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面试调戏女专员,救人靠播放毛片,当线人也得先占女上司便宜

0
分享至

凌念北直勾勾的盯着眼前那对鼓囊囊的,藏在浅灰色职业套装里的丰硕,直感叹大公司就是不一样,一个招聘专员都这么性感火辣。女专员低下了头去看凌念北简历的瞬间,一道散发着诱惑的沟就那么因挤压而自然形成,沟壑深邃,一股香味自内中泛起,直往鼻子里钻,凌念北忍不住咽了口水,瞪大眼睛,恨不得上前扒开看个究竟。



女专员撩发抬头瞬间,凌念北看到哪适才下坠的松软又顺势变成了挺翘,恍惚间,连卡在套装中间的扣子都震颤了一下,差点被崩飞出去。凌念北忍不住赞叹:“真大啊!”

“真大?”女专员先是一怔,随即不着痕迹一笑,就势挺了挺胸,咬了咬嘴唇,有些妩媚道:“怎么?姐姐光大啊,想不想知道里面粉不粉嫩呀?”凌念北没想到面个试还有这艳福,忙不迭点头。女专员嬉笑着抄起凌念北简历就手撕了,这看在凌念北眼里就是在创造氛围,女专员边撒边问:“哪是不是干巴巴的看着不过瘾,还想摸摸?”

凌念北垂涎的刚点头,女专员已经变了脸开骂:“臭流氓,还想摸?你怎么不回家摸你妈去?”

直到被保安轰出去,凌念北都没搞明白:这女人,怎么翻脸跟翻书一样快?

精虫上脑时,凌念北只想看布料包裹后面的真实,这会邪念退去,凌念北又开始自责,自己居然为了哪两坨肉,竟生生把苦心准备两个月的面试给搅黄了。这可是金业集团啊!

“妈的”凌念北懊丧的骂了一句,为了自己得不偿失的色欲。这时候一个惊恐的女声传了过来:“救命啊,救命啊!”

不远处的小巷口,正有三个大汉扯着一个女子往巷子里拖。凌念北气不打一处来,当下一声大喊“放开她”跟着冲进了巷子。

女孩长了一张我见犹怜的脸和不亚于金业集团女招聘专员的身材,这让凌念北心下庆幸,没有白冲动这一回;可那三个男的就不一样了,鞋拔子脸,猪腰子脸、二皮脸,一个比一个长得励志。励志归励志,但励志的手和脚打起来人也很疼的!

无端被坏了好事,凌念北一下子成了对方的出气筒,凌念北也没想到在美女面前,自己还是那么不堪,一下子就被打倒了。

哪三个人围着凌念北连踢带打:“李老板的事你也敢管,真他娘的找死不拣地方!”打是打不过了,凌念北刚想还嘴,那个猪腰子脸就在他头上来了一脚,然后凌念北就彻底失去了意识。

凌念北醒来时,人已在医院。病床边靠近他腰部的位置趴了一个人,正是哪个我见犹怜型的女孩。

按照爱情剧的逻辑,凌念北脑补了一下对方发现他醒来后俯首帖耳柔情备至的场景,甚至对方以身相许后,俩人赤条条交缠一起,为爱鼓掌的画面。由于想象过于刺激,连带着身体的某一个地方也无耻的起了反应。

趴在他身边的女孩本来看着窗外,却好巧不巧的被那个隔着衣服一点点翘起的东西充斥了眼球。女孩扭头看到一脸色相的凌念北,直接气不打一出来:“狗男人,你说你没事在家卧着多好?还学人家英雄救美,也不看看你自己的熊样!”

此骂一出,凌念北甚是崩溃,几乎翻版了南京彭宇扶老太太后的感受。眼见剧情没按自己设想的发展,凌念北好半天憋出来一句话却又生生变了味:“哎,照你这么骂,我到底是狗还是熊啊?”

“狗熊!”女孩气极反笑,这让凌念北觉得自己有够便宜的,居然主动找骂,不过女孩这一笑,倒也有着不可忽视的惊艳,这笑容比之苍井空,武藤兰,小泽玛利亚等人也不遑多让,作为资深宅男的凌念北下意识的去掏U盘想把这个瞬间存起来,手伸到兜里才想起对方是活生生的人,只好悻悻作罢,心里却在闷骚的想:“如果世界是台电脑,我愿用我的心来存储你的微笑!”



凌念北满脑跑火车的时候,女孩下意识的骂了句:“受了伤还不安分,死流氓,臭流氓!”

凌念北再好性子终也忍不住怒了:“我流氓?我怎么流氓了,我是调戏你了还是QJ你了?好心救你还被你骂,就算你长得漂亮了点也不用这么不讲道理啊?”想及自己的幻想,凌念北越骂越没底气。

不过被凌念北这一抢白,女孩也沉默了,过了一会儿,女孩突然神秘兮兮问:“哎,说实话,你救我是不是冲着我长得漂亮?”凌念北索性转过头去不搭理她。

女孩不依不挠,追了过去:“你好歹也是个大男人,怎么这么小心眼?”

凌念北拽拽的瞥了女孩一眼:“不理解哥的性格就不要搭理哥,哥只是不跟不知道名字的陌生人说话罢了!”

女孩一怔,随即眨巴眼睛笑了起来:“好吧,看在你好心救我还挨打的份上,就告诉你好了,我叫肖阳!那你现在可以说了吧?”

与肖阳的相遇对于比较宅的凌念北来说本该是一场绚丽的梦,只是眼下这个梦,遗了。凌念北不仅遗下了那场相遇,重要的是他的心遗下了这么一个影子,搅得他在看日本特产影视剧作时都无法静下心来,就连苍老师脱光了站在他面前都不够诱惑了。

凌念北家住大凌村。靠近市区,属于已被划归开发的范围。因为地价的事,他们村的人和开发商已经对峙了一段时间,只是毫无进展。凌念北不关注这些,哪怕已经半只脚踏进了拆二代的圈子,即将成为新的暴发户,但他的主要目标还是找工作。

上次糟糕的面试后,凌念北对金业集团已经不抱希望了,但意外的是,他竟然接到金业集团的录用通知。凌念北奇怪归奇怪,还是决定去报到。凌念北想把这个喜讯告诉爸妈,但想及他们正带领村民抗议无良开发商,也就作罢了。

按照电话中约定时间,凌念提前北收拾停当,打开房门,刚要出发,一个人影直接就撞进了凌念北怀里,凌念北只觉得一股柔软顶了自己一下,还没来得及回味,已经被推开了。

肖阳气息喘喘道:“快把我藏起来!”

凌念北莫名其妙:“怎么了?”

肖阳扫视着屋内布置:“一两句说不清,有人来了就替我拦住啊”当看到凌念北床下时,肖阳直接就往里钻,凌念北突然想及床下物件:“哎,哎,不行啊。”已经晚了。

那帮追肖阳的人很快也推门闯了进来。迎接他们的是充满诱惑的叫床声,为头的光头冲过来看,却是凌念北只穿了条内裤在看日本的下半身爱情动作片,桌前还放着卫生纸。正在看片的凌念北乍逢陌生人闯入,手忙脚乱去关视频:“你,你们谁呀?想干什么?”

“刚才有没有女的闯进来?”光头问完后自己都觉得自己不可思议,居然会问一个看A片的人有没有女人闯进来?

“有女人进来?”凌念北眼中腾地升起一股绿光“她在哪?”

光头一怔,随即骂了声“靠,神经病”,随即匆忙领着手下人离开了。

凌念北等那帮人撤了,并确定对方不会杀个回马枪后才去叫肖阳出来。结果肖阳没出来,凌念北珍藏在床下的碟片和书刊就一个个飞了出来。

凌念北刚接住这个“隔壁的邻居”光盘,另一个“东京比较热”系列就摔在了地上。

“流氓!色狼!”肖阳从床底爬出来,人还没站稳巴掌就已经朝着凌念北挥了过去。凌念北顺势握住对方甩过来的手一把把肖阳揽入怀中:“我说你这人,怎么老是恩将仇报啊?”

因为凌念北还光着身子,肖阳下意识闭上了眼睛,身子在对方怀中不住扭动:“臭流氓,快,快松开我,别,别拿你的,你的,棒子,顶我!”

肖阳越挣扎,凌念北越控制不住自己,下身膨胀的更大,他偷偷耸动了几下:“我可是为了救你才这样的,我不管,你得负责!”

肖阳欲哭无泪:“你就是故意的,你明知道我在场,还脱这么光,还放毛片!”

“大姐,你知道我伤才好没几天,上次三个人我都打不过,这次这么多人,我要不放毛片,怎么救你?我要穿得整整齐齐的看片,谁信,我不得脱了吗?这么短时间,我想出这么好的法子,你不佩服我不说,居然只关注我穿没穿衣服之类的细节?”

肖阳觉得凌念北哪里说的不对,但就不知道该怎么反驳:“哪,谢谢你了,你先松开我好不好?”

凌念北摇头:“你先帮我去去火才行!”

肖阳偷偷睁开眼,发现凌念北长相和身材也不是那么讨厌,甚至还有腹肌,怯生生问“哪我怎么帮你?”



凌念北二话不说,抓起对方的人伸向自己唯一的布料,肖阳手穿过布料,被烫了一下,一颤,忍不住呻吟出声。凌念北另一只手扳过对方肩膀,就势吻了上去。

肖阳有那么一瞬间的迷茫,想任对方摆布,但她还是在紧要关头咬了凌念北舌头,终止了快要不可控的后果。

凌念北也没想过会直捣黄龙,就势停住了。肖阳咬着嘴唇,指了指凌念北脱掉的裤子,凌念北忙不迭点头,捡起裤子套了上去,还差点把两条腿伸到一个裤洞里。

为了缓解尴尬,凌念北问:“哪个,你怎么老是被人追着打啊?”

肖阳斜瞥了凌念北一眼,脸还红红的:“不想理你个色狼!”

凌念北摊手:“怎么又成了色狼?你嘴里就不能有句好话?”

“你床底下都是光盘黄书,电脑里是毛片,刚才又,又非礼我,你不是色狼是什么?”

凌念北:“别说的那么粗俗,充其量我是个宅男,我只自己看,又不传播,要说起来,还怨你窥探我的隐私呢,都告诉你了,不让你钻,你非往里钻。”

肖阳:“要不是他们追我,你以为我愿意钻啊,我堂堂亚事局的实习探员会干这事,丢死人了好不?”

“姐姐,你想笑死我啊?探员会有你这样的?”凌念北戏谑道。

肖阳猛地一跺脚:“实话告诉你,我就是亚事局的实习探员,代号公主。上次在医院骂你,是因为你破坏了计划不说,还花了很多住院费,我一实习生,哪有什么积蓄?这一次,我在收集他们的证据时被发现,不动手不是打不过他们,只是不想打草惊蛇。!”

凌念北一头雾水:“亚事局,实习探员,这是干啥的?”

“亚事局,全称亚洲事务统筹安全局,千禧年成立,由全部亚洲国家首肯,总部位于中国上海。主要是防止西方意识形态往亚洲渗透,顺带还有一些特殊的安保工作。算了,跟你说这些你也不懂的。”

凌念北没想到肖阳竟然是什么亚事局的实习探员,但他也没有放在心上,反而戏谑道:“你的代号叫公主,是因为你的实习区域范围是在夜店吗?”

在看到肖阳的杀人眼神时,凌念北才知道自己的玩笑开过头了。

直到催问的电话响起,凌念北才突然想起还有报道这档子事。送走了女瘟神,心急火燎的跑到金业集团。这次竟然顺利的超乎想象,金业集团的副总李龙亲自拍板定了凌念北。

李龙是个秃子,面向不善,但待人不错。李龙叫来了上次给凌念北面试的女专员让带着他熟悉环境。

映入眼帘的还是那对惹火的兔兔,凌念北眼又直了。兔女郎,不,应该叫小叶的女专员没好气道:“还没看够啊?就算你看见也摸不着,这样有意思吗?

凌念北嘿嘿一笑:“能看已是眼福,手痒可是犯罪,放心吧,这点我懂!”

“懂就老实点,你能进来也是走了狗屎运,真不知道李总看上你哪点了?”

凌念北又是嘿嘿一笑:“有些外露的虽然丰满诱人,但也不过表面现象,有些隐藏的则不可估量,识货的自然会懂。”凌念北这么说纯粹吹牛。小叶听他说完后则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凌念北裆部。小声嘀咕道:“原来李总还真的喜欢男的?”

这次轮到凌念北傻了:“你想哪里去了?”小叶嫣然一笑:“放心,我保证不歧视你,唉,我很好奇,你们谁是攻,谁是受啊?”

入职适应还算顺利,凌念北对自己表现挺满意,但私下,关于凌念北是李总“小女朋友”的消息也满天飞。凌念北很无奈,但也不知道怎么解释。李龙也不解释,反倒直接出了一纸行政命令,让凌念北升职成了经理。这更坐实了凌念北是李总女朋友的猜想。

这天,凌念北接到出行任务,跟随李龙去第二标段的施工现场检查进度。一同去的还有小叶。去之前,李龙专门叮嘱凌念北,这是他第一个任务,一定要好好表现。凌念北满口答应。

副总有专车,凌念北级别不够,只能和小叶在一个车上。经过这些天了解,凌念北才知道小叶不是专门的招聘专员,只是部门的文职兼职面试官。

两人坐在后排,去的路上,有一搭没一搭聊天。小叶突然道:“我就是好奇啊,同志不都是因为排斥异型的身体吗?你怎么有些特殊啊?”

凌念北看了一眼司机:“大公司人聊天都这么肆无忌惮吗?”

小叶格格笑道:“大家好奇都是一样的。”凌念北扭头看了一眼晃动的波涛汹涌。小叶故意晃了晃,让波涛更大:“难怪你这么喜欢看,反正这也与你无缘了,想看跟姐说,姐让你看个够。”

凌念北嬉皮笑脸道:“哪感情好,可我说我不是同性恋你信吗?”

小叶哈哈一笑:“别逗了,姐不歧视你,放心追求你的自由吧,跟李总双宿双栖挺好!”

大奔一路开道,路却是越走越熟,到了最后目的地竟然是大凌村。大凌村的村民本来都围在村口,见大奔开了过来,哗啦一下全围上,凌念北一下子反应过来,感情这些天来一直要恶意抢夺他们土地的不良开发商竟然就是金业集团的旗下公司。

李龙施然下了车,村民的不满情绪极度高亢。带头的民意代表凌初雨等人迎上前去:“李总,无论如何,你得给我们个明确说法!”



李龙嘿嘿一笑:“会的,会有说法的。”说罢,上前一步,低头附在凌初雨耳边,用所有人都能听得见的声音道:“你儿子,我可是按约定安排进金业集团了,也该你表示表示了。”

凌初雨一愣:“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李龙用力拍了一下凌初雨肩膀,朝着凌念北车的司机挥了挥手。司机下了车,拉开了门,

凌念北尴尬不已,但终究还是在小叶后面下了车。众人一见凌念北,瞬间又爆炸开了,李龙施然扔下一句:“别瞎抗议了,再不签字让地,就该吃不了兜着走了!大家还有问题就跟我们新任的凌经理沟通!”说完发车走了。现场很快就乱成了一团。

先前就有传闻,部分抗议代表被房产公司收买,凌念北这事一出,更是直接将传闻坐实。面对众人七嘴八舌的指责,凌父有口难辨,他也不知道儿子为什么会与李龙一道。抗议联盟被这么一搞,几乎都要散架了。

晚上回到家,面对父亲指责,凌念北说了原委,凌父一脸怒其不争:“天上不会掉馅饼,天上只会掉陷阱!”凌父骂完凌念北后回屋了,孤零零站在客厅的凌念北却烦躁起来。

凌念北出门散心的时候在门外路灯下又遇到肖阳。肖阳开口了:“怎么,有了新人忘旧人,见面连个招呼也不打?”

凌念北懒得争论:“肖小姐好!”

肖阳一掐腰道:“骂谁小姐呢?还学会骂人了啊”

凌念北本就沮丧,这会就更不在意了:“骂人就骂人呗,反正我都被骂半天了!”

肖阳点头:“今天下午的事我也在场,倒是比较能体会你的感受!”

凌念北瞅了肖阳一眼:“我说,你这么大个探员就别盯着我了,我在金业集团的经理职务是个虚的,没内幕消息的?”

肖阳摇头:“你可别逗了。别人不知道你怎么进的金业集团,我可清楚:那天你被保安轰出来后,正好那个李龙过去,他知道凌初雨是你父亲后才决定招你的!他招你,可能就是为了今天这一步。”

凌念北来了精神:“原来是这样啊,你怎么不早说?”

肖阳道:“你也没问我啊。被人戏弄的感觉好不好?想不想报仇?”

凌念北瞥了对方一眼:“你堂堂亚事局探员都天天被追,我想又能咋地?”

肖阳坦诚的告诉凌念北,她们调查金业集团不是因为金业集团对大凌村的拆迁安置问题,而是他们涉嫌向渗透组织捐款,是“天然基金会”的幕后金主之一。根据肖阳掌握的线索,天然基金会是西方国家向中国传播意识形态的窗口之一。但肖阳也坦诚,目前她掌握的线索有限,不足以证明此事。所以要凌念北给予协助。

凌念北提出了让肖阳帮他解决大凌村村民联盟的信任问题作为交换,肖阳同意了。

凌念北从小叶哪里意外得知李龙已经计划安排强拆了。赶紧把消息告诉了父亲。凌初雨约了村民谈事,商议对策。本来很多村民都不来,肖阳逐家游说,也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村民们还都去了。

因为凌念北身份目前还是该项目经理,就有很多人提出写村民的要求,让凌念北代表金业集团签字确认。没有公章,凌念北即便签字确认也没有任何法律意义,但在看到肖阳狡黠的笑容,凌念北当着众人的面毫不犹豫签了字,还发表了一番演说,愿意随时离开金业集团,为大凌村村民利益奋斗,凌父也做了表态,联盟才算暂时稳住了。

大家纷纷献计献策,以便阻拦强拆。

作为交换,凌念北也正式成了肖阳的线人。

在金业集团时,利用职场花边流言,凌念北故意吊起来大家好奇心,说的时候偶尔夹杂几句天然基金会之类的话题,让人以为他也参与了这事儿。凌念北主要的目标还是小叶,他经常找小叶聊天,甚至还交流交流化妆,面膜之类的话题,凌念北为此,没少提前做功课。小叶哪里没有进展,但凌念北此前无意中听到过李龙交代小叶不要跟任何人提天然基金会的事,小叶不知道说了什么,还被李龙训斥了。

大凌村强拆前,金业集团内部下发了激励制度,意思是谁为公司做出贡献,会给予各种激励,奖金不菲。凌念北觉得这是个机会,决定借此试探叶子。凌念北故意告诉叶子,李总有意让他参与天然基金会事宜,以便有合适借口得到奖金。叶子面上无所谓,私下偷偷去找李龙。

凌念北偷偷录音的信息如下:“李总,我负责天然基金会这么多年,没出过任何问题,现在有奖励了,就要换人。”

李龙:“你听谁说的?”

叶子:“明人不说暗话,您想帮帮你枕边人,我不敢有意见,可也不能这么过河拆桥啊。”

李龙:“孙小叶,上次我就警告你,不要拿着流言当真相,大凌村目前正是关键时候,马上要强拆了,我有我的规划,你再这样抹黑,就给我辞职走人!”

叶子:“走就走!”

孙小叶并没有真的离职,李龙也没有开除她。凌念北把信息传递给了肖阳,还被夸赞果然是干这个事的好苗子,胆大心细。肖阳提出最好能找到书面材料进行佐证。凌念北决定继续用这个事做文章。

凌念北决定冒险,他找到孙小叶:“叶子姐,你们的事儿李总跟我说了,李总是干事业的人,主要也怕影响不好。”

叶子还在气头上:“哼,一个流氓,拆人房子时没事,干伤天害理的事时候没事,这会儿倒知道影响不好了?”

凌念北:“叶子姐,不瞒你说,其实我对基金会只是好奇,没想给你争。”

叶子:“李龙让你来的?”

凌念北摇头:“没有,我自己来的,我主要是怕您难过,回头我跟李总说说,基金会的事儿还让你管。”

叶子上前拉起了凌念北的手:“要是别人,姐非跟他闹,但是你,姐就是恨不起来。哎,你说你要不是同性恋该多好?”

凌念北心下一动:“我本来就不是啊。”

叶子:“别闹了,你心里有姐姐,姐姐挺高兴,这破基金会的事以后你干着,姐也放心。”叶子转身去柜子最下层翻资料,被超短裙绷得浑圆的屁股对着凌念北,依稀能看见内裤的蕾丝花边。凌念北起了反应,刚想上前,叶子已经将一个档案袋拿了出来:“给,这是基金会的全部资料!你先拿去熟悉一下吧。”



凌念北莫名感动,突然一把抱住了叶子,狠狠的亲了叶子一口,身子也贴在了一块。叶子顺手箍住凌念北的脖子,扭动着身子,凌念北感受着那对柔软在身上磨蹭,越发冲动起来。叶子大胆的将手伸进了凌念北裤裆内,摸了一把。凌念北哪里经受住这样的刺激,一只手就隔着衣服攀上了叶子的高峰。叶子呻吟了一下,一咬牙还是推开了凌念北:“你已经抢了姐姐的工作,不能再让你连姐的人也得了。”

凌念北指了指自己裤裆:“可是,姐,我这!”

叶子吃吃地笑:“我可不敢抢李总所爱,你的本钱还确实不可估量。不过说真的,还真不敢想象,李龙那样的会是受!”

强拆当天,大凌村来了很多推土机,挖土机等重型装备,推土机后面是一帮打手,李龙在人群后面的车里,凌念北也在现场。凌念北记得李龙此前让他劝他父亲带头签字,可以私下多给凌父好处。凌念北表面上倒是答应了。所以当村民代表围住李龙车辆时,李龙喊凌念北解围,凌念北还假惺惺的给村民代表宣读金业集团的政策,村民都骂凌念北是个叛徒。李龙恰到好处的总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他们都拿了金业的好处,都私底下签了,你们不签字,吃亏的是你们自己。不信,去问问!”村民骂骂咧咧的走了。

李龙决定再利用凌念北一次,回去就辞了他:“凌经理,你过去,给他们十五分钟考虑,如果还不签字,就下令强拆!”

凌念北点头,去了机器旁。凌念北要求现场人做好准备,现场负责人给李龙确认,得到归凌念北指挥后,才放下心来。

机器发动声轰鸣刺耳,凌念北拿着大喇叭,对着村民,身后站着的是金业集团。凌念北拿出一份协议,组织大家一一发给村民。发放协议的人中有肖阳的影子。凌念北在喇叭里喊:“大家该签字签字,不要抵抗拆迁,金业集团是不会亏待大家的,我爸是凌初雨,请大家相信我。”

李龙在车里,有人过来汇报,说村民都在配合签字。

李龙下了车,发现大凌村的村民确实在签字,李龙揉了揉眼,不敢相信,村民会如此乖顺。李龙以为是凌念北这步棋走对了,本来还挺得意。但他走进人群。抢过一份签好的协议查看时,这才发现协议的条款居然被变更了,都是符合村民利益的。李龙大吃一惊,没想到被摆了一道。忙是大喊:“别签了,都他妈的别签了。”没人理会。

李龙大怒,开始让打手攻击村民。

打手一动,现场乱做一团。肖阳终于露了身手,还真的可以以一敌三,凌念北想及自己第一次的英雄救美,这才明白当时的自己纯属添乱。

这一次好在村民们提前有准备,即便有打手攻击,也没有吃了大亏。



双方正打斗期间,几辆警车开了过来,下来了一队荷枪实弹的武警。武警后面跟着全副武装的警察。一个带头的特警指挥众人将现场围了,直接鸣枪示警,械斗逐渐停止,李龙见来者不善,正想开溜,直接被肖阳和凌念北父子围在了其中。肖阳朝着带头的特警挥手,立马有几个特警过来,将李龙抓了。

李龙还待反抗,肖阳直接亮明身份:“我是亚事局探员,李龙,你向反华组织捐款,背后策划煽动多起运动,现在又组织大规模械斗,罪证确凿,你被正式逮捕了!带走!”

李龙一被抓,其他打手也不敢再抵抗。纷纷弃械投降。一场械斗落下帷幕,村民们迎来胜利。

不久之后,金业集团发布了两条通告,一条是与公司副总之一的李龙做了切割,大致是李龙利用自身权利,越权擅做,谴责李龙私下行为的同时,支持法律的相关惩戒;另外一条是在保障大凌村村民的合理合法权益下与大凌村顺利完成了土地收购事宜。

在凌念北鼓励下,叶子转做了污点证人,而李龙等一干基金会参与人,等待他的则是法律的严惩。

凌念北记得自己后来问已成为正式探员的肖阳,以后还能不能再见面了,肖阳点头:“当然可以,别忘了,你可是我的线人啊!”

注:本篇故事是“亚洲事务统筹安全局”(简称亚事局)的第一个故事《亚洲任务之线人事件》,后续,亚事局的事迹将持续展开,会有更多的传奇探员和传奇故事出现,欢迎大家持续关注,点赞,推荐,评论,转发。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抖音创始人张一鸣:10年面试2000人,我发现混的好的人,全都有同一个特质

抖音创始人张一鸣:10年面试2000人,我发现混的好的人,全都有同一个特质

莱纳你坐啊
2022-10-05 00:34:24
凌晨2点30分,曾志伟遭毒打,缝29针险丧命,隔月容祖儿被带警局

凌晨2点30分,曾志伟遭毒打,缝29针险丧命,隔月容祖儿被带警局

麦香娱
2022-10-05 01:52:35
张柏芝和陈冠希当年谈恋爱时的合照,少男少女的情怀一览无遗!

张柏芝和陈冠希当年谈恋爱时的合照,少男少女的情怀一览无遗!

千言万语呀
2022-10-04 18:10:10
国庆前夕!金陵被撤女官员公开亮相,官职曝光,原因让人大惊失色

国庆前夕!金陵被撤女官员公开亮相,官职曝光,原因让人大惊失色

博士观察
2022-10-05 05:10:02
黄晓明表弟办婚礼,仍旧称baby为大嫂,透露对方已给他送祝福

黄晓明表弟办婚礼,仍旧称baby为大嫂,透露对方已给他送祝福

八卦宝宝
2022-10-04 14:22:52
迟来的荣誉!三位科学家获诺贝尔物理学奖,他们证明爱因斯坦错了

迟来的荣誉!三位科学家获诺贝尔物理学奖,他们证明爱因斯坦错了

钛媒体APP
2022-10-04 23:13:21
这三种牛奶毒过地沟油,价格贵还没营养,父母却当营养品给娃喝!

这三种牛奶毒过地沟油,价格贵还没营养,父母却当营养品给娃喝!

辣妈的亲子时光
2022-10-03 09:32:58
向太发文确认,向佐未出席女儿儿子庆生宴!真实原因曝光,太意外

向太发文确认,向佐未出席女儿儿子庆生宴!真实原因曝光,太意外

未小沫
2022-10-04 18:00:23
太挤了!“男子爬黄山10分钟走1米”上热搜,景区回应:尽力以“时间换空间”!还有这些景点也爆满…

太挤了!“男子爬黄山10分钟走1米”上热搜,景区回应:尽力以“时间换空间”!还有这些景点也爆满…

每日经济新闻
2022-10-04 21:33:10
吴蔚:北溪管道爆破是一次典型的特种水下隐秘行动

吴蔚:北溪管道爆破是一次典型的特种水下隐秘行动

直新闻
2022-10-04 21:28:55
CCTV5足球之夜仅维持2个月,突然停播五大联赛,球迷大失所望

CCTV5足球之夜仅维持2个月,突然停播五大联赛,球迷大失所望

博篮古今
2022-10-04 21:23:31
大衣哥将于本月开庭受审

大衣哥将于本月开庭受审

娱情挖掘机
2022-10-05 01:44:53
6-3惨案!官宣下课

6-3惨案!官宣下课

生活心情贴
2022-10-04 23:00:41
浙江15岁男孩带着弟弟,直奔派出所:给你们一个“宝贝”

浙江15岁男孩带着弟弟,直奔派出所:给你们一个“宝贝”

环球网资讯
2022-10-04 11:24:28
挪威罗弗敦海底电缆断裂

挪威罗弗敦海底电缆断裂

财联社
2022-10-04 23:15:14
海天你这声明真牛逼!

海天你这声明真牛逼!

壮乡林
2022-10-04 17:43:36
克里斯:尊重丁俊晖的想法和决定,希望他不会因此而后悔!

克里斯:尊重丁俊晖的想法和决定,希望他不会因此而后悔!

世界体坛观察家
2022-10-05 00:11:57
江苏花季少女一女侍11夫,狗血细节震惊全网:没了底线的人,到底有多可怕!

江苏花季少女一女侍11夫,狗血细节震惊全网:没了底线的人,到底有多可怕!

故姐
2022-10-04 21:06:05
俄军在利曼败得有多惨?善后的志愿者:很多阵亡者眼和嘴都还没闭

俄军在利曼败得有多惨?善后的志愿者:很多阵亡者眼和嘴都还没闭

门卫秦大爷看世界
2022-10-05 01:54:42
呼和浩特本轮疫情3天破500例,一条学校传播链致至少32人感染

呼和浩特本轮疫情3天破500例,一条学校传播链致至少32人感染

健康时报
2022-10-04 20:39:07
2022-10-05 07:18:44
方悠哉
方悠哉
我有酒,也有故事,你想来听吗
8文章数 1698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艺术要闻

打破偏见和限制,在美术馆感受听障人士的世界

头条要闻

二婚嫁初恋组建六口之家 女方:我们都未破坏对方婚姻

头条要闻

二婚嫁初恋组建六口之家 女方:我们都未破坏对方婚姻

体育要闻

恰尔汗奥卢:这是我最为重要的进球,现在我们仍然必须保持冷静

娱乐要闻

黄晓明表弟办婚礼,仍旧称baby为大嫂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量子力学再登顶 详细解读2022年物理学诺奖

汽车要闻

或命名M9 一汽奔腾全新MPV预计广州车展上市

态度原创

教育
时尚
亲子
数码
军事航空

教育要闻

“我被美国大学招生官拉黑了”

香奈儿2023春夏大秀 台上优雅台下八卦

亲子要闻

一年2万元打不住,“老母亲”遛娃被资本盯上了

数码要闻

台积电回应“赴德国设 12 寸晶圆厂”:尚无具体决议

军事要闻

为何美德都拒绝向乌克兰提供主战坦克?

进入关怀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