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母亲出轨“伟哥”男,我为了报复与“伟哥男”50岁的老婆同居

0
分享至

1.

“你别那么大声,别把你儿子吵到了,天天只想着那点事,没有别的好做了吗?”男人的声音响起,骑在他身上的女人是我妈,声音一浪接过一浪。

“你他妈是个男人,到底行不行?”我妈正在兴头上,被打断十分不爽。

两人吵得我在边上睡不着。



一间小小的出租房,里面就两张床,我侧过身紧紧闭着眼睛。

这是我十二岁之后,天天晚上听到的声音,只是每个男人都不一样,张叔叔,李叔叔,王叔叔……

我都记不清她有多少个男人了。

我小时候的记忆,全都是我爸现场捉奸,和我妈打架,和奸夫打架的过程。

而我妈屡教不改。

我爸忍不了,没多久就离了婚,我爸没要我,因为他说我不知道是她跟那个野男人生的。

我妈很漂亮,学艺术的,高挑身段好,跟我爸离婚之后,身边就男人不断。



和我亲爹离婚之后,我就跟着我妈搬出来租住。

我的亲戚朋友同学都知道我妈是什么样的人,处处孤立我,这之后,我的性格变得沉默寡言。

在我十五岁时,我妈找了个男人结婚,换了个大房子,继父人很好,对我也很照顾。

我从小就没有得到过父爱,但继父却比我亲爹亲妈对我还要好,他送我上学,给我做饭,给我买衣服,给我辅导功课。

而我妈整天花枝招展的,整天出去应酬。

但好在没有再带野男人回过家。

我读大学去了之后,我彻底摆脱了我妈。

然而这年,我暑假回来,我妈不冷不热地给我开了门,我才得知继父去了外地出差了。

当天夜里,半夜我被一阵叫床声惊醒,我疑惑起床,发现我妈卧室亮着灯。



这个声音我太熟悉,从小我不知道听到过多少次,那是我妈疯狂的叫床声。

可是我继父出差了,她又是和谁在滚床单?

她已经四五十岁了,性欲竟然还那么旺盛?这么大岁数了还这么不知廉耻?

我当即气得牙齿咬得咯咯响,一脚把我妈的房门“呯”地踹开。

“啊——”我妈惊叫着,吓得惊慌失措,此时她正赤身裸体地被一个男人压在身下,而那个男人我并不认识。

“小畜生!你干什么!!”我妈扯过被子将自己裹住,脸色潮红瞪着眼睛厉声问我,那样子跟个鬼魅一样。

而我则愤怒厌恶地看着那个我并不认识的男人,他的目光猥琐地在我身上逡巡,让我想吐。

2.

“这是你儿子?这小模样长得不错啊……”那男人露骨的目光让我作呕。

“死相,我知道你荤素不忌,可你别打我儿子的主意……”我妈抱上那个男人狠狠瞪了我一眼:“还不快出去!!”

看到这里,多年来我受的委屈,倾刻间爆发,我抄起桌上的台灯就向那个男人砸了过去:“我不管你是谁,你他妈的现在就给我滚!!”

那男人躲了躲,看我只有一个人,并没有打算离开,而是挣开我妈猥琐地慢慢向我靠近。

我在气头上,又惊又怒,立刻掏出电话,大喊:“你再不滚我就报警了!”

或许是理亏,或者是真的看到我在拨打110,那野男人一愣,只得气急败坏地捡起衣服,不情不愿地走了。



而我则在房间里与我妈大吵了一架。

“你为什么要这样?好好日子不过,非得出轨,还找一个这样的变态!继父人那么好,你为什么要对不起他?!”此时我已经控制不住地全身颤抖,一起到我又要过之前那种颠沛流离的日子,就从内心涌起恐惧。

我妈的欲望被打断,对我的脸色非常难看,她听我那么问,随即一脸放荡地往床背一靠,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她十分高调嚣张。

“你继父他满足不了我,我一天不找男人就难受,这个男人虽然变态,但是能力强,那么多男人当中,就他可以满足我,你做儿子的要支持我的幸福,不是吗?”

听她那么说着,我脸上青一阵白一阵,我妈在床上这半遮半掩的样子,在我的眼中就是个十足的荡妇,她竟然还毫不避讳地跟做为儿子的我说这些。

我气愤地回到自己的房间,重重地关上门。



她已经烂了,是个没有救的烂货!

第二天早上,我还在家睡觉,门就被砸得咚咚响,半天没见人开门,我妈好像出去了。

于是我披着被子睡眼惺忪地打开了门。

外面的人见我一出来,也不管是谁,一把抓起我的头发就一顿打,我被狠狠扇了几个巴掌,衣服扯破了,还差点被推倒在地。

我吓了一跳,一大早莫名其妙被人这样打,我立刻上前还手,直到对方看清我后才反应了过来。



“弄错了,怎么是个男的?”对方为主的是个女人,大概五十多岁,但长发齐腰,保养得不错,跟着几个男人在后面气势汹汹帮衬着。

“狐狸精还养了这么个俊俏的小白脸!”老女人看了看我,在我脸上捏了一把,又啐了一口。

“你他妈才是小白脸!”我气不过,上前冲他们打过去,却被几个男人狠狠扭住了手腕。

“你们在干什么!!”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我正在气头上,一时没听出是谁。

映入眼帘的,是继父气愤的神情。

“你们这叫入室伤人,这么多人欺负一个小孩子,你们都别走,我现在就报警!”说着我继父拿出手机。

对方为主的那个女人见状,也不再纠缠转身就走,临走时那几个男的放下狠话:“那女人竟然连梅姐的老公也敢勾引!真是吃了豹子胆!下次如果让我们看到她,让她死得难看!”

而我则看着他们离去的背景,奋力摔上了门,冲到窗台,看到那群人刚到楼下,我把手边的杂物通通往他们头上砸,把愤恨都发泄了出来。

“别理这些人,你没事吧……”继父像哄孩子一样拉过我,给我查看着手上与脸上的伤口。



我很难受,继父对我很好,让我感受到了久违的父爱,这么好的人,为什么要与一个那么烂的女人在一起?

“这些事你都知道是不是!?你还要容忍她!她就是个烂人,没得救了!她不配得到你的爱……”我冲我继父发着脾气。

谁知道,继父却正色打断我了的话:“小杰,你不能这样说你母亲,我爱她,她只是有瘾,有病,她会改的。”

继父说着,神色却越来越落寞。

“你们离婚吧!她不会改的!!她改不好的!!”看着继父伤心的样子,我十分气愤,这么多年,我继父都是在隐忍,而在我外地上学,却一直以为他们很幸福。

继父摆了摆手,语气越来越低:“这么多年都过来了,你妈什么样,我还能不知道?我和她一样,她有性瘾,但我就是爱她,我俩都有病。”

说到了这里,继父的声音慢慢变低,接着就是长久的沉默。



我看着他,竟一时说不出话来,这婚姻就是对我继父的折磨,凭什么要让他忍受这种非人的生活,如果我继父不想离婚,那我就得让我妈安份,得刺激刺激她。

我心一横,想到了一个计划。

第二天,我就找到了那个五十岁老女人梅姐的家。

3.

“这不是那狐狸精的儿子吗?”梅姐上下打量了我一眼,对我没好气。

我苦着一张脸,委屈:“梅姐,我妈对不起您,但是我也没办法,您帮我出出主意,我能为您做点什么,才能让您好受点。”

“为我做点什么……”梅姐再次扫视了我一眼,突然就笑了起来,下流地在我裤子上摸了一把。

我与梅姐开始出双入对,她经常叫我去她家陪她聊天,吃饭,逛街。

梅姐带我出去吃了许多好吃的,买了许多套很贵的衣服,按她的话说,就是她老公董哲就是依仗着她家的财产与势力,以前就喜欢偷吃,但都被她摆平了。

这次她老公被我妈勾引,本来是想找人来打我妈的,但她现在想到了一个更好的办法,那就是她与我母亲的儿子搞在一起,也算是解她心头之恨。

我在当初她捏我脸的那一次,就知道她看上我了,我等的就是她这句话。

这天,梅姐给我递了瓶我喜欢的饮料。

“你乖乖的看电视,我去洗个澡。”梅姐拍了拍我,就去了洗手间。

我喝了一口饮料,发现味道有些不对,仔细看看饮料瓶里,有一些微不可查的粉末,梅姐肯定是在这饮料里动了手脚。



这几天梅姐对我越来越上下其手,我甚至在她的抽屉里看到了一瓶被拆开的“西地那非片”,也就是俗称“伟哥”。

于是,我计上心来。

当梅姐出来的的时候,我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



“是不是放太多了他受不了?”我听见梅姐喃喃着:“我见董哲天天吃也没这样……”

我了然,这东西是他老公董哲用的,这也难怪,我妈现在如狼似虎的年纪,没有这东西,哪个男人能够受得了?

不知道是不是这药果然很厉害,我只喝了一小口也觉得不太对劲起来,感觉头晕发热,整个人心跳加速,正在我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我感觉到梅姐光滑的身体贴上了我。

她在我耳边吹着气:“小杰,现在我们可以正式报复一下那对狗男女了……”

4.

我感觉到梅姐十分熟练地扯开了我的衣服,她光溜溜的贴过来缠抱上了我,我过热的体温突然遇到一个冰凉沁人东西,很是舒服,我也回抱住了她。

直到,她的手钻入了我的裤子,我才猛然清醒过来。

面前的一张脸,虽然保养得不错,但还是带着岁月的痕迹,让我的心里微微惊了一下。

我要的并不是真的与她搞在一起,而是想利用她来刺激一下我妈,让她看看他儿子与她情夫的老婆搞在一起,看她到底是个什么表情。

“等等,梅姐……”我抓住了她的手,假装十分难受:“我不太舒服,我也不知道怎么了……”

“你不舒服吗?”梅姐也愣了愣,抽出了手摸上我的我额头。

我连连点头:“我好像发烧了……梅姐,您这有退烧药吗?”

听我这么说,梅姐不情不愿地爬起来,慢慢悠悠地披着衣服。

就在这时,我拨通了我妈的视频电话。



“妈,我生病了……”我看着我妈,故意把镜头给到了光着身子穿衣服的梅姐。

被子慢慢滑落,被子下的我与梅姐,一丝不挂。

然后,我看到了我妈那吃惊的眼神之后,便立刻挂断了视频电话。

“你让那个贱人看到了?”梅姐挑眉看着我,她在我面前总我称我妈为贱人,我也没反对,毕竟,我妈确实早就烂了。

我缩起身体抱好被子点点头。

“你回去吧,你目的也达到了,还呆在我这干什么……”梅姐转过身穿好衣服,我看着她平静的样子有些发愣。

“姐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米还要多,一开始就知道你想干什么了……只是姐下不了手,刚摸到你,你还是个雏吧……”

梅姐说得我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我飞快穿上衣服,逃也似地离开了梅姐家。

远远的我一回头,就看到梅姐站在她家的窗台上看着我,微风轻吹她的长发,身材凹凸有致,不得不说,她确实是个保养得不错的成熟女人,只是此刻她站在窗子前显得有些孤独。



我心里有些难受,我与她,都是我妈性成瘾的受害者。

然而,我一回家,我就感受到了气氛的爆裂。

因为我妈数着我回来的时间。

5.

果然不出所料,见到我之后,简直就是要吃掉我的眼神,她一把将我从门口拖了进来。

接着我妈开始歇斯底里:“小畜生,你到底想干什么?你和她到底干了什么?!她的年纪都可以当你奶奶了!!”

我妈一直骂我,越骂越难听。

我看着她,对她一笑:“对!你是畜生,我是小畜生!你可以来者不拒,我就是跟你学的啊!”

一句话,刺激了我妈,让她陡然激动,猛地拿起身边的椅子冲我砸了过来!



之前来的路上,我已经给我上班的继父打了电话,此刻,我已经看到了我继父进小区的身影,我算准时间转身就往外跑, 一路在楼道里惊声尖叫。

周围的邻居都听到了声音,纷纷开了门来看究竟。

继父一出电梯口,就看见我妈提着椅子砸向了我。

顿时,我被椅子砸得头破血流,吓得哇哇大哭。

“小杰可是你的亲生儿子!你怎么能这么打他?”我继父的表情十分震惊,一上来就拉我妈,试图让她冷静些。

可这一举动,反而让我妈更加激动,她一把甩开我继父,眼睛里全是血丝:“我没有他这样的儿子!!他就是个讨债的!”

我听到这句话,血气蹭蹭上冒,我奋力大喊:“我才不要你这样的妈!!你怎么不去死!!”

“嘭!”的一声,我妈手中的椅子又砸了过来。

我继父为我挡下,那挥挡出去的手臂眼见立刻就红肿了起来。

继父挨了一下,这么多年的隐忍终于让他炸开了:“你在家闹就算了,还要在这里丢人吗?快跟我回去!”

继父拉着我妈就住家里走,而我妈开始嚎啕大哭撒起了泼,又哭又闹指着我的鼻子骂,我妈被我继父推进屋后,我被他挡在了身后。



我继父安慰着我:“小杰,你先出去住几天,过几天你再回来。”说着胡乱塞给了一些东西和一点钱,然后“呯”地关上了门。

我走到楼下,隔得老远也给听到他们在屋里吵架传出来的声音。

我心里暗笑,终于可以离开这个家了,不管怎么样,能刺激到这个垃圾,能够让她安份点,或者最好能让继父与这种垃圾离婚,她再打我骂我,我也觉得值得。

我住到了我继父给我安排的酒店里。

一连几天,我妈没有给我打过一个电话发过一个信息,好像就没有我这个儿子,我继父也没有联系我。

直到第三天,我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

“是李丽女士的儿子罗杰吗?”那边的声音沉厚公式化。

我心里提了起来,应了一声。

“请你配合我们调查,并来认领尸体。”那边声音听起来有些安慰的意思:“我们确认死者是你的母亲,李丽女士。”

6.

她有这么一天,我早就料到了。

但我去警察局认尸的时候,还是被眼前的场景所震惊。

我妈全身皮肤被人用刀刻上了大大小小的花朵,血流得到处都是,她的乳房被切掉了,下体还被人插上一枝塑料花。



到底什么仇什么怨?

我倒抽一口凉气,心思急转,想起几天前我继父与她的争吵。

难道是我继父?

但是我继父,那么爱我妈,怎么会?

“是邻居报警,我们才发现的,确认已经死亡三天了。”警官说着,把她下体的那枝花剥离下来,小心地放在证物袋里。



“这枝花你认识吗?”警官问我。

那枝花的花柄大概有十五厘米深,上面还沾着血肉,看来是蛮力插进去的。

我别过头去:“不认识。”

但我的手却开始了不自然的发抖,心中升起一种几欲呕吐的冲动。

我没有这样的母亲,连她的死也让我觉得不堪入目。

这次她死了,我心里竟然一阵轻松。

我异样的表情引起了这件案子的负责人陈警官的注意,他眼神锐利,开始盘问我。

“三天前,你在哪里?”

我沉默不语,总不能把我爬上她情夫老婆的床,然后她与我继父争吵的事情说给他们听。

继父对我那么好,我不能害他。

但是我仍是疑惑着,出了警局,便开始给我继父打电话,可继父的手机一直无人接听,我心里越来越没底。

当天,我妈的死就被立了案,我家开始被查。

陈警官先是以办案流程为由,对我家进行了全屋痕检,并对我家庭成员成行调查,并且,楼道里的邻居也都证实,那一天我妈与我继父大吵了一架。

警方开始传唤继父,但联系不上他,于是进行了网络通辑。

查到了我的房间时,在我电脑里搜出了许多小电影一样的视频。



那些视频里的女主角无一例外都是我母亲,那是从我十二岁开始,这么多年来,录下的我母亲与每个男人亲热的视频。

这些视频里面的画图极度震撼,声音浪叫得让警方大开眼界,陈警官当即连夜把我传唤到了警局。

这次,我是坐在审讯室里。

灯光刺眼,让我有些神情恍惚。

“这视频都是你拍的吗?你是怎么拍的?你与你母亲李丽的关系怎么样?那天有邻居听到你说让她去死,是真的吗?”陈警官的声音沉定,一针见血地问我。

可不管他怎么问我,我一直沉默不说话,直到陈警官拿出一叠照片,里面是各个视频中不同的男主角,他翻转那些照片的背面,每张照片都在背面画了个叉,并写了一句:去死吧!



“我们比对过了,是你的字迹,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吗?”陈警官盯着我,好像要在我脸上盯出两个大窟窿。

我笑了笑,这些照片原本放在我房间地板夹层里,是我从各视频里的截图打印的,没想到,这么隐蔽的地方都被他们找到了。

陈警官见我这个无所谓的表情,火气噌地上来,用力把照片摔在了我面前的桌子上,怒声问我:“李丽是不是你杀的!?”

7.

我奇怪地看了脸色铁青的陈警官一眼,他为什么这么说我?

我只是在照片后涂鸦了几个字,难道就说明我杀了人?

“李丽可是你的亲生母亲!你到底是怎么杀了她的?!那天你到底在哪?”陈警官越来越激动,或许他自己也没想到,我一个在上大学没有任何社会阅历的男生,会对警察的压迫感无动于衷。

然而,不管他再怎么问我,我也不说一句话,因为三天前,我有在酒店的入住记录,并且酒店的监控为证,我没有出去过。

因为不在场证明,我被拘了48小时后放了出来。

我感到十分晦气,一到家就把所有我妈的东西统统丢了出去,一点一点打扫着房间。

房间无到处都是血迹,空无一人,继父依旧联系不上,也不知道到哪里去了。

我心里越来越不安。

我打扫了整整一夜,然后把我妈房间的门锁死。

第二天一早,我精疲力尽地去楼下买吃的。

刚一出门,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男人站在我门口。



继父!

我迅速左右张望了一下,然后飞快把他拉进了屋。

“你这几天去哪了?怎么电话都不接?”我看着继父憔悴的神情,十分的心疼,我顿了顿,试探问道:“我妈……我妈她是不是你……”

“不是!”继父打断了我,他睁圆了那双尽是血丝的眼睛:“我那天,和你妈吵架后,想出去透透气,让她冷静冷静,可就在晚上我回家的时候……”

“我看到了你妈倒在了地上,到处都是血……”继父越说越惊恐。

“那……你看到是谁了吗?”我问继父。

而这时,继父的眼神明显慌乱了一下,我看在了眼里。

很快,陈警官排查了所有证据,查到了那朵塑料花的来源。

那是我继父上个月买的户外盆栽,就放在厨房的窗台上。

而此时,那盆花已经不见了。

继父终于被传唤到了警局。

8.

果然不出所料,我继父有重大杀人嫌疑,在动机与时间上,他都有作案的条件。

但是天天被他们逼问,我继父却始终一直否认。

这时,有个人来自首。

那是我的亲生父亲。

这次在警局见到了他,他早就没有了当年的意气风发,取而代之的是半白的头发,憔悴的身形。



是啊,我的印象中的父亲强势严厉,哪是这么苍老的样子。

我父亲到了警局后,直接了当承认了他的罪行,他说是因为觉得我母亲浪荡成性,才杀了她。

案子可以结了,但是陈警官觉得不对,因为我父亲与母亲分开了那么多年,要恨早恨了,要杀早杀了,不用等到这个时候。

陈警官开始了调查,力求找到真相。

“你跟你亲生父亲关系怎么样?”陈警官问我。

我想起我从小被他畜生畜生的叫,心里冰冷一片:“关系不怎么样,这么多年早就不联系了。”

“那他家为什么还有你与李丽的照片?”陈警官在我认罪的父亲家里找到了我与我妈的照片,而且几乎每一年,都是新的,最近的一张,是我上大学前与我妈的合照。

我眨了眨眼睛,一股酸涩涌上心头,随口回答:“我怎么知道。”

“按正常逻辑来说,你爸没有杀人动机,他为什么要自首呢?”陈警官看着我。

我转过脸去,不再回答他。

最近几年,我上了大学之后,我爸就开始频频来找我,或许是看我出息了,又或许是想我将来为他养老,又或许是他老了对以前真心悔改,他开始每年给我生活费。

可是我对他却很冷漠。

有些童年的伤痛,是需要用一生来治愈的。

他来自首,但是,我却知道真凶另有其人。

因为,那天我从警局回家后打扫我妈的房间,发现了那瓶“西地那非片”,那一瓶“伟哥”,和梅姐那里的那瓶一模一样。



会是梅姐吗?

我想三缄其口,但是没想到,我的生父却来自首了。

那天,我去拘押室见我生父,我问他:“不是你做的,为什么要承认?”

生父看着我,眼睛像要看透我的内心:“因为,那盆塑料花,我看到是你扔掉的。”

我心里一惊,他什么意思?

9.

而这时,我的继父,也到警局举报,说真正的凶手,就是梅姐。

我倒抽一口冷气,我看着继父平静的眼神,我心里顿时毛骨悚然。

“我不想看到你再继续错下去。”继父在我面前开始哭:“我知道其实你也不好受。”

“你为什么是说她?”我心里阵阵难受,我盯着继父,问道:“你有什么证据吗?”

“这是你妈发给我的。”说着继父打开手机,里面有一张截图,那是我与我妈的视频电话的截图,我一丝不挂,睡在梅姐身边。

我脑子嗡的一声,那是我为了刺激我妈故意与我妈视频的,没想到却被继父用做指控梅姐的证据。

“因为她老公董哲出轨了李丽,所以,她才把你妈杀了?!”陈警官眼中的不可置信一闪而过,接着就是愤怒。

“不可能!他们都离婚了!!!”我急着解释。

接着,我把我妈出轨成瘾,我想让我妈安份点刺激她,而与梅姐假戏的事说了出来,我豁出去了,比起我那个烂人母亲,梅姐似乎对我更好一些,我把我知道的一切都说了出来。

“那盆塑料花,是我在他们吵架的时候,在小区的花坛里看到的。”那天我被继父推出门去,到了楼下花坛里看到那盆塑料花,就随手丢到了路边垃圾桶。

而正好被得知道我暑假回来,而过来找我的生父看到。

我解释,我扔花的时候,楼上还在争吵,我妈还活着,梅姐怎么可能去杀人。

“因为,梅姐他们那天早上来找我妈的时候,我就把那盆花从楼上摔下去了。”我记得那时候我气极,在窗台把手边的东西通通往下砸。

说着,我的手机响了一下,我看到信息后脸色一变,想到了什么似的,我死死盯着继父,想要细细观察他的表情细微变化。

我心里十分纠结,半晌,看着我继父轻声开口:“是你想杀了我妈,然后栽赃给别人,是因为我妈的高价保险,是吗?”

我把我的手机拿给他看,手机里,赫然是我继父给我妈买的天价保险单。



陈警官这时,把目光转向了震惊又慌乱的继父。

经过陈警官的核实,我继父确实为我妈买了天价意外险,而且是在两年前。

而这个保险,还是梅姐发给我的,她得知继父举报了她,便开始动用关系查我继父,没想到却找到一张保险记录。

原来他这么久就开始蓄谋了吗?

在证据面前,继父终于崩溃,在警察局里大叫着:“我是想杀死她没错,但是我看到的时候,她已经……是她的情人董哲!”

10.

陈警官一愣,随即大声质问:“那他为什么要在她身上刻那么多朵玫瑰花,还把塑料花插进了下体?”

我继父哭着说起了事实。

原来,我妈早就在出轨成瘾的过程中染上了性病,还得了乳腺癌,她本来精神状态就有问题,有时候疯疯癫癫,有时候又十分安静,那天,又因为与我大吵一架,更加受了刺激。

本来,我继父哄好了我妈准备去找我,可是没想到,他还没走远,就看到我妈最找新的那个情人董哲来找她,继父知道,她那个情人董哲号称金枪不倒。

继父气极,折回去想来个现场捉奸,却看到了那样的场景。

董哲发狂般将她打倒在地,将她反绑着塞住嘴,在她赤裸着的皮肤上一点一点切割着,并刻着花朵形状,边刻还别说这花朵多鲜艳。

那个变态已经疯了。

然而,他看到疯癫的母亲和正在行凶的董哲,继父并没有阻止,而是躲在一边,默默看着,直到最后我妈咽气,董哲离开后,我继父才捡起那朵掉在角落的塑料花,让她的私处永远玫瑰绽放。

我妈被人杀掉,他不用动手,继父这么多年,终于也解脱了。

之后的几天,我继父找到保险公司索赔,但却被董哲找上了门,说他当时在杀我妈的时候,早就看到我继父了。

“你也想让她死,不是吗?我们都是凶手。”

此时的董哲已经跟梅姐离婚,并且净身出户分文没有,他威胁我继父如果不把保险金赔偿分他一半,他就向警方说我继父是为了高价保险而杀妻的。

于是,董哲因为与梅姐离婚怀恨在心,让我继父举报梅姐是凶手。

最后经过警方检验,我母亲身上花朵的刻痕角度,确实是她情人董哲刻上去的,乳房也是他切的,只有那朵花,是继父后面插上去的。

我想起了那个花柄的长度,我继父肯定也是恨她的。

我继父虽然没有杀人,但他是目击,并且还没有施救,他的冷血让我害怕,眼前的这个人,已经不再是一直对我好,那么温暖的继父了。

可我再回头想想,我曾几何时,不想让我妈去死呢?



一切真相明了,我母亲的死,好像与我们都没有关系,天价的保险、与我的吵架、情人的算计、继父的冷漠、她扭曲的心理,没一个能够真正让她死掉。

只有她的疯狂,才最终导致了她的死亡。

最终,我搬离了那座城市,与我的继父永不见面,而我生父让我与他同住,我知道,他是因为老了想有人照顾,可是我始终过了不心理那一关。

而梅姐,她仍是独自在自己的大房子里,独自己美丽,也独自寂寞。

死者无辜,但活着的人,更是受到了伤害,一个不幸的原生家庭,会让一个人从此断送了爱一个人的能力,爱家庭,爱父亲,包括爱自己。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1980年乐山大佛,近景处渔民母子端着碗吃饭,那时还不是旅游景点

1980年乐山大佛,近景处渔民母子端着碗吃饭,那时还不是旅游景点

蕾蕾的小狗狗
2022-09-27 16:07:48
仅差6票!俄罗斯被开除出国际民用航空组织理事会!

仅差6票!俄罗斯被开除出国际民用航空组织理事会!

实事论事
2022-10-02 11:36:43
C919取证成功投入运营,美国波音与欧洲空客送上祝福,格局还是有的

C919取证成功投入运营,美国波音与欧洲空客送上祝福,格局还是有的

机械公民
2022-10-01 20:29:33
民国时期处决犯人照片,女犯正跪在刑场,裸露着上体等候行刑!

民国时期处决犯人照片,女犯正跪在刑场,裸露着上体等候行刑!

妖麟杂谈
2022-10-03 14:44:31
娶对了!威廉王储身边这么一个厉害的妻子,绝对是王后的最佳人选

娶对了!威廉王储身边这么一个厉害的妻子,绝对是王后的最佳人选

益智小测试
2022-10-03 13:11:17
广东深圳一男子在高速上电车耗尽电量的视频引发网友热议

广东深圳一男子在高速上电车耗尽电量的视频引发网友热议

汽车安利会
2022-10-02 23:30:30
上午9点,中国足球遭毁灭打击,范志毅很无奈,球迷吐槽声一片

上午9点,中国足球遭毁灭打击,范志毅很无奈,球迷吐槽声一片

球场新视角1号
2022-10-03 10:28:04
2022诺贝尔化学奖即将揭晓!附最新预测

2022诺贝尔化学奖即将揭晓!附最新预测

高分子科学前沿
2022-10-03 11:10:46
日本的色情场所为什么不接待中国人?

日本的色情场所为什么不接待中国人?

读书人冯学荣
2022-10-01 07:49:25
老太上鉴宝节目鉴定金钗,专家说是赝品!老太反问“知道我母亲是谁么”,专家赶紧改口!

老太上鉴宝节目鉴定金钗,专家说是赝品!老太反问“知道我母亲是谁么”,专家赶紧改口!

民俗风情线
2022-09-29 22:14:42
姑娘,出去玩也要注意下穿着,旁边大爷看了直摇头,好尴尬

姑娘,出去玩也要注意下穿着,旁边大爷看了直摇头,好尴尬

段子逗笑社
2022-09-30 09:45:09
可怕的大战,即将到来

可怕的大战,即将到来

APD亚太日报
2022-10-02 17:43:55
由于新动员的人一半因不符合标准而被送回家,俄方军事委员被免职

由于新动员的人一半因不符合标准而被送回家,俄方军事委员被免职

卡斯特梅的雨季
2022-10-03 13:01:51
海天酱油双标爆出!李锦记、千禾纷纷沦陷!严重的食品安全事故

海天酱油双标爆出!李锦记、千禾纷纷沦陷!严重的食品安全事故

梅说人生
2022-10-02 08:22:07
普京一声令下,俄乌将迎决战,俄给出最后生路,泽连斯基亲自断绝

普京一声令下,俄乌将迎决战,俄给出最后生路,泽连斯基亲自断绝

哨所
2022-09-30 14:22:44
对抗刘强东4年,被舅舅坑惨,章泽天笑到最后,碰瓷女孩得到什么

对抗刘强东4年,被舅舅坑惨,章泽天笑到最后,碰瓷女孩得到什么

影像温度
2022-10-03 10:41:01
(国际)巴西总统选举首轮投票结果出炉 第二轮投票将于下月底举行

(国际)巴西总统选举首轮投票结果出炉 第二轮投票将于下月底举行

新华社
2022-10-03 11:38:16
杭州:妻子每晚“折磨”丈夫,丈夫坚持十余年崩溃,丈夫:太累了

杭州:妻子每晚“折磨”丈夫,丈夫坚持十余年崩溃,丈夫:太累了

大事汇集站
2022-10-02 08:00:56
王思聪:最贵的一身行头1200万,给台劳斯莱斯都不换

王思聪:最贵的一身行头1200万,给台劳斯莱斯都不换

牛肉谈娱乐
2022-10-03 10:50:19
一碗面,李晨卖28元没人吃,陈小春32元却生意火爆:网友拍下对比

一碗面,李晨卖28元没人吃,陈小春32元却生意火爆:网友拍下对比

年少不知世事愁
2022-09-30 00:01:31
2022-10-03 16:36:49
顾曲流觞
顾曲流觞
独立撰文人
13文章数 861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健康要闻

好体态是什么样子的?

头条要闻

从擦鞋童到"巴西之子" 巴西前总统卢拉将三度执政?

头条要闻

从擦鞋童到"巴西之子" 巴西前总统卢拉将三度执政?

体育要闻

他用足球,为伊朗搭起了一座桥

娱乐要闻

霍启刚郭晶晶全家假期出游 坐缆车合影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年底,率先“降价”冲量的竟然是特斯拉

汽车要闻

续航483km 雪佛兰探界者EV或将广州车展首发

态度原创

旅游
本地
时尚
家居
公开课

旅游要闻

平潭岛,是我最后的夏天

本地新闻

“冰上绅士”许静韬:继续为冰壶事业拼搏下去

衣品好的人 今年秋冬都在穿“极简风”

家居要闻

特效设计师装103平美式复古宅 五颜六色还大气

公开课

湖南12岁少年精通鸟语,指挥鸟儿做事

进入关怀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