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被打成反革命和右派劳改22年,后从副处直接提拔为省委常委

0
分享至

万万没想到会被打成反革命和右派


现在人们说起1957年的“整风反右”运动, 认为右派们都是相信“知无不言, 言无不尽, 言者无罪, 闻者足戒”, 便傻呼呼地“鸣放”, 乱说一气, 什么顾忌也没有了, 奇谈怪论都出来了, 结果自投罗网, 撞在了枪口上。这种情况当然有, 尤其是上层民主人士和大学中, 这种情况可能更多些。但是许多地方实际情况远非如此。我在“整风鸣放”时没贴过大字报, 也没给领导和机关提什么尖锐意见。在后来的反右派运动中, 已经进行了很长时间, 领导想批斗的几个右派都被揪出批斗了, 也没我什么事儿。省委要借调一个写材料的人, 领导还把我借到省委, 给省委组织部长赵一民写材料。大约两个月后, 到反右快结束时, 我不在机关, 机关和我也没有任何接触, 但是突然就在《河北日报》上登出了以我为首的“反党集团”的消息。虽在我意料之中, 却仍很气愤。我马上拿着报纸找到赵部长, 我说我得回去了。他看了看报纸说, 材料都在你手在还不点他的名, 很快你们就会知道的。他在我们这里还当了科长, 是胡风分子在河北的代理人。”

万万也想不到, 他们所说的胡风分子竟是我!很快就整到了我的头上, 看押、批斗、抄家。我觉得莫名其妙, 我和胡风分子没有任何接触, 怎么运动还没开始, 就确定我是胡风分子, 而且还成了在河北的代理人呢?我当时十分气愤, 觉得领导怎么能这样对待一个人呢?从批斗中才了解到是由于陈淼的缘故。我和陈淼是华北联大文学系同学, 他那时是丁玲的秘书。他想下去体验生活写作, 丁玲说你必须找一个合适的人代替你, 他推荐了我, 而且已经国家人事部同意, 就要下调令。他知道我不愿当秘书, 写信告诉我不要拒绝, 干两年也可以要求下去, 就可以专业搞创作了。这封信是我爱人接到后当着几个人的面拆开的, 她一边看, 一边惊奇地说:“呀!要调白石去北京。”领导知道结果陈淼正被怀疑, 这更证明了领导的怀疑是“正确”的。反正动员大会上也需要制造个轰动效果, 所以我就在毫无察觉的情况下成了胡风集团在河北的代理人了。

因为大会上领导并没有点名, 我心中没有一点戒备。那时工农干部被充分信任, 知识分子、大学生多是出身不好的富家子弟, 是不被完全相信的。尤其是在工农干部占主导地位占绝大多数的地方更是如此。我虽不是工农干部, 但是自己认为从十几岁在大学参加革命, 经受了敌人监狱、革命战火的考验, 团省委刚成立时就有我, 机关的老人儿谁不了解我?反革命怎么能和我挂上钩呢?

后来, 领导在大会上宣布我的名字后,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起初我还是实事求是地有问必答。但是看到说真话就根本不让你说下去, 必须承认他们怀疑的所谓罪行。我看说什么也没用, 便不再回答。有时几十人日夜连轴转地批斗, 尽管人们都只好糊里糊涂地“暂时”回去工作。很快我从报上看到陈淼发表了文章。还注明他是鞍钢一家炼钢厂的党委副书记。我心里有底了, 他没任何问题, 领导扣到我头上的罪名, 也就没有任何根据了。运动中抄家从我笔记本找到的那些所谓思想问题文艺理论问题, 我自信根本不是问题。同时我也知道了毛主席针对“肃反”运动说了“在什么范围内搞错的在什么范围内纠正”。我找领导说我的问题还是“暂时”回部工作?应该作出结论。领导说:我说过“暂时”回部工作了吗?根本不认账。

在我多次要求下, 领导才出了几个结论, 我都不同意, 不签字。最后在人们劝说下, 我才同意了不说审查的原因, 只说经审查没有任何问题的结论。肃反中那样和领导对立, 就是不写检查;作结论时又多次不同意, 在领导的印象里我是个什么形象可想而知了。反右运动一来, 预先摸底时, 我当然是逃不掉的。又加上我的问题虽然作了结论, 但是又不是按中央要求的在一定范围内公布, 这又给我留下了祸根。

1957年“整风鸣放”时, 号召大家给领导提意见, 各部室党组长汇报时我参加了, 各部室不少人对我这件事不满。都说“肃反”时把白石整那么厉害, 关那么长时间, 到底为什么?领导一直也没个说法。按当时规定, 最后领导对群众提的意见是必须公开回答的, 领导感到很被动。但形势发展得很快, 来了个180度的转变, 从“和风细雨”的“整风”变成“狂风暴雨”的“反右”了。领导有话说了:“前些日子各部室都为白石鸣不平, 这能是偶然的吗?没有人煽动串通能是这样子吗?”具体主持“反右”的还是主持“肃反”的那个人, 我知道这样说暗指这背后煽动串通的就是我。虽然反右几个月后还没动我, 但是把平时和我关系较好又替我鸣不平的几个爱好文艺的都打成右派了, 其中也包括我妻子, 最后的目标指向谁已经很清楚了。所以前边说我从省委工作组回到机关, 那个领导和我一谈话, 我就知道早晚会有这一场。

为什么反右那么长时间没动我呢?因为鸣放中我没提什么尖锐意见, 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了几句应付的话。因此, 反右开始后, 他们抓不住什么把柄, 又知道我的个性, 一般凭恐吓、批斗他们是搞不出什么口供的。所以便想在别人嘴里凭恶批强攻, 让他们把我“咬”出来, 然后整我的材料。但是我在机关没有事, 让那几个人承认是受我指使, 那怎么可能呢?所以久攻也搞不出口供来。趁省委借人之机, 领导把我调离了机关。那几个人看我不在机关, 便认为我也被关起来了。终于有两个人承认受我指使为我鸣不平, 还编造了我们串联过, 而且要夺取青年报社领导权。尽管两个人过后又推翻, 其中有个人还两次想自杀, 但领导认为有两个人的口供便可定案, 立即向省委汇报发现一个企图篡夺领导权的反党集团。省委批准并且见报后, 这才对我下手。见报是在1957年10月, 批斗了我几个月, 在机关看押, 直到半年后, 1958年3月5日送我去劳教, 但上级开除我党藉却是我劳教一个半月以后的事。另外说我篡夺领导权, 想当《河北青年报》副总编, 也是不合情理的。这是根据那两个人 (登报时只有两个人承认受我指使) 的口供说的。那两个人根本不了解实际情况。在鸣放以前很久, 领导已和我谈话, 提我当宣传部副部长, 并已报省委。当时干部冻结, 没马上批, 但领导已让我到副部长屋里办公。团省委1979年复查结论中也承认这一点。结论中说:“原定组织小集团篡夺青年报领导权问题依据不足。唯一的根据就是×××、……三人的交待材料。从调查和他们的申诉材料看。由于他们屈服于当时运动的压力, 加之诱供, 各自编造了假材料。交待又推翻, 推翻又交待。这些材料相互矛盾。同时反右运动中白石未在机关, ……直到报上登了反党小集团消息后, 白才被调回。从当时情况看, 团省委准备提白石为宣传部副部长 (已按副部长使用) , 副部长职务较河北青年报副总编职务并不低下, 不存在什么‘反党方案’。”这些情况机关领导比谁都清楚, 但硬是逼供诱供, 制造这个反党集团。

我回单位后, 主持反右的领导带着胜利的讥讽, 说你有八个嘴这案也翻不了的开场白以后, 对我还算客气:“领导知道你有文化、有能力, 是机关的工作骨干, 只是脾气太固执了。事情已经很清楚, 你想翻案是没可能了, 领导还是尽量挽救你。现在摆在你面前的有两条路:一条是更宽的道路。只要你承认个错误, 处理会很轻很轻, 咱们还继续在一起工作;另一条是从严的道路。你还像以前那样固执, 不承认任何错误, 处理会很重很重, 重到你根本想像不到的程度。现在不要求你回答, 给你一两天时间, 认真考虑考虑, 这可是涉及终身的大事, 希望你为自己的前途为你的家庭认真考虑, 以后再回答。”

我马上说:“不用考虑了, 我选择从严的道路。”我为什么这样强硬, 不知道这样做的危险吗?我当然知道。但是我觉得机关这种做法太无理太霸道了。对我连问也不问, 我毫不知情, 只凭逼出的口供就定案见报, 我怎么能容忍这种事情呢!

他听到我这种回答, 十分惊讶。他根本没想到这么快我就直截了当地说选择从严的道路, 马上说:“你怎么能这样呢?难道你不相信我说话是真诚的?”

“相信!我这话也是真诚的。”我开始就这样对抗, 从严处理是免不掉的。但是当时我正如他说的那样, 真没有想到严到几十年过着劳改和暗无天日的日子。我想顶多把我开除, 我到农村去种地。觉得这是机关借机整人, 在这里已没理可讲, 离开这里我就可以找到说理的地方。

我完全想错了, 可谁会想到成了“阶级敌人”, 会被劳改、专政二十多年!不过我绝不后悔当时采取的坚持实事求是的态度。如果时光倒流, 遇上这种情况, 我还会采取当时那种态度。因为我知道, 只要瞎说, 就不仅害己, 而且必然要害人。我认为一个人, 尤其是作为有较高文化的知识分子和党政干部, 不管遇到什么情况, 不能泯灭良知, 歪曲事实。虽然我没想到这个问题的解决会拖这么长, 但我始终相信我们党内有那么多有识之士, 不能长期是非颠倒、黑白不分。时代也会前进, 这些问题终究会得到解决的。

为平反奔波

1969年被送回老家接受“群众专政”后,我每年给中央、省里写申诉信,都杳无音讯。直到1978年,我听到关于中组部等五部委制定摘掉右派帽子的55号文件的传闻,心里非常高兴,觉得可等到这一天了。我决定到省里找有关部门要求复查我的问题,由此开始了上访之路。

我先赶到省里,省委门口聚集了许多上访者,大多是听说了55号文件后来打探消息的,但信访处回复说右派问题一律不解决。于是我直接到了北京,想找中央部门了解情况。在火车上我一直担心,北京那么大,恐怕很难找到相关部门。

没想到一出永定门车站,就看见一群群上访者,他们大多手拎装着申诉材料的黑色塑料提包,身上的衣服因为风餐露宿变得脏兮兮的。不少人大声议论着55号文件的内容。有的人还喊着:“谁去灵境胡同一块走啊。”我这才知道那里是中组部接待上访的地方。

位于灵境胡同的中组部接待处大院,全是排长队等候谈话的人,门口有人叫号,不断有人进进出出。接待处是一个大厅,用布帘隔成约20多个小房间,里面一桌两凳,只容两个人隔桌而坐。我进去把表一递,还没等我讲,就有人说话了:“你的申诉信我们都看了,已写信通知省委组织部进行复查。”我说省信访处说右派问题不解决。接待的人说,今天就通知省委组织部,让他们复查。

我喜出望外,没想到几分钟就把事办了,而且接待的人态度这么好。我好像有了尚方宝剑一样,立即返回石家庄。第二天在信访处找到了组织部接待上访的一位女同志,那位女同志却回答:“没见过他们的信,也没电话,右派问题不解决。”

我在北京与石家庄之间跑了两趟无果,中组部接待处的人安排我住在永定门车站附近的上访招待所等待消息。上访的人太多,又是免费住宿,接待站条件不好是可以想象的,但我心里已经很感激,这总比在车站睡觉强多了。

我在北京住了几天,中组部通知说,已经和省里联系,但需要给他们一些时间考虑,让我回家等待消息。

以前没有平反消息时,我也多次上访,那时知道上访不会有结果,只是想探测一下政治气候,看看有没有松动迹象,那时遇到的都是粗暴对待。现在中央有了文件,在中组部多次催促下,省里竟然仍不执行,是我没有想到的。这和河北省一些人长期执行极左政策有关,也可以看出极左思想在短期内很难改变。

到这年秋天,县里召开右派分子会议,传达中央文件,内容是没摘帽的右派一律摘帽,所有右派都给安排适当工作,解决生计问题。一听就是55号文件内容,却不提确实划错了的可以“改正”,安排工作也不是恢复公职,是正式工还是临时工也不明确。

这之后,我被安排在滦南县文教局下属的文化馆工作。这时,报纸上已经陆续发表一些党内老领导的文章,呼吁恢复实事求是作风、平反冤假错案等,以后又开始公布公安部、中央党校等为右派改正的消息,不久各地报纸发表社论公开提出为右派改正。其间,我给团省委几次写信催问,但没有任何消息。

1979年的春节,我在焦急等待中度过。过完正月的一天,团省委来了两个人给我送结论。我记得那天风很大,刮起的沙子打得脸都疼。他们找到我,说我的问题“改正”了,恢复党籍,恢复原来工资级别,工作由县里安排。

我当时心里真是五味杂陈,在被打倒的20多年时间里,我始终相信问题会得到解决,只是没想到会经历这么多曲折、拖了这么久。那天,我和妻子没有做任何庆祝,和往常一样平静地度过了一天。

这时我已被安排到滦南县文化馆创作组工作,有书读,可以练习写作,我已经很满足了。以前我是临时工,月工资40元,现在恢复了原工资,有100多元,比县委书记的工资还高,于是我决定不再为回省里工作的事奔忙了,而选择留在县里。

文化馆会计却抱着账本来找我。她说,馆长让她和我说说馆里的经济情况。她举起厚厚的一个大账本,翻开已经预先折好的一页说,今年账上经费就有5000多元,你工资高,一个人顶三四个人的,还得从去年7月补发。这种情况下来,今年恐怕连发工资都不够,更不用说办公经费。馆长建议你去另找工作。

会计的一席话一下把我打懵了,我万万想不到会是这种结果。文化馆归文教局管,我决定找文教局,希望能在县里当个教员。但文教局已经把我离开本县的户口、党关系、粮食关系等办好了。接待人员说,这回右派落实政策,本县右派加上外地打回老家的右派有200多人,安排不过来。县里决定,你们这些不是本县打成的右派,哪儿来的回哪去,县里一个不留。

想不到平反以后,我反倒成了一个多余的人。按中央规定,我这样的情况应由原单位安排工作,于是我找到团省委,并被安排在组织部门工作。半年后,我到中科院农业现代化研究所上班,经过调研后大胆提出取消人民公社,建立农工商综合经营的农村经济体制。

我年轻时经过革命战争和敌人监狱的考验,工作一直非常努力,没想过会成了“阶级敌人”,而且被劳改、专政20多年。虽然我没想到这个问题的解决会拖这么长时间,但我始终相信我们党内有那么多有识之士,不会长期是非颠倒。应该感谢党,感谢改革开放,让我终于等到解决问题的一天。

成为研究所党委书记提名人

中央提出机构改革和干部“四化”以后,所领导都知道很快就要退下来,更影响了积极性,老班子的改建已迫在眉睫。中科院在1982年就根据中央机构改革要求作了具体部署,开始物色新班子人选。人们看清了这种形势,上上下下也自然都紧张活动了起来。所领导各自在挑选自己中意的人,想进领导班子的人也在领导中寻求支持。研究所里绝大多数都是大学生,许多人都符合“四化”条件中的知识化、专业化的硬指标。由于是新建所,许多人都属于中青年范围,符合年轻化的条件。有人由于职务的重要,和所领导接触频繁,感情融洽。有人善于交际,和许多人都是自来熟,有很好的群众基础。更有有心人整天围着领导转,以寻求支持。

我只是个研究室副主任,向来不善交际,只是整天如饥似渴地埋头读书、收集资料、潜心思考问题,和所领导没什么接触,和群众也很少联系,所以对所里即将来临的人事大变动,很不敏感,也不愿操心,自己觉得没这个条件,更确切地说也没这个兴趣。落实政策中是那样的艰难曲折,落实政策以后,省里县里谁也不要。这种情景,仍历历在目,刚刚稳定下来能干点事情,哪里有心思去争取当什么所领导?

谁也想不到,到了1982年所里正式酝酿接班人的时候,几经比较,几经周折,我竟成为唯一的一个被领导班子成员和多数群众所接受的所党委书记的提名人,上报中科院以后,很快得到了批准。不少人想得到这个职位都落空了,我对这个职务想都没有想过,结果却落到了自己的头上。真是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行了。

研究所是中科院直接领导,但主要领导的任命须征得省委同意。一般讲中科院同意了,省里也只是走个手续而已。可是谁也想不到,这个手续就是走不下来。中科院催促,所里党委书记去催促,半年过去了,仍然没有消息,这不是工作效率低的问题,也不是人们常说的拖拉作风所致。其中必有缘故,可是为什么呢?谁也想不清楚。

老书记很着急,他到省里找了多次也不给个明确答复,便决定带着我去找省委组织部,要求省委很快下文。我说这样的事我去不好吧!哪有个人要求组织对自己的任命快批的?您去就行啦!老书记说我已经跑了多少趟了,他们光应付。有你去我要让他们当面说清楚,中科院批了半年了,省里为什么老是拖着?有什么问题让他们当面说清楚。我十分为难:这话我不好说。一定让我去,我可不说话。

组织部常务副部长王部长立即接见了我们。他也已经70左右了,人很和气。老书记发了一通脾气以后,他不仅没生气,还和蔼地笑着说,中科院批准了,省里绝不会阻拦的。但是任命嘛!还得等一等。几个月都等了,不会再让你们等几个月,快了,再等一等。老书记生气地说,我真不明白,中科院早批了,省里还有什么犹豫的?有什么意见明说,没理由又拖着不办,省委办事怎么能这么拖拖拉拉?部长说你误会了,不是省委办事拖拉,近一个时期省级机构改革,实在太忙啊!

老书记火了,再忙也不差我们所这一个人嘛!省级机构改革要紧,中科院机构改革就不要紧?而且省里各个摊子都在照常运转,我们那里可是火烧眉毛啊!现在连党组会也开不成。中科院那么重要一个所,一大摊子人都是从全国四面八方调来,新凑在一起,急需一个强有力的班子领导啊!现在整天只耍我一个老头子,我实在受不了啦!

部长还是笑笑安慰说,没多长时间了,再坚持一下吧!老书记还是不依不饶说,白石同志今天也来了,我向省委说明,他已经正式主持全所工作了,这可是名不正言不顺,对工作对他本人都是十分不利的。省委到底为什么长期不批?如果对他还有什么疑问、怀疑,也希望说明。他虽然在场,可是他是经得住磕碰的,当面谈也没啥关系。

部长连忙否认:不,不,省委对白石同志绝没有不信任或是怀疑的地方。老书记说那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长期不批?忙绝不是理由,这期间省委任免了多少干部,难道就差这一个人吗?王部长有些无可奈何,神秘地笑了笑,显然他已被老书记逼到了墙角,再想含糊推脱不行了,只好透露点实情,吞吞吐吐地说:“是这样,省委对白石同志的使用,有点想法,……不过,这一切还在考虑中,没有定。”

省委有点想法,什么想法并没有说。我经过长期劳改和群众专政,受到的怀疑和不信任太多了,在这方面十分敏感。觉得自己只是个副处,也没有在县、地党政领导机关当过领导,虽说邓小平同志多次讲过我们不能老守着台阶的旧观念,干部的提升,不能只限于现行党政干部中区、县、地一类台阶,这才能大胆破格提拔。可是实际工作中有些人又往往重视一个资历,重视一个台阶。省委有点想法,是不是觉得我从副处越过正处、副厅一下到正厅,这格也破的太大了。说是没怀疑,对我这样一个多年劳改的人,是不是还有什么不信任?

倒是老书记当领导多年,一听省委有点想法,便立刻意识到可能是调到省里哪个厅局,因为一提出领导干部“四化”,学历这一条就把人们限制住了,哪里选人都很难。省里各部门很着急,都在物色接班人。很可能是省委觉得研究所大学生多,选人容易,要把白石调走。所以老书记马上着急地说:哎呀!刚才我已经说了,我们那里是火烧眉毛,好容易选了一个合适的人选,要拿到别处去,我们可绝对不能同意。部长心里明白,到时候你想挡也挡不住,而且你也不会挡了。不过这话不能说出来,只好笑笑说,好吧!我一定向省委反映你的意见。

省委的那点想法是什么?我和老书记都没猜对。

一步跨进省委常委

找省委以后没几天,我正在厨房和面准备蒸馒头。以前这些家务事都是妻子冯以平做的,自从去年她当上报社总编辑以后,百事缠身,下班总是回来很晚。我们早已搬到所里新建的大院上班,宿舍也在院里。研究人员又不是严格的坐班制,时间灵活,这做饭的家务事儿,便大部分成了我的事儿。正巧这天冯以平下班早,进家一看我穿着一个大花围裙,两手是面便急了,风风火火地说:“哎呀!你怎么这个样儿啦!快洗手去。”我莫名其妙。

“哎呀!你还愣着干啥?省委解峰书记找你,快!”妻子十分着急。“解书记?咱也不认识,他找我干啥?”我十分纳闷儿。她说:“我也奇怪呢!他找你干啥呢!”说到这儿她也有点思索。但看到我还站着不动又急了:“你快洗洗手走人啊!车在下头等着你哪!”这回我也急了:“来车了?你早说呀!”她这才有些抱歉地说:“你看这一慌我倒忘了说了。”她说一回来正好碰上一个年轻人问你住哪儿呢!我问他是谁,他说是省委解峰书记的秘书,解书记请白石同志马上去一趟,就赶紧跑上楼来也没说清楚。

坐到车里,我问秘书:“您贵姓?”秘书客气地欠了欠身:“我姓杨。”我说:“啊!杨秘书。”秘书十分不自在地笑了笑,好像承受不起这秘书的称呼:“啊!以后您就叫我小杨好了。”我觉得也没叫错呀!现在不是都这么叫吗?况且省委书记们的秘书顶小也得是个处级,和自己一样,有的还是副厅,自己怎么好不称官衔呢!我想了想,这个小杨还是叫不出口,便说:“杨秘书……”“不!不!”我一张口,杨秘书马上打断了我,连说了几个不字,然后十分爽快地说,“您就叫小杨,或者小杨子。”我一看对方态度十分真诚,绝不是客气,虽不明个中情由,只好免了这个开头语,试探地说:“知道解书记找我有什么事吗?”杨秘书从前座上扭过头来好像十分抱歉地说:“啊!不清楚。”

我和解书记没见过面,更没私人交往,什么事呢?竟然连秘书也不知道。是真不知道?还是不愿意告诉我?不管是真不知道还是保密都没法再问了。我又不善于交际,向来也不会那种自来熟,只好沉默了。可是我的心里却是七上八下地一个劲儿地翻腾。事先不打招呼,又搞得这么神秘,这是什么事呢?

终于到了,不是省委机关而是解书记的家里。一进入客厅,解书记便笑着迎过来,热情地紧紧地握住我的手说:“你就是白石同志?坐坐。”许多年来没单独见过这么大的官了,我心中充满了惶惑,虽然书记一个劲儿让我坐,但我还是拘拘束束地立在那里。可是书记却执意让坐也就只好坐下了。书记给我倒了一杯茶,他才坐下来:“今天把你找来,是通知你经中共中央批准,你进省委领导班子,任省委常委。”

“我?任省委常委?”书记的话虽然听清了,可是又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恐怕弄错,所以还是惊愕地问了一句。书记笑笑:“是啊!你任省委常委。”

“我能行吗?”我有些惶惑。书记仍然慢声慢语地解释说:“省委经过多次考察研究,根据你在各个历史时期的表现,尤其是在反右运动中,顶住巨大的压力,没有的事情,错误的批判,一概不接受,决不说违心话,那是很不容易的。虽然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几乎葬送了自己的一生。但是重新工作以后,仍然一如既往,顶住巨大压力,冒着很大的政治风险,在改革的道路上进行着很有价值的探索。你近几年来发表文章的要点省委几个领导也都看过,大家觉得领导班子中,应该吸收这样的人。你可能觉得自己多年没工作,又没担任过重要领导职务,一下到省委领导岗位干得了吗?省委对这些问题也都考虑过,认为你会胜任的。”

“这太突然了,我怎么预先一点也不知道啊?”解书记说:“你不知道,我们却是多次考察酝酿很久了。这次进省委省政府班子的只有六个人,却是从几百个目标中挑选出来的。省委常委对你们几个已经讨论多次了。消息没透露出去,说明保密工作做得好。”

“到省委分管什么工作?”我仍然有些惶惑。解书记说:“还没最后定,初步考虑,让你分管组织。按你的性格,又比较超脱,在省里也没有什么拉拉扯扯的关系,和这个派那个派没任何瓜葛,担任这个工作是合适的。也可以分管办公厅。你回去考虑考虑,把意见告诉我。”看书记看了看表,我也看了看表,已经快12点了,便只好告辞。省委多次派工作组考察,在全所进行民意推荐投票,有一次中央组织部还找我谈话,一谈就是半天。这么大动作,为什么所领导和我都没察觉事情有变呢?我们都以为这还是为考察当所党委书记的事呢!中组部找我时,老书记倒是有过怀疑,中科院考察了,中组部怎么还来呢?他猜想准是上边对这样一个人有争议,20多年不是劳改就是农村劳动,由个副处一下当中科院研究所的一把手,是让人有点担心啊!任所党委书记,都觉得是连升三级,他哪敢还往高里想啊!谁又会往省级领导那里想呢?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党中央提出了要进行中央国家机关各部委和省、地、市、县等机构改革,确实是一场实实在在的革命。机构改革的关键就是按“四化”要求改建中央各部及各级党政领导班子。“四化”不仅是一个口号,而是有具体杠杠、有硬指标,是容不得换汤不换药、蒙混过关或打马虎眼的。

那时的省委班子,是中央不久前调整过的,主要领导不少是被打成反革命、走资派,多年靠边站,复出后急于想干一番事业的人,反对任人唯亲。省委按照“四化”标准提出具体条件,让每个地市、厅局级单位、大专院校等各推荐两名适合进省级领导班子的人选。一下就提出600多人,经过详细筛选、考察,逐步缩小,又缩小到20人,中央也派来了工作组共同进行选拔工作。最后确定我们4人进入省委领导班子,两人担任副省长。新的省委班子包括新进的4名大学生,才有13人。新进的人中,都不是领导身边的人,而且以前一直也没在领导视野之内。中央很快批准了新的方案,说这是个搞五湖四海的领导班子,中央很满意。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男子控制不住强行与女友在路边车上发生关系,路人报警被抓

男子控制不住强行与女友在路边车上发生关系,路人报警被抓

听云子讲
2022-08-10 16:45:22
佩洛西外孙回应中国制裁:取消我的TikTok吗?

佩洛西外孙回应中国制裁:取消我的TikTok吗?

书斋记史
2022-08-12 16:39:36
长津湖战役,牺牲的志愿军士兵,留下这张“震撼人心”的照片!

长津湖战役,牺牲的志愿军士兵,留下这张“震撼人心”的照片!

君君喜欢做小蛋糕
2022-08-11 17:10:09
奇葩!印度可重复使用航天器方案曝光,颠倒设计突破了我的想象力

奇葩!印度可重复使用航天器方案曝光,颠倒设计突破了我的想象力

航天信息港
2022-08-12 12:33:43
被传去英国产子的马思纯,终于和她“万人嫌”的男友官宣了

被传去英国产子的马思纯,终于和她“万人嫌”的男友官宣了

不八卦会死星人
2022-08-11 11:42:54
这个花絮我真的会笑哈哈哈哈

这个花絮我真的会笑哈哈哈哈

综艺停车场
2022-08-04 23:49:52
一百码的衣服在加五件

一百码的衣服在加五件

历史小旅客
2022-08-12 15:37:56
跟时代对着干?北京现代胜达这波反向操作,没想到还吸粉了!

跟时代对着干?北京现代胜达这波反向操作,没想到还吸粉了!

车圈儿小见解
2022-08-12 13:04:48
天哪, 你敢相信这个是《泰坦尼克号》的女主露丝吗

天哪, 你敢相信这个是《泰坦尼克号》的女主露丝吗

程海讲体育
2022-08-11 20:50:29
泰表示愿意接受中国为其元级潜艇安装柴油发动机替代德柴油发动机

泰表示愿意接受中国为其元级潜艇安装柴油发动机替代德柴油发动机

低调不跑调
2022-08-11 22:40:35
从深圳走出的五位明星,广东网友:他们看起来都不像广东人

从深圳走出的五位明星,广东网友:他们看起来都不像广东人

粤一箫
2022-08-12 14:00:15
全新一代马自达6新消息曝光!最快四季度发布,尺寸比雅阁大

全新一代马自达6新消息曝光!最快四季度发布,尺寸比雅阁大

网上车市
2022-08-12 09:17:18
蔡依林事件升级,“北京欢迎你”镜头被删除,官方态度明显

蔡依林事件升级,“北京欢迎你”镜头被删除,官方态度明显

凤仙引
2022-08-11 15:12:54
德总理:目前没访华具体计划,呼德企勿台依赖中国,释放四大信号

德总理:目前没访华具体计划,呼德企勿台依赖中国,释放四大信号

青木在德国
2022-08-12 06:53:59
不好意思,让佩洛西失望了!王毅外长刚刚出访,韩国宣布重量决定

不好意思,让佩洛西失望了!王毅外长刚刚出访,韩国宣布重量决定

前沿时刻
2022-08-11 09:59:15
林智坚认了“写作瑕疵”宣布退选,蓝营要郑运鹏和沈慧虹也负责

林智坚认了“写作瑕疵”宣布退选,蓝营要郑运鹏和沈慧虹也负责

海峡导报社
2022-08-12 15:32:11
黄晓明带娃吃饭太豪爽!霸气请全场小孩吃雪糕,儿子长相太帅被夸

黄晓明带娃吃饭太豪爽!霸气请全场小孩吃雪糕,儿子长相太帅被夸

会火
2022-08-12 11:55:21
外网传闻解放军演习导致“两架歼-20互撞坠海”,我方澄清

外网传闻解放军演习导致“两架歼-20互撞坠海”,我方澄清

烽火崛起
2022-08-10 17:31:03
这广告有毒!皇家美素佳儿出现五岁孩子骑马、攀岩、冲浪等高危动作

这广告有毒!皇家美素佳儿出现五岁孩子骑马、攀岩、冲浪等高危动作

未来网
2022-08-12 11:41:32
俄罗斯在占领区进行全面强制动员——国防部

俄罗斯在占领区进行全面强制动员——国防部

桂系007
2022-08-12 15:07:23
2022-08-12 18:16:49
年华名人汇
年华名人汇
年华文化娱乐
4662文章数 4796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头条要闻

官方:首个国产新冠口服药可临时性纳入医保报销

头条要闻

官方:首个国产新冠口服药可临时性纳入医保报销

体育要闻

世界杯倒计时100天 足坛盛宴有多赚钱?

娱乐要闻

杜淳携妻女拍大片,老婆越来越像宋慧乔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任泽平:不要神话雷军和小米 原创有多少?

汽车要闻

自主运动新旗舰 平替奥迪A7仅需20万元

态度原创

房产
旅游
亲子
数码
军事航空

房产要闻

三价就低松绑,首套500万二手房预计多贷65万

旅游要闻

除了枸杞,你对宁夏还有哪些了解?

亲子要闻

常有这3种表现的孩子,情商较低,家长要尽早干预

数码要闻

第四代三星Galaxy折叠屏手机全球发布会

军事要闻

美国58倍口径自行榴弹炮 炮管长度逆天

进入关怀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