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疫情收入大跌,空姐都开始转行

0
分享至


作者 | 施晶晶

打开手机相册,徐长卿挑出7张照片,纪念他刚刚裸辞的、在民航的第一份工作。

第1张照片,是他已经注销的3张工作证件,那曾是他作为航空安全员上岗的凭证。

另外5张照片勾勒了一名标准民航空乘刻在肌肉里的工作记忆:一次次天还没亮就整装待发赶早航班,日常拖着飞行箱等候在机坪道口赶早高峰,早已数不清次数的延误进场,一趟趟天快亮时伴着昏黄的灯光下夜班,还有他吃腻了的机组餐。

最后画面定格在他的在职时长:1860天——5年又34天。


徐长卿在海航的在职时长 @徐长卿✈️

徐长卿用这7张照片制成一个视频,来表达自己对空乘这份工作的感情,配乐的歌词唱道:其实我不洒脱只是装英雄,那么爱你怎可能一滴泪没有?

他用自己的声音录了2遍“走啦”作为画外音,第一遍听来洒脱,第二遍语带不舍。

6月10日,这是27岁的上海人徐长卿在海航Y8航的最后一天,他辞了职,为自己在这家航司的工作划上了句点。

疫情是最直接的冲击。一批民航人和徐长卿一样,选择了辞职,离开蓝天和民航。而相比海航的徐长卿,海外航空公司的民航人遭受疫情的影响更大,也更提前。

郑倩就是一个例子。早在2021年9月,23岁的山东姑娘郑倩,就从柬埔寨的澜湄航空辞职了。在这之前,她有接近半年的时间因为航班大量停飞回国休假。

空姐、空少、空保(即航空安全员),这些原本光鲜体面欲争先的工作,如今却前所未有地有更多人从这座围城里出走。

出走,靠的不是勇气,是权衡、挣扎、取舍和规划,他们的故事也不止于:为何出走?更关乎:走了以后呢?


走了!走了。

徐长卿把3份证件执照交到人力手中,下一秒,他的民航人身份信息就要被注销。

“你确定吗?”对方问他。

问第一遍,他很肯定;问第二遍,他犹豫了;问第三遍,他沉默了。

这3份证件执照陪了他1860天,无论他飞到哪里,都要带着:那张安全员执照,他总是放在飞行箱的暗袋里;有了红色工牌,他得以进出航司大楼;每一次执飞,他都要刷那张空勤登机证。


徐长卿离职前上交并注销的工作证件和执照

注销,意味着他在这里5年的工作将不再有任何痕迹了。

“有没有可能我再坚持一下?”一个念头在他头脑里闪过,但下一秒,理智占了上风,他坚定了辞职的选择——我确定。

辞职,徐长卿想了很久,这个念头最早在2018年时闪现。

那时海航遇到了金融危机,连续几个月发不出工资,他第一次意识到,对这份工作,除了一腔热情,别的他什么都没有。即便如此,他还是和海航一起坚持了下来。

但疫情剧烈冲击着民航,这里成了公认的“特困行业”,民航人的日子不好过。

空乘和飞行员的底薪很低,收入主要靠飞行小时费,民航局要求的每月飞行时长上限是110小时。

疫情前,徐长卿一个月能飞80-90个小时,到手的月收入稳过万,这比他在其他行业的很多同龄朋友都高。

但疫情期间,他一个月只能飞三四班、20多个小时,他的月收入腰斩到只剩5-6千元;上海因疫情封控的3个月里,他的月收入又降到了2千多。可2020年中,他才在上海换了房,背上了月供7千元的房贷。


3月份,徐长卿只累积到3小时飞行时间

两个声音拉扯着徐长卿:一个让他走,一个喊他留。

飞5年了,丢掉它实在可惜,这份工作,他已经熟能生巧,“哪怕给我一个徒弟,我都能带,就是闭着眼睛,我都能做完这一趟流程”。抛开这一切,他心有不甘。

他又是早几批招进公司的“元老”,好些一起执飞的乘务长,他看着晋升上来,彼此关系融洽、配合默契。离开舒适圈,他心有不舍。

比起当下收不抵支的现实,徐长卿在意的还有对自己的规划。

飞行是一碗青春饭,徐长卿没打算在天上飞到退休。疫情前,他借着飞航班的机会寻找开店创业的机会,用日夜飞行攒下的积蓄和朋友合资,想把新鲜吃食玩意搬到上海来。


徐长卿在一次航班上的工作间隙,因为想吃火锅“画饼充饥”

但疫情打破了这个计划,他的积蓄让缩水的收入、房贷和生活费掏空了。

徐长卿更意识到,疫情前自己的高收入起点或许遮蔽了行业的衰颓之势。

“10年里,很多行业工资都在慢慢地往上调,很多岗位能达到月入过万,但民航业的薪酬原地踏步,没有再上去。”他说。

当了12年空乘的现乘务长邹真真也印证了徐长卿的观感,她注意到自己的领导、国企里的中层,月工资也就2万多,“天花板就这么多”。

刚入行时,带她的70后老师告诉她,在其他行业月工资还是以“百”为单位的时候,她的老师已经跨入“几千”行列了,那时,成都的房价最高才每平方米1千多元。

在她看来,航司数量大爆发之后,空乘的红利期也过了,这个职业已经跌落神坛,变成一份要求高、又辛苦、且普通的服务行业。


细思量

对徐长卿来说,即便这份辛苦钱曾经挣得还算体面,但疫情结束遥遥无期,他等不起了。

封控期间,赋闲在家的2个月里,徐长卿过得窘迫。

物资最紧张的时候,家里只有一袋米,他托人买几包榨菜弄点鸡蛋就米饭吃,早上再把米饭加水煮成粥,后来又托人买了面,米面交替着吃。

和朋友聊天时,听到他们说收到公司送来的物资、接到慰问电话,徐长卿心里不是滋味,开始反思公司这两年的管理和员工关怀。

航班大量减少、工作和收入锐减的日子里,公司以增加绩效的名义,号召他们空乘参与地面工作。

徐长卿所在的航空安全员岗位上,公司让他们协助地面当保安;他有同事被派到行政岗位协助工作,做PPT、整理资料;还要求他们背诵办公文件、讲话精神,休息时间打电话突击检查,检查不合格要扣工资。

徐长卿不理解,民航局规定飞行人员不得参与地面工作,为什么不让专业人干专业事?他也看不出参与行政事务、背诵官方文件对提升飞行业务能力有什么帮助,那些份外之事,为什么要和本就可怜的工资挂钩,甚至如果不参加、不合格就觉得你工作不积极,上升到思想作风有问题。

这让他心里不舒服、觉得不被尊重而寒心,他告诉南风窗:“我是喜欢飞行才进去的,但因为飞行之外的问题,导致我不喜欢干这个行业了。”


披星戴月上下班是徐长卿的工作日程

他想过跳槽,但因高成本打消了念头。他算过账,重新面试、培训再试飞,前后大概需要20万,至少要1年时间,他同样耗不起。

隔离在家的日子,徐长卿有更多时间思考自己的处境和未来,他意识到2年来,自己习以为常、被动忍受的事情有的“不对劲”“不正常”,他渴望得到理解和安抚:我们已经是疫情之下的受害者了,就不要再往脆弱的心上撒盐撒雪了。

曾有朋友问他:飞了这么多年去过哪些国家?当时,徐长卿有些尴尬地回答:“如果我说我没有出过国门是不是会很丢人?”

从前,他总觉得蓝天无限辽阔,但真正飞上去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能飞的天空原来这么小。

他问自己:“要一直在这个坑里面不动了吗?”

最后决定:“我还是走吧。”

6月10日,上海解除封控后第10天,徐长卿拒绝挽留,办理了离职手续。

上交证件执照的时候,他获准带走证件的外壳,这是他仅有的两样实物念想,另一样是陪他漫天飞的飞行箱,他说把箱子放在了家中衣柜“一个很好的角落”。


徐长卿和同事们拖着飞行箱下班

走出办公楼,徐长卿如释重负,觉得“整个人都轻了好多”。他又想着,好多同事、领导临走之前是不是要再去见一面,却又担心影响他们工作。

更让徐长卿觉得遗憾的是,若是提前知道要离开,他一定会好好珍惜和享受在3月飞的最后一趟航班。关于那趟航班的记忆,如今已变得模糊不清,一切就这样戛然而止。

徐长卿还是去看了看每次开航前会的地方,去了警具室,因为没有航班要飞,当时里头都没人,但平时,这里是他和同事彼此照面、打招呼的地方。

他走的这一天,这里没有人和他说“出发了”,也没有人听他说“我走了”。

徐长卿唯一有机会告别的是门口的光头保安,还没辞职的时候,大叔鼓励他继续干下去,担心疫情下他不好找工作;但听他说“辞职了”,这个大叔支持他“你走得对”。

“走了干啥去?”大叔问他。

“还没想好。”徐长卿答。


我怀念的

辞职出走,带不走的是工作执照,留得住的是回忆。

郑倩是一个喜欢拍照、热衷记录的姑娘,离开之后,她也仔细梳理了在澜湄航空的痕迹。

培训期间,为适应全英文的外航工作环境,她在笔记本上,红蓝黑三色字迹写了厚厚满满一本英文笔记;第一次单独占号位、独立飞行那天,她专门拍了张纪念照,她尤其记得且感谢那位严格把关、抽查她100道题的教员;没回家在天上飞的除夕夜,她们机组都收到了两位台湾机长的过年红包。


郑倩

严格来说,2019年入职的她,正式飞行时间只有短短半年,但她和父母说了一百多次“落地啦”,收到了2封来自乘客的表扬信,还拿到了年度优秀员工。

2020年2月15日,郑倩还执飞了一次特殊任务。

当时日本“钻石公主”号邮轮上爆发了疫情,多国港口拒绝邮轮靠岸,船上乘客下不了船,在海上漂泊。困顿之时,柬埔寨开放了西哈努克港,澜湄航空公司负责从西港接送旅客前往中转机场,帮助千名旅客回家。

郑倩排上了航班,在前舱服务。

当时她只有口罩护目镜,没有防护服,面对游轮上有潜在感染风险的乘客,她比飞普通的国际航班更紧张,但看到行动不便的老人,她和同事还是上前去搀扶。


疫情期间在国际航班执飞时,郑倩的防护装备三件套

登机时,这些在海上游荡了2周的乘客,很多人都双手合十并弯腰对她们说“Thank You”;有的特意学了柬埔寨语中的谢谢,对她们说“噢棍噢棍”,有的甚至用更高级别、对长辈的敬语说“噢棍蹦”(谢谢您);有乘客眼泛泪花,激动地几乎要拥抱她们。

当飞机的滚轮最终落在金边的地面,他们不约而同地欢呼起来,下飞机时,又是一轮情真意切的致谢。

这些时刻让郑倩眼睛一酸:“一切都是值得的,我们让他们离回家更近了一步”。

徐长卿的动情时刻源于一张纸条和一通电话。

一次跨年航班上,他旁边坐着个年轻女孩,下飞机前,女孩在他的座位上留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你们大家都辛苦了,每天飞来飞去的,祝你们全机组人员2栋2栋(2020)新年快乐,新年平安。

在民航语言习惯里,“0”念作“栋”,女孩用融入他们的方式献上了祝福。


徐长卿收到的来自乘客的新年祝福

“我们一直不被关注,突然有个人问候你会心头很暖。”徐长卿说,这张纸条他一直夹在本子里。

徐长卿还遇上一位下肢做了手术的乘客一蹦一跳地扶着上客梯车,他注意到了就下去背他上来。事后,公司接到了这位乘客的感谢电话。

徐长卿没有机会直接和对方沟通再言谢,但他很想让对方知道,这通感谢电话带给他的感动。

空乘和乘客都是彼此的匆匆过客,但唯有这些被看见、被认可的声音,让他们产生心与心的连接,在专业服务之外,多了一份基于善意的温暖,让他们在日常机械重复工作中能上一上精神润滑油。


徐长卿在航班上收到的玫瑰花

离开蓝天和民航之后,再登飞机,郑倩不再是空姐,而是乘客,但民航人的职业习惯形成的条件反射并没有很快消散。

要是前面有旅客堵着,她会不自觉地蹦出一句“先生您好,麻烦侧身让后边旅客过一下”,乘务员若是看到了会给她一个默契的眼神:“你也是同行?”

要是提示灯响了,她也会条件反射般地抬头,看是哪个区域有情况;降落前的两声“叮叮”,她也会像在职时一样再检查一遍安全带……每次反应过来,郑倩常常被自己笑到。


郑倩参加了世界旅游文化小姐大赛并获得了季军

徐长卿的民航生物钟还没校正过来,还是习惯昼夜颠倒;他还是会习惯性抬头辨认天上的飞机,看是哪个公司的什么机型,但他的外行朋友通常不在意,因为在他们看来都一样。

还在天上飞的日子里,徐长卿最喜欢头等舱没有人的时候,那里的舷窗很大,视野更开阔。

一个中秋夜,他看见月亮就在舷窗边朗照天地,巡航阶段,客舱灯暗,月光浓烈,大家在地上团圆,他就在天上赏月,一路送乘客平安落地团聚。

当飞机安全降落,是徐长卿最安心的时刻,而这一次,他是真的落地了。


重新开始

离开民航是第一步,接下来去哪里,是更现实的问题,管毓润努力证明这一点:重新开始没有那么难。

2019年,23岁的云南小伙管毓润还是东航一名空乘,2020年开始,他回到地面干了2年机场地勤,日常工作是政要服务,去年10月,他还接待过赴昆明参加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大会的大使级外宾,但现在,他是新能源汽车的一名销售员。


管毓润喜欢在机坪看飞机、拍照

今年4月6日辞职之前,他就找好了下家。他喜欢车,要干销售,最终去了比亚迪。

收到录用通知,隔天他就辞了职,第三天他就去培训上班。他睡前记参数,路上听讲车视频,上抖音小红书积累客户,有了久违的亢奋。

奇妙的是,尽管他发在两个平台的内容点赞常常只有个位数甚至0,两个账号加起来也只有5千粉丝,但他的第一笔订单就是通过这里成交的。


管毓润和第一个交车客户的合影

4月30日,管毓润收到了转行后第一笔2万元的定金,他不假思索地报出了收到定金的精确时刻——12:37:41,在现场提车之前,他和买家完全没见过面,但他知道对方比他大1岁,在税务局上班,他说“我俩聊得很投入”,对方还帮他拉来了新客户。

5月1日新店开业,这个看起来很安静的新人一鸣惊人,一天签了6个单,3天10个单,成了店里的销售冠军,这也意味着管毓润收入可观。

他透露,5月份的工资,到手有1万还多了几百元,他的兴奋很有穿透力:“我的付出跟收入终于成正比了。”

他对比了自己在疫情2年间在民航的收入,月工资最低时,他只收到2100元,只够还车贷月供,高的时候也就4000元,为此他不得不去服装店找兼职,打两份工。

收到新工资那天,他请领导同事一起吃饭,那顿饭花了他2千多元。


辞职转行后,管毓润拿到的第一份订单奖励

管毓润进入了新的生活方式,他如愿迎着日出去上班,但晚上常常9点过后才下班;原来干地勤,他上二休二,现在他自愿一个月只休2个半天;相比之前按部就班地工作,现在每一笔单子都要靠他自己去挣,为此他“自愿加班”。

同事们说他:明明是99年(出生)的,看着却像95、96年的,忙到都老了几岁。

管毓润喜欢这种充实向上的感觉,说起民航,他的声音里是伤感,但说起卖车,他又像打了鸡血一样亢奋,只在最后透露出“忙和累”。

重新出发的2个多月里,他最放松的是上月和同事喝酒吃烧烤,团队完成了目标,每个人都很开心,那晚他喝了三四两白酒、10多瓶啤酒,印象中,上一次他这么敞开了喝,已经是他还没毕业的时候了。


管毓润喝高了的一次聚餐


去吧,远方

管毓润奋力卖车的日子里,郑倩通过专升本考试回到了校园。

对大学生活,她始终有缺失的遗憾。

还在专科学校念大一时,她就通过了航司招聘考核,早早出来工作,因此没有太多大学校园的记忆,但疫情给了她弥补的机会,她收到了学校的录取通知书。


郑倩在入学第一天换了身学生装

就像时光倒流,一切真的回到了学生时代。

重回校园第一天,郑倩穿上了更有学生气的白T恤和长裤;第一节课堂上,老师让每个人作自我介绍;上课了,她就坐在前排;她又像个学生一样,精打细算地生活,买东西会多想想“划不划算”……

但有些对比突显出她的不同。

同学多比她小3-4岁,同龄的朋友今年大多毕业,闺蜜年底就要结婚,而她重返校园,郑倩突然有了一种落差,而她就处在年龄和角色的裂缝之中。

但她暂时不去过多地思考未来,享受当下。

临近期末考试的一天傍晚,她骑着电动车在校园里遛弯儿,那天的日落很美,橘色的晚霞让她想起还是空姐的时候,在西哈努克港看到的最美日落,那时候海水氤氲,润着晚霞浓烈地发红。


郑倩很喜欢西哈努克港的日落

至于徐长卿,他已经踏上新的旅途。

6月28日,辞职第18天,他迎着日出起了个大早,这一次他要离开上海去深圳,因为他收到那里的一个面试通知,那是个朝阳产业,他想去试试,即便不成,他也决心要在深圳好好找工作,为此,他收拾了很多行李。

他的心情并不像天气那般晴朗,上海是他最熟悉的城市,这里有他的家人和朋友,离开上海就和离开民航一样,让他惆怅。

他预感会离开上海很久,也许今年都没有机会再回来了。

听他说要去深圳,从小带他的爷爷一遍遍地问:“你多久回来?”他懂爷爷的担忧,老人家已经88岁了。

朋友为他饯行,祝他面试成功,出发时,一个最亲近的朋友专门来送他,徐长卿没想到,这个大老爷们儿没忍住,当着他面哭了。徐长卿抱了抱兄弟,说“等我回来”。

航班受限,他没有飞机可坐,动车成了他最快抵达深圳的交通工具——要坐11个小时,几乎是他从上海飞新疆时长的3倍。


时隔8年,徐长卿坐了11小时动车奔赴深圳

他对铁路出行感到陌生,印象中他最近一次乘铁轨是8年前,那时候他去部队当兵,坐的还是绿皮火车,身边都是战友,为的是保家卫国。

想到这些,他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8年后再坐铁路,竟是为了生活。”下一秒他补充说:“成年人的生活,没有办法。”

动车上的车窗又大又方,像取景框一样把沿路的民房建筑、山水田庄、城市景观圈起来,徐长卿觉得就像在一帧一帧地看电影,还是一部有声电影。

车里声音嘈杂,身边的座位上上下下换了好几波乘客,他们有的一个连一个地接打电话喊着“某总某总”、或是捧着笔记本电脑办公作PPT,还有人在电话里吵架,这些场景和声音,徐长卿不曾在飞机上见过听过,他没想到:“原来大家都这么忙。”

11个小时,对徐长卿前所未有地漫长和难熬,他的手里没有工作,坐着睡了好几回,醒来一看时间,竟没过多久,他有些坐立难安。

但所有列车都有它的终点站,每个人都有他的目的地和下一步行动。

21:23分,夜色已浓,徐长卿站在了深圳这片热土上。


徐长卿抵达深圳

(文中图片均为受访者提供)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漂亮女模拍照被摄影师啪啪: “我就是想看她们不穿衣服的样子”

漂亮女模拍照被摄影师啪啪: “我就是想看她们不穿衣服的样子”

夜色暗涌
2022-08-18 16:38:36
为最坏情况做准备,美司令:中国造360个发射井,随时“万箭齐发”

为最坏情况做准备,美司令:中国造360个发射井,随时“万箭齐发”

南国军情
2022-08-18 11:47:48
近百岁的杨振宁归国发展被讽刺是回来养老,但业内人士称:如果当年杨振宁回来了,国内多了一位大学老师,但世界物理界却少一位顶级学者

近百岁的杨振宁归国发展被讽刺是回来养老,但业内人士称:如果当年杨振宁回来了,国内多了一位大学老师,但世界物理界却少一位顶级学者

科技学术派
2022-08-18 16:22:21
脸书元宇宙平台遭疯狂吐槽 网友:耗资百亿美元就这?

脸书元宇宙平台遭疯狂吐槽 网友:耗资百亿美元就这?

游民星空
2022-08-18 16:08:30
“世界第一吻”:毛主席仅存的一张亲吻女性的珍贵照片

“世界第一吻”:毛主席仅存的一张亲吻女性的珍贵照片

伊萨贝拉
2022-08-18 18:18:12
停电通知:未来七天全成都地区会拉闸限电,有你们所在区域吗

停电通知:未来七天全成都地区会拉闸限电,有你们所在区域吗

紫玉
2022-08-18 19:16:34
寄生虫多达6000条!见到请立即清除

寄生虫多达6000条!见到请立即清除

北青网-北京青年报
2022-08-17 15:51:07
完了!哈登又被卖了!

完了!哈登又被卖了!

篮板英雄联盟
2022-08-18 18:55:43
印媒:台湾有着世界顶级空军,200多架F16V将对大陆带来巨大威胁

印媒:台湾有着世界顶级空军,200多架F16V将对大陆带来巨大威胁

厉害了俺的国
2022-08-18 19:21:09
中美在台海交锋?港媒曝光细节,美军机使用电磁干扰

中美在台海交锋?港媒曝光细节,美军机使用电磁干扰

嘀嘀国际观点
2022-08-18 16:13:26
说好六人同行却只有一人去,贵州小伙旅游时印横幅给朋友们“挂名”

说好六人同行却只有一人去,贵州小伙旅游时印横幅给朋友们“挂名”

极目新闻
2022-08-17 22:46:25
中日高层对话,连谈7小时,美国背信弃义被反制,日本别当下一个

中日高层对话,连谈7小时,美国背信弃义被反制,日本别当下一个

科罗廖夫
2022-08-18 16:09:58
张帅重返网坛一姐宝座!时隔8年再次夺冠,美网官方表示祝贺

张帅重返网坛一姐宝座!时隔8年再次夺冠,美网官方表示祝贺

体坛林三岁
2022-08-18 16:25:50
美准备越线,我大使就是否敢与美一战表态后,普京就台海亮明立场

美准备越线,我大使就是否敢与美一战表态后,普京就台海亮明立场

袁周院长
2022-08-17 16:20:20
英国教授:中国崛起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它是一个伪装成国家的文明

英国教授:中国崛起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它是一个伪装成国家的文明

丹宝说文史
2022-08-17 15:27:30
女网红直播忘开美颜判若两人,后续澄清是变老特效,网友直言不信

女网红直播忘开美颜判若两人,后续澄清是变老特效,网友直言不信

萌神木木
2022-08-18 19:24:03
外媒:EUV光刻机正在被抛弃

外媒:EUV光刻机正在被抛弃

智能改变世界
2022-08-18 17:25:22
门迪称自己与一万名女性发生过关系 受害者曾在酒吧见到林加德

门迪称自己与一万名女性发生过关系 受害者曾在酒吧见到林加德

直播吧
2022-08-18 21:07:04
美国对外公布全球空军最新排名,美军排第一,中国这次的排名真实

美国对外公布全球空军最新排名,美军排第一,中国这次的排名真实

篮来北往
2022-08-17 23:30:52
庾澄庆儿子再换火辣中空装!戴长假发穿比基尼,用手遮胸眼神妩媚

庾澄庆儿子再换火辣中空装!戴长假发穿比基尼,用手遮胸眼神妩媚

裕丰娱间说
2022-08-18 09:32:46
2022-08-19 00:04:49
锦绣江山美如画
锦绣江山美如画
互联网
167文章数 1145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头条要闻

尹锡悦上任百日 文在寅时代军情"三巨头"统统被抄家

头条要闻

尹锡悦上任百日 文在寅时代军情"三巨头"统统被抄家

体育要闻

新疆人打造中国的"灌篮高手湘北传奇"

娱乐要闻

汤唯这次真不行了?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小米摸着特斯拉过河

汽车要闻

这台科幻座驾预售60万起 高合HiPhi Z将上市

态度原创

游戏
本地
家居
旅游
公开课

Dota2:Ana与Topson官宣加入T1

本地新闻

江浙沪人夏天的命,多半是它给的

家居要闻

售价高达3000元的负离子吹风机 是智商税吗?

旅游要闻

中国最美的9条公路 有生之年走一趟

公开课

贵州悬崖边发现一户人家:归隐养鱼

进入关怀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