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25岁女做人体盛宴,时薪2000我忍了:高利贷是无底深渊

0
分享至

文/南风

图/来源网络,与文无关,侵删

1

谭颖今年25岁,是一位人体盛模特,走穴各大私人会所,在那些隐秘的包厢里用身体作为“盛器”,而她自己就是客人眼中的一盘菜。

她从小就独立大胆,喜欢打破常规,对于新鲜事物,她一直都很好奇,并敢于尝试。

活动开始前几个小时,谭颖就开始准备了。

她脱光衣服,仔细剃除了身上的毛发,用不含香的肥皂擦洗身体,用温水冲洗后,还要去除身上老化的角质,再用冰水淋浴,以免“上菜”时出汗。

随后,她会躺到特制的推车上,等待“摆盘”。整个过程她脸上没有任何害羞,或者不好意思的表情,更多的是一种麻木。

点人体盛的客户基本都是有钱人,一顿饭花几万、十几万是常事。

在做这行之前,她经过了一段时间的训练,训练合格了她才有“上菜”的机会。

厨师用花瓣遮住她的隐私部位,但有些客人会特别要求不遮隐私部位。

谭颖发现厨师在摆放花瓣时故意触碰她的身体,就说:“张师傅小心一些,如果有汗碰到我身上,我还得去清洗身体,会延迟客人的用餐时间。”

厨师可不敢得罪客人,只得收起自己的歪心思,把寿司和水果摆到她身上。他心想,别看你现在一副冰清玉洁的样子,等会儿还不知要被人怎么蹂躏。

从开始摆菜的那一刻,谭颖就只能一动不动的仰躺着,也不能说话,直至客人用餐结束。

“上菜”后,尽管做过很多次训练,可她还是有些紧张,因为她不知道将面对的是什么样的客人。

训练老师曾说:“你们做了这行,就得守这行的规矩,对客人要做到完全服务、娱乐和服从。”

老师也说了,有些不规矩的客人会不安分的动手动脚,即便不适也得忍着。

但谭颖没想到,她第一次“上菜”就遇到了这样的事。

几个客人围着她欣赏,惊讶日本人真会玩,竟然想到用女体做盛器,虽然传过来没有那么高的规格了,但却挺能满足人的猎奇心的。


用餐时,有客人故意用筷子夹谭颖的乳房,还说“这个怎么夹不下来”,惹得其他几位客人哈哈大笑,一边说他猥琐,一边依样画葫芦。

还有客人故意用筷子夹谭颖的私处,谭颖本能想动,但一想到自己如果抗拒,会引来客人不满,甚至拒付款,那她损失就大了。

然而客人不依不饶,谭颖很快就感觉到自己的私处火辣辣的,竟然有人把芥末挤在了她那里。

谭颖觉得羞愤难忍,她想发作却发现自己的大脑昏昏沉沉的,很快就睡着了。

客人喝着美酒,吃着美食,弹着女人的身体,有时也会假装不经意地触碰谭颖的身体。毕竟面对这等诱惑,谁也做不到清心寡欲,但碍于人多,大家也都有所收敛。

宾主尽欢,散场后有一人又偷偷折返回来,会所老板蔡总悄悄接到他后直接带去了包厢,说:“趁这会儿她还没醒,你抓紧时间,记得戴套,别搞出人命。”

那人点点头,就把谭颖从推车上抱下来,放在地上,爱抚着她的身体。

蔡总识趣地关上门。

五六分钟后,男人发泄完自己的欲望,又把谭颖抱到推车上,悄悄溜了出去。

谭颖醒过来时,还在包厢里,她只觉得自己身体僵硬、发麻,头疼得很。包厢里只有她一个人了,她动了动僵硬的身体,缓了一会儿,才慢慢走下特制推车。

她发现自己的私处痛得很,似乎还肿了,想着那些客人真过分,竟然把芥末抹在她私处。她脚步不自然地去洗手间再次清洗身体。

离开时,谭颖穿着宽松舒适的衣服,看着日结到账的8000元工资和300元小费,心想,辛苦总算没有白费。

2

谭颖有次做人体盛险些丧了命,那个会所的厨师张师傅见色起意。

那次活动,她是穿着内衣内裤的,当时后厨只有她和那位张师傅。当张师傅把一片刺身放到她胸上时,那片刺身刚好掉进了她的内衣里,厨师下意识打算把刺身夹起放到正确位置。

可他的手碰到谭颖的乳房时,他的身体顿时起了反应。

谭颖察觉到异常,睁开眼睛看向厨师,见他眼睛发直地盯着她,手还贴在她乳房上,她顿时坐起来,自己捡了刺身放到厨师手上。

厨师说:“刺身被手碰了就不干净了。”

谭颖的心口直跳,知道他起了歪心思。

恰好此时外面有人进来,说:“张师傅,客人又提出了背部、臀部上菜的要求。”

这意味着谭颖不能仰卧位,要趴着才行,可是这样一来,她就不能及时防着这个心怀不轨的厨师了。

她正要叫住那人,可那人说完话就出去了。

厨师看着她,说,“趴着吧。”

谭颖迟疑了一会儿,终究是趴着了。

张师傅笑了笑,先在她背上铺了几片花瓣,又放上几片刺身。

谭颖心想,“摆盘”已经开始,应该没事了。可她刚松了一口气,臀部就被一只手揉捏了几下,她顿时侧着身子看向厨师,问:“张师傅,你什么意思?”

“我这意思还不够明显吗?”张师傅说:“我老婆死了十来年了,这些年我都没碰过女人,你能不能满足我一次?我给你钱!”

谭颖也不管后背上的食材了,立即起身警惕地看着他,说:“不能!”

张师傅也不管她怎么说,上前就要抱住她,想亲吻她的嘴唇和脸颊,被她避开,可她越是躲避,他越是觉得来劲儿,他的心“咚咚”直跳,已经被欲望冲晕了头脑。

谭颖想推开他,推了几下都没推动,就使劲儿掐他,可他被掐也不松手,谭颖瞥见案上的刀,使劲儿挣扎着去够刀。

张师傅发现了她这个企图,忙把她推到了离案台更远的位置,他反抓住谭颖的双手,并迅速解下皮带,绑住谭颖的手,他想,只要她的双手被绑,他就能得逞了。

可谭颖拼命喊:“救命!救命!”

张师傅一听她喊,吓得魂不附体,忙伸手去捂她的嘴巴。因为紧张、害怕,手上的动作很用力,谁知他不仅捂住了谭颖的嘴巴,还捂住了谭颖的鼻子。

“小贱人,你以为你干净吗?你早被人上过无数次了!你不就是想挣钱吗,我给你钱,你为什么不能满足我?”


谭颖立刻觉得自己呼吸不了了,就拼命挣扎,可她越挣扎,口鼻反而被捂得越紧。她感觉身体的血都在往头顶涌,甚至开始感觉耳鸣了,才瞥见门口有人匆匆跑进来。

张师傅一见有人来,就立即松开了谭颖。

谭颖身体软软地瘫到地上,大口大口地吸气。那一刻,她忽然觉得害怕,原来人濒临死亡是这种感觉。

她被人搀扶起来,好一会儿才缓过来。

会所老板蔡总也赶来了,把张师傅好一顿臭骂。

他看见谭颖身上的伤痕,心想身上有伤了就不能“上菜”了,眼瞅着马上就到“上菜”时间了,他去哪儿找别的人体盛来代替,想到这里他更加不留情面地责骂张师傅。

谭颖说:“他这时强奸未遂、杀人未遂,报警!”

蔡总说:“我建议私了,这种事情报警,对你的名声也不好。你做这行也知道,客人最在乎的就是人体干不干净。”

张师傅这会儿吓坏了,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求原谅。

谭颖不要赔偿,只想让会所开除张师傅。她说:“我刚刚差点死在他手上,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惹事的厨师,蔡总也不敢用,就同意了。

张师傅愤懑离开,临走前放狠话,说:“蔡总,你们那些腌臜事,我可都知道,你今天让我走,可不要后悔。”

蔡总刚才也听到了他的话,他敢把包厢里客人对谭颖的情况说出来,还敢威胁他,就更不能留在会所里了,免得以后惹出大乱子。

赶走了张师傅,蔡总打量了几眼谭颖,说:“你的状态还能上菜吗?”

想到如果不上菜,她今晚就白来了一趟。谭颖点点头,说:“可以,只是身上擦伤的地方得小心处理一下。”

只是事情并没有这么结束。

“上菜”没多久,卫生部门的人就来了,并叫停人体盛宴。理由是模特没有健康证,身上的食物不符合《食品安全法》,因为作为“盛器”的模特没有经过高温消毒。

谭颖惊愣了一下,看向蔡总。

蔡总也没想到会这样,他只知道今晚肯定是被人举报了,当下立即表态会整改,认错态度非常诚恳。

3

那天之后,谭颖有一段时间没接到人体盛的活动,尽管她事后去办了健康证。

据说很多家私人会所都被查了,卫生部门叫停所有人体盛。

纵然谭颖也觉得人体盛违反公序良俗,可她靠这个挣钱养家,如今,她不得不谋别的出路了。

就在她一筹莫展地时候,忽然接到了蔡总的电话,她说:“谭小姐,会所不能做人体盛了,我约了朋友来家里,时薪还是按2000,你来不来?”

谭颖欣然同意。

到了蔡总家里,谭颖才知道他是真有钱,3层别墅,占地面积大不说,装修也很奢华。

蔡总亲自迎接她,两人寒暄了一阵,蔡总说:“上次的事情,说起来我也有责任,事后我也查明白了,就是张师傅举报的,害你差点被侵犯、还丢了工作,我是一直想着怎么补偿你。所以有话还是第一时间找你。”

谭颖立即道谢。

蔡总又说:“不过今天只有1位客人。”

谭颖有些惊讶。

蔡总立即说:“1位也是客,你有几次来会所做人体盛,都是他点的,是老客户了。”

谭颖有些不想接。

她刚提出要走,蔡总说:“时薪3000。”

这个时薪可以说是很诱人了,但谭颖有些害怕,说:“蔡总开这么高的工资,我更加不敢接了,您另找他人吧。”

“都这时候了,我再找人来太耽误时间了。”蔡总跟着起身,说:“时薪5000,你也别让我得罪客户,好不好?”

谭颖纠结挣扎了好一会儿,说:“我不做别的。”

蔡总立即答应,说:“我们都是尊重艺术的人,但是这个价格得全裸。”

谭颖站门口纠结了好一会儿,再三跟蔡总确认了不做出格的事,才答应留了下来。

她去洗手间清洗身体,一进门发现蔡总把什么都准备好了,看来他笃定了她会被说服留下来。

等她清洗好自己,已经有个厨师模样的人在等她了,她赤裸着躺到了特制的推车上。厨师迅速而平稳的把她推去了餐厅,而后把准备好的寿司、刺身等食材一一摆放到她身上,又在她胸部做上了裱花奶油蛋糕。

虽然以前也这样过,但是这次不知为何,谭颖竟然有些心慌。

准备好后,厨师就走了。

蔡总带着一个戴了面具的男人走过来。

谭颖不能动,她看到男人的面具只遮到了眼睛以上的位置,看到她,男人啧啧称赞说:“看了那么多女体盛,还是她的身材最好。”

蔡总和他聊着天,当然也聊到了谭颖的身体。

谭颖越来越紧张了,她有些后悔接这单生意。那个人戴着面具明显是不想让她看到他的全貌,这样的人心思纯正吗?

谭颖心里正在懊悔,忽然感觉面具男弯下腰舔了一口她胸前的奶油。她忍不住动了一下,男人立即轻笑说:“奶油舔着吃才好吃,你动了可是要扣工资的。”

蔡总在一旁说:“您可别吓坏了小姑娘。”

4

谭颖觉得自己成了砧板上的肉,任人宰割了。可她做这行,不失身是她的底线。

因为不确定后面会怎样,谭颖觉得每一秒都是煎熬。那个面具男又舔了两次她的身体,不知是太紧张还是怎么,她觉得胃里一阵阵抽搐翻涌,恶心的很。

面具男除了舔她的身体,还触摸她的身体。这在以前也经历过,但是很少,而且一般是有好几个客人在场,客人不会太过火。

可是今天只有两个人,而且蔡总对这个人很尊重,应该不会轻易得罪他。如果真是这样,她万一被侵犯,该怎么办?

她在脑海里迅速想着脱身的办法。

面具男似乎一刻也等不及了,他让蔡总出去。

谭颖闻言立刻坐了起来,说自己要回去。面具男说:“你想赚钱,我有钱,你陪我玩高兴了,我给你大把的钱!”

“我不想赚钱了!”谭颖推开面具男,跳下推车就被面具男抓住了胳膊。

蔡总也怕事情闹大,说:“何总,要不我们就到这儿吧?”

“你个怂货,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面具男让蔡总出去。

谭颖趁机往外跑,面具男一把拽住她的头发,说:“你不能走,你愿不愿意做我的女仆,只给我一人展示你的身体?我一个月可以给你很多钱。”

谭颖一边护住头发,一边踢打面具男,嘴里不停地喊:“蔡总,你这是助纣为虐,你良心上过得去吗?你快帮帮我!”


此时,蔡总正躲在外面录视频,今晚这个局,他知道面具男会失控,他就是想留点面具男的把柄在手上,以后有事好找面具男帮忙。

至于谭颖,且看她的造化吧。

谭颖赤身裸体的跟面具男搏斗。

面具男笃定了她跑不了,故意精神凌辱她,在与她争斗的同时不停揩油,她身上很多地方都留下了他的指痕。

谭颖忍不住破口大骂:“畜生!人渣!”

眼看着面具男去解裤子了,她内心慌乱一片,整个别墅里都是她喊“救命”的惨叫声。

蔡总觉得火候差不多了,即便是强奸未遂也够面具男吃不了兜着走的了,再者他也真害怕万一在他的别墅里出了事,到时候他也跑不了,就收起手机去阻拦。

他跑近一看,面具男家伙事都掏出来了,忙又拿出手机录了几十秒视频,才从背后拉住面具男,让谭颖赶快脱身。

面具男精虫上脑,跟蔡总大打出手。

蔡总也不还手,只劝他冷静。

谭颖连滚带爬地跑去洗手间找自己的衣服和包,又跌跌撞撞地跑出别墅,才站在路边放声大哭。

她哆哆嗦嗦地掏出手机想报警,却接到了蔡总的电话,他说:“谭小姐,你现在别冲动报警,我们可以谈谈,你缺钱,我们可以给你钱,你缺多少,我们给多少。”

5

谭颖小时候家境不错,家里是开鞋厂的,她从小就喜欢美术。喜欢艺术的人,似乎都敢于追求,这也养成了她大胆、跳脱的性格。

大三那年,她爸被人哄着去赌博,起初赢了一些钱,在赌桌上认识的朋友就总喊他去玩,他想着赢了别人的钱不去不好意思,可谁知后来再也没赢过。

赢的钱都输回去了不说,还把本钱输了不少。

妈妈劝他离那些人远些,赌桌上有几个正经人。可她爸已经被钓了心神,总想着翻本,却越输越多。

越输越想翻本,结果前面等他的就是个无底洞。

外债高筑。

直到她家卖了厂还债,谭颖才知道这件事,可那时再说任何话都于事无补,再责怪爸爸只会增加他的心理负担。

偏不巧,奶奶生了重病。

因为爸爸赌博借遍了亲戚,一时半会儿也还不上钱,别人怕她家再借钱,就躲着不见面。谭颖去求了几家亲戚,只借到了几万块钱。

亲戚说:“颖颖,当初就说你家有钱,你爸把家产都输了,你妈来借钱时不敢说实话,只说厂里需要资金周转。你也知道,我们都不是富裕的人,念着你家现在的难处,都没去要钱已经是看着情面了,再借钱也确实没有了。”

他们说的也有道理。当初他们家有钱时,也没怎么帮过人家,如今凭什么死乞白赖地让别人帮她家呢。

谭颖道了谢,心想,钱的事只能靠自己了。

爸爸当久了老板,抹不开面子去给人家打工,整天在家无所事事。妈妈凭着手上的资源去同行厂里干销售,四五十岁的人了,为了业绩,低三下四地求客户,风吹日晒地拜访客户。

谭颖看了于心不忍,心思也不学习了,天天想着怎么挣钱,怎么挣大钱。

但是挣钱快的就那几个行业,她起初去做个陪酒女,但她酒量差,没喝两瓶酒就不省人事了,被客人吃了不少豆腐,更重要的是没有时间照顾家人。

爸爸以前的朋友看上了她的姿色,说可以帮她,但她得做他的情人,被她哭着骂走了。

爸爸没有戒掉赌,天天还想着翻本,人都魔怔了。谭颖和妈妈管着钱不给他,他就偷偷去借高利贷,那才真是个无底洞。

家里天天被催债的人闹得不安生。

谭颖偶然间听说人体模特时薪比较高,1小时两三千,但是要求高,纵然知道会被人说伤风败俗,她也毅然走上了这条路。

她一个月接几次人体活动,就能赚几万块钱。

但为了保持身体的美感,她吃很少的饭,做大量的运动,为了成为一名合格的人体模特,她接受了近乎苛刻的训练。

做人体盛4小时,一动不动,等活动结束时,她感觉自己都变成了木偶,或者“僵尸”。

她用挣来的钱一边给奶奶治病,一边替父亲还债。她逼着爸爸戒毒,如果他还不戒赌,她们一家都要被害死了。

爸爸知道自己害惨了这个家,痛定思痛,发誓悔改。

可催债的人,还是不少。

谭颖不敢让自己停下来,放高利贷的人说再不还钱,就要了她爸的命。

可现在,她决定彻底告别人体盛,不能再任人欺负!

6

谭颖没接受蔡总谈谈的建议。

因为她看到自己手机里有条短信,陌生的号码发过来的,内容是:你第一次做人体盛时有过一段时间的昏迷,那天你被包厢里的1位客人侵犯了,你这么浪荡,还装什么清高?

谭颖腿一软,跌坐到地上。

那天,她醒来时感觉下体异样,以为是芥末的缘故,没想到竟然是……

她跟蔡总放了狠话,让他们等着吃牢饭!

没过多久,她手机里就收到了一张彩信,是她做人体盛的照片。紧接着她又收到了一条短信:如果你报警,这张照片将会发到你所有亲戚朋友的手机上,让大家都知道你的工作。

她打车回到家,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想对策。

她知道这条威胁她的短信是蔡总发的,但是虚拟号码,另外一条说她被人侵犯的短信也是虚拟号,根本联系不到对方。

蔡总又给她打来电话,问:“我的建议,你确定不考虑吗?今晚的事,是未遂,即使你告了他,以他的人脉关系说不定能摆平,搞不好还会说是你自愿,但是价钱没谈好,你才翻脸的。我只是帮客人传话,接不接受由你,反正与我无关。”

“你不是录像了吗?”谭颖质问他:“还有我在会所被侵犯的事,也与你无关吗?”

蔡总顿了顿,说:“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你来会所做人体盛,是你情我愿的事情。至于其他的,我不在包厢,并不知情。”

推卸的真干净!

可她既不想平白无故被欺负,还被蒙在鼓里,又不想家人知道她在做这种伤风败俗的事情。

如果他态度强硬,结果就是两败俱伤。

她想了很久,决定先稳住蔡总,就打电话给蔡总说:“这么大的事,你让我想想。”

蔡总没说什么,似乎笃定了他用钱就可以摆平这些事。

可当天夜里,他的私人会所就被警察突袭了。

报警时,谭颖还怕警察出警慢,没想到接线员说他们也接到了别人的举报,警察已经在路上了。

真是活该!


只是谭颖也不好过,爸妈第二天一早就敲响了她的房门,拿着手机上的照片质问她究竟在干什么!

谭颖没想到蔡总那么鬼,她看了一眼彩信发送的时间,12点半,差不多就是警察出警的时间。

爸爸上去给了她一巴掌,“你在外面挣钱,就是挣得这种钱?脱得光溜溜的给那么多人看?让人肆无忌惮地摸?你要不要脸?我老谭家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到底是谁丢了老谭家的脸?”谭颖捂着脸,一边哭一边回怼,“如果不是你赌博,不是你借高利贷,我会去做那么丢人现眼的事,挣那么肮脏钱吗?”

她爸一听更生气了,又给了她一巴掌,骂道:“你做了这样的事,你还有理了?我就是穷死,被要债的人逼死,我也不要自己的女儿去做那伤风败俗、让人戳脊梁骨的事!”

妈妈推开爸爸,气呼呼地说:“你们两个别吵!”随后她看向谭颖,问:“你除了当菜盘子,有没有跟人……你有没有?”

谭颖坐在地上,崩溃大哭:“我昨晚才知道,有人悄悄给我下了迷药,侮辱了我,我已经报警了!”

爸妈闻言,也坐在地上,捶胸顿足,悲伤不已。

7

案件调查很顺利。

蔡总为了拿住那些富贵客人的把柄,在包厢里装了隐形摄像头,录下了不少影像证据,蔡总等人被传唤后,手机上的视频也被第一时间拷贝走了。

那些都是铁证。

一干人等都受到了法律制裁。

谭颖没敢看关于自己的视频,她一直坚守的底线竟然早就被人破了,她想想就不能接受,把自己关在房间很多天。


爸妈寸步不离的守着,就怕她想不开。

亲戚朋友知道了他家的事,虽然没怎么帮,但也没去催债。

放高利贷的人也被警察叫去问话了,嘱咐文明催债。

法院宣判后,谭颖获得了一些赔偿。她主动提出让爸妈拿去还债,以后一家人好好过日子,不走歪路、邪路。

她后来考了教师资格证,在一家培训机构当美术老师,虽然工资不高,但心里踏实。还有几家亲戚的钱没还,她想着跟爸妈努力一段时间就能还清了。

生活,还是很有盼头的。

通过自己的经历,她想告诉大家,人生道路千万条,千万不能走歪路,不要被诱惑尤其是黄赌毒,谁沾,谁惨。

大家要走正确的路,哪怕慢一点,也没关系。

【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本文系作者原创,请勿转载,侵权必究】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河北3城火速封闭,让人揪心!有人却大发国难财?央媒早有警告!

河北3城火速封闭,让人揪心!有人却大发国难财?央媒早有警告!

云淡风轻晴天
2022-08-19 13:15:18
不知道自己高血糖有多糟?北京协和团队BMJ发表病例

不知道自己高血糖有多糟?北京协和团队BMJ发表病例

医学新视点
2022-08-18 16:34:33
突发! 美军宣布, 我们的核力量准备好了!

突发! 美军宣布, 我们的核力量准备好了!

幽默三宝讲故事
2022-08-19 03:36:38
77岁陈丽华立遗嘱:儿女每人100亿,余下归老公!网友评论扎心

77岁陈丽华立遗嘱:儿女每人100亿,余下归老公!网友评论扎心

雨颖电子商务
2022-08-17 08:46:23
余苑绮癌细胞扩散已昏迷,经纪人透露:上半身都变黑情况不乐观

余苑绮癌细胞扩散已昏迷,经纪人透露:上半身都变黑情况不乐观

知了娱乐
2022-08-19 00:27:55
余苑绮虚弱用手势比「让我走」!余天失控痛哭:我怎么舍得

余苑绮虚弱用手势比「让我走」!余天失控痛哭:我怎么舍得

扒圈818
2022-08-19 10:09:28
广东省军区副政委兼纪委书记张剑少将到英德调研武装工作

广东省军区副政委兼纪委书记张剑少将到英德调研武装工作

南方Plus
2022-08-18 13:07:49
全球个头最大蛾类现身美国:翼展最大可达30厘米 专家吁民众注意

全球个头最大蛾类现身美国:翼展最大可达30厘米 专家吁民众注意

海外网
2022-08-19 09:21:09
你以为的阿里大佬年薪百万,实际到手可能就3万多

你以为的阿里大佬年薪百万,实际到手可能就3万多

蚂蚁大喇叭
2022-08-19 10:51:48
李健:没必要延续自己的基因,又不是濒危物种

李健:没必要延续自己的基因,又不是濒危物种

乐动你心
2022-08-18 22:44:11
全球最大的“童奴”市场,女童在这里疯狂交易,游客也无能为力

全球最大的“童奴”市场,女童在这里疯狂交易,游客也无能为力

亚青说事
2022-08-19 09:51:08
一吨沥青大约3500元,而一吨水泥才300元,相差超过10倍。 那么,为什么我们要选择价格更高的沥青路面呢?

一吨沥青大约3500元,而一吨水泥才300元,相差超过10倍。 那么,为什么我们要选择价格更高的沥青路面呢?

豆蔻少女
2022-08-19 10:05:29
解决台湾问题的时间?北京有两点考量

解决台湾问题的时间?北京有两点考量

烟雨醉巷口
2022-08-19 11:10:08
局势大转!顿巴斯之战迎来最终局,普京仅用2招,让美乌苦不堪言

局势大转!顿巴斯之战迎来最终局,普京仅用2招,让美乌苦不堪言

前沿时刻
2022-08-19 11:14:03
苏联解体后,中国本想收回外蒙古,但因为这个原因,不得不放弃

苏联解体后,中国本想收回外蒙古,但因为这个原因,不得不放弃

木可可
2022-08-19 08:40:45
张小寒再曝出轨猛料!五大细节直指江疏影,金巧巧连夜辟谣

张小寒再曝出轨猛料!五大细节直指江疏影,金巧巧连夜辟谣

小望侃娱乐
2022-08-19 11:45:56
女子参加同学聚会被老公嫌太时尚,亲自打造秒变大妈:这样才放心

女子参加同学聚会被老公嫌太时尚,亲自打造秒变大妈:这样才放心

全球民间热点
2022-08-19 08:00:23
北航404名学生被退学,教育部严肃表态:不负责,就要付出代价!

北航404名学生被退学,教育部严肃表态:不负责,就要付出代价!

脆脆小姐
2022-08-19 11:30:05
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因新冠去世?女王:死亡才退休!

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因新冠去世?女王:死亡才退休!

钟衫喜爱
2022-08-19 09:05:58
欧美肠子都悔青了!本来想忽悠中国减排,结果中国还真干

欧美肠子都悔青了!本来想忽悠中国减排,结果中国还真干

木可可
2022-08-19 02:13:23
2022-08-19 15:26:44
上官南风
上官南风
寻觅有灵魂的故事
49文章数 21837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头条要闻

劳荣枝多次反问检方引发哄笑 死者家属:她更会说了

头条要闻

劳荣枝多次反问检方引发哄笑 死者家属:她更会说了

体育要闻

库里注册"晚安"商标 招牌动作太火了

娱乐要闻

曝皮特朱莉家暴冲突 疑飞机上打骂朱莉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我的朋友圈被"折叠"了,微信说是为了我好

汽车要闻

新3系领衔 宝马多款重磅新车将齐聚成都车展

态度原创

艺术
时尚
亲子
本地
游戏

艺术要闻

楚地音乐文物里的乐声与人文

只需4件单品 就可以打造时髦复古风

亲子要闻

家长注意!这种童装很危险,别买

本地新闻

江浙沪人夏天的命,多半是它给的

又一LOL元老主播宣布停播!

进入关怀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