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因为多看了他一眼,她甘愿成为玫瑰,玫瑰园里最后一朵玫瑰

0
分享至

布林很早就听说过这个地方了,它作为当地有名的贫民窟,常常因为聚众围殴或淫乱登上当地的报纸。布林出生在中产家庭,家境优渥,对玫瑰园不感兴趣,也从没想过会与它沾上半分关系,但无可奈何的是,他的母亲,沃里克家族唯一一个热衷于写作的弗兰克夫人,想要了解这些可悲的底层人的生活,特意让弗兰克先生,也就是他的父亲隔着玫瑰园一条街的距离,买下了一套复式小别墅。

“听着宝贝,”弗兰克夫人蔚蓝色的眼眸柔和地看着面前的少年,布林今年已经十六岁了,深邃的眼眸遗传了弗兰克夫人,也是蔚蓝色的,不笑时看来像潭水一样幽深神秘,弯眼时却又覆了一层浅淡的温柔,“我知道你不喜欢住在这儿,没事的,等到我找好素材,你的假期也差不多结束了,到时候咱们就能回去市里面了。”

“没事的妈妈。”布林善解人意地回答,“我和爸爸会一直陪着你收集素材的。”

等妈妈离开,布林收回目光,关上了书房的门,他拉开百叶窗,清凉的风略微驱散了房里的闷热,他抬眼看出去,发现玫瑰园正对着他的窗户。隔着一条被涂鸦得又脏又乱的街道,他能清楚地看到玫瑰园破败不堪的门前或倚或躺着一些人,衣衫褴褛,目光呆滞,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有的人生来就是这样,蝼蚁一般烂在泥里,苟且偷生,而他是个幸运儿,能站在高塔上,冷漠地俯瞰。布林拉上窗帘,不再去看。

玫瑰园里,脏乱的小街堆满垃圾,恶臭熏天,一群身材黑瘦干瘪的小孩子们正在翻看垃圾深处藏的一丁点儿食物,眼睛麻木而无神。此刻一个看来略为“健康”点的少女过,她的衣服虽然也沾满污渍,却比那群小孩的干净得多,漂亮白皙的脸蛋格外引人注目。他们停下了动作,直勾勾地看着她,“白色垃圾!”他们有些害怕,但还是冲她吐口水。

勒布朗是玫瑰园有名的混血儿,与别的人都不一样,有一张白皙的脸和浅蓝色的眼睛。当然,她有名气不只是因为相貌,而是她的残暴冷漠和阴险狡诈,她因为像个疯子经常将人打得头破血流,重伤至死,被玫瑰园里的人都背地里嫌恶地害怕着,他们明晃晃的排斥令她残暴的性格更甚。因此她虽然出生在玫瑰园里,在这儿成长了十五年,但还是没能成为玫瑰园的一员,她既被平民世界放弃,又被泥泞恶臭的蝼蚁群排斥。她,不属于任何地方。

勒布朗冷漠地扫视了一番小孩们,上前狠狠一巴掌扇去最大的那个,最大的那个也不过十岁,黑黝黝的脸脏得甚至看不出被打过的红印。

“听着杰克,我劝你别哭,如果你想死的话。”勒布朗阴测测地威胁令他不敢放声大哭,只得暗暗地攒着泪水,用仇恨的目光注视着她,“别用你这狗屎一样眼睛看我,我迟早把他挖下来。”

勒布朗说完就打算离开,此刻,其中的一个黝黑的小孩鼓足勇气上前,他冲她叫道:“喂,勒布朗!你欺负杰克算什么?最近对面新搬来一家有钱人,院子里晒了不少好衣服。偷点回来吧。你总扒死人衣服真恶心!”

勒布朗低头看了看勉强称得上是整洁的衣服,衣角处还沾有褐色的血迹,不错,她的衣服是从火葬场死人身上扒下来的,可比垃圾堆里翻来的干净多了。她很喜欢的,只是布朗克这么一说,她又不太喜欢了,相比有钱人院子里晒的衣服,平民死人身上的脏衣服确实不算什么。

“虽然你的臭嘴里喷出的都是屎,但我不会在意的。我走了,别跟过来,和我抢东西的下场你们清楚的。”勒布朗笑眯眯地踢了一脚布朗克,和杰克受到的伤害比起来还算轻了,她抬脚终于离开了。

“布朗克,为什么把这件事告诉她?我们明明可以自己去偷点东西的。”一个小伙伴不赞同地看向布朗克。

布朗克嘿嘿一笑,笑容里充满了恶意,他说:“我看到那家有钱人请了很多保安和打手,才没那么容易被偷,就让勒布朗去给我们开路,她喜欢毒打别人,总得被打回来吧?”

可他不知道的是,勒布朗早就知道这户临街的有钱人家了。前天下午三点十五分,从车上走下的第一个人是个身穿貂皮的贵妇,神情傲慢,还高高在上地瞥了一眼她——这些她都清清楚楚,她想着再观察几日,既然玫瑰园里有人想看她的笑话,那她就去会会这栋复式小别墅,从里头带点好东西出来,让他们好好地为轻视她付出代价。

勒布朗边想着,边走到了街道上,隔着一条脏乱的街,这里是贫穷恶心的玫瑰园,而那边却是整洁精致的小别墅,浅粉色的墙体上爬着精心种植的爬山虎,绿油油的叶子慢慢攀上橘红色的屋顶。她绕过前院,穿越一片小树林,来到了别墅的后院。

布林正从书房里出来没多久,朝着玫瑰园的百叶窗投射进来的阳光太过强烈,他皱着眉头,发觉已经到了中午,打算睡个午觉。

他的房间与书房的朝向正好相反。卧室的窗对着后院那一片生机勃勃的树林,时常能听到鸟雀悦耳的叫声。布林抬手预备拉上精致的浅色窗帘,眼角扫到了翻越后墙的一个灵活身影。他停了下来。

勒布朗到了后院,迅速翻过院墙。她警惕地看了一下周围,四处盛放着鲜花,清香扑鼻,并没有什么人在此。院里晾晒着衣服,很干净,在微风里摆动着,每一件的胸口处都有精致的绣花,金线勾勒,格外华贵。她拿走了几件衣服,上面还铺洒着光的温暖气息,正待翻墙而去时,她瞥到了窗口处那张俊美的脸。

勒布朗不知道怎么来描述他的容貌,他就在那儿静静地注视着她,像个神祇,居高临下,蔚蓝色的眸子盛着浅淡的温柔,唇角轻抿,并不让人讨厌。她赫然将衣服抱的更紧了,慌乱无措地翻越过围墙,差点儿还从上面摔下来。布林静静看着她离开,他原本可以选择唤个女仆来,责骂保安加强巡逻,但他最终什么也没做,他看着那个脏兮兮的女孩子偷走了女仆晒在院里的衣服,心底没有泛起一丝波澜。这本是玫瑰园里的穷苦下贱之人应该做的事,他一点儿也不惊讶。

勒布朗回到了玫瑰园里,手中攥着几件衣服,连给那群肮脏无耻的小孩子展示战利品的心思都没有了,她满脑子都是那双蔚蓝色的眼睛,温柔的蔚蓝色的眼睛,她从未见到过的。他站在那儿应该有一会儿了吧?可他没有呼喊保安,而是静静地看着她离开,他刚才是在微笑吧?对的,一定是在笑的,那样温柔,那样善良,没有呼喊令她陷入残暴的殴打里,而是选择沉默,短暂地维护了她。勒布朗抚摸着胸口,下面和狂跳的心脏。她想起之前在垃圾桶里翻出来的一大束火红的玫瑰,她当时被惊艳到,保存了很久,现在终于能派上用场了。她在破烂的床上站起来,天花板低矮,她一站起身就能用头碰到,用力敲了敲木板活动层,里面传出老鼠逃窜的声响,等到一片平静时,她推开了木板,灰尘大量浮动着,她眯着眼,伸手在里面摸索了一会儿,当指尖触碰到枝梗时,她面上明显一喜,欢欣地取出来,却发现满手是枯萎残破的玫瑰花。火红色已经褪掉了。

勒布朗没有泄气,隔着五条街的杰瑞花店里堆满了火红色的玫瑰,她可以去偷点回来,送给他。

勒布朗迅速地跑去了杰瑞花店,趁着杰瑞在仓库进货,偷偷捧了一束火红色的玫瑰,花朵是早上到店里的,还很新鲜,娇艳欲滴。她抱着花飞快地逃开了,打算到了晚上悄悄送到少年的窗下。

夕阳透过落地窗,倾洒进餐厅里,给家具镀上一层金光。弗兰克一家在餐桌上正有说有笑地享用着晚餐。

“亲爱的,我前几天看中的那串红宝石项链怎么还没到?配着我这件棕色的大衣刚刚好。”弗兰克夫人有些埋怨地问,前几日她看中了市里珠宝店的一串项链,点缀着红宝石,华贵又精致,她当时就喜欢得不得了想要买下,但丈夫却以手头资金短缺给拒绝了。

弗兰克先生悄声说:“最近忙着呢,公司又有个职员跳楼身亡了,原本依法院宣判要赔不少钱,好在弗兰克在法院里工作,没让我破费。今早又有职工在闹,这些死穷鬼,也不看是谁给他们的工作,一天天的不干正事,迟早进玫瑰园等死!”

弗兰克夫人闻言也不喜地撇撇嘴,她说:“说的也是,亲爱的。不过这也算是个好素材呢,往后可以写进我的文章里。”

布林静静地听着父母的谈论,低头吃了口饭,什么也没说,天使般纯净的面容依旧带着浅笑。吃过饭后,他上了楼,回到卧室里,外边暮色渐浓,森林里偶尔跃过小动物的身影,他拉开窗帘,冷风拂面而来。忽然墙角有一抹火红的艳色在摇摆着,布林定睛一看,发觉是中午那个白皮肤的少女,正捧着一大束玫瑰,吃力地爬上墙。

布林没有声张,一直安静地看着她。她想做什么?为什么捧着玫瑰,她不是来偷东西的吗?

勒布朗终于翻过了墙,抬眼正好与那二楼窗后俊美的少年对上目光。

心脏猛然跳动起来。她攥紧了玫瑰,花瓣被抖落得掉了一地。

她有些不知所措,原本她是打算偷偷地把玫瑰放到他的窗台上的,二楼的高度在她能攀爬的范围之内,只是现在被他看到了,她不知道该如何做了。难道继续爬上去吗?勒布朗略想了想,借着墙体,手脚并用地爬上了二楼窗台下。饶是布林素来平淡的神情也不由得因之一变!

她这是要做什么?入室抢劫!?布林下意识准备开口唤来保安,冷不丁的,却见一大束火红色的玫瑰映入眼帘,在灯光的照耀下,花瓣灼灼的,仿佛燃烧起来了。

他怔住了。

“你叫什么名字?我叫勒布朗,我想跟你交个朋友!”勒布朗咧嘴笑着,努力装作很和善的样子。

布林抿唇,心里一片复杂。眼前的“勒布朗”衣裳破旧,浑身脏乱不堪,但浅蓝色的眼眸仿佛闪着光,充满期待。

布林淡笑,回答说:“布林。”

勒布朗觉得很满足,这是他对她开口说的第一句话。原来他叫布林呀,真好听的名字。

“玫瑰送给你。”勒布朗笑着说。

“请原谅,我不能接受。”布林温柔且坚定地拒绝了。在勒布朗惊诧的目光下,他慢慢合上了窗户,随后,拉上了窗帘。

勒布朗愣在原地,但很快回过神来,故作无所谓地笑了笑,没有拿回玫瑰,而是轻轻跳到庭院里,迅速离开了。

拒绝了,没关系。反正她现在知道了他的名字,她挺高兴的。

布林。

次日一早,当布林打开窗户,让清晨第一缕阳光铺洒进房间时,瞧见了窗台上那束火红的玫瑰,吹了一夜冷风,已经有些焉巴巴的了,花瓣微皱,看起来不如昨天夜里的漂亮。他拿起来,捧在怀里轻嗅着,发丝微卷,眼眸半弯,里面依旧是温柔的笑意。可下一秒,他又轻飘飘地将花丢进了垃圾桶里,唤来了女仆。

“真漂亮的花,可惜有些枯萎了。少爷昨天买的吗?”女仆收拾垃圾的时候问道。

布林摇摇头,轻笑着说:“一个玫瑰园的女孩子送的。”

女仆好奇的神色立马变成了淡淡的嫌恶。

“那我还是快点丢掉吧,也不知道里面有没有恶心的病菌。少爷还是别跟玫瑰园的人有接触,他们都是病原体,身上不知道有多脏呢!”

听到女仆的建议,布林略点头,微笑不语。

勒布朗把从布林家里偷的仆人衣服都送给了对她一直很排斥的那些孩子,她没有勇气穿上那些衣服去见布林,宁愿裹着从火葬场死人身上扒下来的衣服,洗干净就没有血迹了,布林是个富家公子,看不出来的。

布朗克从伙伴们手上抢来了衣服,脸上是抑制不住的笑容,见勒布朗沉思的样子,眼珠滴溜溜地一转,咧嘴笑道:“勒布朗,没想到你是个这么好的人,既然如此,那我就给你透露一个消息吧,独家消息,我可没告诉别人。”

勒布朗兴致缺缺:“说来听听,布朗克。先说好了,如果对我没什么用,我可不会轻饶你。”

布朗克一笑,凑近了低声说:“贝比珠宝店你知道吧?就是那家离超级市场很近的店,最近推出了新的珠宝,据说是镇店之宝,蓝宝石项链,很不错的。你最近不是在追那个别墅里的小少爷吗?怎么不偷来送给他呢?”

勒布朗一听,总算来了兴趣,她从二楼翻下来,给了布朗克一脚:“那就谢谢了,布朗克。只不过这件事你是怎么知道的?我猜你又跟踪我了吧?恶心的跟屁虫,下次再跟踪我,我要你好看!”

布朗克看着勒布朗远去,嘿嘿地直笑。

勒布朗偷东西向来都是趁着夜色进行。她绕了好几条街,到了贝比珠宝店附近,珠宝店不比花店,里面监控器特别多,几乎没有死角,不过这对她来说没什么用处,她只要偷完躲进玫瑰园就行了,没有人能找到她,因为没有人会进玫瑰园。她看到里面有几个店员正在闲聊,白色的皮肤,与她一样,但没她脏。

过了好大一会儿,店员们相继离开,只剩下最后一个年轻男子在守着店铺,勒布朗趁他转身拿东西的时候,用从路上偷来的锤子锤烂了玻璃,巨大的声响吓得男子浑身一抖,他心中警铃大响,迅速回过身,只看到一个身影闪过,怀里揣着镇店之宝,匆匆逃跑。

店员连忙从抽屉里掏出个金属玩意儿,跑出店去,对着夜色里那道身影连发好几弹,砰砰砰的声音接连在夜里响起,他不清楚有没有射中,但事已至此,那人身影已经不见了,他追上去无济于事,只好去了警局报警。

布林晚上睡不着,正拿着钢笔,低头写着什么,隔着好几条街的声响很大,震得他笔下一滞。

这里太危险了,当初应该劝妈妈别来的。布林蹙眉想着。

楼下忽然传来争吵声,他站起身,踩着木质楼梯快步走下去,尽管速度很快,但仍带着与生俱来的优雅。

原来是妈妈和爸爸在吵架,竟然是因为一个珠宝店里的项链被偷了而吵起来的。

“那是我心心念念了好久的蓝宝石项链,就这么被偷走了。亲爱的,我敢保证就是玫瑰园里的那群恶心的蟑螂偷走的,你得帮我把它找回来!”

听着妻子的话,弗兰克先生很是烦躁:“听我说,玫瑰园很乱的,宝石找不回来了,等我们回到市里,我可以联系所有的珠宝商,所有的珠宝任你挑选好不好?”

“可你明明知道,我最喜欢那颗蓝宝石!”

眼看两人又要吵起来了,布林脸色也有些不好,他扬声:“够了妈妈,只是颗蓝宝石而已,何必因为这种小事和爸爸争吵呢?”

弗兰克夫人见到布林,脸色稍缓,嘟囔着说:“那行吧,既然我的小宝贝都这么说了。”

争吵停了下去,布林借口好奇妈妈的写文素材的收集情况,和妈妈一起去了书房。书房隔着一条街,对着玫瑰园,夜晚的玫瑰园像个黑乎乎的洞,没有一丝光亮,但却莫名让人胆寒,仿佛在黑暗之下,有许多不善的目光在偷偷打量着。

一谈到自己写的小说,弗兰克夫人顿时就双眼放光,她说:“我的小宝贝儿,我最近收集到素材是一个名叫勒布朗的女孩儿。”

“勒布朗?”布林微微皱眉。

“对。勒布朗是一个混血儿,据说她是个私生女,从小就被丢在玫瑰园里生活。因为她的皮肤随了父亲是白色的,所以被玫瑰园里的人叫做‘白色垃圾’。她性格暴戾不堪,容貌却生得很好。生活在最底层的下贱人种,这样人设的女主人公,大家一定会喜欢看的!”

“您怎么知道她容貌生的很好?”

“我听别人说的。昨天我去了一趟玫瑰园,用二十美元换来了这些消息,你也知道,这种生活在玫瑰园里的穷鬼连一美元都不会放过,又怎么会舍得看着二十美元在眼前溜走?现在想想我当时太天真了,给的钱太多了。”弗兰克夫人开始埋怨起自己来,“虽然二十美元不算多,但也不应该便宜了那些低贱的乡巴佬。”

布林没有说话,脑子里浮现起那个捧着一大束火红玫瑰,对着他笑的女孩子。勒布朗,小偷,私生女,“白色垃圾”,哪个是真正的她?或者,都是她。勒布朗是小偷,是私生女,也是被人厌弃的“白色垃圾”。

一夜过去。

清晨,布林下楼梯去餐桌上吃饭,弗兰克夫人用极其惊异的口吻说道:“天呐,太令人兴奋了吧!”

“怎么了,妈妈?”布林给自己倒了杯牛奶,金色的卷发浮在光尘里,柔和了天使般的脸旁。

“昨夜玫瑰园死了个女孩子,”弗兰克夫人深邃的眼眸扑闪,“你猜是谁?宝贝。”

布林心脏咯噔一下:“不会是勒布朗吧,妈妈?”

“是啊,今天早上我正在写稿,忽然听到玫瑰园里一片喧闹,一堆人围在一起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我很好奇,就去瞄了一眼。我的好宝贝,真是太美了!”弗兰克夫人眼神痴迷,“勒布朗腹部中弹,涌出的血是殷红的,染红了一大片,她闭着眼睛,神态安详,像是一个沉睡的天使,噢,他们说的没错,勒布朗生得很美,眉毛充斥着一股野性,像个桀骜不驯的狼崽子,我真是太喜欢了!玫瑰园里她就是那朵最艳丽的玫瑰,宝贝儿,我打算写篇短小的文章,就叫‘玫瑰园的小玫瑰’,我有预感,这篇文会大火的。”

“那就提前恭贺你,妈妈。”布林温和一笑,抿唇喝了口牛奶,温热的牛奶醇厚,柔光照在身上是暖洋洋的感觉,他面容越发恬静,宛若一位真正的天使。

不一会儿,他回到了书房,脑子里闷涨着,想要写点什么,却瞥到了窗下的一小滩血迹,蜿蜒至书桌旁。

仿佛意有所感,布林缓缓拉开了抽屉,光晃了晃他的眼眸,晶莹剔透的蓝宝石正静静地躺在他的抽屉里,与他蔚蓝色的眸子相映衬。

后来,弗兰克一家离开了这里。弗兰克夫人凭借《玫瑰园里的小玫瑰》大火,成为当地很有名气的作家,在文章里,她写出了一个穷苦卑贱的漂亮女孩,为了生存,在玫瑰园里抢劫、杀人,甚至卖淫,最终因癫狂自杀死在血泊中的故事。暗黑颓靡至极的文字受到了当地的推崇。

她的笔尖汲取了勒布朗的血肉,绽放了耀眼燃烧着的火红玫瑰,上面沾染猩红的血。

【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恭喜梅西!提前收获大合同!截止到2025年,梅西再次刷新纪录!

恭喜梅西!提前收获大合同!截止到2025年,梅西再次刷新纪录!

大飞老师爱运动
2022-12-04 19:18:14
大S:打脸来的如此之快!被经纪人在视频中,曝出了很多大S的猛料

大S:打脸来的如此之快!被经纪人在视频中,曝出了很多大S的猛料

万家乐
2022-12-04 10:45:14
当当网创始人李国庆为张兰发声,并称:汪小菲快崩溃张兰在硬撑

当当网创始人李国庆为张兰发声,并称:汪小菲快崩溃张兰在硬撑

凌波痕湮逝
2022-11-30 23:00:10
为什么各地电脑城都没生意了?

为什么各地电脑城都没生意了?

精致说数码
2022-12-04 16:16:55
压不住火了!比媒:丁丁、阿扎尔&默滕斯等多人在更衣室大打出手

压不住火了!比媒:丁丁、阿扎尔&默滕斯等多人在更衣室大打出手

直播吧
2022-12-04 00:53:05
马斯克:种种迹象表明,第三次世界大战快要爆发了

马斯克:种种迹象表明,第三次世界大战快要爆发了

对话老板
2022-11-19 00:00:30
注意!就在明晚下跌!

注意!就在明晚下跌!

万州生活
2022-12-04 22:10:11
徐妈妈否认是舞女网友晒铁证:基因不会骗人

徐妈妈否认是舞女网友晒铁证:基因不会骗人

旧日兮
2022-12-04 08:59:22
北京科兴疫苗到底出现了什么事情?还能放心打吗?医生告诉你实情

北京科兴疫苗到底出现了什么事情?还能放心打吗?医生告诉你实情

花花分享会
2022-12-02 08:37:00
梦鸽:才56的年纪,怎么老成这个样子了?素颜朝天一脸愁容呀!

梦鸽:才56的年纪,怎么老成这个样子了?素颜朝天一脸愁容呀!

风风火火127
2022-11-08 10:17:34
廖主任殴打群众真相:设计陷阱害人不成,最终导致自己翻车

廖主任殴打群众真相:设计陷阱害人不成,最终导致自己翻车

旧日兮
2022-12-04 18:53:33
刚刚,北京、广州明确!无48小时核酸阴性证明可乘车!多地就诊可凭绿码、购药无需核酸

刚刚,北京、广州明确!无48小时核酸阴性证明可乘车!多地就诊可凭绿码、购药无需核酸

中国证券报
2022-12-04 00:43:03
​“解封”之后,广州又放“大招”

​“解封”之后,广州又放“大招”

中国新闻周刊
2022-12-04 15:45:41
被滞销困住的河南菜农 | 深度聚焦

被滞销困住的河南菜农 | 深度聚焦

北青深一度
2022-12-04 15:57:27
矛盾!撤销大量核酸点,继续查验核酸?优化防疫要各界都动起来

矛盾!撤销大量核酸点,继续查验核酸?优化防疫要各界都动起来

风雨家国
2022-12-04 15:52:08
李宇春含泪哽咽:银行卡里有很多钱,除了交医药费,已经没有用了……

李宇春含泪哽咽:银行卡里有很多钱,除了交医药费,已经没有用了……

知局
2022-11-25 17:54:05
汪小菲对霸总打扮太痴迷,昔日和大S约会也穿西装皮鞋,精致过头

汪小菲对霸总打扮太痴迷,昔日和大S约会也穿西装皮鞋,精致过头

史建说娱乐
2022-12-02 18:32:21
世界上十大必死病 艾滋病只能排第二

世界上十大必死病 艾滋病只能排第二

暴风眼
2022-12-03 18:05:36
2015年,一位毒贩就要被押上刑场,嘴巴微张脖子上套着一根法绳

2015年,一位毒贩就要被押上刑场,嘴巴微张脖子上套着一根法绳

激情游戏君
2022-11-29 15:03:33
鱼价一降再降,无论哪天腌鱼都是“优惠日”

鱼价一降再降,无论哪天腌鱼都是“优惠日”

极目新闻
2022-12-04 20:32:22
2022-12-04 23:48:49
成于思
成于思
精选小说
9文章数 36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艺术要闻

鉴赏|至简至美,古代陶瓷史上的“中国白”

头条要闻

神十四三名航天员全部健康出舱

头条要闻

神十四三名航天员全部健康出舱

体育要闻

昔日小迷弟今成最强帮手,梅西笑开花!

娱乐要闻

16岁黄多多近照太成熟 烫发打5个耳洞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炫酷的特斯拉重卡,注定在中国卖不出去

汽车要闻

大众揽巡领衔 11月重点上市新车回顾

态度原创

房产
教育
游戏
时尚
艺术

房产要闻

最新进展!顺义「龙湖·御湖境」拿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

教育要闻

学生因“名字简单”走红,笔画只有一笔

deft还原DRX野辅决裂

高颜值型男开大会 吴世勋车银优开启“摘星”之旅

艺术要闻

鉴赏|至简至美,古代陶瓷史上的“中国白”

进入关怀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