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我老公欲望太强,睁眼起就想要,到了晚上折腾的更厉害但我很满意

0
分享至

都说蛇有两个丸子,平常行房事的时候比任何动物都要强,甚至比人类持续的时间也要长,所以我的老公跟蛇有的一拼!

分手后,我纹了一只小黑蛇在腰上。



当天梦里,一条黑色的蛇圈住我的手臂,还变成一个八块腹肌大帅比,我抱住人家腰叫老公。

隔天公司空降了总部领导。

定睛一看,这张脸不是我梦里的老公么。

大家其乐融融,我低着头红着脸跟着喊。

「老板好。」

然后我被某人堵在洗手间,一脸玩味。

「不叫老公了?」

男朋友杜码是我大学时候的男神,毕业后我找到了工作,他说想考研,作为女朋友当然支持他。

而这一考就是三年,而我也工作养了他三年。

每次分数出来,他总是抱怨水涨船高的分数线,然后一脸愧疚地和我说。

「对不起啊,宝贝,让你失望了。」

「再给我一次机会。」

看着他眼里破碎的光,我总是想起,他在演讲台上意气风发的模样。

他说少年梦想,不该拘泥于现实,要敢于和现实对抗。

那个时候的他神采飞扬,是我最喜欢的模样。

我咬咬牙点了点头。

大不了我多辛苦点。

所以我省吃俭用,在公司加班任劳任怨。

只为了给他一个更好的学习环境。

每次看见我受累,他都会摸摸我的头。

「等以后,我考上研究生,一定对你好。」

我想陪他试试。

当初为了追到他我费足了九牛二虎之力。

给他送早餐,陪他跑步。

下雨天冒着雨给他送伞,我乐在其中毫不疲惫,最后他在我生日成为了我的男朋友。

当初室友还在打趣说我们是现实版的赵默笙和何以琛。

我也以为自己和他就像小说里的男女主,日久生情,我追到了我的男神,圆了少女的梦。

只是小说之所以是小说,就是因为它戛然而止,停止在恰当刚刚好的地方。

没有人知道,小说的结尾以后会是如何。

第三年他终于如愿以偿地考上了研究生。

他复试成功的那一天我是真的为他高兴。

看着我笑得一脸开心,他突然问我。

「是不是终于不用养我了?」

我微微愣住,我开心是因为他的梦想成真而开心。

绝对不是因为不用再负担他而开心。

杜码见我愣住噗嗤笑了一下。

「开玩笑的,带你吃大餐。」

我理了理情绪,挤出一个笑。

后来我在想,一个人的真心话通常是由玩笑说出来的……

很快随之而来的,是冷暴力。

终于我受不了去学校找杜码,看见他和师姐走在一起,侧着头神色温柔地靠着她。

我哭着问他,是不是变心了?

杜码只是笑了笑,让我快回去工作。

但我的眼泪他似乎看不见。

他依旧温柔,只是温柔又残酷。

「人要活在一个频道,现在的你和我不在一个频道了。」

在他困境的时候,我是他的伐木,他哄着我让我陪他上岸。

可是,他上了岸就想把我丢在水里,溺死最好。

我生生地止住了眼泪,倔强地回头。

「我是喜欢你,但是不是非喜欢你不可。」

谁爱玩谁玩,我不陪他玩了。

妈的,老娘是恋爱脑没错。

但我不是脑残。

一边骂骂咧咧,一边路过一家纹身店大促销。

[想要重获新生,可以来试试纹身。]

看着土鳖的广告语,我忍不住走了进去。

也不是不行,这么多年我还做过啥离经叛道的事情。

试试就试试。

老板留着络腮胡,一口东北话。

「美女,这个纹身不错的。」

他指着一个黑色玫瑰,我撇了撇嘴。

视线被另外一个给吸引,一条小黑蛇,虽然不大,但是很神秘。

「我要这个,在腰上」

老板吃惊地望着我,过了几秒才恢复正常。

「也行也行,挺好的。」

6

忍着痛出门,腰边纹的地方一股发热,一边辞职给新公司投了简历。

一股冷风袭来,感觉人也发烧起来。

头又晕又难受。

我回到家就爬到床上睡觉哭累了就睡着了,迷糊中一个帅哥似乎坐在我床边照顾我。

「好傻……」

似乎是一声无力地叹息,又似乎是心疼。

那张星月般的脸,好像很熟悉又似乎很陌生。

鬼事神差地我叫了一声。

「老公……」

还抱着人家哭。

第二天早上,整个人都傻了。

感情昨天做了个梦。

然后接连几天好运连连。

我的简历居然通过了,百胜居然要我了。

大企业啊。

我利索地爬起来去公司,头疼得不行。

直到入职三个月后……

「今天怎么这么吵。」

我搅动着咖啡。

小张过来神秘兮兮地朝着我眨眼睛。

「听说今天公司要来一个总部的总经理,听说真人巨帅。」

所以季岁穿着西装身后跟着一群领导出现的时候,我整个人都不好了。

那张脸……

尼玛不是我梦里八块腹肌的帅哥老公么?

真是人生无常。

大肠包小肠。

我把头低得更深,企图不让别人发现我的脸红,跟着大家叫老板。

季岁并没有什么异样,只是点了点头吩咐了几句场面话就离开了,连看都没看我一眼。

只是当天晚上,我又梦到了他。

某人把我堵在卫生间门口,在我耳边玩味一笑。

「怎么不喊老公了?」

丫的。

这狗男人是不是有两副面孔。

我都在怀疑是不是我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明明昨天见到季岁人家还一副[我不认识你]的模样,晚上和我装熟。

和闺蜜吐槽这事。

[我怀疑我们老板不是人。]

是妖精。

毕竟那梦里的帅哥似乎一开始不像是人,具体是啥忘记了,抱起来冰冰凉凉的。

刷着牙,小张的微信电话发过来,我还龇着一口白牙笑眯眯地问她干啥。

「黎茜茜,快撤回!」

就在小张声嘶力竭之下,我才看到公司群里的冰冷气息还有热心同事们的私信。

因为那个名为[拒绝 996,相亲一家人]的工作群里,老板季岁回了一句。

这个问号它妙就妙在言简意赅,短短一个字充分地表明了当事人内心的无语,企图用老板背后附加的魅力让我折服。

丫的,撤回不了。

颤颤巍巍地打下了几个字蒙混过关。

[老板,刚刚是我刚出生的儿子发的你信么?]

季岁不说话了。

公司群也没人回应……

我凉的很彻底。

小张给我发私信。

[完了,老板盯上你了。]

我很头疼。

现在不仅晚上盯。

白天也盯了。

来公司以后,人事经理给我们发表。

「公司很关爱大家啊,想要多多了解大家。」

我打开表一看。

除去名字性别等。

第一个问题。

婚否?

第二个问题。

是否有孩子?

我……

总感觉这个表来的很猝不及防,早上刚在群里说生孩子,现在就来个调查表。

有一种被内涵的感觉。

「小黎啊,你好好填大胆地填。」

经理笑得一脸慈祥特别提到我,我的心里却发毛。

中午去食堂,我专注干饭,人群中突然一阵骚动。

季岁隔着人群来食堂问候大家。

「季总长真的不敢接近,但人真的很有亲和力。」

「巨帅巨有魅力,我拍给我闺蜜看看。」

隔着人群我听着同事的八卦声。

午日的阳光微微照在那人身上,烟灰色的西装领口的锁骨,那张脸带着微微的笑意。

他微微低着头听着周围老员工说话,时不时点点头,矜贵又不失礼貌。

不得不承认,他和梦里那个男人完全不一样,除了那张脸,其他的真的看不出有何联系。

他可能真不是我梦里的老公。

兴许是我看的太过出神,季岁寻着视线看过来,眉头微微皱起很快恢复常态。

他的眼睛干干净净,黑白分明,没有半点梦里的涟漪。

收回视线,我回到座位午睡。

梦里,我似乎也在睡觉。

那男人轻轻抱起我,似乎是哄又似乎是吃醋的调侃。

「我怎么不知道你有刚出生的孩子?」

我苦涩一下子没控制住,忍不住亲了亲他的嘴角,想要逗逗他。

「老公,我只想给你生孩子。」

那张清冷的脸微微红了。

梦突然惊醒了,我抬头拍了拍自己的脸一阵恍惚。

无意间看到季岁从总裁室里出来,耳朵上隐隐带着红晕。

忍不住骂一句国粹,这也太巧了。

鲁迅说过,世间本没有巧合。

居心叵测的人多了也就有了巧合。

我鬼鬼祟祟跟上了季岁一边给闺蜜发消息。

对方压根不理会我的烦恼。

[鲁迅:我没有说过这句话。]

[鲁迅:否认三连,没有,不会,去他喵那个小野崽说的。]

闺蜜不愧语文不及格的女人,压根抓不住重点,我只能给她发语音。

「现在不是鲁迅的问题,是我总觉得老板是我那个老公?」

我恨铁不成钢地发了一段语音,还嫌不够准备再来一条。

突然感觉身后凉飕飕的。

大热天,哪来的妖风。

默默转过身,季岁站在我身后,如画的眉眼淡寞,薄唇开口。

「你说谁是你老公?」

他居然是低音炮。

真的……有点撩。

似乎被什么蛊惑一样,我没过脑子。

「你像我老公。」

季岁拧了拧眉毛,良好的教养让他没有爆发,只是点了点头,睫毛又长又密。

「去人事请个病假,照顾好身体。」

直到那道背影消失我才回过神。

等等,刚才丫的是不是说我脑子有病得早治。

不愧是文化人,骂人都文绉绉的。

可是季岁真的很可疑。

哪有人一边一脸冷淡似乎全世界别想染指他一边耳朵默默红着。

是不是我老公不知道,但是我敢肯定老板他绝对是个闷骚。

真的,理不清这件事真的睡不着了。

那是不可能的。

当天晚上我睡得比猪还熟。

梦里面的老公又出现了,这次是在大白天,他坐在花园里一本正经的喝着咖啡一边语出惊人。

「不是要给我生孩子?」

光天化日的,这人怎么如此不害臊,不看内容看他的语气还以为只是说了一句天气真好。

而且我当时就随口撩了一下没想负责。

似乎是能看透我内心的想法。

男人挑了挑眉,一脸邪气。

「不想负责?」

我急中生智立马开口。

「这事没人的时候再说。」

我努了努嘴,指了指旁边打理园艺的阿姨,结果阿姨一副很识趣的模样,笑着走远了。

男人站起身靠近我。

「现在没人了。」

我抬头看了看晃眼的太阳,再次急中生智。

「等天黑了再说。」

突然一晃天就黑了。

我欲哭无泪。

男人进一步靠近我。

「现在天黑了。」

梦里的我震惊得张大了嘴巴。

就看到那张带着邪气的脸亲了上来。

嗯……居然有点期待。

还没被亲上就听到他在耳边带着恶劣的笑,似乎是有醋意。

「是想被白天的老公亲……还是晚上的?」

我……

其实白天一个晚上一个换着来挺好。

当然我不能说出来。

似乎是能感觉到我的心声,我看到他眼神微暗。

本来要亲上来的帅脸又离开。

这怎么能行。

这辈子还没亲过这么帅的。

我吞了吞口水,鼓足了勇气,咸猪手抓上人家后脑勺把帅哥脑袋掰正。

亲了亲帅哥的嘴唇。

凉凉的,浅尝辄止了几下就怂得退回原地了。

我太囧了,大气都不敢出。

不过看着帅哥发红的脸,我发现了可能我这憨憨老公比我还怂。

脸上的邪气还没有褪去,加上了点被亲懵懵的傻气。

真的有点可爱,原来是个小纸老虎。我起了恶劣的心思,感叹道。

「最喜欢亲老公了。」

「不仅要亲晚上的老公……」

白天的也要。

我现在几乎八分确定,我梦里的老公是季岁那个冤种老板了。

只是不知道为啥他这样两面派,是不是有啥特殊爱好?

我记得第一次入梦的时候,隐隐约约看到他背上是有一个黑色的纹身的,和小拇指一般大……似乎也是个小蛇来着。

当时只顾着感叹帅哥的颜值和腹肌去了,倒是没有想太多。

现在想想这或许是个验证季岁是不是梦中人的重要线索。

想想就有意思。

怎么会有人反差这么大,像是人格分裂一样。

白天像个高冷嫡仙一样不可染指,晚上就变成妖精,清风霁月被血染红的堕落邪神。

嗯……如果动不动就害羞脸红拽不过三秒的邪神也是邪神的话。

但是想要看到老板的背也不容易,毕竟人家可是总裁。

[我说真的,总裁没有人比我更熟悉总裁。]

[真的,鲁迅说过,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我给你发总裁入门宝典。]

在闺蜜的信息轰炸之下我十分激动地打开那些入门宝典。

毕竟我闺蜜可是商场老手,虽然人不正经了点,但是好歹也算小富婆,或许有点干货。

然后,我就看到一堆五花八门的总裁小言。

《总裁的千亿小甜妻》

《总裁的落跑小甜心》

《是!我的总裁先生》

我已经想象到闺蜜那张御姐的脸,化着小烟熏,每天踩着高跟鞋穿着性感包臀裙,一脸精英模样,然后偷偷打开电脑一脸兴奋地看着总裁小说笑的花枝乱颤。

居然有点……可爱。

死马当活马医,办法总比困难多。

我就不信,这么多小说里没有一本有用。

然后我就开始上班摸鱼之路。

在我刷完了顾总裁,厉总裁,陆总裁,霍总裁等总裁以后,我果然有了重大发现。

那就是泼咖啡。

众所周知,总裁的秘书是个砖哪里有用往哪里搬。

自然,泼咖啡就要换衣服。

换衣服就能看到背了。

而我和老板的秘书小江关系不错,在我死磨硬泡外加一个星期七顿午饭的诱惑下,小江终于同意给我观察。

至于为啥只是观察,因为她也不敢泼。

如果不想失业的话还是不要作死了。



大家都是打工人,不容易啊。

于是在某个风和日丽的下午。

办公室传来季岁的声音带着压抑的怒气。

「怎么咖啡都端不好。」

小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重进老板办公室,然后和另外一个新来的秘书一起出来。

我兴奋地拿出手机,嘴角忍不住上扬。

就看到小江略带遗憾地摇摇头。

中午去食堂吃饭的时候我拉着小江好好八卦一下。

「她泼的是裤子……」

小江看着我,忍不住幸灾乐祸地笑了出来。

「裤子?」

我差点喷饭,然后也跟着笑起来。

季岁一看就那种龟毛又洁癖的人,当时一定很搞笑。

通过一段时间的霸总文学的自杀式恶补,我立刻脑补出他一边皱着眉头一边心里想。

「怎么每个新来的秘书都想要把咖啡泼到我的裤子上。」

「我的裤子是有什么奇怪的磁场么?」

我忍不住学起来,一边学习一边笑。

小江本来也跟着笑然后就愣住了,扯了扯我衣袖给我使眼色。

我慢慢扭头,就看到季岁从我身边经过。

我承认刚刚我笑的声音是大了些。

这老板最近怎么老爱吃食堂,与打工人同乐的戏码来的是不是多了些,狗头保命。

而且刚刚好像我说裤子的时候他好像似乎看过来了。

虽然脸上还是没啥表情,不过总感觉他脸很臭是怎么回事。

「江姐,老板刚刚啥时候来的?」

他应该可能没有听到吧。

下一秒,小江就戳破了我的幻想。

「其实,他从你开始他就站在门口了……」

我不听我不听。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显然小江似乎不打算放过我,继续说着。

「而且他的脸就像那个天气预报的晴雨表一样,从多云变成小雨再变成冰雹。」

真形象,不愧是小江。

我欲哭无泪。

「江姐,我作妖的时候你怎么不拦着我点。」

忍痛吃了一个大鸡腿。

小江翻了个白眼。

「我扯了你衣袖三次,你太入戏了,我能怎么办。」

我再次忍痛吃了一个鸡腿。

我要化悲痛为食欲。

不知道是不是上次在梦里把老公给吓到了。

邪神怂了,没再入梦里。

这不耽误我执行 b 计划。

我从小江那里知道每天中午,季岁会去公司的健身房锻炼,然后洗完澡下午再去上班。

这真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天助我也。

吃完午饭偷偷溜去 13 层的健身房,我还刻意换了紧身 t 恤和健身裤。

就当我以为注定等不到季岁无聊地刷着短视频时,他果然来了。

我发誓,真不是我花痴。

就平日里西装笔挺的男人突然穿上了烟灰色运动衫,那种正经中带着一点不正经注入了青春的少年气真的好戳我。

某男人直接无视我直接开始跑步。

然后他的衣服随着跑步的动作起伏,若有若无的腹肌就能看到。

我给自己念清心咒。

黎.柯南.茜茜。

你可是在做侦探的女人,不能被美色迷惑了,色字头上一把刀啊,可千万不要沉迷美色。

但是那个真的看不到啊。

终于,季岁跑完了步,准备去洗澡。

我的小心脏都要蹦出来了。

然后这哥气定神闲地坐下来喝了瓶水就是不洗澡。

喝完水,不知道是手机里为啥看得他那么高兴嘴角转瞬即逝的笑意。

然后,他进了 vip 洗澡去了。

就……这就是有钱人的快乐么。

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

我躺边刷视频一边抱怨。

「啥都看不到啊。」

突然我呼吸一窒,猛地抬头。

就看到落地窗下的季岁洗好澡换了身黑色卫衣站在我面前,淋湿的头发天生就嫣红的唇,让他的清俊疏离中带着一丝痞气,和平日里的清冷模样不同。

他和我只有一步之遥,显然已经不是安全距离,我的心脏跳得很快。

季岁微微俯下身,就听见他略带喑哑的声音。

「有啥想问的,就直接问本人不是更好,偷偷摸摸的可不好。」

完了,他是不是啥都知道了。

我尴尬地别过头,想要活跃一下气氛。

「老板,你腹肌真的不错。」

季岁没理我,拧了拧眉。

估计这马屁拍的不对,急中生智的我看到他刚刚洗的头发。

「老板你头发挺多啊。」

想来老板应该没有秃头危机和发际线危机。

完了,季岁更不想理我了。

我鼓足勇气,脸红着问出了心底最想知道的问题。

「或许,你身上有没有一个纹身?」

季岁愣了愣,最后还是摇了摇头。

「没有。」

他又补充道。

「还有什么别的想问的么?」

我也不知道怎么说。

我心里明明有一千一万个声音告诉我,他就是季岁。

而且梦里的他也间接承认了。

但是为什么现实中他不承认。

我按捺住心中的汹涌情绪,只是笑了笑。

「没事了,老板。」

直到他接到电话离开,我都没回过神。

也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

梦里的他再也没有出现了。

现实中季岁也不承认。

似乎一瞬间,就真的只是一场梦,而这场梦只有我一个人知道而已。

我摸了摸腰间的小黑蛇。

似乎感受到他的温热。

说不上失恋,但是和杜码分手的时候都没这种感觉,怅然若失的空。

屋漏偏逢连夜雨。

我这个乌鸦嘴刚刚提到杜码。

真是神奇的缘分,没几天就看到了不想看到的脸。

再次看到杜码是我没想到的,他跟着师姐唐意晴出现在公司实习。

哦,现在不该是师姐,应该是她女朋友了。

还记得第一次见到唐意晴的时候,就是在我最灰头土脸的时候。

那时候我陪着杜码去研究生的大学,我们拿着大包小包的行李,而她穿着风衣黑长直出现在宿舍门口招待新生。

那一瞬间,我看到杜码的眼睛里闪过一抹惊艳。

「学姐好。」

陆晴晴微微笑着,身上若有若无地茉莉花的味道,和我提着行李的汗味形成鲜明的对比,她温温柔柔地笑着。

「研究生了,该叫师姐。」

我看见杜码的耳朵红了红,他乖巧地应了声。

「好的师姐。」

然后当着我的面她们加了微信,那一瞬间,我站在旁边,觉得自己有点多余。

他们的对白并没有问题,可是我还是从九月秋高气爽的氛围里感受到了一种暗流涌动的味道。

只是,那种不可捉摸的味道我并不知道意味着什么。

楼梯道师姐走后,杜码突然看了我素面朝天的脸,若有深意地说了一句。

「你也该学学怎么化妆了。」

那时候,我没有回答。

再次见到她们,我仍旧是素面朝天,反之她们收拾得光鲜亮丽,站在光里。

她们刚从人事部出来笑着讲话,本着井水不犯河水的原则,我也不准备多留。

只是杜码突然看到了我,似乎是惊讶我为什么会来到这里。

「黎茜茜,你居然能来百盛?」

「还是那么邋里邋遢。」

「在这种公司,还是好好收拾自己吧。」

杜码对我的打压还是一如既往的熟练,一顿行云流水的操作让我啧啧称奇。

或许是过去我的小心翼翼和付出给了他脸了,让他还是嘴这么臭。

「我素颜也挺好看,不劳烦您操心。」

我晃了晃手上的证件。

「有时间还是多多操心自己实习能否转正的事吧。」

那个时候在宿舍楼梯前我没有回答的话。

就是这句。

那天晚上我照了很久的镜子。

我的那张脸,五官也清秀干净,皮肤也白,只是长期熬夜工作加班让它有了痘痘和眼袋。

只是那张脸绝对不是杜码说的邋遢。

那个时候我就想反抗,对打压我的他说出这句话。

唐意见局面有些尴尬朝我伸手笑了笑。

「这位女士,不好意思,我男朋友说话有些直别和他一般见识。」

唐意不愧是段位极高的女士。

装作一副不认识我的样子给谁看。

刚刚他男朋友咄咄逼人的时候不出来打圆场,现在打圆场。

我没有回握她的手直接离开了。

以德报怨何以报德。

回到工位张姐有些不自然地叫我过去。

她刚刚应该看到了我和唐意的不愉快好心提醒我。

「那个唐意是唐主任的侄女,你能不起冲突尽量不起冲突吧。」

我点了点头,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只要他们不惹我我也不会自己去送人头。

只是第二天,我就更加深切地认识到什么叫笑面虎。

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和季岁一起待在健身房的事有人看到了,添油加醋地说得煞有其事。

「我听说,黎茜茜倒追季总被甩了。」

「我听说,黎茜茜都怀孕赖上季总被甩了。」

「我听说,黎茜茜堕胎了,季总不要她了。」

一天之内,从第一个版本穿成了第 n 个版本。

而中午吃饭的时候,还恰好遇到了唐意和杜码。

杜码一脸嫌弃地看着我。

「黎茜茜我说你怎么能上百胜呢,靠了点非常手段。」

唐意笑起来温温柔柔的,似乎在安慰我。

「季总这么优秀的男人把握不住正常的,茜茜妹妹还是养好身体,照顾好自己。」

我翻了个白眼没心情搭理这个奇葩男女。

杜码我都压根不想提。

唐意明明比我大两岁应该成熟了,逢人就装熟的本事能不能改改。

这么喜欢认亲戚啊怎么不叫我爸爸。

我没有理这两人,对敌人最大的蔑视就是无视。

只是气定神闲地坐下来吃饭。

我就是不接话。

气死你们丫的。

有时间嘴炮还不如去工作啊。

至于怎么进的公司,我丫的以前也是学校设计院的才女好吧,好多作品都是拿过大奖的,工作能力完全不输的,要你们在这阴阳怪气。

软饭男和他的绿茶女友。

当然也不是不难受,只是憋着只是后知后觉。

不然我也不会拉着闺蜜出门喝酒。

情场失意,职场也不得意。

我撸了个妆搞得漂漂亮亮的去了酒吧,夜晚的酒吧很迷离,一向是我最不喜欢来的地方。

那时候我分手都没来。

现在却想来。

只是因为这里人多热闹,热闹了那个人的身影就不会浮现出来。

酒吧里一个一个漂亮弟弟,他们或漂亮或可爱,热情张扬的摇晃在舞池中间。

有好几个弟弟过来熟练地坐下,流水线般的流程。

「姐姐一个人啊。」

「姐姐,你是今晚最让我心动的人。」

「姐姐,加个联系方式啊。」

我喝得头大,看着他们上挑的眼线,还有带着唇釉的嘴巴。

不是不好看,很好看。

只是始终都不是那个人。

不是那如画眉眼,不是那双亦正亦邪的眼睛,不是那双天生嫣红的唇。

不是他。

本来想出门散散心的我却更郁闷了。

我眼泪忍不住啪嗒啪嗒地流下来,开始骂人。

「你们都欺负我,都欺负我……」

脑子迷迷糊糊的,我好像叫了季岁的名字。

又或是没有。

我好像跌进了一个檀香的怀里。

又或是没有。

不知道我的脑子好晕。

是不是有人轻轻地把我拦腰抱起,在我的唇上轻轻吻了一下,带我离开熙熙攘攘的人群。

我嘟囔了几句。

「季岁是猪,大笨猪。」

然后似乎有人扶着我的腰,在我耳边轻轻笑着。

「对,他是猪。」

「谁欺负我们小姑娘就该骂。」

不过宿醉醒来,我啥也不记得了,最后醒来的时候我就在床上,睡得好好的。

可能是我沉默是金的态度感染了公司的人。

隔天流言居然平息了。

我默默为自己点了个赞。

准备拉着小江自嘲一番,没想到小江神秘兮兮地把我叫了出来。

「说真的,你和季总是不是真的有一腿啊。」

我本来还想说有三腿四腿。

她一脸认真的模样让我开不起玩笑。

「你怎么也相信公司的疯言疯语,上次不是没追到他么?」

小江靠近我。

「可是今天季总还特意叮嘱我把关于你的流言这件事摆平。」

季岁?

我石化当场。

感情不是我那种清者自清的样子感动了热爱八卦的群众,而是罪恶的财富和权势。

嘶……

下一秒我就听见小江说出了让我最地铁老人表情的一句话。

「我觉得不是你在单恋,季总心里也是有你的。」

她点了点头煞有其事。

「你们一定是双向奔赴。」

所以人类的本质就是磕 cp。

我真的不知道怎么解释,季岁应该是觉得这个流言影响他清风霁月的声誉吧。

不过不管我问问解释她都是「我懂」这个表情。

懂啥啊?

不过你永远叫不醒一个磕 cp 的女人,想了想我还是识趣地闭嘴吧。

不过,撞到杜码和刘主管的事是我万万没想到的。

这男的就是现代版本的陈世美。

以前考研的时候吃我的喝我的然后考上了研究生。

后来和唐意好了,利用唐意坐便车来到百胜实习。

最后,又是……刘经理。

不过刘经理可是能当他妈的人了,杜码真的是为了上位拼了,忍不住为这种拼劲感动得五体投地,让人不禁头涔涔而泪潸潸了(阴阳怪气脸加狗头)。

我没有撞破,只是拍下了两人抱在一起的视频。

别人的事也不是我能插手的。

想起昨天杜码说我的非常手段,也是够搞笑的,果然脏人眼里都是脏事。

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自己啥样看别人也就啥样。

我还是把这段视频匿名发给了唐意。

这是他们小情侣的事情。

然后就围观了一出好戏。

大概就是,唐意当场揭穿了杜码和刘经理的好事,捉奸当场。

然后把这事捅到了唐主任那里去想要杜码在公司里待不下去。

而刘经理则怒保杜码,并说这是无稽之谈,纯属污蔑。

一番扯皮之下,这事人尽皆知。

知道消息的当天我在加班。

接了一个公司的大单子自然要勤奋。

这个单子做好了,对于我的职业生涯是一个质的突破。

等我忙好的时候,已经将近九点多。

手机也快没电了。

上面还弹出一个小时前闺蜜的几条消息。

[外面下阵雨了。]

[衣服都湿了。]

[黎宝带了伞吧,或者打车回来吧。]

[我先睡个美容觉到家给我说。]

打开窗户,外面果然下了大阵雨,淅淅沥沥的雨声震得人的耳膜痛在空旷的办公室显得格外的明显。

灯光晃了晃,突然一个阵雷「轰」的一声让我心跳如雷。

更不幸的是突然灯也灭了。

随着一声雷响,周遭突然一下子黑了,只有手机是唯一的亮源。

可是手机也只有百分之一的电了。

我赶紧打电话给闺蜜。

电话嘟嘟几声以后就彻底没声音了。

连最后一丝光亮也没有了,因为手机也没电了。

那一瞬间就好像自己一个人置身荒岛,我的思维无比清晰,脑子还是我的脑子,身体却不是我的,除了心慌就是心慌。

我怕黑。

我好怕黑。

以前我有一次陪杜码玩密室逃脱的时候,那种窒息的害怕差点淹没了我。

那个时候他一边笑我胆子小,一边笑我没出息,不情不愿地领我出门,然后一副被我打扰兴致的模样,全然不顾当时的我还在瑟瑟发抖。

我忍不住蹲下抱紧自己,防止自己想到那些不好的回忆,然后下意识一样叫出了季岁的名字。

「季岁,季岁……」

「季岁,季岁……」

在不在啊季岁。

是不是我已经害怕得出现了幻觉,仿佛我听见了季岁的声音。

「黎茜茜,我在。」

随他而来的是温热的怀抱。

他抱住了瑟瑟发抖的我,我撞进了他檀香的怀里。

那一瞬间,我的眼泪才止不住断线地掉。

好像委屈的孩子终于等到了为她做主的大人。

一切的不安终究顶不过季的那一句。

黎茜茜,我在。

那一瞬间,季岁的怀里有光,把黑暗中的我打捞起来,除了窗外的雨只有他的温暖。

那天晚上,季岁一直在床边守着我。

我听见他对我说了很多话。

只是我都没有听清。

我只听见了最后一句,他说还不是时候。

第二日我就按照原定计划去了外地出差。

这是我人生最重要的一个项目,我花了太多精力去做不能出错。

期间公司调查监控得知那天晚上的停电是另有隐情的,是杜码猜到发邮件的可能是我,于是整了我。

他知道我怕黑,所以用我的软肋吓我。

只是已经不在意了。

我只记得季岁对我说过的话。

他说,茜茜我可以把一切捧到你面前,可是真的为一个人好,不是这样的。

「应该是让她站在自己的肩膀上,让她用自己的双手去摘到月亮。」

两个月后,我谈成了项目回到了公司,没有什么比通过自己的努力获得成果更让人开心。

意外地碰到了实习结束的杜码。

因为实习期间有重大作风问题所以他毫无悬念地没有通过实习期。

这一次,我站在光里,我的脸上依旧没有化妆素面朝天,只是我笑得灿烂。

杜码看着我欲言又止,他走了过来,最后还是开口。

「茜茜,你现在这样很漂亮。」

我没有搭理他只是往前走。

现在的我不需要,也不会为他的一句夸奖而沾沾自喜。

我知道自己越来越好,而他的夸奖无关。

杜码似乎是不死心又说了一句。

「你以为那个年季是真的喜欢你?」

我没应声。

只是季岁已经到我身边。

他揽住我的肩膀,笑得像妖精一样。

「是啊,我是真的喜欢她。」

那天晚上,他的蛇尾缠上了我的手指。

他说,这是蛇族特有的连理方式。



春宵以后,我迷糊间听见他说。

黎茜茜,我喜欢你。

喜欢你一千年了。

然后我听了他说了一晚上关于我俩的故事。

某日我打开了他的朋友圈。

备注是狐狸精。

得,这妖精又欠收拾了。

「狐狸精是谁?」

季岁一边笑一边抱住我。

「就是狐狸精啊。」

哦,他真的是个狐狸精啊。

得,有个妖精男朋友真费事。

朋友圈里全是妖精。

他爱你的时候,你感受到他的爱,他不爱你的时候,你感受到的就是他的性格。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高中同学聚会的怪象,三类同学随喊随到,二类同学谁也“请不动”

高中同学聚会的怪象,三类同学随喊随到,二类同学谁也“请不动”

苗家少女
2022-10-05 19:02:59
财联社10月5日电,美联储戴利表示,美联储坚决提高利率以控制通胀,目标是将利率提高至限制性区间内。

财联社10月5日电,美联储戴利表示,美联储坚决提高利率以控制通胀,目标是将利率提高至限制性区间内。

财联社
2022-10-05 22:18:31
北京朝阳:这些时段去过这两个地方的请主动报告

北京朝阳:这些时段去过这两个地方的请主动报告

精英资讯
2022-10-05 19:26:21
民工轿夫收双份钱抬狗上山,遭专家指责:没有底线,践踏人类尊严

民工轿夫收双份钱抬狗上山,遭专家指责:没有底线,践踏人类尊严

闻舞视界
2022-10-05 11:18:12
长假又遇充电难!有特斯拉在高速堵到没电 里程焦虑下车企各显其能

长假又遇充电难!有特斯拉在高速堵到没电 里程焦虑下车企各显其能

财联社
2022-10-03 13:41:21
预制板房或将“全面拆除”?2022旧改新规出台,拆迁会“重启”?

预制板房或将“全面拆除”?2022旧改新规出台,拆迁会“重启”?

小萝莉
2022-10-06 00:23:38
3-2!女排世锦赛首个八强席位或出炉,连胜世界前五,蔡斌危险了

3-2!女排世锦赛首个八强席位或出炉,连胜世界前五,蔡斌危险了

排球评论员
2022-10-05 10:47:12
孙颖莎出任一单陈梦王曼昱联合出战,中国国乒打得对手没有脾气

孙颖莎出任一单陈梦王曼昱联合出战,中国国乒打得对手没有脾气

国球热讯
2022-10-06 01:00:40
「当代画家推荐」格雷格:用画笔创作出家喻户晓的英雄

「当代画家推荐」格雷格:用画笔创作出家喻户晓的英雄

挥毫泼墨学院派
2022-10-05 18:51:01
真实案件:2005年重庆一桩表兄与表妹不伦畸恋酿成的悲剧

真实案件:2005年重庆一桩表兄与表妹不伦畸恋酿成的悲剧

法律故事在线
2022-10-05 21:02:24
等了整整517天!锡安首秀就爆!颤抖吧!NBA

等了整整517天!锡安首秀就爆!颤抖吧!NBA

篮球技巧教学
2022-10-05 13:28:50
新疆疾控专家:新冠病毒不存在真正的“物传人”

新疆疾控专家:新冠病毒不存在真正的“物传人”

巴州在线
2022-10-05 17:39:53
一直觉得李诞比王建国成功,看完了李诞的个人专访,发现我肤浅了

一直觉得李诞比王建国成功,看完了李诞的个人专访,发现我肤浅了

往来风尘客
2022-10-05 22:28:16
上海钉子户张新国:扬言要6套房加1亿,坚守14年,最终败给现实

上海钉子户张新国:扬言要6套房加1亿,坚守14年,最终败给现实

鬼谷子思维
2022-09-21 18:04:25
老年代步车上路被查, 大妈反问交警, 能生产、能卖, 为何不能开!

老年代步车上路被查, 大妈反问交警, 能生产、能卖, 为何不能开!

晓晓说菜
2022-10-05 00:10:23
安切洛蒂102胜追平弗格森,并列欧冠历史教练胜场数排行榜首位

安切洛蒂102胜追平弗格森,并列欧冠历史教练胜场数排行榜首位

直播吧
2022-10-06 05:19:03
同学结婚我随礼一千,五年后我结婚收到他转账信息,一看金额愣了

同学结婚我随礼一千,五年后我结婚收到他转账信息,一看金额愣了

小鹿别乱撞
2022-10-01 09:35:02
下周一,油价又有调整

下周一,油价又有调整

云南网
2022-10-05 17:07:09
历年诺奖获奖统计,美国一骑绝尘,为何我们却很难培养出诺奖?

历年诺奖获奖统计,美国一骑绝尘,为何我们却很难培养出诺奖?

肖博
2022-10-05 18:48:35
印度外长对华喊话后,中印边境传来最新风声!国防部释放重要信号

印度外长对华喊话后,中印边境传来最新风声!国防部释放重要信号

烽火崛起
2022-10-04 22:51:28
2022-10-06 05:46:44
东西有点南
东西有点南
智者一切求自己愚者一切求他人
679文章数 2319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健康要闻

好体态是什么样子的?

头条要闻

任国家卫健委副主任1个月后 曹雪涛率队连夜赶赴一线

头条要闻

任国家卫健委副主任1个月后 曹雪涛率队连夜赶赴一线

体育要闻

欧冠客场虫,巴黎圣日耳曼近7个欧冠客场只赢下1场

娱乐要闻

谷爱凌大秀腹肌!画烟熏妆气场强大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详解诺贝尔化学奖:他们把化学玩成了乐高玩具

汽车要闻

奔驰全新GLC海外下线 国产7座版年内推出

态度原创

手机
时尚
旅游
艺术
本地

手机要闻

iOS 16.1 Beta 4发布:iPhone 14 Pro灵动岛样式变了

不再沉迷“鲜肉”收割!43岁萧亚轩拄拐杖复出看秀

旅游要闻

加拿大卡尔加里,不一样的北美旅行经历

艺术要闻

用影像创造生活与真我 三影堂影像艺术展正在展出

本地新闻

“冰上绅士”许静韬:继续为冰壶事业拼搏下去

进入关怀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