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34岁女经理曾献身多位男领导,成功后热衷约睡小鲜肉:我需要补偿

0
分享至

本文系【网易号故事大赛】参赛文章

叶媚人如其名,丰腴漂亮,媚骨天成,她用了十年的时间从售楼小妹一路打拼到项目总经理,其间先后跟过几位男领导。他们提拔栽培叶媚,也理所当然地享受她年轻饱满的身体。

一开始,叶媚被他们压在身下的时候,也曾有过一丝幻想,要是她工作能力再强一些,承欢时再温柔主动一些,或许也能修成正果,但事实证明她太天真了。

这些男领导都是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他们不可能为了一个睡过几次的女人动摇婚姻家庭,而那些正室更是严阵以待水泼不进,根本不给她任何登堂入室的机会。

叶媚心态严重失衡,等她终于能独当一面的时候,开始以补偿心理弥补自己,广招英俊帅气的裙下之臣,最近刚招聘的司机梁栋就是颜值极高的年轻人。

中午下班时,叶媚提出带梁栋到她常去的会所放松一下,不料刚到公司门口就被一辆车截停了,车门打开后,下来一位戴着眼镜的中年男子。

那名男子看了梁栋一眼,意味深长地对叶媚说:“怪不得不接我电话,我劝你还是悠着点,别忘了那次我半夜紧急送你去妇科医院,医生是怎么叮嘱你的。”

叶媚的脸微微有些泛红,直了直身子,冷淡地问:“你有什么事吗?”


“到我车上来,我有重要的事和你说……”那名戴眼镜的男子见她坐着不动,打开手机,从车窗伸进去,停在她面前。

叶媚不知道看见了什么,猛地抬头看向那名男子,僵持了几秒后,她吩咐梁栋先去会所等她,然后拉开车门下车,上了那名男子的车……

这是梁栋录口供时能提供的所有线索,当天下午五点时,叶媚被人发现死在露天停车场的一辆轿车内,她手脚被红绳以奇怪的姿势捆绑起来,嘴巴上封着透明胶带,浑身大汗淋漓,头发湿漉漉的,整个人像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

叶媚的裙下之臣

程思危带队赶到现场时,辖区派出所的民警已经在露天停车场拉起警戒线。附近有一个开放型公园和一个健身广场,傍晚暑气消散,出来活动的人很多,大家见出了事,都在警戒线外围观。

辖区派出所的所长丁南也在现场,他和程思危熟悉,一见他们来了,急忙迎上来:“程队,你们来了!”

“情况怎么样?”程思危停下脚步,问道。沈南烛和技术科的同事弯腰进入警戒线,提着检测箱和相机等设备,疾步走向发现尸体的车辆。

“这个停车场是公共的,没有专门的管理人员,是一个私家车主停车时发现不对劲,报警说有人被困在车里了。我们赶到后破窗救人,当时死者已经没有生命体征了。”

丁南介绍案情,略带遗憾地说:“车辆停靠的位置刚好是监控死角,没能拍到是否有人上下车的画面。我们走访了附近路口一个售卖冷饮的小贩,小贩说那辆车大概午后一点钟的时候就停在那了,当时正是一天中最热的时候,像这种露天停车场没有足够遮挡,正常情况是不会有人待在车里的,他以为里面没人,就没有过多关注。”

“死者身份核实清楚了吗?”

“核实清楚了,死者叫叶媚,今年34岁,是金源地产碧城花园项目总经理。叶媚是外地人,在本地没有什么亲属,金源地产来了一个负责人配合调查,还有叶媚的司机梁栋,都在那边做笔录呢!”

两人说着走了过去,程思危问了梁栋几个问题,据梁栋称,他和叶媚于中午11:35分离开公司,后来有个戴眼镜的中年男子来找叶媚,叶媚让他先去会所,她上了那个中年男子的车。

梁栋在依云会所等了一个多小时,叶媚一直没过来,其间两人通了一次电话,叶媚说她可能赶不过来了,让梁栋自己休息一会,下午直接去公司上班。

“我当时有点犯困,听叶总这么说,我就休息了一会,下午14:20分离开依云会所,回公司上班了,我真的没想到叶总会出事……”梁栋到底年轻,遇到这么大的变故,神情有些惊悸不安。

程思危看向丁南,丁南点点头,说:“我们查了依云会所的监控,出入时间吻合,他和叶媚的通话时间也吻合,另外,地产公司门口的监控拍到了那名中年男子的画面,目前正在全力调查中。”


程思危赞许地点点头,吩咐小棠带人协助调查那名中年男子的身份,然后安排老陈:“去查一下发现尸体的车辆,核实车主信息,以及是不是有被盗或车辆外借的情况。”

小棠和老陈答应一声,分头带人去忙了。

“我们去现场看看。”程思危大步向发现尸体的车辆走去,丁南急忙跟上。

发现尸体的车辆打开着车门,两个警用照明灯从不同的角度正对着里面,技术科的同事拿着相机,以不同的角度拍照留存,记录现场勘查情况。

沈南烛戴着医用口罩和橡胶手套,正在仔细检测,见他们过来,直起腰来说:“死者身体重度脱水,全身皮肤散在瘀斑,无明显外伤痕迹,应该是重度中暑引起的致命性急症。”

程思危诧异:“热射病?”

沈南烛点点头,说:“是的,今天最高温度是37°C,当外界气温达到35℃时,阳光照射15分钟,封闭车厢里的温度就能升至65℃,在这样的环境里待上半小时就能致命。”

“今年夏天真是太热了,前阵子我们接到报警,有个民工也是得了热射病,送到医院后没抢救过来……”丁南随口说。

程思危探头看了看,沈南烛说:“这种红色绳索一般两性私密相处时,为了增加情趣来使用的,不过,即使是有特殊癖好的群体,也很少会用胶带封住嘴巴,这一点不符合常理,基本可以排除意外死亡的可能。”

“我更倾向于是情杀,也许是一对情侣,也许是临时约的炮友,他们在过程中发生了分歧,于是男的就起了杀心,”丁南分析,说完皱皱眉头,“不过,稀奇古怪的杀人手法也见过不少,活活把人热死的还是头一次见到。”

“但是叶媚体内并没有检测到精液,而且如果是这样的话,凶手完全可以做得更完美,只要取下死者嘴巴上的透明胶带,就能制造一个意乱情迷下导致意外死亡的现场,又何必留下这么大的破绽?”沈南烛百思不得其解。

“这里白天高温人少,的确适合作案,但傍晚时会聚集大量锻炼消遣的居民,一定会被发现,凶手对这一点显然是很清楚的。他没打算藏匿尸体,甚至担心我们发现不了。从现场来看,更像是凶手故意布置含有色情意味的现场,掩饰真实作案动机。”

程思危环顾左右,面色凝重:“这个案件并不像表面这么简单,除了意外死亡和情杀,还存在第三种可能,凶手一定还有别的目的,只是我们现在还不知道。”

“这辆车平时应该是闲置的,不怎么开,车上的灰尘没有清理干净,我们提取到了一部分痕迹检材,我们马上送回去检测,看看有没有凶手遗留下的生物痕迹。”沈南烛说。

程思危点点头,这时老陈打来电话,证实发现叶媚尸体的车辆是套牌车,有可能和本市一个暗中经营二手车翻新的地下市场有关,他们正在继续追踪调查。

与此同时,小棠等人步履匆匆赶了回来,激动地说:“程队,我们查到了,最后开车带叶媚走的男人叫宋斯年,是一名律师!”

程思危精神为之一振,凶手会是这个宋斯年吗?第三种可能到底会是什么情况?

第三种可能

程思危等人立刻锁定宋斯年展开调查,发现宋斯年不仅是律师,还是翰正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翰正律师事务所和金源地产一直都有业务往来,这次由叶媚负责的碧城花园项目,相关法律事务也是宋斯年负责跟进的。

叶媚和宋斯年关系暧昧,最关键的是,宋斯年在两性生活上有特殊癖好,这与叶媚身上捆绑的红绳正好吻合。

程思危带人来到翰正律师事务所时,宋斯年正带着几名工作人员忙碌,宽大的办公桌上摊着本市所有二手车市场及报废车辆回收公司的资料。沙发上还坐着一个两眼哭得通红的女人,正是宋斯年的妻子苏琴。

宋斯年见到他们,明显一怔,他把桌面上的文件草草整理了一下,交给那几名工作人员,说:“就先这样吧,你们先去工作,把大概情况了解清楚,我们再开碰头会。”几名工作人员答应一声,急忙带着资料出去了。

他转过身面对苏琴,有些不耐烦地说:“你也看到了,我还有很多正事要忙,不要在这闹了,有什么话回家再说!”苏琴欲言又止,还是红着眼睛出去了。

程思危开门见山,把案发现场的图片推到他面前,暗暗观察他的表情变化:“叶媚死了,你是最后和她接触过的人,需要你配合调查。”

“应该的。”宋斯年并没有感到意外,配合地说。

“叶媚当时原本没打算下车,看到你手机后却跟你走了,你给她看了什么?”程思危问。

宋斯年回答:“一些项目资料。”

程思危目光灼灼地直视着他,说:“你当时看到梁栋在叶媚车里,曾提到半夜紧急送叶媚去医院的事,当时是什么情况?你和叶媚除了工作上的往来,私下是什么关系?”

“因为业务上有往来,我们会经常在一些场合碰面,偶尔也一起吃个饭什么的,那次是她喝多了,反应挺大的,我怕她有危险,就送她到医院输液观察了一下。”

“我们查了叶媚一年来所有的活动轨迹,她去医院那次不是喝醉酒,而是黄体破裂。”

程思危当面拆穿他的谎言,正色说道:“黄体破裂除了偶发性的自然破裂,还有外力作用导致的。叶媚的病历上写的原因正是因为外力作用导致的,当时接诊的医生说她刚刚经历过两性生活,因为男朋友动作过于激烈粗鲁才导致的,对此,你有什么要说的?”

宋斯年见程思危已经全面掌握了这些情况,顿时噎住,不得不承认:“是的,我和叶媚一起睡过几次,其中就包括她黄体破裂的那次。叶媚在那方面要求很高,她也不缺裙下之臣,后来就没找过我了。”


“我再问你一次,叶媚当时没打算下车,看到你手机后才跟你走的,你给她看了什么?”

宋斯年面露难色,最终还是开口回答:“是我们以前在一起做的时候,我拍的私密照。”

“叶媚跟你离开后,发生了什么?”

“无非就是男女之间那点事,只是她这次情绪不好,不肯配合我,我一时生气就强行捆绑了她,她恼怒了,一直在骂我,我就封住了她的嘴巴。我被她搞得什么兴致都没有了,把她扔在车里,只是想让她受点苦,给她一点教训,没打算真的害死她……”宋斯年说。

程思危的猜测得到了验证,宋斯年本身就是律师,就算真是他做的,也会穷尽其力为自己脱罪,而他现在不仅很快承认一切,甚至急切地希望警方尽快带走他,其中一定有别的隐情,也就是他推测的第三种可能。

“你和叶媚离开时,开的是你自己的车,中途换的那辆套牌车是哪来的?”

“我提前准备好的,渠道要找总是能找到的。”

程思危向前探探身子,逼视他的眼睛:“既然是这样,事成之后,你应该和二手车市场撇清关系,以免引起怀疑才对,为什么你反而在调查本市的二手车市场和废弃车辆回收公司?”

宋斯年无法自圆其说,这时门外传来女人的哭声,苏琴冲进来,哭着说:“人不是老宋杀的,是有人要求他这么做的,我女儿在那个人手上。说好的叶媚死了,他就放甜甜回来,可是到现在也不放人,我女儿会不会有事?程队长,你救救我女儿吧……”

宋斯年的秘密

宋斯年见妻子最终还是选择说出真相,求助警方找孩子,只能长叹一声,面对现实。

据宋斯年称,两天前,他突然收到一个同城派送的包裹,里面是一捆红绳。随后有个叫“暗夜”的人加他微信,验证语写的是:“东西收到了吗?”

宋斯年原本以为是被人窥见了他的特殊癖好,结果对方居然要求他用这捆红绳捆绑叶媚,然后送到他指定的户外停车场,锁在车里。

“我不知道那个人和叶媚有什么恩怨,但他这么要求,显然是想借我的手杀了叶媚,然后把我也顺便解决了。我当然不可能按他说的做,就立刻开车去找叶媚,叶媚一开始不愿意下车,我给她看的就是这些,她才会立刻上了我的车。”

宋斯年说,当时他并不知道,女儿甜甜已经被他抱走了。

苏琴愧疚哽咽:“是我不好,我带甜甜游乐园玩沙子,甜甜要喝水,我就去买了一瓶水,甜甜就不见了!”

程思危脱口而出:“你们为什么不报警?你是律师,你应该非常清楚遇到这种情况,应该怎么做!”

“他说如果我报警,就等着给孩子收尸,我不能拿孩子冒险啊!”

宋斯年打开手机,让程思危看,只见“暗夜”发来一张甜甜昏睡在车里的照片,下面附着一段话:“你不肯做,我帮你做了,乖乖跟警察认罪。我知道你手眼通天,能量很大,但是你女儿可没有这么厉害,只要我不说出来她在哪里,就算你报警抓到我,她也一样要死。”

“我拒绝后,他连原定计划都没改变,依然用这个法子杀了叶媚,要我顶罪,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但是,我想他现在一定在观察着我们的一举一动,你们现在抓走我,才能赢得救我女儿的时间。”

宋斯年说完,对着程思危深深鞠了一躬:“程队长,拜托了,请你们把我抓起来吧!”

程思危放大看那张照片,发现车窗外是一排排的车辆,难怪宋斯年召集人手调查本市所有的二手车回收车辆公司,这一点他们的推断不谋而合。


“你有没有调取幼儿园的监控?”程思危问。

“有,在这里!”宋斯年急忙调出视频,视频中的年轻人裹得严严实实,但身形掩饰不住,依然看得出挺拔伟岸,一双大长腿非常引人注目。

“腿很长,怎么有点像叶媚的那个司机?”小棠惊讶地说。宋斯年只见过梁栋一次,当时梁栋还是坐在驾驶座上,他并没有留意,但小棠最擅长比对监控,一眼就看了出来。

程思危正要说话,这时手机响了,是沈南烛打来的,称在提取到的痕迹检材里,有一枚基本完整的指纹,疑似是凶手留下的。

“太好了!”程思危大为振奋,“叶媚的助理梁栋有作案嫌疑,我们现在分头行动,一组押着宋律师回刑警队,好拖住犯罪嫌疑人,争取营救孩子的时间,二组跟我去抓捕梁栋;小棠,你去结合技术部和网警,根据微信号定位,一有结果立刻给我消息!”

大家答应,立刻分头行动。程思危在路上就联系了辖区派出所所长丁南,让他们提前布控,但到了以后才知道,梁栋从昨天就没来上班。丁南等人找到他的出租屋,也扑了一个空。

沈南烛在梁栋的生活和工作环境分别提取痕迹,经过比对,证实与作案现场的指纹吻合,杀死叶媚的正是梁栋。

丁南亲自带人再次到依云会所核实,得知依云会所监控拍到的只是车辆,很可能梁栋中途离开,作案后又悄悄回到依云会所,开着叶媚的车回公司的。

程思危皱眉:“我怀疑宋斯年没有完全说实话,梁栋这么处心积虑接近叶媚,两人之间肯定有个人恩怨,只是为什么宋斯年还被牵扯其中?三个人是因为什么事产生交集的呢?”

“梁栋,梁栋……”丁南若有所思,忽然想起了什么,“梁四根!”

“什么梁四根?”程思危问。

“程队,我说过前阵子有个民工得了热射病,送到医院没救活,你还记得吗?”

丁南眸光明亮,闪耀着激动兴奋的神采:“那个民工就叫梁四根!因为名字特殊,我印象很深刻。梁四根是热射病死的,叶媚被人捆住手脚锁在车里,算是人为得了热射病死的,梁栋会不会是梁四根的亲人?有没有可能他来这上班,就是为了给梁四根报仇的?”

程思危如醍醐灌顶,瞬间所有的疑点都打通了,他立刻带人着手调查,经过户籍民警的配合,证实梁栋正是梁四根的儿子。

丁南拿回梁四根的案卷,可以看到梁四根当时在金源地产另一个叫‘星耀东方’的楼盘干活,负责拆模。有次他在高温、高湿度环境中连续工作了11个小时,倒在了收工回去的路上,被路人发现后送到医院,抢救三天后死亡。


“碧城花园是刚开的新楼盘,我们核实了一下,叶媚之前就在梁四根出事的‘星耀东方’,”丁南一边翻文件夹,一边说,“梁四根的赔偿没有得到公正待遇,他弟弟虽然和地产公司打官司了,但是因为没有签劳动合同,金源地产方面的律师还列举了他违反施工管理条例,最终也没赔几个钱。甚至连在医院抢救的费用,也是梁四根自己积攒的积蓄,基本花光了。”

程思危脱口而出:“当时金源地产的律师是宋斯年?”

丁南点点头,说:“金源地产和翰正律师事务所是深度合作,很多项目的法律问题都是宋斯年负责的。”

程思危顿时了然,说:“怪不得宋斯年宁可自己调查,也不肯报警,看来他不仅仅是担心女儿的安危,更怕影响自己在业内的声誉。”

骄阳如火

程思危集中警力,追查梁栋的下落,根据小棠发来的微信定位找过去时,发现手机在一家商场的存储柜里,可见他已经提前做了反侦察准备,为了避免被定位刻意人机分离。

程思危分析:“从叶媚死亡的车辆和甜甜被困车辆来分析,梁栋应该非常熟悉旧车市场业务,很可能本来就是从事相关工作的。我认为孩子目前还在车里,既然手机存放在这里,说明犯罪嫌疑人和孩子就在附近,立刻地毯式搜索附近的露天停车场,二手车市场,以及废弃车辆回收公司等场所。”

众人答应一声,就在大家大海捞针般排查时,老陈等人的调查有了突破性的进展,锁定了一家二手车回收公司,就在附近不远。

程思危立刻带队赶过去,大家在一排排闲置车辆里穿行,搜索,突然,一辆发动机嗡嗡作响的车辆引起大家的注意,顿时一拥而上,打开车门后,只见车里开着冷气,一个扎着辫子的小女孩正在一边喝牛奶,一边用平板看《熊出没》。

程思危松了一口气,小女孩看着他们说:“你们找大哥哥吗?我想吃冰淇淋,大哥哥去买冰淇淋了。”

就在这时,一个双手拿着冰淇淋甜筒的年轻人回来了,远远看到他们的身影,转身就跑。

老陈眼疾手快,立刻带人追上去,追了两条街,到了十字路口时纵身一扑,把他死死压在地上。去给甜甜买冰淇淋的年轻人,正是梁栋。

梁栋被抓后,并没有过多抵抗,如实交代了一切。据梁栋说,他母亲去世得早,是父亲一个人又当爹又当妈,把他拉扯大的。为了挣钱给他买婚房,梁四根一直到处找活干,一天都不舍得休息。

梁栋原本在二手车市场当中介,后来生意不景气,他为了多挣钱,就跟着渔船出海,走一趟要几个月才能回来。梁四根出事时,他正在漫无边际的茫茫海面上。

程思危为他感到惋惜,说:“你对父亲的赔偿结果不满意,可以维权,可以继续上诉,为什么要做这么极端的决定?”

“有用吗?从一开始,他们就在规避用工风险,我爸什么保障都没有,跟他们打官司,我叔已经打输了,换了我就能打得赢吗?”

梁栋嘲弄地笑了,继而心酸地说:“我们虽然没有那些大老板大律师厉害,可是我们也是凭自己的力气挣钱,没有多要一分,就算再穷,再卑微,死了也是一条人命,怎么可以像用过的抹布一样,随手就扔进垃圾堆?他们本来就该受到惩罚,我不后悔。”

程思危无法给他一个确定的答案,也深知现在说什么都是无力苍白的,便没有再说话。

梁栋戴着手铐,弯腰上警车的时候,忽然抬头看了看天空,明晃晃的日头刺得人睁不开眼,他微微眯起眼睛。

骄阳如火,狠狠地烤着大地,恨不能将整个世界融化掉,连续多日的高温持久不下,连空气都是烫人的。梁四根顶着酷暑连续工作,最终倒下的那天,也是这么热吧!

本文为悬疑小说社原创小说《非正常死亡刑侦档案》第48个故事《骄阳如火》,禁止转载,抄袭必究!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财联社9月29日电,据知情人士透露,美国财长耶伦对白宫官员表示,她将留任直至11月中期选举之后。

财联社9月29日电,据知情人士透露,美国财长耶伦对白宫官员表示,她将留任直至11月中期选举之后。

财联社
2022-09-29 03:24:21
彩票三年销售额减少1800亿,为什么彩票卖不动了?现在还有多少人在买呢?

彩票三年销售额减少1800亿,为什么彩票卖不动了?现在还有多少人在买呢?

匀枫财技大兜底
2022-09-26 07:03:52
张翰剧集《东八区的先生们》已下架,这就是愚弄观众的下场

张翰剧集《东八区的先生们》已下架,这就是愚弄观众的下场

极目新闻
2022-09-26 22:37:19
战线不会说谎!6个月5场惨烈战役:乌军已经将俄军击退770公里

战线不会说谎!6个月5场惨烈战役:乌军已经将俄军击退770公里

无定河
2022-09-20 16:18:50
退保,潮涌……

退保,潮涌……

泰小芒
2022-09-28 18:20:54
TA调查前球员:66%认为C罗生涯更出色,但超7成更想搭档梅西

TA调查前球员:66%认为C罗生涯更出色,但超7成更想搭档梅西

直播吧
2022-09-29 05:48:04
德国新闻| 美国早知天然气管道会被破坏?德政客呼吁尽快保护其他管道的安全!

德国新闻| 美国早知天然气管道会被破坏?德政客呼吁尽快保护其他管道的安全!

道德经
2022-09-29 00:45:31
梅婷前夫罕曝全家福!二婚妻子得急病做要命手术,躺病床浑身插管

梅婷前夫罕曝全家福!二婚妻子得急病做要命手术,躺病床浑身插管

盖饭娱乐官方号
2022-09-27 21:17:05
秦岚心真大!一条长裙仅靠两条“线”支撑着,腰部透视设计更抢镜

秦岚心真大!一条长裙仅靠两条“线”支撑着,腰部透视设计更抢镜

衣在配V不在贵
2022-09-26 10:13:10
家里6套房,妻子工作12个小时、吃6块的盒饭,丈夫:为什么不卖房

家里6套房,妻子工作12个小时、吃6块的盒饭,丈夫:为什么不卖房

甜甜我的闺女
2022-09-28 15:17:45
绝版签名!全球独家!签名签一半被拖走,梅西只写了个“L”

绝版签名!全球独家!签名签一半被拖走,梅西只写了个“L”

直播吧
2022-09-28 14:05:22
华春莹发了一组对比图:中国和西方分别带给土耳其什么?

华春莹发了一组对比图:中国和西方分别带给土耳其什么?

看看新闻Knews
2022-09-27 08:35:06
遭陈时中批缺行政经验,蒋万安搬出陈水扁的经历霸气驳斥

遭陈时中批缺行政经验,蒋万安搬出陈水扁的经历霸气驳斥

海峡导报社
2022-09-29 07:38:15
李易峰出狱了,换了个发型,剪了个寸头,向粉丝们预示从头开始

李易峰出狱了,换了个发型,剪了个寸头,向粉丝们预示从头开始

好词好文好靓仔
2022-09-27 17:15:23
张常宁疯狂接广告真实原因曝光,蔡斌心疼,球迷表示十分理解

张常宁疯狂接广告真实原因曝光,蔡斌心疼,球迷表示十分理解

停留花香
2022-09-28 21:34:44
江青为何以自杀结束一生?没有反思自我折磨,走不出内心的监狱

江青为何以自杀结束一生?没有反思自我折磨,走不出内心的监狱

今人说古
2022-09-26 08:49:14
俄罗斯有福了,乌克兰将获得连德国联邦国防军都没装备的防空系统

俄罗斯有福了,乌克兰将获得连德国联邦国防军都没装备的防空系统

潘多拉先生
2022-09-28 16:00:48
菲律宾前驻华媒体人:中国唯一不变就是一直在变 | 凤凰专访

菲律宾前驻华媒体人:中国唯一不变就是一直在变 | 凤凰专访

凤凰卫视
2022-09-28 17:42:48
脂肪肝的“元凶”已发现,肥肉没有上榜,第一名很多人几乎天天吃

脂肪肝的“元凶”已发现,肥肉没有上榜,第一名很多人几乎天天吃

北青网-北京青年报
2022-07-11 20:16:27
比特币又重挫逾7%,离前低仅一步之遥

比特币又重挫逾7%,离前低仅一步之遥

比特币之家
2022-09-28 17:16:40
2022-09-29 10:20:49
悬疑小说社
悬疑小说社
探秘案件悬疑,讲述精彩故事
56文章数 64552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健康要闻

被海蜇蛰伤,千万别做这个动作

头条要闻

天津昨日新增39例本土阳性感染者 3例为非管控人员

头条要闻

天津昨日新增39例本土阳性感染者 3例为非管控人员

体育要闻

成都世乒赛抽签:国乒男女队对手出炉

娱乐要闻

汤唯近照被吐槽 泪沟法令纹突出超显老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印度政府这手,三星苹果和中国厂家都郁闷了

汽车要闻

V8+电机 宝马高性能旗舰SUV首发 有望入华

态度原创

旅游
数码
游戏
家居
军事航空

旅游要闻

隐藏在深山中的5个百年古村落

数码要闻

决定退出中国后 亚马逊发布新款电子书Kindle Scribe:首次配备手写笔

DOTA2:勇士令状卖不动了

家居要闻

北京夫妻爆改36㎡老破小学区房 轻松住下四口人

军事要闻

美国陆军CH-47直升机降落里根号航母

进入关怀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