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老公半夜在偷吃,无法控制的他都喊出了声,那激情真是无人能比

0
分享至

人生路很长,会逐渐看清生活的模样,十年前,我们不甘平庸,任凭大雨都扑灭不了我们的热情,从不想着去复制别人的生活。然而几经折腾,我们败给了现实,最终成了生活的复制品。



李艳听着曾经求而不得的离婚两字轻而易举的从孙航侨口中说出,只觉得心中寒凉。

她浅笑着看他,语气轻柔:“可我现在不想离婚了!”

一句话,孙航侨脸色铁青无比。

他眉心紧皱看着李艳寒声道:“那你究竟想要什么?!”

“从前,我只要你爱我,你不肯。后来,我要离婚,你还是不肯。现在……”李艳轻笑着,哑声道,“无论你肯不肯,我都要你和我一起下地狱!”

孙航侨看着这样的李艳,浑身一凛,背后生凉。

“你这个疯子!”

孙航侨扔下这句话,摔门而去。

他没有瞧见的是,在他离开后,李艳脸上缓缓流下的泪水。

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她伤害孙航侨的同时,也在伤害着自己!

李艳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涌动的酸涩,将对孙航侨的感情埋藏在心里,不透一点儿缝隙。

生怕冒出来一点儿,她就再也狠不下心。

更何况,不过是吊销了律师执照而已,相较于孙航侨对她做的,不过是小儿科而已。

李艳走到客厅挂着婚纱照的雪白墙壁前,抬手覆上自己的笑容,猛然收拳,重重的砸在上面——!

“哗啦——!”

碎裂声响起,破碎的玻璃带着尖锐的棱角划过李艳的手,留下丝丝血痕。

可李艳的脸色没有半分动容,只是淡淡的看着手上的伤,嘴角牵起抹笑,看的人背脊发凉。

莺聪过来的时候,李艳一个人窝在沙发上小小一团,可怜不已。

李艳闻声缓缓抬起头,看着挚友担忧的目光,隐忍了多日的泪水一股脑的涌了上来。

她埋在莺聪的肩头,失声痛哭!

莺聪低声哄着李艳,心中怒火翻涌。

她和李艳认识多年,却是头一次见她这么委屈难过的模样!

这人得是有多伤心,才能哭成这个样子!

“别哭了,阿泠,跟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艳闻言哭声顿了顿,颤声道:“褚褚,孙航侨他从没爱过我!”

听到这话,莺聪不知道该说什么。

难道她要告诉李艳她早就看出来了,只是碍于她那时太过信任孙航侨,所以她才什么都没有说么?

“……没事,都过去了,以后有我陪你!”莺聪安抚着哄着。

可李艳却是摇了摇头,泪眼婆娑的望着她道:“这件事,过不去!”

莺聪瞧着她的模样,心中蓦然一瑟。

眉心微皱,她不放心的道:“阿泠,你别做傻事!”

李艳低声道:“我傻了三年,总不会一直傻下去的!”

满腹的委屈不是一场痛哭便能抹去的。

莺聪坐在沙发上,看着收拾屋子的李艳,想了想还是问道:“你打算怎么做?”

“还没想好,不过吊销了孙航侨的律师执照后,他要是还想从事法律方面的工作,能走的路子就那么几个。我总是能让他不好过的!”

“要我帮你么?”

“不了,我想自己来。”李艳抬手拿下墙面上晃荡的结婚照,看着上面笑的一脸幸福的自己身边,孙航侨眼中的勉强自嘲一笑,“这是我和他之间的事,还是要我和他自己解决。”

莺聪闻言叹了口气,李艳什么都好,就是太过要强。

李艳闻言“嗯”了声,然后将婚纱照慢慢的撕成了碎片扔进垃圾桶,走向莺聪道:“哭的确是一种战术。”

说着,李艳笑了一下,继续道,“可是没人疼,就不管用了”

而孙航侨,从没有心疼过她!

莺聪闻言一噎,什么话都再也说不出口。

她不是李艳,自然不知道李艳经历的痛苦,也没有办法去感受李艳的心境。

她能做的,也不过是陪在她身边,让她不那么孤单。

看着李艳忙碌的身影,莺聪窝在沙发内,沉默了良久,开口问道:“那沈隅南呢?你怎么想的?”

“……我和他,只是朋友而已。”

李艳说着,放下手中的东西,走到莺聪身边坐下,嗓子还带着些许的沙哑,“虽然我经受的一切都算是因他而起,可真要细究起来,和他本就没有多大的关系,是我自己识人不清,爱错了人。”

“难道你就这么和孙航侨不干不净的拉扯着?你要知道,女人的青春就这么几年,你们做律师的更是无趣的紧,你要是再和他纠缠下去,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莺聪劝说着李艳,苦口婆心。

可李艳只是笑了笑,哑声道:“可他欠我的,总该是要讨回来的。”

莺聪闻言不好再说什么,只能任着李艳的意思,让她自己决定。

眨眼已经是孙航侨摔门离去的一周后了。

李艳站在门口,看着从信箱内取出来的某娱乐公司寄给孙航侨的信,挑了挑眉,神色讥讽。

莺聪回来时,看到的就是李艳这样的神情。

下意识的感知她现在情绪不是太对,莺聪走上前,手臂搭在李艳的肩上,沉声道:“怎么了?”

“孙航侨的信,我倒是没想到,他竟然是要给娱乐公司做法律顾问。”李艳说着,将信重新装回信封,原封不动的放回信箱。

“不过想想也是,孙航侨那般在意薪资,也只有娱乐公司这种捞钱如探囊取物般容易的地方能满足他了!”

李艳说这话时,眼中充斥着讥讽,却依旧难掩其中对孙航侨的感情。

莺聪闻言蹙了蹙眉,不解道:“你们律师不是最讨厌给娱乐圈的人做律师的么?你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

她抬手挠了挠头,一时有些想不起来。

“一入娱乐深似海,从此法条是路人。”李艳深吸一口气缓缓说道,而后走进了楼梯,继续道,“孙航侨早已不是当初的那个他了,娱乐公司,他也许求之不得!”

“所以你打算做些什么?”莺聪跟上她的步子,进了电梯,低声问道。



李艳沉默了一会儿,柔声道:“拜他所赐,没有任何一个律所敢接收我,他又怎么能登台呢!”

孙航侨收到娱乐公司回复的邮件上面,并未提到纸质邮件的事情。

是以,当他按着信上约好的日期来到娱乐公司时,却是被告知,他们公司的法律顾问已经满了,不需要了。

孙航侨站在前台,看着前台小姐温和有礼的笑,锐利的眉眼微眯。

“是你们的人事总监约我过来的,怎么可能不招聘了?”

“抱歉,孙先生,具体的事情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我们公司确实是不再需要法律顾问了。”前台小姐微笑回道。

孙航侨闻言蹙了蹙眉,颔首道谢,转身走出了娱乐公司的大门。

站在楼下,他仰头看着玻璃幕墙反射出的阳光,眯了眯眼,拨出了人事总监的电话。

“您好,我是孙航侨,我想问一下……”

“抱歉,孙先生,本公司确实不需要法律顾问了,我还有些别的事情要处理,改日请您吃饭赔不是。”人力总监打断了孙航侨的话,迅速的说了一系列场面话,之后挂断了电话。

孙航侨看着嘟嘟作响的手机,心头闪过一抹异样。

虽然被放了鸽子,但是孙航侨也没有放在心上。

可接下来连续几家公司,都是这样的情况,就令他察觉到了不同寻常。

又是被一家公司拒之门外,孙航侨站在前台,眉宇间涌动着几抹怒气。

他看着手机中作响的“通话正忙”的机械声音,一双眼阴沉的似是要滴出水来。

与此同时,一阵融洽的交谈声从不远处响起。

其中更是夹杂着一个令孙航侨熟悉无比的声音。

他转身望去,只是堪堪瞧见了两个人相携离去的身影。

孙航侨拔腿快步追上,拉过其中一道身影的手臂,厉声道:“你怎么会在这儿?!李艳!”

李艳闻言施施然转身,拍掉孙航侨的手,脸上的笑公式化:“孙律,我为什么不能在这儿?”

四目相对,她眼中的讥诮刺痛着孙航侨的双眼。

他见过李艳如此尖锐的模样,但那都是在法庭上。

按照利益冲突的原则,除却那场他们本人的离婚诉讼,两人从未身为原告与被告的律师同台辩护过。

是以,孙航侨只听人言说李艳在法庭上的种种神迹,却从未亲身体验过。

而现在,他看着李艳眼中的锐利,内心一下子就被击中了。

“孙律如果没有别的事就请不要打扰我和秦总,我们还有事相谈。”

孙航侨闻言看着神色有些尴尬的人事总监,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陡然穿成了一条线。

“这一切,都是你在背后捣鬼?!”孙航侨厉声诘问道。

李艳闻言看了眼腕间的表,沉声道:“孙先生,现在是我的工作时间,如果你想向我咨询一些法律方面问题的话,还麻烦您另约时间,现在我和秦总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办,如果因为您的原因产生了什么损失,这个后果您怕是承担不起。”

“我只问你,这些日子我被人拒在门外,是不是你捣的鬼?!”

话落,李艳和秦总便上了车,扬长而去。

孙航侨站在原地,看着驶远的汽车,一脚踹向了路灯柱,发泄着怒火。

李艳,她还真是敢!

莺聪出差,家里只有她一个人,所以回去不回去没有什么区别。

是以,当她出了电梯,看到站在家门口的男人时,神情一愣。

孙航侨,他怎么在这儿?!

反应了一瞬,在电梯门重新合上的那一刻,她终于迈步走了出来,也将他的来意想清楚。

兴师问罪。

毕竟她断了他那么多条出路。

想起最近信箱里那些信件,李艳眼中泛着丝丝的冷意。

而听到脚步声响的孙航侨转头看着朝他走来的李艳,脸色阴沉的难看。

拿钥匙,开门,进门,关门。

两人默契的一声没吭。

孙航侨闻言眯了眯眼,启唇道:“所以你做这些事,就是为了报复我!”

“……我以为,你在知道是我做的这一切时,就应该想明白。”李艳歪着头看着他。

“李艳,你什么时候变得这般小肚鸡肠?”孙航侨的眼中蒙镀着浓厚的厌弃与憎恶。

李艳瞧的真切,心头像是有把刀在嗟磨,痛的她喉间尽是血腥。

可她依旧生生的将一切情绪都敛在了内心,半丝不漏。

“你从来不了解我,孙航侨。”李艳下着定义,起身道,“如果你没有别的想问的,就出去。”

孙航侨没有动作,沉声道:“你是怎么知道我投了哪些公司的简历?私自查探我的行踪,你侵犯了我的人身自由权和隐私权。李艳,你这是在知法犯法。”

他的语气中满是威胁,李艳听的真切,却也觉得可笑。

“孙航侨,你是不是忘了,我和你不是对手。更何况,你的行踪我不需要找人去查,你忘了,结婚的时候,为了让我不怀疑你,你就将收件地址改在了这里。现在,楼下的信箱内应该被你的面试报告堆满了。”

孙航侨倒是没有想到这一茬,他本以为李艳是找人跟踪他,却是不想是他自己忘了!

“……所以你做这一切,除了报复我之外,还想做什么!?”

孙航侨走上前一步,站在李艳身前,两人之间的距离近的呼吸可闻。

他比李艳高出大半个头,是以,她只能仰头,才能对视上他的双眼。

按照常理来说,这样的距离必然会升起无尽的暧昧旖旎。

可这种情况下,李艳却是出了神。

“孙航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对你连一点儿绮丽心思都没有了?”

李艳的一句话,孙航侨眼中霎时冷凝。

他后退一步,拉开同李艳之间的距离,眼中翻涌着怒火。

猛然伸手钳住她的下颚,孙航侨俯首重重吻上,炽烈火热。

身高差令李艳没有办法站稳身子,只能紧紧抓着他的臂膀得以站立。

肺中的空气被尽数夺走,李艳只觉得脑中一片空白。

骤然,孙航侨讥讽的声音响彻耳畔:“李艳,一个吻就叫你失了神志,这就是你说的对我没有心思?!”



或许一切都不必深究,无论找寻到怎样一种答案都改变不了这样一个事实,从见到你的那一天起,你温婉的笑容就占据了我的所有,挥之不去。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美元离岸人民币汇率,三天连续下跌超1300点,发生了什么

美元离岸人民币汇率,三天连续下跌超1300点,发生了什么

咪咕星人
2022-10-01 04:34:34
44岁张大千收16岁女徒弟,徒弟:我怀孕了,张大千:遗产有你的份

44岁张大千收16岁女徒弟,徒弟:我怀孕了,张大千:遗产有你的份

挥毫泼墨学院派
2022-09-30 20:57:18
俄军从乌军尸体上取下盔甲,俄士兵:因为“北约装甲比我们的好”

俄军从乌军尸体上取下盔甲,俄士兵:因为“北约装甲比我们的好”

桂系007
2022-09-29 20:10:20
俄罗斯从11月1日至12月31日进行秋季征兵

俄罗斯从11月1日至12月31日进行秋季征兵

界面新闻
2022-10-01 08:14:16
3-1爆冷,亚洲女排劲旅掀翻世界第2!庆祝如夺冠一般,核心还缺席

3-1爆冷,亚洲女排劲旅掀翻世界第2!庆祝如夺冠一般,核心还缺席

重拾旧梦
2022-10-01 10:23:14
某宝,马老板说抽贷就抽贷,完全不讲武德

某宝,马老板说抽贷就抽贷,完全不讲武德

IT大脑袋
2022-10-01 10:55:41
还记得“不倒翁小姐姐”?婚前很有灵性,婚后眼里没光,牙变突出

还记得“不倒翁小姐姐”?婚前很有灵性,婚后眼里没光,牙变突出

天天娱乐基地
2022-09-30 12:12:54
夫妻生活的时候很快就射了。每次都是几分钟就射了

夫妻生活的时候很快就射了。每次都是几分钟就射了

健康公开课
2022-10-01 12:10:30
如果北溪是美国人毁的,欧洲人会接受不了的

如果北溪是美国人毁的,欧洲人会接受不了的

金枪大虾
2022-09-30 17:05:24
专家建议的付费上班,它真的来了……

专家建议的付费上班,它真的来了……

柴狗夫斯基
2022-09-30 22:09:36
张国焘在莫斯科说:中共一大成立我是会议主席,湖南代表是秘书长

张国焘在莫斯科说:中共一大成立我是会议主席,湖南代表是秘书长

Lisa商业观察
2022-10-01 11:16:41
海清带儿子现身机场,母子二人同行亲密无间,14岁的儿子长相帅气

海清带儿子现身机场,母子二人同行亲密无间,14岁的儿子长相帅气

小曹讲故事
2022-09-29 22:04:37
刚刚,英国女王死亡证明公布!原来死因是……

刚刚,英国女王死亡证明公布!原来死因是……

新西兰天维网
2022-09-30 12:29:10
女顾客和男老板在试衣间发生关系后报警,老板哭诉:她要四折

女顾客和男老板在试衣间发生关系后报警,老板哭诉:她要四折

非问先生
2022-09-30 15:35:02
说用面粉洗葡萄干净的朋友,你们的良心不会痛吗?

说用面粉洗葡萄干净的朋友,你们的良心不会痛吗?

我人笑没了
2022-09-26 10:40:02
李易峰事件再传坏消息!出狱照曝光:这件事,比嫖娼和出轨都可怕……

李易峰事件再传坏消息!出狱照曝光:这件事,比嫖娼和出轨都可怕……

乔话
2022-09-30 20:34:06
为了让男友爽,我连底线都不要了

为了让男友爽,我连底线都不要了

花言巧论
2022-09-29 21:27:10
炸毁“北溪”的黑手藏不住了!美媒为普京澄清,却直指拜登

炸毁“北溪”的黑手藏不住了!美媒为普京澄清,却直指拜登

鹏展讲体育
2022-09-30 21:21:17
哈里王子申请回王室,承认自己在加州很孤独:“代价已经足够大”

哈里王子申请回王室,承认自己在加州很孤独:“代价已经足够大”

红袖说事
2022-09-16 02:22:14
Burberry“开裆裤”让网友直呼辣眼睛!对不起,看不懂时尚了…

Burberry“开裆裤”让网友直呼辣眼睛!对不起,看不懂时尚了…

InsDaily
2022-09-30 12:15:38
2022-10-01 17:24:49
七月七日晴天
七月七日晴天
好姑娘光芒万丈
715文章数 2104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健康要闻

好体态是什么样子的?

头条要闻

俄方:西方参与破坏"北溪"管道 正在努力隐藏幕后黑手

头条要闻

俄方:西方参与破坏"北溪"管道 正在努力隐藏幕后黑手

体育要闻

世界杯-中国女篮摘银平纪录 姚明督战

娱乐要闻

凸肚抢镜!韩版杉菜具惠善亮相身材爆肥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C919获颁型号合格证 院士权威披露研发幕后动态

汽车要闻

旗舰SUV定位/十项硬核标配 博越L预售12.98万起

态度原创

艺术
教育
时尚
房产
亲子

艺术要闻

福建最古老的建筑,每家都一样

教育要闻

教育给“悬崖村”孩子插上翅膀

从网红蜕变成超模 如今的她美翻天

房产要闻

626套!房山十六个公租房项目快速配租

亲子要闻

孩子爱吃零食,妈妈必须了解的几件事

进入关怀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