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远房亲戚硬把女儿送进我家借宿,要求我老公每天接送”

0
分享至

原创/【小楼故事】 作者/刘小楼



图片来源网络

倾诉人丫丫,女,27岁,坐标江浙

我从小就知道自己相貌普通,真的是那种路人甲乙丙丁,没有丝毫出众之处的平庸。

即便化了浓妆打扮起来,也不过堪堪六七分的美女吧。

更何况,我不会化浓妆,从来也没粘过假睫毛双眼皮啥的,化妆都超级简单,描个眉毛,涂点润唇就OK。

从小,我爸就教育我,不要太过于重视外表,要追求内心的丰盈满足。

有一点我真的很自豪,我一直是被爸妈爱大的孩子(不是溺爱)不缺爱的孩子,性格都不会差。

我从小学习也算自觉吧,虽说高考时没能出类拔萃到北大清华,但在我家对我的要求来说,也算不错,顺顺当当211毕业。

毕业一年就认识了我老公,去年刚结婚。

我结婚这事,在我们家族都挺轰动的。为啥呢,因为我老公家比较有钱。

算是传说中的富二代吧。

其实我至今也没想明白,为啥我俩能走到一块。

可能我傻,不用费啥劲追?也可能我性格比较好大大咧咧的,不太记仇吧。

反正就是,那时我不想考公,回父母身边,找了家不太累薪水普通的公司,一心想躺平。

我家条件一般,就我一个独生女,说真话也没啥生存压力。

像我这样一个佛系憨妞,能借助父辈余荫吃喝不愁,嘿嘿,我就很满足啦。

然后,我平时爱打打游戏,还打得比较臭。游戏中就认识我老公了。

起初,就是经常跟在他屁股后面混,再后来经常在一起聊天侃大山。

整天嘻嘻哈哈的,也从没有什么其他想法。

了解多一点之后,他经常嘲笑我拥有一只猪的理想,我觉得猪也挺幸福啊,只要不被杀。

见面是他提出来的,很突然,就有一天我下班,他忽然说想找个人一起吃火锅,问我去不去。

我当时很懵,我们平时也没多聊啥呀,见面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但是感觉他那天情绪有点低落,而且,平时组队聊天说话,也能感觉出来他是挺正经一人。

青天白日我怕啥,就去了呗。

这货看着也其貌不扬,一件灰色连帽衫,一条牛仔裤,还背个斜挎包。就和大学里刚从试验室出来,往食堂冲的low学哥没啥区别 。

一见如故,相谈甚欢。

再下周,我就约他,人家请了我,我总得回请吧。一来二去,也不知道怎么就谈上了。

我回家告诉我爸妈我谈恋爱了时,我也只知道他是本市人,在那里上班,做啥的。

至于家在哪?家里啥情况一概不知啊。

对了,这货,学渣一个,上的国外大学,我叫不上名,反正不是啥名校。

不过他工作还蛮认真,生意做的不错,比较有商业头脑。用他哥和我公公的话说,他天生就是做买卖的,就是懒。

我老公姓任,我一般都喊他老任。

我头几次去他家,也只觉得他家是有点钱的人家,住别墅,有阿姨做饭。

但确实是没想到,他家比我想象的有钱多了。

他爸妈做生意早,如今很多生意都在国外,他哥嫂都是常年在国外打理。

结婚时,我家没提彩礼。

我爸妈本来也没多高要求,只是希望他工作稳定,自己有房,我们能自己住,不要和公婆住一起。

因为我爸妈觉得,我又懒又缺心眼,一定会被婆家嫌弃。

我爸妈甚至还做好了打算,如果未来女婿买的房是按揭,他们就帮我们把贷款还清。

因为怕我们以后生活有压力,我吃不到好吃的。(当然,我老爸当时想的婚房也就是普通小区,百十来平吧)

直到结婚前,我们家也没想到他家能那么有钱。

只是觉得我傻人有傻福,能嫁给在H市买大平层做婚房,还全款的婆家,真是烧高香了。

结果婆家给了一笔彩礼后,我妈傻了,简直是懵了。感觉太多了,我父母都不敢收,再三和我老公确认。

我妈还一副很惴惴不安的样子,可能是觉得我怎么也不值那么多钱吧。

再后来,在我家亲戚中引起震惊的是,我妈缺心眼地把婆家给送来的金首饰箱子,拍照发到家族群里了。

别的就不说了,九对龙凤镯,就几乎装满一只小箱子了。

从那以后,估计我,不对,是我家老任,就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亲戚惦记上了。

婚后还不到一年,年初疫情刚过。

我妈的表妹就给我妈打电话,说她21岁的女儿童童,就是我的表妹,要到H市上班。说是找好了工作,试用期半个月单位不管住宿,想住到我家。

我结婚后和老公是住在H市的,离我家也就八十公里。

我妈那个表妹家是姐妹两个,我妈和她表姐走得近些,因为都住在一个市,时常往来的。

我妈的表姐家也是个女儿,叫琳琳,和我同岁,之前在广州,也是去年一直在看房子,准备回H市来定居的。

我和琳琳从小就经常在一起的,还蛮熟悉。

但我妈的表妹,很多年一直在外地,和我妈没来往。她的女儿童童,我更是几乎不认识,只在小时候见过面。

我妈还没来得及和我说,她表妹就问了我的电话直接打给了我。

我叫表姨。

真的,刚接电话,我都不知道她是谁。

她一开口就亲热的不得了,一口一个丫丫,你妹妹要去H市上班,她一个小姑娘,出门在外,你这个姐姐要帮我看看牢。

一定要住我家。

我有点不愿意,毕竟我连她是谁都想不起来啊。

就说我得问问我妈。

结果我妈告诉我,她也很莫名其妙的接到电话,也帮我推辞了,说是不如帮她找个民宿住吧,住到家里不方便。

按正常人来说,这样说了,就该知难而退了吧,我那个表姨却不,非要给我打电话。

一口一个亲戚,你是姐姐,就是非要我照顾她家童童不可的样子。

我和老任说了这事,老任也不太乐意,也说,要不你给她出钱,找个民宿住半个月得了。

虽说,家里地方够大,但毕竟谁也不喜欢陌生人来家住吧。

接连打了几个电话,我甚至都说,阿姨,妹妹来了我出钱帮她找个民宿住吧。

我表姨却说,那不行,一个小姑娘住民宿,我不放心,和你一起,你帮我看看牢,我安心点。

那咋办?不答应都不行的样子。

老任说,那就叫来吧,反正地方大,又住不了多久。我俩都是担心,再不答应,害怕我妈以后见面,面子上挂不住了。

那,来就来吧。

来的那天,我开车去高铁站接她。我小时候见她的时候,她还在她妈妈怀里抱着呢。

真是女大十八变,童童白幼瘦,长得还挺漂亮的。说话软软糯糯,一口一个丫丫姐。

回家的路上,她就问了我两次,第一次是问,姐夫上班很忙么?没陪你来呀?

我说,他打游戏呢,天热懒得出门。再说我自己来就行啊,也不是不认路,你一个小姑娘又没多少行李。

后来快到家,又问,姐夫是不是不高兴我来呀?我害怕姐夫嫌我打扰他。

我心说,你本来就打扰我们啊,但你不还是来了。

当然我嘴上肯定说,没有没有。

然后就是问我,为啥只开个特拉斯,为啥姐夫不给你买个高档车。

我觉得我这小车挺好,没毛病啊。嘿嘿一笑,也就过了。

到家后第一天,我们一家四口一起吃的饭。

婚后,我婆婆怕我俩自己做不好饭,把家里的李阿姨指派给我们了。

李阿姨在婆家好些年了,照顾老任也好些年了。人特别好,对我也很好,菜烧的一流好吃。

那天是我和老任,李阿姨,还有童童一起吃的饭。一切都很和谐。

吃完饭,我去她房间看看,李阿姨都弄好了,也没啥事,就闲聊几句,叫她需要什么和我说。

晚上看电视,童童拿出手机说,丫丫姐夫,我加你个微信呀。

我听见那句丫丫姐夫,头皮就发麻了。真的是又嗲又糯,娇柔出了天际。

我这边还在自叹,同样是女人,你听人家那一嗓子,那叫勾魂。我啥时候能有这样的才能呢?

老任估计也被叫懵了,眨巴好几下眼,才说,你加你姐就行了,有事找她,我平时都不看微信。

然后趿拉着他的大拖鞋就进卧室去了。临走还说,你们姐妹说话吧,我休息了。

接连几天相安无事,因为她来之前,表姨就一再和我说,你表妹年纪小,出门在外,你一定要看看牢她。早上上班,她地铁什么的还都不认路,你要你老公送送她。拜托拜托了!

这两年疫情,老任的工作本就不忙,加上天热,他那个人懒得门都不爱出,有时他自己公司的事,他都赖给我,你还指望他早起送人?

我是没指望过。

所以,接下来一周,都是我早上起来送童童去上班。后面她自己可能不好意思了,和我说,送她到地铁站就可以了。

童童是幼师,在H市也是进了一家早教机构。

然后大概在她住进我家第五六天的样子吧,有一天晚上我们三个坐在客厅吃西瓜。

童童忽然站起身对我说,丫丫姐,我们今天排了一段小朋友的舞蹈,我跳给你看呀?

我还没说话,她就开始低头翻手机放音乐。

我和老任,就有那么点点尴尬的,等着她表演。

期间,李阿姨也站在一边看。

音乐响起,陈老师著名的儿歌‘孤勇者’。

童童动作潇洒的踢掉拖鞋,就在我家客厅里跳起来了。

平心而论,跳的挺好的,起码比我强多了。

但是,越来越不对,里面加了好多少儿不宜的动作,而且越跳越往老任坐的沙发那头。

比如她做了一个,一手按在小腹上,前后摆臀胯的动作,几乎就是站在老任的身边,直冲着老任做性感动作了。

我是看傻了,就觉得有点,太太太丢人了吧。

老任瞅瞅我一脸目瞪口呆, 猝不及防的问:你,这是给幼儿园孩子排的舞蹈?

童童笑成了花,唰的就在沙发对面的地上跪了下来,两手支在茶几上,眨巴着大眼睛看着老任:

丫丫姐夫,怎么样啦?人家跳的好不好看?

从收势到跪下,再到抬起手撑住脸,抬起水汪汪的星星眼注视老任,童童的整套动作,一气哈成天真无邪,丝毫没有半点拖泥带水。

嗲音袅袅中,老任没搭理她,起身回卧室了,边走边说:丫丫,看好你这妹妹吧,别哪天让孩子家长给揍了!

我和李阿姨,同时笑了。也是没谁了,我都不知咋形容她好了。

第二天周末,童童提出:丫丫姐,让姐夫带我出去玩玩吧,我对H市都不熟悉。

我还没来及回答,老任说,我没空,让你姐陪你去吧。

也确实,老任约了他几个朋友去游泳。

本来我们都是一起去的。但那天,我和老任同时决定,不能带童童去,万一,她当着人面来一段少儿舞蹈,我们,丢不起那个人呐!

结果老任走了,她又说不想动了,就在家看节目。

老任的平板放在客厅那端的茶台上,我刷着手机,听见李阿姨制止她:

童童,你不要动你姐夫的平板,你姐夫不喜欢别人动他的东西哦。

我假装没听见,但是看见,她一脸不情愿的放下平板,瞪了李阿姨一眼。

李阿姨把平板拿进书房,顺手锁上了书房的门。

我心里暗叹,这是何苦来,换作我,我是说什么都要住民宿的。自由自在的,不被人盯着不香么?更何况,我都说帮她出钱了呀。

反正那段时间,老任几乎不和她正面说话。

她主动和老任搭话,老任也是不咋回应,要不他就去小客厅看片或者打游戏了。

童童跟着凑到小客厅看片,老任就把她留在那边,自己回卧室或者书房锁上门。

大概第二周,离她说好要走的时间,前不久几天。

一天晚上,童童跑来敲我们卧室门,软软的问:“丫丫姐,姐夫,我点了外卖,你们要不要出来吃?”

老任动也不动, 我不好意思让她尴尬,就出来和她一起坐在饭厅吃了两口。

我和老任晚上都不吃东西,最多就是有时上火呀,天热呀,喝一碗阿姨煮的糖水。

我意思的吃了两口,谢过她,让她慢慢吃,就去漱口了。

就在我去漱口的空,好家伙,人家端着一杯奶茶就冲进我卧室了,门都没敲:

“姐夫,我给你点了奶茶,你喝点吧。“

老任一脸愕然的抬头看着她,说不喝,谢谢,摆摆手让她出去。

想必老任当时心里是很郁闷的,他那个人,虽然整天嘻嘻哈哈,挺随和,但界限感很强,还有点小洁癖。

闯进他卧室,已经是让他很很反感了。

然后童童还非要捧着奶茶凑过去,非要递给他。

我回来的时候,老任正一脸不高兴的提着杯奶茶走出卧室。

表表妹来劲了,冲着我说:丫丫姐,姐夫不喜欢我,都不肯要我给他买的奶茶!

那小嘴嘟着,一副委屈到不行的样子。

我笑了,说,我也不喜欢。不是说你,我俩都不喜欢奶茶。

老任就很没风度的来了一句:我能进去睡觉了么?

就这样,她竟然还坚持了两天以后才走。

走得时候我送她和行李去她单位,她一边坐在我车上,一边给老任发微信好友请求。

事后,老任拿给我看,请求是:叫姐夫也太严肃了,我能叫你任哥哥么?

老任装作没看到,直接拉黑。

真心话,这是来我家勾引我老公了么?也太明显了吧。

她走了当天,琳琳给我打电话,问我童童在你家?

我说,住了十多天,刚送走。

原来我刚送走她,她就在朋友圈发了我家房子和周边的照片。

琳琳一看就吓了一跳,赶紧打电话给我。她一直以为我都不认识童童母女的。

我就给她讲了一遍。

琳琳告诉我,童童她妈当年是婚内出轨,带着童童跟着别人私奔跑走好多年。

前几年,她们母女俩才回来。不过,她家那边的亲戚,都不怎么和这母女俩来往。

说是童童年纪小,男朋友却很多。才19岁,被别人家老婆打上门的事都有过。

然后,琳琳就埋怨我心大,怎么不打电话问问她。

我,,,我是真的没想到啊。

只觉得是远房不熟悉的亲戚,上门来麻烦人,真没想其他。

琳琳又说:

我家也在杭州啊,我房子买好装修好,因为还没入住,别人不知道,可我阿姨(童童妈)是知道的呀。

我这里房子空着呢,她妈怎么不说来我家住啊?就算按亲戚说,童童和我,也比和你亲吧,怎么找到你那边,却瞒着我和我妈啊。

我:……

不知道咋说了,我就把童童这些天在我家的种种,和琳琳讲了讲。

琳琳挂了电话就去调查。

后来告诉我,打电话到童童上班的早教机构问了,人家那边试用期就安排住宿的。她反复问了好几次,确定试用期一直有住宿的。

据说琳琳妈妈听说后,直接找上门,把她妹妹骂了一顿。

说是,你们不要在家乡做那些上不了台面的事,都是亲戚,你不要脸面我们还要!

大概前后不到一周吧,琳琳给我电话说,童童已经不在那边上班了,回家了。

这感情,就是特意到我家来住了几天呗。

真的,我都不知道说啥好了。

事后,把这事告诉我妈,我都觉得丢人。真是太丢人了!我爸气的给我妈数落一顿,想必以后不会再有这种事发生了。

但是,我还是觉得心寒,也觉得可怕。这年头,防骗防被打,还要防亲戚啊!

关注【小楼故事】情感故事天天看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著名艺术家金政基客死他乡!在机场发病抢救无效死亡,享年仅47岁

著名艺术家金政基客死他乡!在机场发病抢救无效死亡,享年仅47岁

快乐娱文
2022-10-06 09:48:57
空置房成灾!

空置房成灾!

搂着房本睡的香
2022-09-27 07:25:37
吴刚才是《少林寺》原定男主,拍到半路换成李连杰,如今仍难释怀

吴刚才是《少林寺》原定男主,拍到半路换成李连杰,如今仍难释怀

风檐夜雨铃
2022-10-06 22:26:33
国产无人机没法打仗, 俄国防部抱怨, 中国无人机太贵只能买伊朗的

国产无人机没法打仗, 俄国防部抱怨, 中国无人机太贵只能买伊朗的

李波谈财经
2022-10-05 16:20:43
2022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安妮·埃尔诺:致中国读者

2022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安妮·埃尔诺:致中国读者

新京报
2022-10-06 20:59:05
黄晓明突发严重的荨麻疹!吃烧烤只是诱因,减肥过度才是主因

黄晓明突发严重的荨麻疹!吃烧烤只是诱因,减肥过度才是主因

金牌娱乐
2022-10-06 19:57:54
2022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为安妮·埃尔诺

2022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为安妮·埃尔诺

红星新闻
2022-10-06 19:10:11
Slater谈追梦&普尔冲突细节:后者面部被快速地打了一拳

Slater谈追梦&普尔冲突细节:后者面部被快速地打了一拳

直播吧
2022-10-07 04:35:03
油价调整消息:今天10月7日,调整后国内92、95号汽油零售价

油价调整消息:今天10月7日,调整后国内92、95号汽油零售价

车圈儿小见解
2022-10-07 04:14:49
她是央视著名主持人,巅峰时加入英国国籍,离婚后回国复出捞金

她是央视著名主持人,巅峰时加入英国国籍,离婚后回国复出捞金

清竹雅韵
2022-09-30 09:29:02
刘强东花了多少多少钱与明州女主和解?远没有外界猜得那么多

刘强东花了多少多少钱与明州女主和解?远没有外界猜得那么多

大白讲体育
2022-10-03 11:37:57
老戏骨胡亚捷在自家客厅给父亲庆生,装修朴实无华,没去高档饭店

老戏骨胡亚捷在自家客厅给父亲庆生,装修朴实无华,没去高档饭店

史建说娱乐
2022-10-06 16:34:35
受3方面的影响,楼市的“抛售潮”或将加速到来,大家应做好准备

受3方面的影响,楼市的“抛售潮”或将加速到来,大家应做好准备

山药蛋TV
2022-10-06 10:55:48
“昨晚妈妈坐在爸爸身上”,5岁孙子告状,奶奶的回答值得借鉴

“昨晚妈妈坐在爸爸身上”,5岁孙子告状,奶奶的回答值得借鉴

郅建伟
2022-10-01 10:49:26
男子买2吨铁丝铺在房子里,邻居们都觉得他疯了,装修完很惊艳!

男子买2吨铁丝铺在房子里,邻居们都觉得他疯了,装修完很惊艳!

萌心生活馆
2022-10-06 10:04:17
男子半年不用洗发水结果秃顶变满头黑发,网友:难道是洗发水的错

男子半年不用洗发水结果秃顶变满头黑发,网友:难道是洗发水的错

潇洒弟
2022-10-06 18:30:15
欧冠积分榜综述:巴萨出线渺茫,多个小组积分难解难分

欧冠积分榜综述:巴萨出线渺茫,多个小组积分难解难分

冰做的稻草人
2022-10-06 10:09:24
人死后的七天,真的会回家看望吗?专家给出了两个答案

人死后的七天,真的会回家看望吗?专家给出了两个答案

唐千千的日常
2022-10-06 10:22:59
中国女排3-2逆转荷兰!李盈莹前8次进攻皆失,龚翔宇疑似伤势加重

中国女排3-2逆转荷兰!李盈莹前8次进攻皆失,龚翔宇疑似伤势加重

小来来聊体坛
2022-10-07 04:17:17
车管所表示:满足以下4个条件,C1驾照可以免费升B2

车管所表示:满足以下4个条件,C1驾照可以免费升B2

叼着棒棒糖去上学
2022-08-11 18:37:23
2022-10-07 05:24:49
小楼故事
小楼故事
指尖作风月,我是刘小楼
232文章数 562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健康要闻

好体态是什么样子的?

头条要闻

特朗普因"中国制造"败选?一名华裔被抓让有些人乐坏了

头条要闻

特朗普因"中国制造"败选?一名华裔被抓让有些人乐坏了

体育要闻

Slater谈追梦&普尔冲突细节:后者面部被快速地打了一拳

娱乐要闻

杜海涛沈梦辰婚变? 9月还高调秀恩爱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蚂蚁回应支付宝高新企业认证被撤销:到期后未再主动申请

汽车要闻

宾利四款入华20周年限量版车型将于10月10日亮相

态度原创

健康
本地
旅游
数码
公开课

好体态是什么样子的?

本地新闻

“冰上绅士”许静韬:继续为冰壶事业拼搏下去

旅游要闻

千年古银杏 挂果迎客来

数码要闻

RTX 4090显卡月中到货:现已开启预约 12999元

公开课

科学家深海发现“第4种水”:非固液气形态

进入关怀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