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我成了我闺蜜的小三,只因听闻她老公很强,我每晚加入她们的战斗

0
分享至

爱情是:嚼口香糖的前段时间;婚姻是:嚼口香糖的后段时间。

不少人说防火防盗防闺蜜,但事实上我们要防的何止是闺蜜啊。

我叫陈涵韵,是个从小就出生在海边的孩子。



小时候的我,最喜欢的事,就是在海边,踩着湿湿的沙砾,在沙滩上堆我的城堡。

城堡里面,有我最钟爱的玩具,莎莉和艾米莉。

她们是两个塑料娃娃,一个穿着红裙子,一个穿着白裙子,特别好看。

可是,每当我父亲出海回来时,总会来海边一把揪住我,然后,一脚踢碎我刚刚砌好的城堡。

“一天天的,就知道玩这些,你能不能做一个正常小孩!”

每当这个时候,我就会止不住地哭鼻子。

但每一次,迎来的不是别人家小朋友父母的安慰,而是父亲更进一步地责骂。

“你看看别人家孩子,哪有一个像你这样!”

是啊,别人家孩子。

可是,别人家孩子,可以堆城堡,玩娃娃。

我为什么就不可以,就因为,我不是别人家的孩子吗?

我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每当这个时候,我只能呜咽着让我的泪水在眼睛里打转。

我不敢哭出来。

我怕。

我的童年,就是在父亲不间断的责骂与母亲的叹气声度过的。

无数次,我都渴望逃离掉他们,带着我的两个洋娃娃,艾米莉和莎莉,永远地离开他们。

现在,我终于有机会了。

高考即将开始,而我,也有机会逃离这个一直让我害怕的家。

盛夏后的放榜,我选择了一个离我家最远的学校。

9月,什么都是新鲜的,尽管并不是我们这里最好的大学,但我依然很喜欢这里。

我拒绝了父母送我来学校的要求。

报道那天,我穿上了我最喜欢的白裙子,一个人提着行李,在人声鼎沸的校园里穿梭。

我有两件事要做

一是完成我的报到手续,二是要找到我落脚的地方。

在完成计算机学院的学生注册手续后,我马不停蹄地赶到了学校附近的家属区,想要打听一下有没有什么房子,可以现在就能租给我的。

很惨,逛了一大圈的小区楼栋公示栏,打了十几通电话,无一例外要么是已经租出去了,要么就是被房东当成闲置备用房。

正当我准备放弃的时候,突然耳边传来了一阵俏皮的声音:

“小妹妹,租房子么?”

我回头一看。

哇,好惊艳的姐姐。

长筒靴,黑皮裤,一头卷曲的波浪绛红色头发,好飒。

“我都看你在下面逛了好几圈了,是租不到房子吧!哈哈”

我窘迫地红了一下脸,低声回答:“是的,我现在还没找到落脚的地方。”

小姐姐走过身来,一把搂住我,凑近我耳边对我说:

”小妹妹,我正好缺个合租的,要不跟我上去看看?“

”诺,靠东的这间次卧,400一个月,怎么样,还不错吧,嘿嘿。“

400,我有些不可思议。

这不可能是在这个城市里,能租到的价格。

”哎呀,别想多啦,我瞅着你还挺可爱的,便宜租给你了嘛,就当交个朋友。“

这位很飒的小姐姐,叫做吴琉离。

是我的合租室友,也是我大学生涯里唯一的一个闺蜜。

往后的日子里,我和琉离,就像普通的再不过大学生闺蜜那样。

上课、吃吃喝喝、嘻嘻打闹、八卦、逛街...

琉离还特别喜欢调侃我

”你胸为什么这么小呀哈哈哈。“

搞得我每次都一脸娇羞。

但直到有一天,琉离往我们的房子里,带回来了一个男孩子。

穿着oversize的卫衣,嘴唇上打着一个夸张的唇钉,勾着已经醉的不省人事的琉离,进了他们的房间。

这个男孩子我认识,琉离向我提起过,他叫做萧强,是个玩Rap音乐的二线独立歌手,也是琉离的男朋友。

在我正想出声问琉离怎么样了的同时,萧强突然对我做出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我便也不再多说什么,既然琉离的男朋友在,那就由他来照顾她吧。

第二天的清晨,那个男生已经走了。

我敲了敲琉离的房门,里面没有回应。

我有些慌了,猛地一拍门,没想到房门居然没有上锁,我一下就跌了进去。

琉离慵懒地半坐在床头,嘴唇里叼着一只万宝路,任烟灰肆意散落在床头。

”琉离,你没事吧?“

”没事,不就遇见渣男了呗。“

琉离满不在乎地回答我,当着我的面,用手生生掐灭了手里还没熄灭的香烟。

看到她这样一番行为,我不免有些害怕。

“涵涵,狗男人明明已经有了女朋友,还骗我没有,把我灌醉上了我才告诉我这一切。”

说着,琉离歇斯底里地撕扯着自己的头发,将头埋在了我怀里,嚎啕大哭。

她的泪水打湿了我的胸襟,我只能把身子埋低,不停安慰我眼前这个此刻哭的像个孩子的琉离。

“没事,别怕,琉离。我在呢,一切都过去了了,没事的。”

我心里暗暗下定决心,我要代替琉离报复这个渣男。

我和萧强约在了城中心的咖啡馆见面,见面之前,我还带了一样东西。

萧强移动移动硬盘内的一段视频,一段萧强与不知道哪位女主角的艳照视频,我把它拷在了我的手机里。

这是我用木马远程植入了他的电脑,用USB爬了他外接移动硬盘得到的东西。

对萧强来说,这将会是终结他音乐生涯的秘密。

“萧强,你有没有想过你这样做,会对琉离造成什么样的伤害?“

咖啡桌对面的萧强,不顾这是公共场合,点起了烟,满脸不屑地对我说:

“有个屁的伤害,臭娘们自己骚的不行,还赖我头上来了?”

我嘴里咬牙切齿,但仍然装作面不改色,从我的手提包内掏出了手机。

“你也算是一个小有名气的歌手了吧,如果你的圈子,你的粉丝,知道你私下里是这样的歌手,他们会怎么想?你又还能不能混下去?”

萧强猛然一惊,从轻佻的不屑一瞬间像哑了火一般。

“你想怎么样?”

“怎么样?当然是...公布出去呀“

我阴冷地看着萧强,嘴角不禁泛起一股笑意。

”怎么,当初对琉离这么狠心,现在还不许我报复你吗?“

”臭婊子,把它给我!“

萧强猛然起身,把桌上的咖啡打翻在一旁,上来就揪住了我的头发,把我按在了桌子上。

我和萧强在咖啡馆内互相拉扯打了起来。

突然,萧强像是被什么吓到一样,随即又猛然向我一看。

他的表情从一开始的愤怒,转变为了阴险的冷笑,停止了对我手里手机的争夺,而是悄悄地凑近我耳朵,对我说了一句:

”晚上在你们学校公交站等我。“

随即转头就离开了咖啡馆。

临出门前,他转头不怀好意地看了我一眼,向我挥挥手,嘴角扬起一阵吃定我的感觉。

此时的我,浑身发冷,脸色煞白。

我的秘密,被发现了吗?

我回去之后,琉离察觉到了我的不对劲,她还不知道我今天找萧强这件事,所以一个劲的打听我今天发生什么事了。

我只能陪着笑脸告诉琉离一切都没有发生。

但我的冷汗早已湿透我的背部,牙齿止不住的在打颤。

这个时候,我收到了萧强的短信

”我九点过来,记得化完妆穿上之前你经常穿的那个白裙子,我看着就得劲。“

熄灭屏幕,我突然很想哭,但我看着我眼前的琉离,强忍住了泪水,转头就进了我的房间。

我坐在床上,双眼无神地盯着衣柜,里面那件白色长裙,应该就是萧强发短信指示我的那一条。

我机械地走向衣柜,拿出了那条我之前经常穿的白色长裙,面无表情地对着落地镜,脱下我原本穿着的牛仔衬衫,再换上那件长裙。

我攥了攥拳头,任凭琉离在屋外拍打房门,不动声色的给萧强回了条短信

”好。“

九点钟,我准时到了学校里面的公交站台,萧强的白色SUV就停在不远处,看到我来了之后,倒了过来。

”还愣着干嘛呢,上车呀!“

萧强不怀好意地对我窃笑,说着帮我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

”你要带我去哪?“

”你在明知故问吗?“

萧强叼着烟,右手攥着方向盘,不耐烦地对前车按着喇叭。

我无言以对,我已经想好接下来,萧强这个人渣畜生,会对我做出什么样的事情了。

汽车七拐八拐,最终停在了一栋海边别墅。

”我活这么大,还没体验过这么刺激的呢。“

萧强一边阴笑着熄火,一边把面如死灰的我搂在怀里,往他那栋别墅里带。

“你玩够了吗?”

我任凭萧强在我的身上胡乱的摸,低声说道。

“什么?”

萧强一脸不解的看着我。

“我问你,你玩够了吗?”

萧强顿在原地,站起身来对我不屑的说:

“什么叫我玩够了吗?吴琉离你玩够了吗?你们是不是经常玩的这么刺激啊?哈哈哈哈哈。”

我面无表情地从我背后的手提包内,抽出了一根细绳,对准萧强的脖子就套了上去。

越勒,越紧。

任凭萧强在我的裙摆下挣扎,我就这么不动声色的看着他的脸色从紫红色,再到白灰色。

深夜的海边,海水的汐声不断拍打着峭壁,冰冷的月光从别墅的窗户透进来,把萧强那已经毫无血色的脸,映的更加煞白。

我走进萧强的衣帽间,从里面找出了一件黑色卫衣和九分裤。

换下我的白色长裙,穿了上去。

尺码,有些大了呢。

我转头进了萧强别墅里的卫生间,从他的发型专柜抽题里,找到了修他那脏辫的理发器。

卫生间里的我,正对着我那笔直的长发,一前一后、仔仔细细地修理。

任凭发丝肆意掉落在漱口台,任凭耳边理发器的机器低鸣。

直到我的头发,被我修的七零八落。

我缓缓推开客厅的推拉门,把萧强的尸体踹开在一边,拿起我带来的那个手提包。

我从里面拿起了两个有些泛黄的塑料娃娃。

她们一个叫莎莉,一个叫艾米莉。

对准柜角,一下接着一下。

两个娃娃,被我砸的稀碎。

因为这两个象征着我们的过去,我闺蜜和我老公出轨以后,夜夜都会找他来欢愉,为了能满足我老公不让闺蜜抢走,我甚至加入他们!

五年后,我再次回到了这座城市。

此时的我,在外人看来,是一个成功的精英人士。

笔挺的西装,干净的发型。

走在路上,都能吸引很多年轻小姑娘的目光。

今天,我要去见一个人,一个我五年间都在不断思念牵挂的人。

我打听到,琉离在当年出了这件事之后,就因为压力过大被迫退学了。之后,被她的父母安排到了一家房产中介公司上班。

我推开这家房产中介的大门,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

不远处,一个穿着销售服装的姑娘向我走来。

我一眼就认出她来了。

“你好,先生,需要看房吗?请问您怎么称呼?”

“我叫陈涵韵。”

“噢好的,您看一下我们这的楼盘您有什么喜欢的,我给您把册子拿过来,您稍等一下哈。”

我顿了顿,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是琉离忘记我了吗,还是说,我现在这个样子,她已经认不出来了?

算了,反正就我现在这样子,估计她认不出来也正常。这里是她工作的地方,也不好和她说些什么其他的话,那就先装作看看房的样子吧。

“嗯,你给我看看吧。“

琉离转身去前台准备去拿宣传册,我坐在沙发上看着琉离刚刚给我端上来的那杯热茶,一下子思绪万千。

从5年前,我的秘密被萧强发现的那一刻起,我的心里就泛起了一股寒意。

或者说,应该叫做”恶意“?

当我把那根琉离之前陪我一起去梨山寺祈福求庙时,主持送给我们的那根红绳,狠狠地圈在萧强脖子的那一刻。

我竟分不清我到底是为了保守我自己的秘密,还是为了帮琉离出口气才这样做的。

如果萧强把我的秘密告诉了琉离,我后面该怎么去面对她?

可如果我就这么继续的隐忍下去,琉离的这口恶气谁又来帮她出?

我不知道。

但我不会容忍有人伤害琉离的,就算是我自己也不可以。

我安慰我自己,反正现在是我自己决定把我的秘密向琉离公开,那应该不算是,恶意吧?

嗯,不算。

我深吸一口气。

”先生您好,我把宣传册给您带过来了,需要我先给您讲一下这几个楼盘的不同特点吗?“

说实话,我不想看房,虽然我买得起。这五年里我除了第一年的惊心胆颤,但随后我就彻底抹去了之前那位陈涵韵的身份,无论是我的外表,还是我的个人信息,还是我迄今为止拥有的资产,我早就不是以前的那个只会玩娃娃,堆城堡的陈涵韵了。

但眼前的琉离突然给了我一种很陌生的感觉,她真的认不出我来了吗?还是因为时间的原因,把我给忘记了。

我不能接受琉离把我已经遗忘的这种假设,我决定试探她一下。

“嗯,你们这有没有海边别墅的那种房型,拿给我看一下吧。”

“有的呢先生,您看这是我们H市的沿海别墅群,都是知名房地产公司承建的,您看您需要哪一款?”

”雾海山庄还有没有房子。“

我给琉离说了萧强生前住的那套房产具体楼盘地址。

”有的呢陈先生,您看这套房怎么样?”

琉离一边坐在我的身边,一边指着宣传册上的房源给我看。近距离的接触让我闻到了一股熟悉的果调香味,Marc Jacobs小雏菊,这是琉离最喜欢的香水,没有之一。

此时的我真的很忍不住想抱一抱她,但现在我必须得让她想起来我是谁。

“我听说,这里的房子,5年前好像有一起命案吧,房价能不能便宜下来一点?”

我边抿着茶,一边在暗示着琉离,一边注意着琉离的表现。

我好像突然看到她顿了一下,是我的错解吗?

”这...确实以前发生过这样的事情,但是已经过去很久了先生,这里的房源都是很不错的,您如果介意的话,我可以给您看看附近的房源,您看可以吗?“

”不必了。“

我把身子往后一躺,整个人摊在了沙发上,整理了一下衣袖,充满着遗憾又不甘地看着琉离的眼睛,一字一句地问她:

”琉离,你是已经忘记我了吗?“

琉离在我说完这句话以后,像是被什么东西猛击了一样,眼神从一开始的温柔一瞬间变得好像掉入到冰谷,一时间愣着没说话来。

我突然感受到一种深深的愧疚在我的心里肆意生长。

那种感觉,寒彻入骨。

没等琉离开口,我继续说道:

“琉离,这五年里我一直在想办法找到你,但我没想到,你真的认不出我来了。”

“我知道我5年前不辞而别对你有伤害,但我没办法,我真的没办法。琉离,今晚出来,我们吃个饭聊一聊,好不好。”

琉离还是愣在原地,眼神呆滞的看着我一动不动,纵然她握着房产宣传册的那只手已经被握着通红,但始终没有对我说出一句话。

可能我突然这样做,把琉离给吓到了,毕竟现在的我和五年前的我,完全不是一副模样。

我叹了叹气,从沙发上站起来,用我的手拍了拍琉离的肩膀。

“没关系,琉离,我一直都是我,我一直都是陈涵韵,一直都没有变过,从来没有。“

说完这句话,我心里的愧疚不禁又多了一分。

琉离现在的这个没缓过来的情况,亲口问她要电话已经基本不可能能了,所以我走向了销售经理的办公室,我得把琉离现在的电话搞到手。

“你好,王经理,我想问一下咱们2号销售部门的吴琉离手机号码是多少?”

我看着眼前这位几近秃顶的王经理,平静地问出了这句话。

“哎呦,陈先生,您看您来了您怎么不和我说一声,稀客远道而来,鄙人准备不周见谅啊,陈先生!”

这五年里,我积累了相当多的财富,地位,身边多了些阿谀奉承的人也就不奇怪了。来之前我本来不想和这家公司的管理人员打交道牵扯到琉离的事情,但现在我也好像也只能通过这个渠道,来要到琉离的电话号码了。

”不必了,你告诉我吴琉离的手机号码就可以了。“

”吴琉离?这个...陈先生,我记得我们的销售二部没有这个人呀。“

我听到这话,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如果外面刚刚我见到的琉离根本都查无此人,我是见鬼了吗?

”不可能,你再给我好好查一查!“

我有些不耐烦了,我现在只想搞到琉离的电话号码。

王经理显然是被我突然的不耐烦吓到了,连忙翻开了企业内部名册,前前后后翻来翻去,随后扶了扶眼镜,老实巴交的告诉我:

“陈先生,实在是不好意思,我查了所有的人员名单,没能找到您说的吴琉离。您是不是记错名字了?”

“你把名册拿给我看看”

我隐忍着我心中的怒火,把那份企业人员名册拿了过来。

“我问你,你这里面的离职人员名册有没有?”

“有的陈先生,这个是附录,人事档案统计在最后几页呢。”

我把手上的这份人员名册仔仔细细从第一页翻到了最后一页,我始终没有见到琉离的名字。

不可能,我明明在外面见到了她,和五年前一模一样。只不过不同于五年前的她独立酷飒,现在的琉离而是多了一份成熟女性的贤淑端庄。

这时候,我突然注意到花名册里销售二部里同样也有个姓吴的名字。

吴雨。

我又仔细看了一遍,整个销售二部里面只有一位姓吴的名字,而且这个名字读起来,应该就是一个女孩子的名字。

”王经理,这个吴雨,有人事档案照片存档么?“

”啊有的有的,陈先生,您稍等我帮您找找。“

王经理从书柜里给我找来了吴雨的人事档案,刚刚翻开第一页,我就已经确认了,一定是她。

”陈先生,吴雨今天上班呢,人事状况正常没有请假,应该就在我们公司本部,要不要我给您把她叫过来?“

”不必了,谢谢。“

我把人事档案内的电话记了下来,站起身离开了这家房产公司。

回酒店之后,我一直在想,琉离在房产公司里对我的那番表现,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

是因为这样突然见到曾经那个最熟悉的人时,已经完全认不出来的惊讶导致,还是说琉离就没想过我还能出现在她面前?

我不知道,因为我还有个更不解的问题等着我处理。

琉离为什么要改名叫吴雨,是因为她想换一种方式去生活吗?

我也不知道。

此时的我,正躺在酒店房间里的沙发上,不断地抓着自己的头发,希望自己能想出其中的原因所在。

算了,不想好了,还是给琉离先打个电话吧。

窗外的车水马龙的喧嚣声,因为酒店顶层套房的原因被静默地如碧波温柔,映在我眼前的只有城市远处带着雾气模糊的灯红酒绿。

这座海边城市的雾气还是和五年前一样弥漫缭绕,我苦笑了一下。随即拨通了琉离的电话。

”喂,琉离,是我,陈涵韵...“

我的话音刚落半句,电话那头就挂断了电话,连声音都没有出。

奇怪,为什么琉离要这样做?

也许是我今天的突然来访有些吓到她了,我安慰我自己,准备再拨过去,但没想到此时我收到了琉离手机号码传来的短信。

”我知道是你。“

我看着屏幕上这短短五个字,愣了一下。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复,我想约琉离见个面,但此时我并不知道怎么去向她发出邀约。

就在我犹豫的间隔,我收到了琉离的第二条短信。

”我们见个面吧,好久没见你了,明天晚上在潮汐湾见一面可以吗?我请你吃饭。“

我看着这条短信陷入了一阵沉思。

琉离还记得我,她没把我忘掉。

我抿了抿嘴唇,任凭前台打给我的会议预定电话一直叮铃作响,不动声色地给琉离回了一句

”好。“

在我发完这条回复短信后,我又试着给琉离打了个电话。

但现在连接通都接通不了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句机械的人工语言播报:您拨打的用户正忙,请稍后再拨。

算了,不接就不接吧。

我一边安慰我自己琉离应该是有事在忙,一边又在反思到底是不是我现在用另一种方式突然闯进她的生活给她造成了惊吓。

不想了,早点休息,我明天晚上还要赴约呢。

我安慰我自己,随后合上被子,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第二天起床,我发现今天是H市的一个难得的好天气,潮湿的海雾被阳光驱散的干干净净,整个城市从里到外都透着明亮的光。

我得先去给琉离买点东西。

五年一别,纵使时光荏苒,但她的所有喜好我到现在都还记得一清二楚。

茉莉花、圣罗兰、乌苏蛋挞...还有她最喜欢抽的万宝路。

我开着我的奥迪Q8在z这个城市里到处跑上跑下,从花店到化妆品店,每一样我都给琉离准备好了,就是万宝路有点不好买,但最终还是搞定了。

处理完这些事情的时候,天色还早,我给琉离打了个电话,这次终于没有拒接,我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琉离,你现在有空吗,要不我带你先去出去逛逛?”

”好呀,我在公司呢,你现在来接我吧。”

”行,你在那等我,我二十分钟后到。“

汽车停在了房产公司的门前,琉离从里面一溜小跑出来,今天取而代之的不是她平时上班穿的正式工装,反而是她曾经最喜欢的那身打扮。

长筒靴、黑皮裤,紧身白衬衫,就是曾经那一头绛红色的波浪卷没有了,现在的琉离是一个活脱脱的黑长直御姐。

“琉离,你这身真好看。”

坐在副驾驶的琉离,转过身对着我笑着对我回了一句:

“涵涵,你现在也不赖嘛。”

我笑了笑,拉开手刹,带着琉离往潮汐湾那边开去。

在往潮汐湾开的路上,我和琉离聊起了我这五年来是怎么过去的。

从一开始躲避警察的胆战心惊,到后来白手起家的慷慨从容,我都一五一十的和琉离说了。

也向他坦白了我此次来H市的目的,想要换个身份,和琉离重新开始。

只不过,这一次不是做闺蜜,而是做男女朋友。

琉离一边听我说话,一边也向我诉说着这五年来她的经历。

从当年自从萧强这件事过去以后,她便一直在寻找我的下落,但很遗憾,她找遍了几乎所有我可能去的地方,都没有我的踪影,一度意志消沉,认为是她自己的原因导致我才做出这样的傻事。

后来她无法再处理学业上的退步和生活中的抑郁情绪,终于在家里人的劝说下选择退学,然后在休息了将近两年,因为爸妈不想让自己背负曾经那个身份继续抑郁消沉下去,所以选择了改名,准备入职了这家房产公司之后从新开始生活,但没想到我会突然到访,而是以为我失踪或者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所以昨天的情绪才有些不稳定。

我听着琉离和我说的这些话,内心里又涌起一阵愧疚。

这五年来,让你受苦了,以后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你放心吧,琉离。

我在心里暗暗发誓。

汽车停在了潮汐湾门口,这是一个政府新开发的旅游公园,毗邻H市的海滨入口,拥有H市的最大海边景点——峭崖,一个垂直落差度极高的天然崖壁,下方是当地最好的生态海滩区,每年的3月份,这里就会涌入大量游客,在下方的观景台上面观看“蓝眼泪”这一海上奇观。

我和琉离之前也去过一次,所以她约我在这里见面,我一点也不意外。但现在是六月,观赏“蓝眼泪”的季节早已过去,我也不知道带琉离去玩些什么。

想了一想,我决定带着琉离先去潮汐湾里面的近海户外咖啡馆坐坐,反正现在也不着急吃饭。

我叫服务员上了两杯美式苦咖,这也是我曾经和琉离最中意的咖啡口味。

此时此刻,黄昏的潮汐湾,我就着远处海风一阵一阵地吹在脸上,握着手里的暖咖啡,觉得特别舒服。而琉离的秀发也被海风吹得阵阵扬起,甚是迷人。

多想时间定格在这一刻啊,五年来我等了太久太久,终于有机会让以后的生活都如我所愿了。

想到这里,我突然记起我准备的礼物还没有交给琉离。

未免是有些忘过头了,我连忙把我准备好的手提袋提到桌面上,向琉离推了过去。

“嘿,琉离,噢不,现在应该是珏璃啦,我知道你的口味和喜好一直都没有变,这是我给你准备的礼物,希望你能喜欢呀。”

“谢谢你呀涵涵。”琉离平淡的回了我一句,随即把礼物拿过去放在了旁边的椅子上。

”不看看里面有什么吗,全都是你喜欢的欸。还有,以后不要叫我涵涵啦,叫我清就好了。“

我单手撑着下巴,一手握着咖啡,是时候让琉离接受我的新身份了,我想。

琉离听到我这么说,把礼物袋拿在怀里往里瞅了一眼,随后又放在了身边,没有如我期待一般拿出礼物和我高兴的分享。

唉。我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这五年来把琉离曾经的性格也几乎磨没了么?

曾经的她不是这样的呢,我从便利店外卖给她抓回来的娃娃,她都会很开心的捧在胸前和我一起分享这份收到礼物的喜悦。

”不再仔细看看吗,里面有你最爱的冰蓝万宝路呢。“

冰蓝万宝路,这是琉离曾经最喜欢的香烟口味。曾经我和琉离每一次到海边玩,她都会在吹海风的时候点上一根。

那个时候,她和我说,她特别喜欢H市海边起风时的阵阵抚脸,但海风只能感受得到,但看不见。而抽烟的时候,如果用手指在烟雾里弥漫穿绕的话,海风就可以被看见了。

琉离听我这么一说,也不再多说什么,从礼物袋里面翻出了一包冰蓝万宝路和一个Eva浮雕打火机,点了起来。

琉离在抽烟的时候,我突然觉得眼前的这个她,好陌生啊。

不再像以前,每次有海风吹起的时候总会把手放在香烟燃烧的烟雾中缭绕;不再像以前,和我一起在海边把头扬起来闭着眼睛对着海风任凭风吹。

看来生活总是会割裂掉一个人的,哪有比时间更好的解药呢。

我这样安慰我自己,安慰我要去接受一个崭新的琉离。

”走吧,咖啡也喝完了,我们散散步去吧。“

琉离在抽完这根烟以后,没有像往常一样把快熄灭的烟头按在手里熄灭,而是用力摁在了桌台上的烟灰缸里面。

”你的坏习惯,改掉啦?“

琉离一脸不解的看着我,眼神里好像充满了疑惑。

”什么坏习惯?你在说什么?“

”没有没有,我没说什么,走吧,我们散步去。“

我急忙打圆场搪塞过去,我隐约察觉到,眼前的这个琉离,有着一丝不对劲。

琉离是很喜欢抽烟的,但她有个坏习惯,每次抽完烟快熄灭的时候,她都喜欢把烟头用右手的食指和大拇指摁灭,而不是丢在烟灰缸里。每次她这样做,我都心疼的无以复加。

她和我说,这样的灭烟方式,是自己从一部电影里看到的,因为她觉得这样做很酷。

但我眼前的琉离,根本不知道我说的坏习惯是什么。

难道她是失忆了吗?

我决定试探她一下。

和琉离从咖啡馆出来后,我们准备去潮汐湾的西边峭崖看看,她和我说峭崖最近又新开了一个景点,想带我去看看。

去峭崖的这段距离说长也不长,说短也不短,但正好有机会让我和琉离单独走在一块。

路边的行人逐渐稀少,在我印象中去峭崖的路程是有明确旅游指示牌的,但为什么这里没有了?

琉离告诉我说,是因为峭崖的新景点还处于开发状态,虽然很漂亮,但是没有多少游客知道。

也罢,就当随便散散步也无所谓了,正好身边没人也可以有助于下一步行动,我这么想。

我趁着和琉离闲聊的功夫,突然把她的手一把牵住。

”好久没和你一起牵手散步了,还记得我们以前的日子吗?“

我下意识说出这句话。

但几乎是说出来的那一刻,我就后悔了。

她不是琉离!

绝对不是!

我当下正牵着手的这个女人,她的右手食指光滑如丝,没有任何的起茧褶皱。

曾经的琉离因为每次抽烟都是用手熄灭,食指早已被烫出了厚厚的茧子,但眼前的这个女人食指没有任何起伏。

她到底是谁?

眼前的这个长得和琉离一模一样的女人,在我牵手之后,没有抵抗,没有惊吓。

反而转过头冷冰冰的看了我一眼。

”不记得了,这些年经历的打击太多,已经没有想法去回味从前了。“

我不动声色的继续的牵着她的手,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我得搞清楚她是谁,摸清楚她的底细。为什么和琉离长得这么像,甚至是一模一样。

所以,我选择配合她的演出。

吴雨是吧,这会不会也是你取的假名呢?

”没关系,琉离,我知道当年的事情对你打击很大,我也心里也一直愧疚。“

”嗯,你知道就好,我还以为你真的死了呢。“

”琉离,过去的我,确实已经死了,但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只是换了一种身份,我依然会继续陪在你身边的。“

”没事的,我不需要人陪的,我已经长大了。“

”琉离,如果你对我有什么怨言,你就和我直说吧。“

吴雨听到我这么一说,在原地突然愣住顿了一下,随后嘴角挤出一丝苦笑。

”没事,不说了,继续散会步吧,走走也挺好的。“

我听到她这么一说,内心的疑惑更加涌上心头,她明显是知道我身份的,但我曾经的身份除外琉离本人,还有谁知道我的过去?

如果知道我的过去,又要对我做些什么?

我不知道,我决定继续陪她演下去。

这份真相,刺的我心头直痒,我必须知道这其中的来龙去脉,这个女人到底是谁,她到底要对我做些什么,我能不能通过她找到真正的琉离。

”行,散步吧,大家都冷静一下。“

我头也不转的抛出这句话,和这个女人继续往前走向那个未开发的景点。

吴雨带我七拐八拐,最终来到了峭崖的西端,这确实如她所说,一片荒凉,但景色确实非常不错,远处的夕阳映照海边散着余晖,没有了峭崖东端的人工观景台障碍,显地格外好看。

但奇怪的是,如果是政府的待开发景点,这里应该要留下施工痕迹的。

但显然,这里此刻肉眼可见,一片荒芜,根本都没有任何人工干预的痕迹。

”你知道我为什么带你来这里么?“

吴雨率先打破沉默局势,向我抛出了她的问题。

是要开始和我揭底了吗?

那就不必再演下去了吧。

”我不知道,但我想问你,吴琉离去哪里了。“

我平静地向她抛出了我的问题。

眼前这个女人冷笑着看着我,用手抚了抚被海风吹的凌乱的头发。

”你终于问出这个问题了呢。“

我盯着她,一言不发。我在等待着她给我的下一步答案。

但她显然没有给我这个机会。

她从她背后的小背包内,突然抽出一把匕首,向我刺来。

我虽然闪避及时,但左臂也被划伤。

血流不止。

”你他妈的究竟是谁,为什么你和吴琉离长得一模一样,说!“

在她第一次刺向我的那一瞬间, 我就已经控制住了她持刀的右手。

作为男性,在绝对力量方面,一定是比女性要占优势的。她被我摁在地上,匕首被我夺了下来。

现在,刀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女人被我摁在地上,动弹不得。

她显然对生死已经毫无顾忌,拼了命地想把脖子往刀尖上够。

但我早有准备,我拿刀抵住她脖子的时候,用的是刀背,这样纵使她再抵抗,也不会有任何的人身危险。

”我再警告你一遍,快告诉你究竟是谁,否则别怪我下死手。“

我不断调整着我的言语威慑等级,试图希望能从她嘴里面套出一些有用的信息。

”去你妈的狗男人,你要动手就快点,别磨磨唧唧,你手里背了两条人命,你再杀我又何妨,呸!“

两条人命?

什么两条人命?

我明明只对萧强下的手,我哪里又背负两条人命?

”你在说什么狗屁话,我警告你,你不说我就真动手了。“

”你来呀!你动手啊!我早就不想活了!你杀了萧强又害我姐去死,你自己却活得好好的,你有什么资格来威胁我!“

我脑子里突然一阵炸雷嗡嗡作响。

我姐?

难道,这个和琉离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孩,是她的妹妹吗?

孪生姐妹!?

我姐死了?

琉离已经,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了么?

我无法接受自己承认这个假设,因为琉离从未和我提起过她还有一个妹妹,从来都没有。我更不能接受琉离已经去世的现状,万般不能。

握刀的手一下子软了下来,浑身的无力感穿透着我身体上每一寸皮肤,好像身体里每一个细胞都在颤颤发抖。

我把刀扔下了峭崖,浑身无力地瘫软在地上。

眼前的这个女人突然没有了被压制的禁锢,咳嗽了两声随即就从地上爬了起来。

“你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你有脸吗?你有脸问我发生什么事吗?你好意思?我告诉你,我已经报警了,今天我杀不掉你,警察也会抓住你!“

说着,她又试图挣扎着向我扑过来,准备用手掐住我的喉咙。

但无奈她的身体力量太弱了,被我一把躲开。

”你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可以给你承诺,我今晚就去死。“

吴雨听到我的这番话,愣住了一下,但随即又开始了歇斯底里。

”你凭什么可以承诺我你今晚就去死,你个王八蛋狗男人,你不是人!“

”凭这个。“

我从怀里掏出了我和琉离的合照,那是我这五年来唯一的牵挂。

”吴琉离,是我这几年来唯一的牵挂了。如果她真的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我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我没有勇气再继续活下去。“

我把照片扔给吴雨,仰天一声长叹。

”你告诉我吧,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只想要答案,你放心,警察就算抓住了我,我也不能现在就死在你面前,但你如果告诉我真相,我可以让你立刻就得到你想要的结果。“

吴雨终于收住了她的歇斯底里,坐在地上,看着我,平静地说出了四个字。

”你保证么?”

“我保证。”

“姐姐其实一直都知道你是男的。”

我听到吴雨这么一说,我心里不由得一阵颤抖。

“她早就知道了,她和我说,怎么可能会有女孩子说话会一直带着伪音。”

”你知道吗,姐姐因为特立独行的性格,让她在生活中朋友很少,女孩子一般都不愿意和她玩。嫌弃她抽烟、喝酒,都说她放荡,像个荡妇。“

”但姐姐真的是一个很好的人,你应该知道这一点的,毕竟你和她处了这么久。“

”姐姐和我说,你是她人生中最好的朋友,也是最好的闺蜜。“

”所以她才选择不揭穿你的身份,她和我说,她知道你在刻意隐藏你是男孩子的事实,但如果真的揭穿出来了,难免会伤到你的自尊心,毕竟你一直隐藏着好好的。“

”但自从你做出那件事消失之后,姐姐一直到处找你,一直在打听你的下落。慢慢地啊,又开始变得萎靡不振,消极度日,回到学校,又被别的女孩子说闲话,孤立她。你知道最搞笑的是什么吗?她们居然说我姐姐克朋友。“

话已至此,我已心如死灰。原本就是怀着愧疚自责的心情来找琉离认错道歉,希望和她重新开始,没想到却已然阴阳两隔。

”所以啊,姐姐自杀啦,就是在这里,峭崖的西边,直勾勾的跳了下去,被海水吞没。她受不了身边的闲言碎语,她也牵挂不下你,她内心一直有愧疚,觉得是自己和萧强之间的事情让你最终走到这一步,她过意不去,所以,她才选择这么做。“

我终于绷不住了,泪水从我的眼眶汹涌而出,浸湿了我的衣领。

”所以...这就是,就是你要杀我的理由吗。对不起...对不起,是我害了你姐姐。“

我呜咽着拼凑出这句话,内心如同地狱火一般煎熬自责。

吴雨淡然冷笑,对着我摇了摇头。

“你说对了一半。我说过的,你手里背着两条人命呢。”

“你还记得萧强吧,她是姐姐的男朋友,但我也喜欢他,特别喜欢的那种。”

“即使这个男人和你一样,也是个彻头彻尾的狗男人,但我就是喜欢他。从她出现在我姐姐身边的那一刻起,我就已经爱上他了。”

”我也想过,她是我姐姐的男朋友啊,我不能这样做。可是他,他总会一下对我特别好,一下对我冷若冰霜。我也想过试着放手,可我做不到。”

”连我姐姐,都不知道我的这个秘密呢,呵呵。“

”但你不是要死了吗,告诉你也无妨。”

”我和萧强一直保持着地下恋人的关系,我虽然知道他是我姐姐的男朋友,但他给我保证过,他说他只喜欢我一个,和我姐姐只是玩玩而已,他回来娶我回家的。萧强和我说,他和我姐姐就是玩一玩,我才是他的女朋友。“

我听到吴雨的这番话,不禁一阵苦笑,眼泪流到我的嘴角,一阵酸涩,又一阵五味杂陈。

五年前我从萧强移动硬盘里爬出来的那段不堪入目的视频,到今天为止,我终于知道里面的女生到底是谁了。

造化弄人啊。

“你难道不知道,萧强这样做,是在PUA你吗。”

”我知道呀,我一直都知道的,但我就是乐意。我一边享受着萧强对我的好,一边嫉妒着我的姐姐,但我割舍不下我的姐姐,所以啊,我一直很矛盾。“

”你知道吗。萧强从我姐家走的那天早上,他跟我打电话说彻底和我姐已经拜拜了,但你!你居然对萧强做出这样的事情!明明第二天我就是萧强的女朋友了,可你!!!“

吴雨说着说着,情绪又突然激动起来,又试图用她那弱小的身躯扼住我的咽喉。

我平静的起身,把她晾在一旁。看着已经夜色渐深的大海,任凭吴雨在我的身上胡乱拍打,我只是一动不动。

大海无声,碧波海水淹没了夜色。

但我却心中汹涌。

事情走到今天这一步,到底是为什么呢。

我苦笑着看着眼前歇斯底里的吴雨,默不作声地摇了摇头。

我给不了她答案,我也给不了我自己答案。

二十九、

恍惚中,我听到了远处传来的警笛声。

看来,这一天终究还是躲不过去呀。

吴雨刚刚被我用手掌已经击晕了,很抱歉,接下来的事,你不看也好。

我拿出手机,打开了音乐播放器,按下了播放键。

那是一只榴莲的《海底》。

在我和琉离刚刚认识的时候,我就和她交了底。

我和她说,我从小就是一个被父母打骂教育的孩子,只是因为我喜欢的东西和其他孩子不一样。

长大以后,我就喜欢上了这首歌。因为我觉得,这歌里描述的不就是我吗?一个喜欢在海边踩着沙子的孩子到处跑的孩子,一个喜欢在海边吹海风的孩子,但最终被爸妈的无端责骂折磨的几近抑郁。

我还记得呀,你当时很严肃的对我说。我知道这首歌,我也喜欢这首歌。这首歌是一只榴莲写给抑郁症患者的,但她是不希望大家有抑郁症的噢!你看她的名字叫一只榴莲,其实就是一直留恋的意思啦,所以,你现在有我了,我们是最好的朋友,你不可以再抑郁,我们要好好的生活!

我当时对你郑重地点了下头。

向我琉离保证,以后再也不会抑郁!

你也郑重地和我点了下头,说以后无论遇到什么困难,我们都要一起走下去。

但现在,你不要我了呢。

可是,现在一想,应该是我先不要你的吧。

不辞而别,一去就是五年,我以为我的秘密掩盖着好好的,但没想到你这个小机灵鬼,原来从一开始就知道我的秘密。

真的很对不起你,琉离。



既然不能以闺蜜的方式陪你一直走下去,那就让我换一种方式来陪你吧。

我站在峭崖的崖边,听着远处的警笛声由远到近,直至耳边响起警察的劝告声。

他们在劝我不要跳下去。

但很抱歉。

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我值得留恋下去的人和事了。

丢下手机,我纵身一跃。

海水碧波静谧,唯有一阵阵浪在拍打着峭壁。

此刻只剩夜色温柔。

“你在听什么呀?”

”《海底》,来,我耳机给你听。“

”涵涵,要不要一起哼两句?“

”可以呀!“

”来,一、二、三。“

“你喜欢海风咸咸的气息”

”踩着湿湿的沙砾”

“你说人们的骨灰应该撒进海里”

“你问我死后会去哪里”

“有没有人爱你”

“世界能否不再”

success covers a multitude of blunders.成功由大量的失望铸就。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温故知新:宋喆出狱,马蓉远不止你表面上看到的恶毒

温故知新:宋喆出狱,马蓉远不止你表面上看到的恶毒

小梗妹
2022-09-30 16:56:07
史上最贵5G折叠屏手机发布,售价能抵县城一套房

史上最贵5G折叠屏手机发布,售价能抵县城一套房

小布在未来生活
2022-09-30 23:54:34
一机难求!除了电热毯,这个产品也在欧洲爆单了,缘何热卖?

一机难求!除了电热毯,这个产品也在欧洲爆单了,缘何热卖?

第一财经资讯
2022-09-29 19:47:05
万余俄兵命悬一线!俄军7支坦克部队增援利曼,意外发生交通事故

万余俄兵命悬一线!俄军7支坦克部队增援利曼,意外发生交通事故

娱宙观
2022-09-30 15:37:43
北溪管道炸出四个字“投资中国”

北溪管道炸出四个字“投资中国”

五包辣条
2022-09-30 08:26:27
关键时刻,中国还是成了德国“救星”,一个月129万让美防不胜防

关键时刻,中国还是成了德国“救星”,一个月129万让美防不胜防

强国新武器
2022-09-30 13:33:34
看清女星在大佬面前的表现后,才明白镜头前的矜持,都是装出来的

看清女星在大佬面前的表现后,才明白镜头前的矜持,都是装出来的

八圈儿大佬
2022-09-30 22:52:30
尼宣布欧盟大使为“不受欢迎的人” 称其涉嫌干涉国家主权

尼宣布欧盟大使为“不受欢迎的人” 称其涉嫌干涉国家主权

参考消息
2022-09-30 14:19:11
港媒曝张柏芝与谢贤秘恋,获男方全部财产,网友:前妻变后妈

港媒曝张柏芝与谢贤秘恋,获男方全部财产,网友:前妻变后妈

八卦嘚啵嘚
2022-09-30 18:09:12
这个冬天,“小剪刀”羽绒服要再一次在中国“正面刚”加拿大鹅

这个冬天,“小剪刀”羽绒服要再一次在中国“正面刚”加拿大鹅

界面新闻
2022-09-30 13:08:00
今年国庆节前最后一天的晚高峰为啥不咋堵?

今年国庆节前最后一天的晚高峰为啥不咋堵?

新京报
2022-09-30 19:48:04
中国女排决战巴西队, 蔡斌最新表态激励全队, 王梦洁收获喜讯

中国女排决战巴西队, 蔡斌最新表态激励全队, 王梦洁收获喜讯

农人小袁
2022-09-30 18:21:32
故事:离婚2年,前夫突然找我复合,我才知他被新女友骗走60万

故事:离婚2年,前夫突然找我复合,我才知他被新女友骗走60万

晓艺说故事
2022-09-29 09:45:40
回想14年前的《北京欢迎你》,为什么群星都不愿意开头唱第一句?

回想14年前的《北京欢迎你》,为什么群星都不愿意开头唱第一句?

音乐studio
2022-09-30 07:33:00
果不其然!德国媒体:是普京摧毁了“北溪”天然气管道丨图说军事

果不其然!德国媒体:是普京摧毁了“北溪”天然气管道丨图说军事

军武速递
2022-09-29 19:19:49
重庆3人合伙花4200余万全款“团”下156套公寓后遭遇停工,合同中逾期交房赔偿总额不超过已付房款1%公平吗?

重庆3人合伙花4200余万全款“团”下156套公寓后遭遇停工,合同中逾期交房赔偿总额不超过已付房款1%公平吗?

格物星球
2022-09-29 20:13:06
美全票通过涉华决议,在联合国上要对中国动手

美全票通过涉华决议,在联合国上要对中国动手

梁子谦说
2022-09-30 10:43:31
国家一级运动员穿开叉泳衣引争议,网友:大清都亡了,管得这么宽

国家一级运动员穿开叉泳衣引争议,网友:大清都亡了,管得这么宽

新氧
2022-09-29 12:02:31
新冠大流行 “终结论” 何以被提上日程?

新冠大流行 “终结论” 何以被提上日程?

阿司匹林42195米
2022-09-30 23:55:48
“妹子这是刚和男朋友战斗完吧,这也太明显了”,哈哈哈哈哈!尴尬了

“妹子这是刚和男朋友战斗完吧,这也太明显了”,哈哈哈哈哈!尴尬了

相声段子超市
2022-09-21 10:10:30
2022-10-01 04:16:49
流星是瞬间
流星是瞬间
一只流落彼岸的猫
609文章数 1650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健康要闻

好体态是什么样子的?

头条要闻

乌克兰签署加入北约申请 现场视频公布

头条要闻

乌克兰签署加入北约申请 现场视频公布

体育要闻

杜兰特:我们季后赛总是缺少主力 想见识球队全员归来的实力如何

娱乐要闻

杨颖浏览黄晓明超话还念念不忘?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C919获颁型号合格证 院士权威披露研发幕后动态

汽车要闻

最高续航705km 欧拉闪电猫将于10月27日上市

态度原创

亲子
健康
房产
旅游
教育

亲子要闻

秋天的仪式感不要错过 陪孩子一起做这些小事

好体态是什么样子的?

房产要闻

再访深圳东门:10年前铺王158万/平,如今有商铺已空置两年

旅游要闻

广州有一条非常热闹的“古道”

教育要闻

我,考研人:没有国庆假期,花钱请人监督学习

进入关怀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