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她被老公敲掉牙齿、剪掉舌头、用矿泉水瓶塞下体,在猪圈里等腐烂

0
分享至

“只要我活着,她就得跟着我。”

蒋瑜面色冷峻,不像开玩笑的样子,卢笑笑要崩溃了,抬手用力推了顾胜云一下,对方随着力道倾斜了一下身子,没有任何反应。

“你看她这样,脑子都不好使了,你带着她就是个累赘,你带着我一个大活人跑出去都勉强,她这样你还想搬走她?你嗑药了吧?”

蒋瑜扫了卢笑笑一眼,毫无征兆地掐了顾胜云一把。

“啊!”

顾胜云痛呼,露出没了的门牙,暗红的肉色牙龈,接着她低头看了发红的手背一眼,又缓缓地抬起头看向蒋瑜,像是疑惑她为什么忽然攻击自己。

蒋瑜抬起她的手,凑到顾胜云眼前。

“你看,她也有痛觉,别人打她,她也知道痛。卢笑笑,她和我们,没有不同。”

盯着顾胜云手背上的红印,卢笑笑深吸一口气,有什么卡在喉咙里,发不出声音来。

蒋瑜轻轻地为顾胜云拢了拢衣服,眼神薄薄一层冰晶,语气冰冷。

“她现在的情况你也看到了,冯老四没胆子杀了她,就把她放在这里呕烂,如果不是我三天两头来照顾她,她人早就没了。”

“我们丢下她,死倒是她最好的结局了,万一冯老四把她转手卖给别人,你觉得,她会怎样?”

像畜生一样,卖了再卖,沦为八十老翁的玩物,或者精神残疾的“妻子”,生一个又一个她无法照顾的孩子,再倒卖给下一个,直到她生命的尽头。

蒋瑜最后的发问真是直击心灵,振聋发聩,把卢笑笑想说的话,通通都堵在喉咙里,她瞪大眼睛,布满了红血丝。

卢笑笑倒抽口冷气,扬声道:“行,蒋瑜,你清高,你了不起,我不跟你玩了,你要带她走就带她走吧,你这简直是在玩火自焚,我不跟你们玩儿了!”

卢笑笑拢紧衣角就要往外走,蒋瑜喊住她。

“我有手机。”

卢笑笑停住了,缓慢地转身。

——她在胡说什么?


蒋瑜从地上拔出那个手机,目光凌厉地望着卢笑笑,语气平静。

“可以先报警,只要有人支援,我们逃跑的可能性很大的。”

“你从哪里搞来的手机?”

卢笑笑要上前抢,蒋瑜动作迅速地藏在了身后,目光冷冷地盯着她。

“我们分工合作。我负责假怀孕骗冯树带我去城里产检,然后用药迷晕他开车回来接你们。你负责搞定冯权贵和冯老四。”

“什么?”卢笑笑以为自己听错了。

蒋瑜把手机藏回了袖口,严严实实地盖住了,看上去冷静无比。

“冯权贵对你怀着特殊的感情,你去求他,他一定会把车给你。然后在他婚礼前一天,你还要想办法扣住冯老四,给我争取把顾胜云偷出来的时间。”

“你要我扣住冯老四一晚上?你没事吧?腿就长在他身上,我怎么扣住他?我是把他打残了还是把他杀了?蒋瑜你能不能说点人话?”

无视了卢笑笑的质问,蒋瑜平静地望着她:“你可以的。”

“我可以个屁我可以。”卢笑笑给她搞得不耐烦。

“冯老四最近总泡在小云楼,你想办法让他冒犯冯权贵,冯权贵会扣住他的。”

卢笑笑咬着下唇,眯起眼睛打量着蒋瑜:“你说实话,你是在开玩笑的对吧?”

蒋瑜面色严肃。

卢笑笑盯着她藏在袖口的手机轮廓,眼底闪动着渴望,她不解地问道:“既然我们已经有了手机,何必搞得那么复杂,直接报警找人来救我们不就行了?”

“手机没有信号。”

“……那你说个屁啊。”

“是因为这里信号塔太弱的缘故,冯树的手机也经常收不到短信接不到电话,他和我说过,出了这座大山,就会好很多。”

“万一手机出了大山还没有信号呢?”

这话一出来,两个人都沉默片刻,气氛异常凝固。

手指轻轻地卡着袖口的手机棱角,硌得人掌心发疼,蒋瑜思索片刻,坚定地望着卢笑笑:“没有信号就没有信号,只要上了车,可以去临县的警察局求助。”

卢笑笑头疼地揉了揉额角,越发觉得这个计划不可靠,深吸口气,她细细地捋了一遍整个流程。

“你的意思是,你先假装怀孕,骗得冯树答应带你去产检,接着我找冯权贵拿到车子给你们开,然后我还要在婚礼前一天扣住冯老四,好让你提前藏起顾胜云?”

“不错,你要务必保证,冯老四在婚礼前一天到第二天都是被锁着,出不来的状态。然后,婚礼当天你跑到村口,我会先把冯树弄晕,折回来接上你和顾胜云。”

卢笑笑忍不住了。

“你要我逃到村口?你说得倒是轻巧,冯权贵一天二十四小时都派人盯着我,你知不知道就是现在,院子里也有他的人?”

“我知道。”

蒋瑜从很久之前就发现了,卢笑笑看似自由,实际上很多事她都不敢做。如果真的像看上去的那样潇洒,她早就找人借手机发信息跑出去了。

可见她的一举一动,都是有专门人盯着往上汇报的。

“你知道,你知道你还让我……”

“可是婚礼那天,冯权贵自顾不暇,人手本来就不够,你只要引起一场新的骚动,就可以趁乱跑出来。”

蒋瑜说完,卢笑笑愣住了,迟疑地望了她一眼:“你指的骚乱是?”

“比如……”蒋瑜眼底闪动着盈盈的光,仔细看里面闪动着恨意 :“一场大火。”

“一场要很多很多人才能扑灭的大火。”


回程的路上,卢笑笑在生蒋瑜的气,故意大步走到前面。麦茬翻滚间,远远看到落着叶子的大槐树——蒋瑜翻到手机那棵。

将视线投到前头,卢笑笑心事重重,走路的步伐都显得沉重了许多。

蒋瑜静静地盯着卢笑笑背影半晌,丢下冯树母亲,几步追上去和她并肩,低头踢了一脚路边的石子。

“你听说过冯小小这个名字吗?”

卢笑笑皱着眉头,抽了抽鼻尖,疑惑反问:“谁?”

蒋瑜默默地收回视线,心情又沉了下去。

——看来,她并不知情。

冯权贵没有跟卢笑笑提过,也就是说,卢笑笑还不知道,之所以冯权贵对她如此特殊,是她长得和他同父异母妹妹相似的缘故。

难怪冯权贵对她的感情那样复杂,一个神似自己亲手杀害的亲妹妹的女人,冯权贵是怀着怎样的心情,一天天地看着卢笑笑在他身边卖笑呢?他就那么恨那个小女孩吗?

“不过这个名字,怎么那么耳熟?我好像在哪儿听过?”

卢笑笑认真地想了起来,想不到便作罢了,想起什么,她唇边的微笑凝住了。

“不过最近冯权贵他挺奇怪的,上次他送你回去,回来之后,就一直神神叨叨的,晚上也睡不好,老是半夜惊醒,说起来,那天晚上你们发生什么了?”

“没什么。”

蒋瑜幽幽地望着她的眼睛,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谈起。

“真的没什么?”卢笑笑怀疑的视线从蒋瑜脸上挪开。

“真没什么。”

“我感觉他像是吓破了胆,我还从来没见过他这样害怕过,虽然以前他晚上也总是噩梦,非要抱着我才能睡,但是最近更严重了,几乎夜夜都被吓醒,醒了就一直在胡言乱语,搞得我也睡不着。”

眼前浮现冯小小那张乖巧可爱的脸,心脏隐隐作痛,对卢笑笑的转述,蒋瑜不带感情,淡淡地评论了一句:“他还知道害怕。”

鬼神夜访,良心难安。

亲手杀了人,就沾了人血,这东西碰上了,这辈子也就都洗不干净了。

这一点,谁都一样的。

这样想想,还有点快意,蒋瑜正冷笑着,手臂蓦地被人抓住了,吃痛之下,她停下脚步。

“你又干嘛?”她抬起头,对上了卢笑笑惊愕的视线,正望着前方,仿佛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

卢笑笑的眼神里,有恐惧、痛苦、纠结……

——这是怎么了?

蒋瑜沿着卢笑笑的视线望过去,粼粼的大河边,一道熟悉的人影,正一步步地淌进了泛着金色波浪层层的河中心。

下意识地想冲过去,但蒋瑜的手被卢笑笑死死地拽住了,惊愕地盯着扣着手腕的手指,与此同时,远远地传来了一声熟悉的呐喊。

“小小——哥哥在这——在这儿呢——”

仿佛被热试了定身咒一般,蒋瑜钉在了原地,愕然的目光睁大了扫过去——隐约的轮廓里,模模糊糊地照出了某个人的影子。

那个河心里的人,是冯权贵。

脑袋里嗡嗡作响,有什么在叫嚣着,蒋瑜下意识地左右看去,没有人,狭窄的山路间,一个人都没有。

冯权贵像是自己不小心跑到了这里,他的下属,一个都不在身边。

静得仿佛所有人类都从世间蒸发,只剩下她们几个。

冯树母亲显然也听到了声音,慌张地喊了起来:“要死了!要死了!救人啊!快喊人来救人啊!”

她抓起蒋瑜就要跑,去喊人。

蒋瑜不动,挪不开步子。

河水中心,冯权贵,正一步步地往下沉,他到处乱游着,看着像是脚抽筋了,扑腾着,周围的河水溅起水花。

“老大!”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他一个箭步,最先冲到了河边。蒋瑜看了一眼就认出来了,这就是那天在小云楼看到的冯权贵的下属。

估计他就是冯权贵派来一直跟着卢笑笑的,刚才藏在后面没出来,这会儿认出了他主人才窜了出来。

“怎么办啊?我不会游泳啊!”男人长得和猴子一样,面黄肌瘦,他扯着裤头着急地围着河边打转。

蒋瑜会游泳。

如果换做往常,换做别人,她现在已经在河里捞人了。

可那人,是冯权贵,是那个组织拐卖,将她辗转卖来这里,把她人生害成这样的冯权贵。

望着水平面扑腾的双手,蒋瑜的良知和黑暗互相拉扯着,微妙地撕裂开来。

她下意识地微微笑了起来,阴暗的一面充满窃喜地想:啊,要是他死了,我就不需要那么麻烦地计划逃跑了,甚至可以更快地离开这里。

说不定,就是现在。


猴子丢下她们三个女人去搬救兵了。

“树枝,捡点树枝把他捞上来吧?啊呀——这可咋整啊?!”冯树母亲在岸边呼天抢地,喊叫着的样子让蒋瑜厌烦。

目光缓缓地落到了一旁的石头,看了看石头,又看了看妇人的后脑勺。蒋瑜在思考着把老人砸晕,回去接上顾胜云逃跑的可能性。

头脑里快速地转着,就在蒋瑜已经想好了路线之际,忽然,一道影子闪过往河边扑去,蒋瑜眼疾手快,抓住了她的手臂,阻止了她的动作。

卢笑笑想去救人。

手指死死地抓住了卢笑笑,蒋瑜凝视着她的眼睛,缓缓地摇了摇头。

一边看了看蒋瑜,一边又看了看河水里挣扎的身影,卢笑笑脸色流露出着急,哀哀低鸣:“他、他就要死了。”

“那就让他死吧。”

卢笑笑愣住了,像从未认识过她似的盯着她看。

蒋瑜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说出这样的话,她眼睛充血,每根血管都拍打着沸腾的情绪,烧得她浑身发疼。

“他害了你,害了我,害了那么多人,他早就该死了!”

说这句话的时候,蒋瑜狠狠地咬着牙,仿佛每一个字都是一个一个地从她牙缝里往外挤。

“可是、可是……”

蒋瑜缓缓地摇了摇头。

卢笑笑像是要哭出来了,动作轻微地扭着被蒋瑜扣住的手腕,试图摆脱她力道似的,很小声、很小声地开口。

“求求你、蒋瑜,你放开我……蒋瑜,求求你……”

那细小的声音锐利地钻进耳朵里,仿佛有虫子钻进耳朵里,一阵阵地啃咬着她,蒋瑜额头渐渐渗出了冷汗,身体里仿佛有两个灵魂在拉扯着。

几乎要将她当场撕成了两半。

冯树母亲在急急地呼唤着,河水里挣扎着的声音更厉害了,手掌啪啪啪地拍在水面,生死存亡之际,所有的感官都被无限放大。

蒋瑜甚至能听到冯权贵喉咙里咕噜咕噜冒进去的水声……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马英九发声了

马英九发声了

直新闻
2022-08-13 20:10:20
三天又三天,美国人直呼上当,被中国算计!这分明是“蓄谋已久”

三天又三天,美国人直呼上当,被中国算计!这分明是“蓄谋已久”

强国新武器
2022-08-13 15:10:02
生产雷达的军工厂发不出工资转产电风扇,无意中造出一款神级产品

生产雷达的军工厂发不出工资转产电风扇,无意中造出一款神级产品

娱乐冰淇凌
2022-08-13 19:18:00
“航母之父”巴比奇:为帮助中国制造航母,毅然放弃美国天价高薪

“航母之父”巴比奇:为帮助中国制造航母,毅然放弃美国天价高薪

寄予看社会
2022-08-13 17:53:40
警方通报:唐山女孩去世!除了心疼,只剩心疼

警方通报:唐山女孩去世!除了心疼,只剩心疼

历史品读观
2022-08-13 19:11:58
中方宣布回击立陶宛后,波罗的海三国全部退出16+1,美方表示支持

中方宣布回击立陶宛后,波罗的海三国全部退出16+1,美方表示支持

宋振说科技
2022-08-13 00:52:09
体制内的降维打击有多残酷,好苗子早就被抢走了

体制内的降维打击有多残酷,好苗子早就被抢走了

攻心职场
2022-08-13 22:39:50
毕业即失业。今年1000万大学毕业生官方数据就业率不足30%

毕业即失业。今年1000万大学毕业生官方数据就业率不足30%

知秋图影
2022-08-14 03:43:43
杨得志女婿是谁?现任何职?

杨得志女婿是谁?现任何职?

小赵互联
2022-08-14 01:19:05
首次披露!美航母舰长:“中国舰艇经常在南海尾随我们”

首次披露!美航母舰长:“中国舰艇经常在南海尾随我们”

枢密院十号
2022-08-14 01:46:18
2019年,甘肃21岁高三学生跳下黄河,生前遗言:下辈子别做我妈了

2019年,甘肃21岁高三学生跳下黄河,生前遗言:下辈子别做我妈了

寄予看社会
2022-08-13 16:20:22
张常宁婚后第14天!膝盖淤青格外显眼,球迷:宝宝辛苦了,真勤快

张常宁婚后第14天!膝盖淤青格外显眼,球迷:宝宝辛苦了,真勤快

24H体育秀
2022-08-13 20:31:28
女子长期胸闷气喘,打开窗帘一看,邻居10面镜子正对自己家门

女子长期胸闷气喘,打开窗帘一看,邻居10面镜子正对自己家门

家装天天美
2022-08-14 03:09:40
中国大型国有企业大规模退出纽约证券交易所,全部返回香港或上海

中国大型国有企业大规模退出纽约证券交易所,全部返回香港或上海

知秋图影
2022-08-14 02:44:33
复盘彭州山洪:事发地为泄洪沟渠,社交媒体误导+游客风险意识差

复盘彭州山洪:事发地为泄洪沟渠,社交媒体误导+游客风险意识差

互联网大聪明
2022-08-13 23:16:21
强奸还是聚众淫乱! 多名男女轮流发生关系

强奸还是聚众淫乱! 多名男女轮流发生关系

书遥谈教育
2022-08-14 06:47:03
忽悠国人20年,坑惨千万人!海景房骗局,为何总逃不了?

忽悠国人20年,坑惨千万人!海景房骗局,为何总逃不了?

金错刀
2022-08-13 21:35:23
蔡依林事件升级!官方态度明显,“北京欢迎你”蔡依林镜头被删除

蔡依林事件升级!官方态度明显,“北京欢迎你”蔡依林镜头被删除

扒星人
2022-08-13 19:14:02
签25年协议、入上合组织后,伊朗:将不依赖中国,美国干了件事

签25年协议、入上合组织后,伊朗:将不依赖中国,美国干了件事

生肖夜梦
2022-08-14 00:07:15
李在镕22岁独子:门门功课亮红灯,不学无术被退学,不如妹妹优秀

李在镕22岁独子:门门功课亮红灯,不学无术被退学,不如妹妹优秀

照见古今
2022-08-13 18:31:34
2022-08-14 08:58:44
琼笛的情感
琼笛的情感
读书破万卷 下笔如有神
808文章数 3885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头条要闻

彭州山洪亲历者:听到巨响后洪水来了 有人被卡石块中

头条要闻

彭州山洪亲历者:听到巨响后洪水来了 有人被卡石块中

体育要闻

C罗拒绝致谢球迷 与滕哈赫全程无交流

娱乐要闻

小s二女儿玩桨板姿势多变 大长腿很吸睛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陈春花将起诉

汽车要闻

东方豪华旗舰MPV 红旗HQ9预售40万元起

态度原创

家居
亲子
游戏
房产
数码

家居要闻

浙江90后美女花400万装400平别墅 仅做2个卧室

亲子要闻

宝宝是否被过度喂养,看看这3个方面就知道了

LPL夏季赛收官日的顶级对决!

房产要闻

懂租房的人很幸福!致租房族的三个故事

数码要闻

苹果设备Hold住更专业的FIRST训练营:5组作品背后的故事

进入关怀模式