沉迷男色,单笔受贿超过百万

猫眼观史
2023-01-03 22:17:50
全面撤离中方?德国车企若集体退出中国市场,吃亏的只有德国吗?

全面撤离中方?德国车企若集体退出中国市场,吃亏的只有德国吗?

财上限
2023-01-27 07:52:07
“健身女神”张钧甯,条纹衬衫配西装裤简单大方,气质独特却迷人

“健身女神”张钧甯,条纹衬衫配西装裤简单大方,气质独特却迷人

校友研究汇
2023-01-26 18:01:33
女博士被导师胁迫保持3年不当关系,不堪细节披露,男子照片曝光

女博士被导师胁迫保持3年不当关系,不堪细节披露,男子照片曝光

博士观察
2023-01-25 19:15:50
马斯克在特斯拉总部抓内鬼,一封邮件搞定

马斯克在特斯拉总部抓内鬼,一封邮件搞定

慕容律师
2023-01-26 22:03:52
46岁撒贝宁现身湖北老家!素颜出镜模样苍老,与春晚上判若两人

46岁撒贝宁现身湖北老家!素颜出镜模样苍老,与春晚上判若两人

快乐娱文
2023-01-25 15:09:29
“男闺蜜失恋,想让我满足一下他的生理需求…”

“男闺蜜失恋,想让我满足一下他的生理需求…”

洒了白色
2023-01-26 15:25:52
男生接吻时爱“摸胸”,那女生呢?

男生接吻时爱“摸胸”,那女生呢?

双人家话
2023-01-22 08:01:24
巴黎全队参观新训练中心,梅西化身“黄金矿工”

巴黎全队参观新训练中心,梅西化身“黄金矿工”

直播吧
2023-01-27 00:58:07
莫妮卡·贝鲁奇又露腿在床上吃东西

莫妮卡·贝鲁奇又露腿在床上吃东西

影的告白
2023-01-26 17:15:07
西南大学博士投诉博导,是各有所需还是导师有问题?网友看法亮了

西南大学博士投诉博导,是各有所需还是导师有问题?网友看法亮了

平老师教育资讯888
2023-01-26 11:47:32
狂飙:陈书婷被杀,孟钰消香玉殒,安欣终身未娶,高启强孤独终老

狂飙:陈书婷被杀,孟钰消香玉殒,安欣终身未娶,高启强孤独终老

琅琊情报
2023-01-25 23:07:27
春节期间病毒消失原因找到了,中疾控公布数据告诉答案,匪夷所思

春节期间病毒消失原因找到了,中疾控公布数据告诉答案,匪夷所思

开水里养活鱼
2023-01-26 23:00:21
一家五口偷偷加入美国籍,却依然在中国继续捞金,如今报应来临!

一家五口偷偷加入美国籍,却依然在中国继续捞金,如今报应来临!

荆楚文娱
2023-01-22 13:05:10
美媒:恩比德竟然落选了全明星首发,哇!

美媒:恩比德竟然落选了全明星首发,哇!

北青网-北京青年报
2023-01-27 09:26:05
导弹拦截率100%,俄罗斯导弹在乌克兰彻底失去了作用!

导弹拦截率100%,俄罗斯导弹在乌克兰彻底失去了作用!

网评时事
2023-01-26 21:09:40
两对夫妻同睡11㎡,公公儿媳不避讳,隔音太差,吓得不敢乱动!

两对夫妻同睡11㎡,公公儿媳不避讳,隔音太差,吓得不敢乱动!

刘欢文案馆
2023-01-26 12:49:54
2023-01-27 13:44:49
焱婷看书
焱婷看书
精选小说
25文章数 0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健康要闻

想保持健康,要做到“四戒”

头条要闻

个人总票房突破300亿后 吴京发声:恳请大家不要再宣传

头条要闻

个人总票房突破300亿后 吴京发声:恳请大家不要再宣传

体育要闻

全明星首发官宣!詹姆斯字母哥领衔

娱乐要闻

郑恺一家贺新年 四世同堂其乐融融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FF合伙人团队赢回公司控制权 任命早期高管为执行董事

汽车要闻

可加油可充电远离续航焦虑 盘点2022重磅混动车

态度原创

亲子
数码
本地
艺术
公开课

亲子要闻

“丢人丢到姥姥家了”,家长误发消息到班级群,老师看完头都大了

数码要闻

不要购买入门级 M2 Pro MacBook Pro,原因都在这里

本地新闻

江津2023年“几水欢歌”第三季云上音乐会

艺术要闻

春晚微电影:感人至深的老兵故事

公开课

云南“听命湖”,人在湖边大声说话就下雨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