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海边小村灵异事件:一旦村中有一位老人死去,同月会一连死七个

0
分享至

1

海边小村有个流传已久的传言:凡是临近中元节,只要村中有一位老人死去,就会一连死7个,而后村中将不得安宁,是谓:天罚。

而今年的7月,诅咒的阴云再次笼罩着这个小村。



“老头子啊,你怎么就这么走了呀!”

欢汐看了看手机,凌晨3点19分。“这已经是第6个了。”欢汐喃喃着,这个月连续死亡了六个老人了,只差一个就和传言对上了。

遇着这般灵异的事情,欢汐既害怕又有点兴奋,她向来对这类事情感兴趣。睡不着觉的她连夜在网上发表了一篇小短文。

但兴奋劲过后,她又不由地为生老病死感到难过。

第二天,欢汐睡到了12点才起,她刚走出房门就听到大厅里嘈杂的声音,一堆人乌泱泱地挤着。她想上前去看看,却被不知什么时候站在身后的妈妈拉回了房间。

“妈,这是怎么回事?”

“你别出去,昨天夜里,出海回来的人说路过隔壁的时候,看见不干净的东西了。”

“隔壁?刚死人的那家?”

“嗯,最近村里好多人都看见了,怪瘆人的,他们来找师傅看看怎么回事。你最近就少出门,7月本来就不太平,又是这档子事。早知道,应该早点让你去城里。”

看着妈妈担忧的脸色,欢汐感到一阵汗毛竖起,真的想跑路了。

人群中唯一淡定的只有大师了,今天他像往常一样,一身唐装。大师是外地人,但到村子里也有十多年了,在这个有些排外的村子里,他却被村民格外尊重。

“师傅,你可得算下,这、这种情况,不吉啊。”

“是啊,是啊,前些天我儿子还看到刘勇了呢。”那是这次死的第4个老人。

“你说,这不会又要像13年前那样吧。那次事情发生后,我们村可是连着倒了好久的霉运啊。”

底下大伯们都是大嗓门,所以开点窗缝,欢汐就把楼下的对话听的清楚。

“大家静静,别慌,一会我去看看。幸好现在只有6个,还没有第7个出现,今晚我就摆祭坛,先驱驱邪。”

2

然而话音未落,王大庆就脸色煞白地跑了进来。

“师傅,我爹没啦。”大庆一声哀嚎,就软在了地上,毕竟只是个10来岁的大孩子。

但这个消息就像一滴水珠进了油锅,人群一下子沸腾了起来。

“这可怎么办呀!”

“第7个出现了,造孽呀!”

“大庆,你爹是怎么走的?”

“我爸刚才想去仓库取点东西,突然就摔下来了,血!好多血,血都是黑的。”

没敢耽搁,大师带着众人来到了大庆家。

一进门,一股浓厚的血腥味扑鼻而来。大庆爸双目圆睁,以一种诡异的姿势,跪在地上。

大庆见状,瘫软在了地上,指着他父亲的尸体说道:“我出门的时候,我爸明明不是这样的姿势!”

大家听后又是一惊,有些胆小的已经站不起来了,更有几个跌跌撞撞的跑走了。

大师上前查看了尸体,尸体没有明显的伤痕,七窍处流下了大量的黑血,是中毒的死相。但此时,大家并不敢把死因归于中毒。

“造孽啊,造孽啊,大庆啊,赶紧让你妈去买作法用的物品,马上替你爸超度,赶紧入棺。”一老者口气坚定地说道。

大庆也不敢有质疑,起身就去了。

那天夜里,大庆家作了一夜的法事。第二天,大庆爸爸就下葬了。没有丧仪,被村里几个大汉悄无声息地抬到了墓地里。



整个村子弥漫着一股沉闷诡异的气息。欢汐几次和父母提及离村,父母都没答应,“7月本就不宜出门,现在又出事了,万一擅自离村再惹怒神灵。”母亲担忧地劝说着欢汐。

拗不过父母,百无聊赖的欢汐躺在床上,突然想到了自己之前发的帖子。她掏出手机,没成想一打开,就涌出了一堆的评论和私信:

“啊,这么恐怖啊,世界的尽头果然是玄学。”

“现在怎么样了,第7个出现了吗?”

看着大同小异的评论,欢汐正打算退出,一则私信跳了出来。

欢汐看着内容,心砰砰地跳了起来,而后回复道:“xx村。”

3

在那日回复完那个人后,欢汐坐立不安地等了两天。

就在她快放弃时,一条短信传了过来。她赶忙打开:

“我到了,怎么找你。”

“你在哪里?我出去接你?”

“在一棵很大的榕树下。”

“好的,等我。”

打完最后一条回复,欢汐走出了家门。

很快,她来到了榕树前,树下坐着一个面容清秀的男生,许是听到脚步声,他站了起来。

两人见面后,欢汐和这个名叫白言的男人对好了口供,就带着他回了家。

“爸妈,我们之前在学校约好了,出事之后,我把这事忘记了,他就来了。”欢汐一脸无辜地说道。

汐爸汐妈也懒得骂女儿了,对白言道歉道:“同学真对不住,小汐这孩子太不靠谱了。这样,今天你先住下,明天你早点回家去,过段时间叔叔阿姨肯定邀请你来家里玩,实在抱歉。”

欢汐只能一个劲地给白言使眼色:上,看你的了。

白言略表无语,还是无奈说道:“叔叔阿姨,也是我唐突了,可是我已经查过了,近期回去的机票都没了,人生地不熟的我也不知道能去哪。欢汐跟我说了一点村子里的情况,我会老实呆着,白天出去拍几张建筑照片就行了,绝不给你们惹麻烦的。”

“爸妈,我们会注意的,你们也不想他流落异乡吧?不住我们家,万一他乱跑,不是更麻烦。”

两个老人想了想只得妥协,交代了几句就走了。

看到父母走了,欢汐却忐忑起来。他身上不知道有什么秘密,自己就这么把他带回家,实在莽撞,但此刻也骑虎难下了。

两人吃完晚饭后,欢汐带着白言打着饭后散步的名号,去了前几个死者的家。



第一个死者是在医院病逝的,属正常死亡,没有可疑之处。第二个死者距离第一个死者的死亡时间是3天后,海难离世的。前两个都没有异样,到了第三个,白言察觉出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

第三个死者今年56岁,是村里的五婶,在一天夜里突然走的。第四个死者刘勇也是在夜里突然走的,之前没有任何征兆。

两人带着疑问来到第五个死者-刘原家里。

白言和欢汐两个和刘原家属闲聊了半天都被打太极搪塞过去了,于是不死心的两人就用了古往今来,探取机密最“有效”的招数——听墙角。

两人出门后,就绕到了房子后面,躲进了院子旁的柴房里。柴房四面无墙,他们窝在柴堆里,正好能听到院子里的谈话。

原来第五个刘原,第六个林德钦,都是被 “鬼魂”吓得摔死的。

“我嗅到了一股浓浓的阴谋的味道。”狼狈爬出柴堆的欢汐道。

“你才嗅到啊,反应也是够迟钝的。”白言无语地翻了个白眼。

“我想这应该是个有计划的谋杀,前两个人机缘巧合的死亡时间,给凶手提供了作案的思路与方法。”白言说道。

“谋杀?你的意思是后面5个都是死于谋杀?”欢汐有些难以置信,这可是个大案子啊。

“难不成你真相信那所谓的传说和迷信吗?好歹也是新时代的年轻人了。”

“那如果真是谋杀,我们是不是应该报警啊?”欢汐突然觉得自己的脖颈凉凉的。

“报警,肯定是要报警的,可警察来了我们就什么也做不了了,你不想体验下自己找答案的乐趣吗?”白言盯着欢汐,说得有些兴奋。

“我不想,谁知道后面会遇到什么,才不跟你疯呢。”一阵凉风吹过,欢汐打了个冷颤,白了男人一眼,回屋去了。

白言则依旧站在那里,他一直盯着大庆家。

4

第二天一早,心有余悸的欢汐略微收拾了一下,还是想着找白言,一起去报警。结果在家里找了一圈都没找到人。

“奇了怪了,人呢?”

她正打算去找人,就看到父母急冲冲地跑进来,面色还十分难看。不等她说话,汐妈就指着女儿地鼻子骂道:“你个死丫头,你说你带回来的到底是什么人?真是同学吗?”

“是、是啊,怎么了,他闯祸啦?”被妈妈一顿骂,欢汐脑子有点懵。

“何止是闯祸呀,他把大庆爸的坟给挖了。哎呦,造什么孽呀,你说这可咋办,现在村里人都要来兴师问罪了。”

“把坟挖了,还以为什么大......不是,你说他把谁的坟挖了?”

“大庆爸的坟!”

欢汐简直要晕死过去,这白言胆子也太大了,脑子坏了么!可还不等她反应过来,一群人浩浩荡荡地就往家里来了。很快欢汐就发现了被绑住的白言,那家伙居然还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气得欢汐想咬她。

“欢汐,你站出来,说这小子到底是来干什么的,别说来玩的,挖我家坟玩呢。”大庆面色铁青,也不管那么多了,连姐都不叫了,冲着欢汐直嚷嚷。

“误会,可能是误会。”虽然这解释很苍白,但此时的欢汐也不知说什么了。

“误会?人赃并获,哪来的误会!你们家今天必须给个说法。”

一群人瞬间压上来,欢汐被推搡的险些摔倒,汐爸汐妈也止不住的道歉,场面实在混乱。

“唉,我说你们,既然说坟是我挖的,你们要说法也该是问我呀,喂。”白言在一旁气定神闲的话,终是让大家注意到了他。

“我家跟你有什么仇什么怨,你要这样对我们。”大庆妈双眼冒火,挥起棍子就要打过去。

“住手!”一声疾呼后,只见大师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不知是不是欢汐的错觉,她看到大师狠狠瞪了眼白言,难道两人竟然认识吗?

看到来人,白言似是有了底气接着又道:“你们看我,像是挖得动坟的人吗?”

他的话让周围的人打量了他一番,瘦瘦小小的,确实不像。“再说无冤无仇的,我挖他坟干嘛。”

“可是我跟妈妈到的时候,看见你拿着铁锹,坟也被刨了个大坑,下山的路只有一条,我跟我妈走上去没碰上任何人,不是你是谁?”

“把这个人关到我家去,他必须给我家一个说法。”大庆妈语气强硬的说。

“还是关我那儿吧,大庆,现在你家不宜进生人。”大师斟酌着说出了解决的方法。

“我把他关柴房就好了。”大庆妈很执着地想让白言关到她家去。

“大庆妈,大师说的对,这时候不要节外生枝了。”

大庆妈还想坚持,但大师并不理会她,直接带走了白言。

5

晚上躺在床上睡不着的欢汐,悄悄溜了出去。大半夜的街上别说人了,连个鬼都没有。因为是老村,街上留存着很多荒废古宅,经年未修的门窗被风吹得咿呀作响。

欢汐心中默念“阿弥陀佛”,死命往大师家狂奔。等她气喘吁吁的跑到大师家时,他发现白言正倚在门口等她。

“我就知道你会来,进来吧。”

“你倒是自在,唉你别走啊,你到底挖没挖坟啊,你……你干嘛这个表情。”白言忽然转头一脸阴郁的样子,让欢汐心下一惊。

但很快他就收敛了情绪,淡淡地说道:“你可以吼得再大声点,最好把全村人都喊来,想听故事就闭嘴,跟我来。”

欢汐跟着白言走到了一个角落里的房间,那房间很狭小,没有窗户,夏天里十分潮热。一进门欢汐就觉得一股湿热的风扑面而来,很不舒服,房间里除了一张小床,底下一个小盆,就没有其它的了。

“大师就把你关在这里啊?他平时挺慈善的一个人,怎么罚人这么狠呢,看来还是你做人不行。今天到底怎么回事?”

“我没挖,我到的时候,坟已经被挖开了,我刚拿起铁锹,大庆他们就来了。”白言努力回忆着今天发生的事。

“这样啊,那是误会了,可大庆他们明显不信你的话,这可怎么办。”其实欢汐心里也是疑云密布。

“其实今天最奇怪的是大庆妈,她没有要求如何处置我,反而在想要把我关到她那里这件事上尤其执着。”

“嗯,是很奇怪,难道她想把你带回家,偷偷结果了你?”

欢汐在小房间里坐了会,实在是不舒服,她起身说道:“我们出去说吧,这里面太闷了。”

“曾经有个人在这里住了10年,她自住到这个房间后,就再也没出去过。”白言的声音轻轻的传来。

“嗯,是谁啊?”

“你不是想听我的故事吗,我给你说说。”

白言是在这个村子里出生的,就生在这个狭小湿热的房间里,母亲是被关在这间屋子里不知哪来的女人,父亲不详。按白言的说法,这个村子里的男人都可能是他的父亲。

白言的童年就是在这间屋子里度过的,一直到了10岁。而生他的女人,从来没管过他,每天只是流着泪,嘴里喃喃着“妈妈”。

“那时候,我还不知道妈妈是什么意思,没人教过我,所以我不知道我就是从她肚子里出来的,她就是我的妈妈。”

当时小小的白言不知道那个女人是谁,懂事点后的他天天就想着怎么能把男人的钥匙偷到,他想出去看看。

可没等到他偷钥匙,一个小女孩的出现打破了他原本“宁静”的生活。

那天女人吃了药,睡得正沉,他蹲在墙角玩泥巴,门却被砰地一声踹开了。“呀,我们是不是闯祸了。”一个脆嫩的,他从来没听过的声音立马吸引了他的注意。

他抬头看着出现在眼前的人,他很开心,却找不到词来形容。看了眼还在睡的女人,他偷偷跟着女孩第一次去见了外面的世界。他什么都不懂,一个劲的问,女孩也吃惊地看着他问道:“这些你都不懂,你妈妈没教过你吗?”

“妈妈?什么是妈妈?”小白言好奇地问。

“妈妈就是把你带到这个世界上来的人啊,我妈妈就是这么告诉我的。妈妈是世界上和我们最亲的人,还有爸爸。你的爸爸妈妈呢?”

女孩带他回了家,在那里见到了家与家人的模样,那是他从未感受过的温暖。第一次,他对以往的生活产生了怀疑。

回去后,男人来给他送饭时,他问男人:你是我爸爸吗?可是为什么不让我住舒服的房间,不教我读书,不陪我玩。说着说着白言就哭了,无比委屈的哭了。后来他又跑去房间里找了那个一直不说话的女人,他问:你是我妈妈吗?

但女人没有回答他,看到门开了她疯狂地往外跑,冲出了关了她10年的牢房,而她的出现吓坏了一些人。白言趁乱跟着跑出去了,他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她是妈妈。

他追着来到了海边,而后他看到一群人围住了女人,他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只远远地看到女人被一下下打得起不来,他想冲出去,结果被那个养大他的男人死死拉住了,眼睁睁看着女人被扔进了海里。



6

自那以后,白言就被男人送走了,再也没回来。

听完白言的故事,欢汐只感觉心里压了很沉的一块石头。

“那害死那个女人的人,是他们吗?”

“是的,想必你也猜出来了,养我的男人就是大师。在了解到这些死者身份后,我心里一直觉得跟这件事有关,所以我回来了。今天我是想来找大师的,有人告诉我他在大庆爸的墓地。”

“所以你才去的,看来有人知道你的身份,但到底存了什么心思呢。”欢汐十分不解。

“我也问过大师了,可这个村子里除了他,没人知道我的身份。”

“你不怀疑大师吗,他不是一直关着你们母子吗?”欢汐很是惊讶,白言对于大师的信任。

“我原先也是这么以为,但我离开后,是他一直在资助我。后来我才知道,当时很多人都在找我妈,但她在村中也备受排挤,所以只能把怀了孕的她藏起来,否则她活不了那么久。”

欢汐才想到,大师是个外乡人,一开始在村里还挺不受待见的,是十几年前那件怪事发生后才受到大家的尊重。怪事,欢汐想起了什么,看着白言道:“你妈是什么时候死的?”

“13年前,怎么了?”

“这里上次发生这种事,就是在13年前,那年死的最后一个人,叫刘强,你知道吗?”

“刘强?刘强!你确定是刘强?那年把我妈扔海里的人就是他,我记得这个名字,他扔完后,大庆爸叫了他的名字,我听到了。”

“看来,凶手是想替你妈报仇了。”

“这大晚上的,大师去哪了?”欢汐看着白言道。

“这都12点了,糟了,快去找找。”

大师的尸体是在海边被发现的,身体已经被泡的有些发白,诡异的是他的身上有好几处伤痕,像是被尖锐的指甲挠的,尸体还被钝器重伤过,面目已经模糊不堪了。



欢汐和白言在远处看了看,白言就抖了起来,欢汐吓的赶紧扶住他,投去了询问的眼神,只听白言说道:“他的死相和我妈的好像。”

真的有人在复仇吗?那这复仇的到底是人是鬼?

“都死光了吗?”欢汐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但白言听懂了,“都死光了。”和当年那事有关的人都死光了。

“不对!还有一个。”

白言和欢汐几乎同时想到了,是的,和当年事息息相关的还有一个人,一个至关重要的人——白言。

7

这次没有犹豫,白言和欢汐很快报了警。傍晚,欢汐带着白言来到了海边,白言看着广阔的大海又想起了那个可怜的,葬身于海里的女人。

思绪万千的两人坐在海边礁石上,梳理着事情的来龙去脉,他们不知道对方对白言是什么心理。

“白言,他会来找你吗?他想替你妈妈报仇,应该不会对你怎么样吧,要不你先走吧。”

“我也想看看是谁对我妈如此在乎,但十几年前又为何不救她呢?”

在两人出神之际,一个人影扑向白言,带着白言掉进了海里。事情发生的太快,欢汐反应过来时,白言已经在海里被对方死死拖住了。

“你放开,快放开,救命啊、救命啊!”欢汐惊惧的大喊,可她距离海面太远了,看着渐渐没有了抵抗能力的白言,欢汐喊的声嘶力竭。

就在她快绝望的时候,几个健硕的身影跳入了水中。

白言被救上来了,惊吓之中,他呛了好几口水,差点被淹死的经历,让他脸色惨白。

“你们放开我,我要这个杂种死,死,啊…….”妇人声嘶力竭,像是被困住许久的野兽,悲鸣不已。

“可他是你儿子!”一个熟悉的声音惊得白言和欢汐猛地回头。只见大师坐在轮椅上被推了过来。

“你没死?”三个人异口同声发出疑问,只是两个是惊讶,一个是咬牙切齿。

而回过神来的白言和欢汐又再次捕捉到了让他们不理解的信息:儿子?

“她是你妈?不是,我不是骂人,我是说她是你妈妈?”

“是的,她是白言的妈妈,她没死,我也是那晚她来杀我的时候才知道的。那些人,都是她杀的。可你为什么要杀小言,他可是你儿子!”

在死亡事件发生后,女人就几次三番向大师出手了,而这次她坚持要把白言关到她家的行为,让大师嗅到了一丝异样的气息。于是大师报了警,应警方要求,大师决定以身犯险,果真引出了背后的人,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大庆妈。

在以为大师已经断气后,大庆妈发泄似的呐喊,被一一收到了藏在大师身上的录音笔里。在她把大师抛入海里后,警方很快救起了奄奄一息的他。

“他们不该死吗?你也该死,他更该死,一个连爸都不知是谁的杂种,最该死。”女人扯着诡异的笑容说着。

“白桐,你够了,该停手了。”大师吼道。

白桐,欢汐听着这个名字,觉得有点耳熟。恍惚记得小时候,听妈妈说过后街的白家阿公夫妻俩常年出门打工,唯一的女儿就留在了家里给老母亲带,可没想到后来母亲去世,女儿也没了踪迹,白家阿公夫妻就再也没回来过了。

而白桐就是他们那没了踪迹的女儿。

白桐出生在这个村里,12岁前她也是个被父母疼爱的小女孩,爸爸会带她在田间玩耍,妈妈会在晚上搂着她,哄她睡觉。

后来,村里的路通了,村里逐渐有人外出务工,她的父母也在其列,而白桐也就成了村中第一批留守儿童。

一开始还是相安无事的,可慢慢地随着她长大,身材逐渐丰满,村里以大庆爸、刘强等为首的单身汉就盯上了她。

“他们都不是人,我爸在时和我爸称兄道弟的。我把他们当亲人,可他们呢,他们竟是把我当成了婊子。奶奶去世,我害怕极了,想让他们联系下我爸,没想到他们把我轮奸了,那年我才12岁。”



后来他们怕事情败露,又不想放白桐走,白白少个乐子,就把她关了起来。糟蹋了整整4年,直到白桐怀了孕。

“他们害怕了,相互推卸责任打起来,我才找到机会跑了出去,去找了他。”

白桐恨恨地指着大师“我以为他会救我的,没想到,他关了我整整10年啊。”

在小房间里的那10年生生磨灭了白桐心中仅剩的光亮,她心中只剩下一个念头,就是报复。

那夜被追至海边,她无路可逃,五婶抓着她的头发,指甲在她脸上挠出一道道血痕。刘勇这个当初也糟蹋过他的男人,叫嚷着打死她。

最后,她被丢进了海里,可是老天可怜她,她没死成。

而后她一直躲在海边荒废的旧仓库里,在那里躲了一个月后,村子里就开始传出一连死了6个老人的消息。白桐是听过这个传说的,所以一个复仇计划就在脑中萌生了。

13年前的那天晚上,她如鬼魅般溜进了刘强这个单身汉的家里,用一条毒蛇了结了他的性命。白桐一点也不担心,因为第七个死的人,不管死因为何,都没有人敢去查。

为了让传说更真实,她每天夜里都会偷偷在村中水井放不洁之物,悄悄把村民饲养的鸡鸭残忍弄死,让村中人心惶惶了好长时间,直至被大师发现才罢手。而后大师也凭借消除祸事,得到了村民的认可与尊重。

在阴谋被大师识破后,白桐并没有放弃,一个更大的计划在她心中萌生。

她想改变自己,于是她离开了小村,到城里去了。在城里她见识了很多,气质上褪去了曾经的怯懦。后来她做了个整形,再化上妆,整个人变的张扬而妩媚。谁也不会再把她和“白桐”联想到一处。

脱胎换骨后的白桐再次回到了村里,接近大庆爸后,成功嫁给了她。

回村后,她一直在等机会,可这一等就是10多年。就在她打算放弃这套计划,另寻他法时,连续死亡的2个人让她再次看到了希望。她不想再等了,于是她便开始动手了。

而10多年处心积虑的筹划,让她的计划实施的异常顺利。

五婶是当年她被关时,看守她的人,没少辱骂她,打她,可回来后,白桐就主动和五婶建议起了友谊。这几年,年纪大了的五婶,心脏一直不大好。作为好闺蜜,白桐则时常和她一起去买药,然后偷偷换掉了五婶的药。于是在白桐扮鬼吓她时,那“药”没能救她。

白桐是个美人,回来后她一直利用自己的美貌吊着刘原三人。尤其是刘勇这个单身汉,常年的贴心“补药”早挖空了他的身体,他死的那天,白桐就在他床上。

一个个接连死亡的人,让村中人心惶惶,也更让那些做了亏心事的人,吓破了胆。

计划一开始,白桐就夜夜扮鬼去吓刘原与林德钦,看着和那件事相关的人一个个死去,两人一天天崩溃。在刘勇死后,白桐就趁两人被吓得神智不清之时把人推下了楼,村里人也以为,他们是被鬼吓得,失足而死。

“至于大庆爸,我就想让他能死多惨,就死多惨。你们是没看见他被海蛇咬得那样,哈哈哈哈,可太精彩了。最后就是你们了,你们也该下去,这段冤孽就了了,哈哈哈哈......”



白桐笑得疯狂,欢汐等人心中只有悲凉。

蛇毒虽毒,但人性也不遑多让。

白桐最终认罪被带走了,白言则在照顾好大师后,再次离开了这个令他伤心的村子。

他们在村口道别,同样在村口道别的还有一家人,显然是父母要出远门,把年少的女儿与老人留在了村里。女孩正追着远去的父母,哭喊着:“爸爸妈妈别走”一如当年的白桐。

看着他们,白言眼中溢满了痛,欢汐的泪也止不住。

作者:小舒大人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柬埔寨军队接收100辆中国制造的军车

柬埔寨军队接收100辆中国制造的军车

米里塔观察
2022-10-04 09:52:18
广东男篮全队隔离!杜锋姐姐凭啥能在俱乐部逗留?身份非常不简单

广东男篮全队隔离!杜锋姐姐凭啥能在俱乐部逗留?身份非常不简单

罗掌柜体育
2022-10-04 13:09:11
火车上碰到这样羞愧的事,要不是亲眼看到谁说我也不信这是真的

火车上碰到这样羞愧的事,要不是亲眼看到谁说我也不信这是真的

蛤哈哈
2022-09-11 09:05:12
广东男子高考落榜在家,夜观星象20年,其母痛哭下跪:找个班上吧

广东男子高考落榜在家,夜观星象20年,其母痛哭下跪:找个班上吧

议史纪
2022-10-04 15:42:45
英国央行再次确认将在10月14日之前购买长期英国国债

英国央行再次确认将在10月14日之前购买长期英国国债

财联社
2022-10-03 23:52:09
瓜迪奥拉说谎了!哈兰德争夺战开启,两大豪门竞争,一队优势巨大

瓜迪奥拉说谎了!哈兰德争夺战开启,两大豪门竞争,一队优势巨大

体坛独角兽
2022-10-04 13:41:53
郭晶晶夫妇带3娃去天坛大佛游玩,3个孩子都背着书包,各带各的东西

郭晶晶夫妇带3娃去天坛大佛游玩,3个孩子都背着书包,各带各的东西

综艺贴士站
2022-10-03 19:25:21
46475辆!比亚迪宋的SUV冠军,已经是煮熟的鸭子了

46475辆!比亚迪宋的SUV冠军,已经是煮熟的鸭子了

懂车的师傅
2022-10-04 15:44:39
“实在熬不下去了”,越来越多的辅警选择离职,不只是因为薪资

“实在熬不下去了”,越来越多的辅警选择离职,不只是因为薪资

桂山影视
2022-10-02 15:47:38
风向变了! 俄媒盛赞中国, 美对华抛善意, 发展中国家主动靠拢中国

风向变了! 俄媒盛赞中国, 美对华抛善意, 发展中国家主动靠拢中国

宋岚说生活
2022-10-04 10:39:30
可存80万度电的“超级电池”来了,它是怎样运行的?

可存80万度电的“超级电池”来了,它是怎样运行的?

中科院中国科普博览
2022-09-30 17:27:44
终于,美国说实话了

终于,美国说实话了

APD亚太日报
2022-10-03 18:18:03
iPhone6正式“退休”,其系列卖出2.5亿部,二手收购价现已低至百元......

iPhone6正式“退休”,其系列卖出2.5亿部,二手收购价现已低至百元......

每日经济新闻
2022-10-02 00:24:15
领导在饭局上让你“加点素菜”,千万别说“好的”,不懂这3个潜规则受冷落!

领导在饭局上让你“加点素菜”,千万别说“好的”,不懂这3个潜规则受冷落!

职场火锅
2022-10-01 11:33:51
从曝光的李易峰7秒视频来看,感觉李先生还是挺有服务精神的。

从曝光的李易峰7秒视频来看,感觉李先生还是挺有服务精神的。

感受生活喜欢吃瓜
2022-10-04 08:37:21
刚「诞生」8 个月,特斯拉的机器人已经在车厂「搬砖」了

刚「诞生」8 个月,特斯拉的机器人已经在车厂「搬砖」了

极客公园
2022-10-01 21:01:47
美一猎人捕捉一条约4米鳄鱼,剖开鳄鱼后,发现多个未消化狗项圈

美一猎人捕捉一条约4米鳄鱼,剖开鳄鱼后,发现多个未消化狗项圈

蟹黄堡论探
2022-10-03 02:54:28
10月运势大好,诸事顺意的3个生肖,福气挡不住,越过越有钱!

10月运势大好,诸事顺意的3个生肖,福气挡不住,越过越有钱!

毅谈生肖
2022-10-04 11:06:37
回顾 浙江一58岁大妈痴迷23岁健身教练,房车内共度一夜后酿血案

回顾 浙江一58岁大妈痴迷23岁健身教练,房车内共度一夜后酿血案

吴刚故事汇
2022-09-13 13:19:45
美国祭出排韩法案,尹锡悦10秒憋出1句话,“外交惨案”传遍韩国

美国祭出排韩法案,尹锡悦10秒憋出1句话,“外交惨案”传遍韩国

海拔新观察
2022-10-04 09:46:02
2022-10-04 19:16:49
谜想故事集
谜想故事集
悬疑无底线,惊悚有节操
12文章数 1553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艺术要闻

中国画美在:神、情、意、趣!

头条要闻

2022诺贝尔物理学奖揭晓 三位量子信息科学家获奖

头条要闻

2022诺贝尔物理学奖揭晓 三位量子信息科学家获奖

体育要闻

久违!小卡正式回归 开场就飙三分

娱乐要闻

黄晓明表弟办婚礼,仍旧称baby为大嫂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三位科学家荣获2022年诺贝尔物理学奖

汽车要闻

或命名M9 一汽奔腾全新MPV预计广州车展上市

态度原创

手机
本地
游戏
亲子
军事航空

手机要闻

IDC预测2026年折叠屏手机出货量将达4150万部

本地新闻

“冰上绅士”许静韬:继续为冰壶事业拼搏下去

《极品飞车热度》在线人数破8万

亲子要闻

一年2万元打不住,“老母亲”遛娃被资本盯上了

军事要闻

为何美德都拒绝向乌克兰提供主战坦克?

进入关怀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