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她长得很美,曾同时与两个人发生关系,没想到两人都是有妇之夫

0
分享至

万禧19岁的春天,爸爸和妈妈终于吵倦了,仿佛约好了一般,他们乘了飞机起飞,却再也没了着陆的机会。万禧的心里想,这样也好,是去了天堂的感觉,却不知他们的吵还会不会继续下去?
父母总是争先恐后地表达一个意思:如果不是因为万禧,对方早已是彼此最大的不屑。从小到大,他们一直这样表达对一桩婚姻的倦殆。万禧是自卑的,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或许他们会拥有另一种幸福。
大而明亮的房子,一下子空了。万禧不愿回家,没有暖意,不是家的样子。



万禧有高而绰约的身材,不似南方女子那般简约玲珑,细腻的尖尖下颚,紧紧抿着的嘴角,微微上扬的眼神。恍若世间万物皆不在眼中。
白天,万禧把自己埋进柔软阔大的床里,睡啊睡的,睁着眼时便抽烟,或把耳机塞进耳朵,前尘后世一点点远去。
夜里,万禧在一家叫做上岛的酒吧唱歌,摇曳在迷乱的光线里。万禧套着长长的棉布白裙,微裸的肩胛是象牙般的光泽,有点点迷茫。
台下是红尘男女的种种情态,总与欲望有关,那些欲望在万禧看来,与爱隔了很远。亦常有悲情的女子闯进来,从某个春光潋滟的女子怀里抢回丈夫,这大千世界最最凡俗的一幕,任凭万禧想不想看,时不时会上演。
看多了,万禧对爱就失望得彻底。只是,常有男人怀抱了大束的鲜花,等在台下或者高声喊着:“万禧,万禧……”
万禧不曾向台下望一眼,依旧唱得孑然。收工的路上,她常被各色男人拦截,她想,是该找个男人保护自己了。



万禧收了全敬然的鲜花,40岁的男人,魅力四射。而让万禧感觉亲切的,是他黑发问夹杂着几丝雪白,很是入眼的慈祥,她就想泊在他的掌心,轻轻放松。这样的男人,任是女人都会喜欢,但婚姻定然早已被某个艺高胆大的女子掠了去。
与全敬然喝过一次咖啡后,万禧说:“如果你愿意、如果可以,能接送我上下班么?”
全敬然只笑不语,那样暖暖的目光罩过来,让万禧想到了正午的冬天。阳光下,自己愿做一只疲倦的猫,蜷在他怀里,眯起眼睛,安然小憩。万禧也知,自己于他,终究只能是小憩,绝无可能一辈子。
全敬然来接送万禧唱歌的过程中,她的身边果然清静了许多。
第一次,万禧被接到了全敬然家里。很是落拓的风格,墙上错落有致地挂着小幅装帧的风光图片,以及全敬然与一个目光犀利女子的合影。万禧不问,全敬然不说,很好的默契。她被他拥在怀里,吻,一个浅短的过渡后,便上了床。
尖利的疼划过来,万禧咬了唇,没命地纠缠,纠缠在他身上。全敬然愕然于万禧柔软的身体,以及她柔软的身体下,浅淡的水红色花开。
全敬然默默抽烟,突兀地玩笑说:“不是假的吧?”
万禧淡淡地看着他:“你说是就是了。”心里的痛却汹涌澎湃,一个在滚滚红尘里混饭吃的女子,任凭怎样辩解,谁又会相信呢?也罢,既然什么前因后果都不曾想有,缄默了也罢,争来争去向一个男人证明自己的清白,万禧不肯,太委屈自尊,至于在他眼里是怎么样的女子,还是随他去吧。
万禧被全敬然一把揽过来,她脸上的泪却藏不住。全敬然一点点吻干了,轻轻说:“我跟你开玩笑的。”
万禧浅浅地笑了一下,知道他心里未必真那么想,一粒药丸就可以成就一个处女的谎言,像她这般身份,怎样辩解都是无力。
全敬然待她还好,像掌心里的猫,是万禧想要的感觉。万禧眼里的漠然,渐渐淡了去。
关于墙上的女子,一直是两个人的缄默。万禧每次看了便会想,这不过是全敬然沉默的警告:她不可以爱他的。



万禧牢牢地守住了心。她很少回家了,偶尔回去一次,便感觉曾经的家是一段尘封的往事,很难勾起心底的灿烂。回全敬然的家成了习惯,他有很多生意需要打理,总是很忙,万禧是那样一个知趣的女子,不需要他叮咛,他不在时,任凭电话响烂也是不接。
有时,他在,接电话,万禧便听见他温柔地和一个人说伦敦的天气,笑声爽朗。
彼时,万禧就坐在一侧。那时,她才知道,世上最寂寞的事,莫过于聆听别人打电话。
全敬然放下电话,便会一把揽过万禧,仿佛弥补般地吻啊吻,一直吻到万禧脸上有浅淡的泪痕。
万禧再唱一些伤感情歌时。便有了不经意的哽咽和泪水,心,是管不住的。对爱失望得彻底,遇上了才知道,一些预想根本多余。
那夜,电话突兀地响了,万禧知道,又是来自伦敦的天气。万禧望着洗澡间的门,忽然地忽然地,就不想让全敬然听见电话,她飞快拿过一只靠枕,死命地压在狂响的电话上。
全敬然看见时,靠枕下的电话正响得窒息。万禧的脸苍白着,他会怎样的光火?
裹着浴巾的全敬然,先是怔怔地看她,然后轻轻揽过她,拍拍她的脸,若大人安慰孩子。
全敬然没接电话,万禧伏在他怀里,哭了。全敬然说:“别去唱歌了。”
万禧到一家公司做文员,薪水不算太多,有了很多寂寞的夜晚,等全敬然回来。自看见万禧捂住电话那天起,全敬然就把家里的电话转到手机上了,常常是响两声便匿没了,如迫不及待要藏起来的秘密。



全敬然房子的对面,住的是一个年轻男子,应该是单身的。万禧常见他拎了快餐,步履矫健地跳跃在回家的路上。
偶尔在阳台上,万禧会看见他,端着一本书,或无所事事地看远处。目光撞到了,便是相视一笑。从没说过话。
那日,发现钥匙被锁在家里时,万禧一下子手足无措,全敬然在外地。她惶惶地站在门外。他路过时,问:“怎么了?”
不知怎的,万禧的泪就掉下来,嘤嘤说:“钥匙锁在家里了。”
他笑了笑:“跟我来。”
万禧犹疑着跟进去,他放下公文包奔到阳台上,哗啦一下,拉开塑钢窗:“从这里翻进你家。”万禧只要踩在阳台上,一步便可以跨过去。
万禧身后,有若隐若现的男人香,天然的、青春茁壮的味道,令她有了浅浅的晕旋。
他说:“我来吧。”健硕的身体便跨在了阳台墙上。
万禧心里一阵苍茫,静静看着他的家,干净,有点凌乱,是单身男人的家,可以让女人肆无忌惮俯下身子去辛苦经营的、甜蜜的家。
他从门口回来,拍拍手:“门已经开了。”
万禧不情愿甚至是有点留恋地回去了,走到门口,他喊:“我叫张杨,你呢?”
“万禧。”万禧缓缓地合上门。
全敬然回来,再面对他时,万禧便有些恍惚。
和张杨在楼下或者阳台上相遇,话便多了。张杨想必是明白万禧身份的,那么懂得回避别人的尴尬,万禧觉得喜欢。
万禧知道自己与张杨的一些相遇,其实是刻意的,只是这样的刻意,她究竟想不清楚是谁在主动。
那次,全敬然去外地。寂寞里,万禧敲张杨的门。很多话,说得干涩,不像在室外相遇的那般自然。
被张杨怎样拥起,万禧已经记不得,拥挤在凌乱的沙发上,连床都来不及去,像火焰,要迫不及待地燃烧。
全敬然回来之前,这样的燃烧一直持续,即使燃烧,在未婚男子的怀里,也是踏实的。冷却下来后,万禧多么希望张杨能够问问自己和全敬然的事,她第一次有了倾诉的欲望。那么多的前尘往事,迫不及待地想要交代给他听。张杨,却始终不问。
有了张杨,全敬然就比万禧淡漠了许多,甚至身体在一起时,心也不在。万禧知道。全敬然也是同样,对于他,她不过是一支精致而合他口味的香烟,浓淡适中,他想抽了便拿来点上,是生理和心理的双重需要,不想抽了,随手扔掉,也是无关痛痒,最多一点怜惜而已。
全敬然不在时,万禧钻到对面的张杨怀里,暖暖的,靠在一起,常常是闭了眼,话汹涌在心里。万禧知道,任凭一些东西怎样在心里煎熬,在张杨面前自己都是没资格表达的,它们被攥在张杨手里,去留由不得自己。张杨明白她和全敬然的关系,只要他想,挣脱是很容易的事。



有一阵子了,全敬然不再出门,万禧开始觉得煎熬。她常去阳台或在楼下,张望张杨,哪怕看一眼,都是幸福的。
终于熬到全敬然去外地,那夜,万禧套了曳地的长裙,盘了玲珑有致的发髻,一身暗香浮动,敲张杨的门。
开门的是一张青春明媚女孩子的脸,万禧愕然。女孩子微微笑:“你找张杨么?”眼里有浅显的戒备。
下面的话,万禧便不知该怎么说了。张杨过来,见了万禧,眼神跳跃一下,脸上堆砌起干涩的热情:“全太太,又把钥匙锁在家里了,是吗?”
万禧木然地说哦,木然地跟进来,她就那么无措地站着,嘤嘤地就哭了:“我怎么又把自己锁在了外面。”那样潜在的话语,只有万禧和张杨听得懂。
她用手遮住脸上的绝望,有冰凉的金属贴在脸上,自从被锁在外面过,把钥匙扣在小指上便成了习惯,是张杨教的。
张杨说:“你等着,我马上进去给你拿。”
客厅里剩下万禧和女孩,绵长的寂寞。几乎是瞬间,张杨回来。在万禧,却像过了一辈子般那样长。
那夜,万禧就这样倾听着对面传来的清脆笑声。万禧关上窗子,有了窒息的感觉,那样的快乐与自己咫尺,却是天涯了。
没等全敬然回来,万禧搬回自己的家,也无所谓搬,全敬然家里几乎没有东西是属于她的。
无聊的时候,万禧去健身房,在器械上拼命折腾自己,很多前尘往事被疲劳排挤出去。
后来,全敬然找到家里,万禧本想拒绝的,却没有。被他拥在怀里时,她嗅到了熟悉的味道。不管爱与不爱,对他已是习惯了,只为孤独被他赶跑。
万禧想到了父母,他们争吵了一辈子没有分开,彼此在一起,也是习惯了吧?
和全敬然的幽会,改在了万禧的家。在父母的床上,和全敬然纠缠在一起,万禧把父母相互排斥却又习惯依赖的感觉体验了个彻底。
(六)
在健身房,万禧蹬着健身车,相邻的一辆车上突兀地多了个女子,那样犀利的眼神,万禧便知道了她是谁,她终于从伦敦回来了。
她骑在车子上,蹬车,一直地看着万禧。万禧不语,望着前方蹬车,汗水淋漓。
她说:“我回来了,听别人说过你,据说很美”
万禧说,谢谢。
她说:“全敬然是个不错的男人,我不会怪他。”
万禧说,哦。
然后,两个女人蹬车。然后,她走了。仿佛只是蹬车的无聊里,两个陌生女子搭讪。
万禧一直蹬啊蹬,蹬到听见心在细微而清脆地破碎,蹬到被健身房的管理员提醒要闭馆。这就是万禧从一个春天到另一个春天的过程。曾经怀了一些朦胧的幻觉与两个男人做爱。却没有被爱过。从现在开始,她要找一个人,好好地,好好地爱一次。
脸颊依旧是湿的,汗水和泪水,不知哪个更多些。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西安交大一女生宿舍内自杀, 生前聊天记录曝光, 疑似被老师压榨

西安交大一女生宿舍内自杀, 生前聊天记录曝光, 疑似被老师压榨

沈俊说体育
2022-08-13 08:49:31
一个虚构出来的中国人,却让西方害怕100多年,听到名字便背脊发凉

一个虚构出来的中国人,却让西方害怕100多年,听到名字便背脊发凉

素雅文人
2022-07-26 10:10:07
辽宁白事现场,酒席吃到一半去世老人突然醒来,场面顿时尴尬起来

辽宁白事现场,酒席吃到一半去世老人突然醒来,场面顿时尴尬起来

村头老崔
2022-08-13 10:16:24
41-36!3-0!梅西完胜C罗,金球奖评选闹笑话:3冠王不如四大皆空

41-36!3-0!梅西完胜C罗,金球奖评选闹笑话:3冠王不如四大皆空

球场没跑道
2022-08-13 08:06:54
女单世界冠军大获全胜!4:1淘汰日本选手,次轮迎战日本伊藤美诚

女单世界冠军大获全胜!4:1淘汰日本选手,次轮迎战日本伊藤美诚

国乒二三事
2022-08-13 10:46:53
蒋正全的妹妹:不要他当英雄,他当了英雄,父母孩子怎么办?

蒋正全的妹妹:不要他当英雄,他当了英雄,父母孩子怎么办?

香喷喷的橙子
2022-08-13 08:48:39
太阴间! 美国黑人歌手被枪杀 父母为赚钱 竟把遗体挂到夜店开派对

太阴间! 美国黑人歌手被枪杀 父母为赚钱 竟把遗体挂到夜店开派对

农民的传人
2022-08-13 05:33:09
杜兰特被哈登征服!训练中三分球12投11中,他已铁了心要加盟76人

杜兰特被哈登征服!训练中三分球12投11中,他已铁了心要加盟76人

老胡聊球
2022-08-13 09:41:34
得知常香玉入党难,邓小平严肃道:河南不好解决就由中央直接解决

得知常香玉入党难,邓小平严肃道:河南不好解决就由中央直接解决

慢聊的历史
2022-08-13 10:26:55
再见勇士,格林离队倒计时!下家鱼腩队伍,库里三巨头正式解体

再见勇士,格林离队倒计时!下家鱼腩队伍,库里三巨头正式解体

体坛界风云
2022-08-13 11:15:51
法国摄影师拍下百年前的大清,满族女子很漂亮,和影视剧截然不同

法国摄影师拍下百年前的大清,满族女子很漂亮,和影视剧截然不同

有艺思
2022-08-09 15:51:20
香港最恐怖凶宅,姐妹惨死38年阴魂不散……

香港最恐怖凶宅,姐妹惨死38年阴魂不散……

香港人物志
2022-08-12 14:02:23
“说实话,我宁愿相信这不是真的!”

“说实话,我宁愿相信这不是真的!”

有趣的念
2022-08-11 08:44:57
让男人“降不住”的3生肖女,看有没你

让男人“降不住”的3生肖女,看有没你

八字风水术
2022-08-13 11:05:32
37岁张俪恋情再添实锤,与小9岁陈若轩回京同返爱巢,疑同居试婚

37岁张俪恋情再添实锤,与小9岁陈若轩回京同返爱巢,疑同居试婚

娱珈歪歪鱼
2022-08-12 12:35:18
“谁敢吃”?广西老表喝酒,下酒菜是“活鱼”,“太生猛了”

“谁敢吃”?广西老表喝酒,下酒菜是“活鱼”,“太生猛了”

小历闲话
2022-08-13 09:46:12
苦战三局遭逆转,郑钦文不敌中国克星,无缘罗杰斯杯四强

苦战三局遭逆转,郑钦文不敌中国克星,无缘罗杰斯杯四强

撒丁岛体育
2022-08-13 12:22:49
发不起司机工资!河南一县城公交停运,大部分驾驶员离职

发不起司机工资!河南一县城公交停运,大部分驾驶员离职

和讯网
2022-08-13 10:16:09
解放前,女地下党员面对镜头将盒子炮半掩腋下,时刻保持着警惕

解放前,女地下党员面对镜头将盒子炮半掩腋下,时刻保持着警惕

栋栋美食记
2022-08-12 19:37:33
几颗导弹,摧毁了俄罗斯一年的飞机产能!

几颗导弹,摧毁了俄罗斯一年的飞机产能!

火星数据研究所
2022-08-13 07:30:02
2022-08-13 14:14:44
飞跃故事汇
飞跃故事汇
飞跃故事汇感谢您的支持与关注
2674文章数 10771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头条要闻

80后博士女干部提名厅长 政坛80后厅局级崭露头角

头条要闻

80后博士女干部提名厅长 政坛80后厅局级崭露头角

体育要闻

中国男篮输给校队很丢人?对面有个天才

娱乐要闻

李亚鹏现身农村吃席快秃顶 被长辈敬酒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烧光51亿,又骗补贴!中国一代造车神话终破灭

汽车要闻

东方豪华旗舰MPV 红旗HQ9预售40万元起

态度原创

时尚
房产
健康
亲子
旅游

《欢乐颂3》开播 不仅剧情扑街 造型也是土掉渣

房产要闻

懂租房的人很幸福!致租房族的三个故事

警惕“夺命”蜱虫!

亲子要闻

常有这3种表现的孩子,情商较低,家长要尽早干预

旅游要闻

俄罗斯开放首个古生物公园

进入关怀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